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一见钟情? ...

  •   周围一位位本在轻声说笑的千金都热切起来。她们快速让侍女整理自己衣袖,又正了正簪子,将鬓角理顺,一声声低语飞快传出:
      
      “王爷果然会来!”
      
      “上次贵妃送的两个侍女,全被打发种田去了。”
      
      “他那等尊贵,皇子中是唯一一个封王的,看不上也正常。”
      
      “天下就没有能入王爷眼的!”
      
      黛玉好奇低眸从二楼望去,就看到了沐浴在光下的北静王。
      
      挺拔的身姿高挑出众,面容俊朗五官深邃,能让初见的姑娘都为之心动。
      而他又生得眉眼锋利如刀刃,浑身上下都是矜贵疏离,阳光打在他身上,更是夺目的英俊。
      
      北静王的神色平静,手中把玩着一个小巧的玲珑球。他抬眼侧扫而过,就炸出一片热切红色的字体:
      
      『不愧是京都第一』
      『可惜王爷向来冷淡不近女色』
      『难道殿下身有隐疾?』
      
      每个人头顶的字体都在起伏,黛玉瞧了正是有趣,一转头就发现北静王恰好看向自己。
      
      浮光掠影间,那双比常人更深邃的瞳孔仿佛穿梭时空,与她遥遥对视。黛玉从他眸子里看到压抑许久的情愫。
      
      可北静王下一瞬就冷淡地转开了眼,就像这不过是漫不经心的一瞥。
      
      黛玉眉梢微拢,心里有些迷茫时,就看到北静王头上冒出金灿灿的光芒。一个接着一个的大字跳了出来:
      
      『我』
      『要』
      『娶』
      『她』
      
      四个金光灿灿的大字,在面色平静的北静王脸上大张旗鼓地跳着,而后是一连串的金光:『我要娶她』『要娶她』『娶她』
      
      这些字蹦蹦跳跳着踩了北静王的脸腾空奔来,将黛玉围在中间,围着她直转圈圈。而后又散开炸成金闪闪的碎片,像是一场盛大的欢宴。
      
      黛玉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闪亮活泼的金色,她下意识眨了眨眼,都要认不清娶这个字了。
      
      还没等她多思,就听得身边人压抑地低呼一声:“王爷上次已中过,现在手中这玲珑球是谁的?”
      
      黛玉转瞬就想起刚刚自己和王景相撞掉下去那一幕。
      
      水溶这时候也掂了掂手中的玲珑球。他抬眼往树上瞥去,也不上二楼,手上稍稍发力,扬起手臂往上一抛——那玲珑球就像是箭矢一般冲了出去!
      
      它在众人的瞩目下飞速地往上,直直穿过树枝,在最高处落下的时候,连黛玉都下意识屏住了气息。
      
      然后它精准地挂在顶端,风晃荡而过,只扬起玲珑球上的流苏。
      
      四周是一片放松的呼吸声,细微的交谈带着刻意放大开来:
      
      “不愧是京中第一,上次狩猎魁首也是北静王。”
      
      “这是何等风采,轻轻松松就能得冠!”
      
      “那是谁的玲珑球?如此的好运......”
      
      王景满脸都布满了红晕,她忌惮地扫了眼黛玉,小心跨出去了一步,眼中都是热切的往下瞧着。
      
      北静王连看都没有往上看,他已经漫不经心地往前走开。
      后头一大群豪装丽服的公子哥儿这才又簇拥着跟上,嘴里都在赞扬,殷切地围着他远去了。
      
      王景有些焦急地跺了跺脚,而黛玉却下意识弯起眉眼。在她眼中,北静王头上冒出金色的大字,正辛辛苦苦朝自己跳着:
      
      『看我!第一!』
      
      那金灿灿的字体太过招摇,黛玉目光停留了几瞬,心中实在是好奇:不过是第一次见面,哪里就有这么浓烈的感情?
      难道是被自己容貌所慑?
      
      黛玉有些好笑地摸了摸自己蒙着面纱的脸,脑海中念头跳跃了好几个。
      
      “这真是有缘,要不是姐姐我不小心失手,那玲珑球也不会落到王爷手中。缘分天降啊。”王景看黛玉目光也跟着北静王走,立刻意有所指地笑了起来。
      
      她声音放得大了些,只紧紧盯着黛玉的面色瞧。
      
      黛玉这才从天马行空的念头里反应过来,目光转到王景脸上,黛玉都能看出她眼里深深的忌惮。
      这忌惮也太过了些,难道是王夫人私下说了什么?
      
      这次主要还是来为母亲祈福,黛玉也无意和王景多说,只精准点了一句:“也不知是谁的。”
      
      不过看北静王刚刚的心语,那玲珑球上十有八九是自己的名字。
      
      不等面前色变的王景再开口,黛玉先一步笑道:“我要随表哥去大殿礼佛了,不知王姑娘可要一起?”
      
      “这就生分了。”王景听得称呼僵硬地笑了一下,却也没再自称姐姐,只是握紧扇子示意他们自去。
      
      临别告辞后,王景看黛玉仙姿缥缈的背影,又恨地抓紧了手心,留下深深的半月牙痕迹。
      
      “王姐姐你认识那人?京中何时出现这等人物?”相识的千金这才过来,目光紧跟着黛玉赞美地唤了一声。
      
      “别看有的人面上风光,骨子里是不行的。穷乡僻壤最擅打秋风,住着就不走的吸血虫!”王景咬了咬牙笑起来。
      
      对方走近的脚步顿了下,有些诧异地瞥了王景一眼。那人一看就是富饶金贵的,哪里来的打秋风之说?
      难道是被美貌给刺激到?千金想着,下意识离得远了些。
      
      王景明显看出对方的躲闪,她冷冷一笑,眸子都是厌恶。
      这不过是在贾府打秋风数十年不走的吸血虫,也就凭着这外表骗骗人了!待她揭穿了才有好戏看呢。
      
      她也不管同伴,只自顾自站直了。在二层的阁楼上,王景看着黛玉远去的背影,缓缓吸了口气。
      这一次,自己占尽了先机。定能将北静王抢过来!
      
      黛玉不知道已经有人将自己看成了假想敌,她随着宝玉到了大殿。
      
      高大的寺庙边角俱是琉璃玲珑,台阶是玉样的剔透,在光下甚至折射出点点亮光。
      宽阔的大殿两边是小样的十八罗汉,各有僧人喃喃敲木鱼。蒲团固定在位置上,烟雾缭绕前方,耀红帆旗悬挂,金身的佛陀高大庄严,拈花而笑。
      
      这景象布满佛意,黛玉念起母亲,心中也是一动。
      她捻了长香,撩好衣摆在蒲团上跪坐下来,双手和十垂眸不语。
      
      自己得到了如此神奇的能力,又看穿林家未来一败涂地。母亲病重在床、父亲意图破釜沉舟。
      
      若是神佛庇护,愿能佑得林府安康。
      
      黛玉在心中虔诚念了几遍,深深祷告后,默默起身插香。
      香烟燃起的烟雾往上缥缈而去,黛玉目光在金身的佛陀上停了片刻,再次施了一礼,才转身随宝玉出去。
      
      “这会儿去功喜阁吧,佛礼就在那儿送。”
      宝玉小心看着黛玉微微红了的眼眶,心中一阵焦急,只得殷切地先转移话题笑道:“我们先去看看。顶端的玲珑球可是难见,佛礼一定出众。”
      
      黛玉也跟着笑了下,慢慢随他一道去了。
      
      功喜阁不大,却无处不精致。里面人并不多,只有三三两两几个挂中的佛客。中间坐着位俊秀的年轻僧人,正闭目打坐。
      
      他们刚刚跨进门,就听得王景的声音略带惊讶的响起:“你们也来?”
      
      这问话是有些刻意了。宝玉生怕黛玉再伤心,连忙用话堵了回去:“也不知道中的是哪一个,当然要来看看。”
      
      王景还是第一次被向来温善体贴的宝玉这样回话,愣了会后,她又看了一眼黛玉,这才哼笑了声:“是啊,我的玲珑球无意间和林姑娘一撞,不然也不会有这等奇缘。”
      
      她加重了“我的”这两字的咬音,手中的扇子加快扇了两下。
      
      还是太沉不住气了。
      黛玉心中有了计较,面上只弯眉一笑,随着小沙弥坐好,缓缓端起茶杯。
      
      王景脸色阴了些,一拳落空的感觉憋在心里,坠着实在难受。
      
      过一会儿,刚刚一直沉默的僧人才动作起来。他也不睁开眼睛,只随手在面前的案上一拂,就从低往高念出上面的字,送出一份份佛礼。
      
      被点中的千金们俱是喜笑颜开。哪怕面前的年轻僧人一直闭目,她们还是端正行礼,才双手接过一个刻着佛印的礼盒。
      
      领礼之后大家都没有走,而是依旧坐在原地。
      之前那幕都传开了,天降下一个玲珑球,北静王抛中的顶端首位。这是何等的巧合,千金们都想知道归属。
      
      终于等到最后一位,众人的目光汇集起来。
      
      僧人依旧是不紧不慢的动作着,举止间都带着舒心的蕴味。
      
      王景连扇子都不扇了,手指紧抿在扇骨上,只一个劲地盯着瞧。
      而黛玉端起桌上的清茶,慢条斯理地拂过水面。
      
      年轻僧人指尖在球面上一过,就轻声开口:“首位。请林姑娘上前。”
      
      急速跳动的心脏猛地顿下,王景一阵头晕目眩。她下意识往前一步站了起来,椅子在地方划出“吱呀——”的尖锐噪声。
      
      是自己刻意撞了林黛玉的玲珑球,是自己设计让玲珑球掉下去的。佛礼合该是自己的囊中之物,怎么能被林黛玉夺了去?!
      
      对上其他人的视线,王景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失礼。她面色顿时通红,只觉又辣又疼。
      
      王景心里填满愤慨,可又不能说出之前是自己故意陷害。
      两相为难之下,她半饷才压低声音,勉力作出满面柔和道:“还望大师知晓,这并不是林姑娘亲手挂的,这有失公正!”

  • 作者有话要说:  北静王:暗中观察.jpg
    早呀早呀~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