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想开了(快穿)》五朵蘑菇 ^第12章^ 最新更新:2019-09-12 09: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前妻12 ...

  •   于寒舟不想被人牵着鼻子走。
      
      再说,她心中对万凌云无任何情谊可言。道义,情理,她不会用在他身上。
      
      “姐姐有何打算?”小严问道。
      
      于寒舟便说出自己的打算。小严听罢,大笑起来:“好,就要这样!”笑罢,他目光灼灼地看着于寒舟,“姐姐好聪敏。”
      
      声音分明很轻,但不知怎的,却犹如一记轻锤落在于寒舟的心间。
      
      她几乎是下意识地移开目光,不与他灼灼的目光对视。抿了抿唇,镇定道:“他率先不讲道义,我只是现学现卖。”
      
      她目光看着别处。
      
      她从前跟他说话时,都会看着他的眼睛。
      
      小严看了她一会儿,眸中热度渐渐隐褪。他收回视线,站起身来:“既如此,我这便去了。”
      
      闻听他要走,于寒舟稍稍松了口气,这才看向他道:“去吧,一路小心。”
      
      小严却迟迟不迈步子,垂首看着她,眼底的热度渐渐又涌上来:“姐姐还有别的嘱咐我吗?”
      
      于寒舟看着他的神情,心中微沉。却意外的并没有沉入无底的深渊,而是仿若沉浸在温水中,又好似被柔软的云朵包围着。
      
      她惊讶于自己的心绪,面色不改,对他轻轻摇头:“没有了。”
      
      小严定定看了她片刻,才点点头:“好,那我走了,姐姐等我的好消息。”
      
      说完,转身离去。
      
      少年挺拔清瘦的身形,大步走出屋子,落在明亮的光线下,愈发青春逼人。
      
      于寒舟等他的身形消失不见,才扶着额头,轻轻叹了口气。
      
      “八岁。”她喃喃道,“怎么可能呢?”
      
      万凌云在一家酒楼包了雅间约见于寒舟。
      
      他穿着一身黑色锦袍,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高大的身躯端坐着,看起来英俊逼人。然而他没有等到于寒舟,而是等到了小严。
      
      “万庄主,好久不见。”小严看着他脸上的意外之色,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神情来。
      
      万凌云很快收起脸上的意外,淡淡地问他:“怎么是你?”
      
      “姐姐不方便来,便派了我来。”小严说道,“怎么,万庄主觉得我不配坐在这里与你说话?”说着,他走到万凌云的对面坐下。
      
      不是像万凌云那样端正坐着,他抬起两条修长的腿,翘在桌沿上,交叠在一起,慢悠悠地晃着。
      
      他的两只脚正对着万凌云的脸,从他的角度看去,两只脚底正好踩在万凌云的脸上,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万凌云不知道他笑什么,只觉得他这副样子过于轻浮。少年人就是轻狂,他心里想,眼底涌起一点不快。
      
      于寒舟不来,他并非没有料到。她怎样也不肯见他,眼下派小严过来,也在意料之中。只不过,原先打算对于寒舟说的那些话,就可以省了。
      
      直接掏出准备好的契约,拍在桌面上,朝小严推过去,淡淡道:“按手印,按完你就可以走了。”
      
      小严看着他自大的模样,嗤笑一声,收回翘在桌沿的腿,拿过契约,看了起来。
      
      看了两眼,他的脸上露出怒意:“万凌云,你真无耻!”
      
      他将全国各地的城池划分了区域,只许于寒舟在几个偏远、穷苦的地方做生意。
      
      万凌云面色不改,淡淡说道:“按吧。按了,你们的货就还给你们。”
      
      小严眼中燃着两簇怒火,直直看着他:“万凌云,对一个你曾经辜负的人如此卑鄙,你亏不亏心?”
      
      万凌云的脸色终于变了变,但很快他收拾好表情,淡淡说道:“商场便是如此,何况我已让过她许多次?”
      
      小严嗤笑一声:“你让过什么?齐王那次吗?”
      
      齐王那次,分明是于寒舟的马更好一些,齐王好宝马,见猎心喜,哪里还看得上万凌云的马?
      
      万凌云比不上于寒舟,便以相让为借口,真是好大的脸!
      
      “你,脸大如盆!”小严呸了他一声,“不使卑鄙手段,不使下三滥的手段,光明正大的比,你比得上姐姐吗?”
      
      他将袖子一挽,拿起桌上的纸,铺好,提笔书写起来。
      
      这间雅间是上等房间,笔墨纸砚都有,小严大笔一挥,很快写完了一张。字数不多不少,同万凌云的那一张一模一样。
      
      只不过,名字换成了万凌云的。
      
      来之前于寒舟便吩咐过,不论万凌云提什么要求,全部反弹给他。
      
      他把笔一放,看着万凌云道:“你签!”
      
      万凌云一愣,皱着眉头说道:“你什么意思?”
      
      这里是他摆的场子,让于寒舟签字的。于寒舟不来,小严签字也是一样。现在这样,是搞什么?
      
      只见小严似笑非笑,说道:“你可以不签。但若你不签,回到家后,可就见不到你的妻儿了。”
      
      万凌云面色大变:“你说什么?!”
      
      小严往椅背上一靠,好整以暇地看着他道:“就是你听到的那样。”
      
      又一次把两只脚翘起来,搭在桌沿上,慢悠悠地晃。
      
      俊秀的脸上,带着几分解气:“你以为姐姐不来,是做什么去了?”
      
      “不可能!”万凌云喝道,登时站起。因为用力过猛,椅子摩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他紧紧抿着唇,脸色铁青:“烟儿不是这种人!”
      
      小严听他唤“烟儿”,眼底涌现嫌恶:“若你信,你就签。若不信,你现在就可以走了。”他微微挑起眉头,“不过,若你现在走了,想要再签这张纸,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万凌云铁青着脸,看着这个张狂的少年。他不过十七岁,比自己小了快有一轮,明明是只没有爪牙的老虎,竟把他逼迫至此。
      
      万凌云面上无光,愤怒不已。除了愤怒之外,还有着说不出口的羞耻。这是于寒舟如今看上的人。他难以接受自己在他面前处于劣势。
      
      他铁青着脸,冷冷地看了小严一眼,扭头就走。
      
      小严看着他的背影,吹了声口哨,并未挽留。拿起那张纸举在眼前,左看看,右看看,轻轻地笑。
      
      万凌云急匆匆下楼。他要回山庄,看看江悦和孩子们。刚下楼,牵过自己的马,就听到头顶上响起一声嘹亮的口哨。他不由得抬起头,就见少年懒洋洋地趴在三楼窗口,冲他笑:“万庄主,我可不是在诈你。”
      
      万凌云冷冷看他一眼,翻身上马:“驾!”
      
      风声刮过脸庞。他心中焦急万分,又渐渐生出许多疑虑。
      
      小严为何没有留他?
      
      于寒舟真的做得出这种事吗?
      
      如果小严说的是真的,那他现在回去,看到的便是空空如也的山庄。
      
      想到这里,他勒紧马绳:“吁!”
      
      马蹄踏动,原地转圈,犹如万凌云纷乱的内心。他不信,认为小严在诈他,心里想着,山庄内的护卫和家丁足不足够?
      
      他越想越乱,一时觉得小严在诈他,此事根本不是他说的那样,一时又觉得他说的是真的,于寒舟真的带走了江悦和孩子们。
      
      小严在包厢内喝了半壶茶,见万凌云迟迟不来,正准备起身。
      
      蓦的,包厢门被推开了,万凌云大步走了进来。
      
      小严笑了笑:“万庄主信我了?”
      
      万凌云冷笑一声,探索向他擒来:“你跟我一起走!”
      
      如果小严说的是真的,他正好拿他当人质,去交换江悦和孩子们。如果他说的是假的,等他回到龙泉山庄,看到完好无损的江悦和孩子们,正好让他把手印摁了。
      
      万凌云曾经学过擒拿,招式虎虎生风,处处朝着小严的要害擒去,半丝也不留手。
      
      他眼神冷酷,招式也渐渐毒辣起来。这个张狂的小子,几次三番对他无礼,他要教训教训他。
      
      小严倒是不曾预料他会如此,但他也不慌乱。拿出防身的银针,刺向万凌云的穴位。
      
      他自小学医,准头好得很,手腕几番翻转,就把万凌云撂倒了。
      
      “砰”的一声,万凌云沉沉地倒在地上。
      
      小严的银针上淬了麻药,万凌云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只一张口还能说话:“你放了我!”
      
      小严嗤笑一声,抬脚踢了踢他:“放了你?我傻不傻?你专程来擒我,还想让我放了你?”
      
      拿过桌上的契约,在万凌云身前蹲下,用银针刺破他的手指,在上面按下手印。
      
      万凌云愤怒地瞪着他,破口大骂。小严撇了撇嘴,眼珠一转,忽然生出另外的主意来。
      
      他把桌上的白纸全都拿过来,把万凌云的手指刺破了一次又一次,在上面按下许多手印。
      
      收好这些空白的纸张,他笑着站起身,俯视着万凌云道:“别惹我,更别招惹姐姐,不然你的家产,你的马场,你的宅院,你的妻儿、下人,全都——”
      
      他拉长了尾音,并未说完。
      
      万凌云瞪大眼睛,用力挣扎想要起来,但却动弹不得,脸色涨得通红。
      
      小严懒得看他,扭头走了。下楼后,他拍了拍胸口那一叠,颇为自得。
      
      回去后,告诉姐姐,姐姐一定会夸他聪明。他又想到临走前,她移开目光,不敢看他的样子,眼底渐渐涌动出炽热的光。
      
      于寒舟此时正在跟江悦面对面交谈。
      
      她倒没有硬生生地冲进龙泉山庄去绑人,只叫人给江悦送了一封信,说万凌云约她在哪里相会,问她要不要听听万凌云说什么?
      
      简单两句话,就把江悦钓了出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头头家的阿纹鸭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天上一颗草 20瓶;是蒸的栗子呀 7瓶;夏打盹儿 5瓶;林兔兔 2瓶;头头家的阿纹鸭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