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装代嫁入豪门[穿书]》七里红妆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6-19 21: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chapter 3 ...

  •   
      当天下班之后,靳涵回到宿舍仔细翻找了一下刘媛媛的抽屉,果然在里面找到了一张一模一样的欠条。
      
      她果然欠了那么多钱?
      
      靳涵又去旁敲侧击地问过了D姐,D姐说刘媛媛每个月都会放一笔钱存她那儿,据说是为了找她弟弟,并且听说靳涵想要去赌博,差点要拿鞋底儿抽他。
      
      看来这件事D姐并不知情,况且刘媛媛这么精打细算的一个女孩儿,又要存钱找她弟弟,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会恣意挥霍的人,这就很奇怪了。
      
      正当靳涵对此百思不得其解,郑新雪来了。
      
      就在刘媛媛生日当天,她踩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手里拿着的一个看起来价值不菲的手拿包,一脚踏进看起来就与她格格不入的“大黄金”大门。
      站在大堂里环顾了下四周,郑新雪摘下墨镜,走过去敲了敲前台的桌子:“请问,刘媛媛是在这儿工作吗?”
      “大黄金”前台的女孩惊讶地看了她一眼。
      
      郑新雪从包里抽出了几张纸币,递过去道:“我找她有点事儿……”
      
      那女孩连忙接过钱,回过头道:“D姐,有人找媛媛。”
      
      郑新雪不屑地撇撇嘴。
      
      D姐在“大黄金”里面相当于刘媛媛的监护人了,一般谁要找她都要让她先看上一眼,她脸上的妆才化了一半,匆匆出来看到郑新雪,怔了一下,打量她不像是坏人,才又对她道:“等着。”
      
      不一会儿靳涵才姗姗来了。
      
      其实他刚才在后面已经看到郑新雪了,一出手就这么阔绰,看来过会儿谈条件时要给的钱是挺多的了。
      
      两个人走到一个无人的包间坐下。
      
      郑新雪直接掏出一张支票说:“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靳涵凑过去一看,一个五,后面7个零。
      
      饶是心里早有准备,但靳涵还是被这上面的具体数值震惊了:“这么多?!”
      书上只写了郑新雪给了刘媛媛一笔钱,没想到有这么多。
      
      看见他这幅见钱眼开的样子,郑新雪放心道:“这些钱够你过下半辈子了吧?答应我的条件,后面还有更好的生活在等着你。”
      
      靳涵当然知道她说的“更好的日生活”是什么,但……真的要答应她吗?
      
      郑新雪又道:“我已经查过你的底细,知道你在这里上班,从小无父无母,并且欠了赌场的人将近一千万,只要你愿意,那些欠下的钱可以帮你还清,至于后续剩下的,只要和我签订了合约,我会在所有事情办完之后再一次性打给你。”
      靳涵说:“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欠了赌场那么多钱吗?”
      郑新雪像看智障一样看着他。
      
      靳涵干咳了一声,道:“好吧,那如果我不答应呢?”
      
      郑新雪心说你装什么,面上却道:“放心,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答应。”
      
      知道她说到做到,靳涵陷入了沉思。
      
      其实他可以严词拒绝郑新雪,然后一走了之,反正这里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但他知道这么做不行,首先他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机制到底是怎么样的,万一剧情之外,整个世界都是一片混沌呢?
      而且他到现在也没研究出到底该怎么回到原来的世界。
      难道被车撞一下,又或者被雷劈一下?
      这些方法都太生猛了,靳涵还是很惜命的,虽然他现在只是个纸片人,但万一死了就死了呢?
      
      想来想去,还是只有走完剧情才是最好的办法,更何况有那么多钱,不拿白不拿,万一以后他只能留在这里,也好有一笔启动资金。
      
      沉默了很久,靳涵终于下定了决心,对郑新雪道:“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郑新雪看了看他。
      
      靳涵道:“不要打搅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虽然靳涵才来到这里不久,但“大黄金”里的姑娘他都觉得还挺可爱的,在他看来,即便是纸片人,在这个世界里也是活生生的,靳涵不希望她们受到任何影响。
      
      “当然。”郑新雪道。
      
      她原本还准备了两套方案,如果利诱不行,那就威逼。
      没想到对方那么识相,这么快就答应了。
      
      果然……这种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大概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吧。
      
      很快靳涵便和郑新雪谈妥,从包厢里面出来。
      D姐在外面一脸警惕地盯着他们,大概是怕郑新雪对刘媛媛不利。
      
      靳涵心里面一暖,过去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不用担心。
      
      郑新雪打开了自己的手拿包,又从里面拿出了一叠红红的钞票,目测有十几张,塞到D姐的手上:“喏,这些钱,算是给她的一点误工费,满意了吧?”
      
      D姐的表情立刻就变了,舔了下手指头开始数钱。
      
      靳涵:“……”
      算了,当他什么也没说。
      
      郑新雪走后,D姐哼了一声道:“她怎么和你长得那么像?找你干嘛?”
      
      在D姐看来,郑新雪真的和“刘媛媛”长得很像了,唯一的不同就是对方是长发,不过她觉得自家闺女儿的腿还是要比那女孩的长一些,而且举手投足间自带一股英气……果然是亲妈眼没跑了。
      
      靳涵舔了舔嘴唇,笑道:“D姐,我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D姐:“??”
      
      几天后郑新雪便按照合约上说的来接靳涵去郑家,因为过两天就要去泽家拜访,郑新雪需要先带他熟悉一下各个注意事项,免得到时候不留神穿帮了。
      
      于是靳涵特意跟“大黄金”请了假。
      
      郑新雪来的时候坐着一辆豪车,前面有司机。
      靳涵一打开车门,就看见她坐在后座上,身上披着一件精致外套,里面一条连衣短裙,耳朵挂两个大耳环,打扮得像一个韩剧女主角。
      
      靳涵一双黑脏的小白鞋“吧哒”踩上车里干净的地毯。
      郑新雪一脸嫌弃地道:“你这是个什么品味?”
      
      靳涵低头看了看自己。
      碎花小衬衫加背带裤——对于女装,能穿着不出错已经到达了靳涵品味的巅峰。
      
      “土死了,”郑新雪说,“还要找时间去给你买几套新衣服,先上来吧。”
      
      靳涵默默上了车,车子缓缓发动。
      
      郑新雪的家在一片富人区,也算是豪门了,否则也轮不到他们和泽家联姻,但毕竟和泽家还是不能比,据说郑氏最近在资金方面出了一些问题,所以才这么急着要嫁女儿。
      
      车子在一座别墅前停下,司机开窗和门口的保安打了声招呼,然后长驱直入。
      最后停在别墅的正门前。
      
      郑新雪带着靳涵进去,一个看上去像是郑母的人迎了上来,她一脸担忧,问她:“怎么样,人带来了吗?”
      郑新雪让出了站在她身后的靳涵。
      
      郑母仔细地看了看靳涵,皱着眉道:“像,确实像,但你怎么能保证不穿帮?”
      郑新雪道:“先让她把这几天应付过去看看。”
      
      郑母却还是不放心。
      
      郑新雪是他们郑家唯一的女儿,几年前郑父背着她们和泽家订下了婚约,郑新雪快气疯了,闹了好几天。
      只是因为当时郑家正在危机当中,急需一个背景强硬的财团支持,郑母才默认了这件事,这两年郑家是越来越不行了,她作为郑家的一份子,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郑家就这么没落了。
      
      可新雪是她的宝贝女儿啊!
      
      早有传闻说泽家的那个泽轻言,性情暴戾,有很多怪癖,又是个病秧子,她担心女儿嫁过去会受苦。
      
      她也曾想过泽家是否还有别的适龄人,他们可以再考虑考虑,但这个念头才刚一起来,就遭到了郑父的强烈反对——泽轻言是现在泽家唯一的当家,他女儿要是嫁给了泽家其他人,指不定还能不能过上好日子。
      
      郑母一想也是,就更发愁了。
      
      结果也是巧,那天郑新雪从外面回来,说是看到了一个和她长得很像的人,她把计划和郑母一说,郑母虽然觉得不靠谱,但为了固执的女儿,还是答应让她先把人带回来看一眼。
      
      她怀着侥幸的心理,想着就看一眼,如果不合适的话就算了。
      
      如果合适,其实她也有想过,就先瞒着老郑,反正女儿的婚礼都由她来操办,等实在瞒不住了,再将她们的计划和盘托出,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郑父也不会再说什么。
      
      再加上郑新雪和泽家的人从来都没有见过面,泽轻言是个病秧子,不常出门,泽家其他人和郑家没有往来,所以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的女儿长什么样,只要她计划得详密一些,对方不一定会发现端倪。
      
      等他们结了婚,帮着郑家度过了难关,她再让那女孩儿跟泽轻言离婚,神不知鬼不觉的,事情没准就这么解决了。
      
      郑母还在犹豫,靳涵却开始自顾自地参观起了郑家的宅子。
      
      不愧是有钱人家,翻花样的摆设真多。
      
      靳涵流着口水拿起一件古董花瓶,正打算鉴赏一下价值几何时,就听见郑新雪在后面叫他:“喂!”
      靳涵回过头去。
      
      郑新雪最见不得他这种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对他道:“过来,我跟你说几件事情。”
      
      靳涵便放下花瓶,慢吞吞跟着她上去。
      
      郑新雪从自己的房间里取出一本相册,丢给他道:“看一下,我从小到大的一些经历,有些事情你可能听都没听过,自己拿笔记一下,免得到时候说不上来穿帮了。”
      
      不就是变着法儿的说他穷酸吗?
      靳涵撇了撇嘴,心说你从小到大什么样儿我不清楚,我还看过你以后和男主是怎么XXOO的呢。
      不过这话他没敢说出来,怕被对方掐死。
      
      在郑家呆了一下午,郑新雪把他送回去了,说是让他自己熟悉一下,几天之后他将要和郑母一起去泽家,和泽家的人见上一面,顺便商量一下婚礼的事情。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