《女配想开了(快穿)》五朵蘑菇 ^第13章^ 最新更新:2019-09-13 09: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前妻13 ...

  •   于寒舟并没有动江悦的两个孩子。
      
      万凌云是一个“深情”的男人,他的老婆在她手里,他不会不管。因此,只要江悦来了,想要万凌云签什么,他就会签什么。
      
      江悦见了于寒舟,第一句话便是认错:“当年是我们对不住你。但是已经过去这么久,凌云也让了你那么多,你能不能放过我们?”
      
      大家都是女人。女人看女人,总是有着天生的直觉。当年于寒舟办马场,江悦第一直觉就是她在针对龙泉山庄。否则,她有的是路子,为何偏偏选这个?
      
      于寒舟坐在桌边,悠悠地喝茶,抬眼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
      
      江悦从前见了她,心虚的很,如今半点儿也不心虚了:“小飞还在龙泉山庄,他是你的亲生儿子,你总不能不管他?”说这话时,她带了点谴责,“你把龙泉山庄挤垮,让小飞怎么办?”
      
      于寒舟不说话。
      
      江悦又道:“你同龙泉山庄不对付,小飞夹在你和凌云中间,多难?一个是他的亲娘,一个是他的亲爹,他还只是个孩子,你能不能为他考虑一点?”
      
      于寒舟忍不住笑了:“听你的口气,仿佛你才是他的亲娘,我倒是后娘了。”
      
      江悦微微抬起下巴:“我既然嫁了凌云,就会把他的孩子当成我自己的孩子一样。”说到这里,她微皱眉头,“苏凝烟,你当年丢下小飞就走,对他不管不问,现在又这样,你能不能有点为人母的自觉?”
      
      于寒舟笑意一敛,抬眼看她:“你变得油腻了。”
      
      江悦一愣:“什么?”
      
      于寒舟便道:“一心钻进钱眼里,还要拿着感情做幌子说事。”
      
      她不就是想叫她不要跟龙泉山庄对着干吗?怕小飞为难?那为什么不是万凌云不要跟她对着干?
      
      再说,她本本分分做生意,招谁惹谁了?天底下就只有他们姓万的能做这行吗?
      
      当年的江悦,虽然有一些小心机,但总的来说还是一个单纯的姑娘。她知道自己做得不地道,还会感到羞愧。现在的江悦,成熟了很多,坦然面对内心的贪婪,还能面不改色地扯大旗。
      
      富裕而平静的生活,真的能改变一个人。
      
      “你拿小飞当亲生儿子,我很感谢你,”于寒舟放下茶杯,看着她道:“前提是你真的拿他当亲生儿子对待!”
      
      江悦到底待小飞如何,还不够明显吗?小飞到现在还是个傻子!
      
      江悦想说她当然拿小飞当亲生儿子对待,但是看着于寒舟微寒的眼眸,话到嘴边,就仿佛被封住了嘴巴,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让了你那么多。”心念转动,江悦放缓了口吻,“这些年你过得不错,收手吧。”
      
      话中有了些恳求。
      
      见她不再用高高在上的态度说话,于寒舟便也不难为她,说道:“你有了两个孩子吧?”
      
      江悦点点头:“对。”面上流露出喜悦和骄傲,是刚才提及小飞时所没有的。
      
      于寒舟嗤笑一声。
      
      “万凌云的东西本来都是小飞的。”她道,“现在你生了两个孩子,以后说不定还会生,那么万凌云的东西,小飞最多只得三分之一。”
      
      江悦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她当然知道这个。她说不出让自己的儿子不跟小飞抢的话,她的儿子也是万凌云的孩子,理当有一份。
      
      她明白过来,于寒舟是不会收手的。哪怕为了小飞,她也不会收手。
      
      于是,她不再幻想什么,挺直了腰板说道:“当年我们愧对你,凌云事事让着你,我没说什么,现在已经够了,我们补偿你的足够了,从今往后我们不会再让步!”
      
      她的眼神带着几分警告。如果于寒舟再不识相,他们就要对她做什么了。
      
      于寒舟便笑起来。
      
      天真。
      
      她真以为现在的情形,还是万凌云说了算?以为龙泉山庄还是当年的龙泉山庄?
      
      “夫人……”有下人进来,在她耳边说了几句。
      
      得知小严回来了,事情办得很顺利,于寒舟不打算跟江悦多说,淡淡地道:“你回去后,尽可以跟万凌云说一说,试试看。”
      
      她说得轻描淡写,落在江悦耳中,只当她是在挑衅,气得脸都红了:“当年他爱的人是你,现在他爱的人是我!”说话时,她想起自己的两个孩子,那么可爱,个个都像万凌云,而万凌云也很疼爱他们,她更有底气,扬起下巴道:“你好自为之!”
      
      转身骄傲离去。
      
      于寒舟对着她的背影笑了笑:“咱们也走吧。”
      
      回到马场。
      
      “我这边很顺利。”坐在厅中,于寒舟说道。
      
      她一向言简意赅,小严习惯了,说道:“我也很顺利。”说到这里,他挑了挑眉,露出一点兴奋,“比想象中的还要顺利。”
      
      他掏从怀中掏出一叠纸张,摊在桌上:“姐姐你看。”
      
      他贼兮兮的目光,看得于寒舟不禁好奇起来,拿过那一叠纸,看到一个又一个的手印,挑眉:“你小子,可以啊!”
      
      小严便嘻嘻地笑。
      
      笑声就在耳边,离得过于近了。于寒舟不动声色地挪了挪身子,才抬起头来看他,赞许道:“不错,这次你办得很漂亮。”
      
      小严见她躲避,眼底灼灼,又凑了过来,眼神极为认真:“姐姐,你真的忘了他吗?”
      
      当年跟万凌云和离,于寒舟一直没表现得多么伤心。旁人都以为她把心事压在心底,赞叹她坚强,更不敢提这回事。小严跟他们一样。
      
      外人都知道万凌云是个深情重义的好男人,于寒舟曾经跟他幸福地过了几年,还生了一个可爱的孩子,发生那回事,作为旁观者,小严都气愤不已,何况是于寒舟?
      
      于寒舟有些无语:“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还记得他?”
      
      她眸光清清冷冷,犹如山涧寒潭,犹如溪涧山泉,清澈见底,仿佛当年那回事,没有在她心中留下一丝阴霾。
      
      她是真的忘了,她便是如此看得开。小严意识到这一点,顿时笑得灿烂。
      
      俊秀的少年,笑得毫不遮掩,灿烂的模样,于寒舟一时间被晃到,嘀咕几声,问他:“你考虑得如何了,打算何时成亲,早做准备。”
      
      小严听她问,脸上的笑意终于敛起几分。眸中涌动着暗浓的情愫,别开视线,靠坐在椅背上,仰头看着房顶,轻声说道:“我都行,只看她的意思。”
      
      于寒舟一顿。
      
      就听他又道:“姐姐想知道我喜欢的那人,是什么样吗?”
      
      于寒舟还未开口,就听他继续说起来:“我喜欢的那人啊,她极美,长得美,心也美。她极善良,从不跟人计较。待我也好,我从一见她,便敬慕她。”
      
      于寒舟心头有些复杂。
      
      她抿着唇,垂下眼睑,不说话。
      
      小严一时间也止了话头。
      
      静默。
      
      于寒舟站起身来:“我想起来还有事,先走了。”
      
      “姐姐。”小严叫住她,“我话还没有说完。”
      
      于寒舟顿住脚步。
      
      小严站起来,走到她的身后,说道:“我真的很喜欢她,可能她不相信,觉得我年岁小,不相信我能给她安稳可靠的生活。但我会等,等到我们的年纪差不多,她一定会相信我。”
      
      于寒舟还有什么不明白?
      
      嗓子有些干涩,她挤出一丝笑容:“你们的年纪怎么会差不多?你长大,她也在变老。”
      
      谁知小严听了,竟然大笑起来:“姐姐,你错了!我一岁的时候,她九岁,年纪是我的九倍。我两岁的时候,她十岁,年纪是我的五倍。等到我五十岁,六十岁,她就是我的同龄人了!”
      
      于寒舟心中一颤,像是被雏鸟撞进心房。有点暖,有点软,让人情不自禁想要软下心防。
      
      “是吗?我怎不知你身边有这样的人。”她背对着他道。
      
      小严轻轻地回答:“是你啊。”
      
      听到他亲口肯定,于寒舟被冰封的心发出一声脆裂声。片片坚冰碎裂,露出柔软的心房。
      
      怦怦跳动。
      
      纵然知道他只是孩子气的话,却仍是有些感动。
      
      她一时间舍不得回头,兀自沉浸在这温暖柔软的情意当中。
      
      此时此刻,她正被人喜欢着。
      
      久久等不到她回答,小严终于忐忑起来:“姐姐?”
      
      于寒舟仍是没有回头,问他道:“你何时生出这样的心意来?”
      
      小严没有犹豫,说道:“那次我们去关外买马,大雪封山,我们被雪埋的时候。”他轻轻说着,轻轻上前半步,离她更近了一点。
      
      两人之间只隔着一臂的距离,他仿佛能感受到她身上传来微微的热度,直让他心跳砰砰如擂鼓,幸福又眩晕。
      
      “姐姐那时不怕,我却很怕。”他说道。
      
      他那时只有十四岁不到,努力想要保持镇定,保护她、安慰她。但他从没有遇到过这样艰险的事,他吓坏了。
      
      她却温柔笑着,沾了雪的手指轻轻弹他的额头,打趣他,给他讲故事。
      
      他永远记得她那时的模样,美丽如神女。
      
      他永远仰慕她,追随她,一生都不会离开她半步。
      
      然而这些澎湃的情感,他难以说出口,只站在她身后,期待又忐忑地等待她的回应。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可爱们中秋节快乐=3=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