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小奶狗,你真丑(修) ...

  •   书上记载,白垩纪时代是最大的恐龙出现的时期,也是物种特别丰富的时期,比如最早期的巨蟒,飞蛾,蜜蜂等也是在这个时代出现。
      
      但也有不少人质疑,白垩纪时代最大的物种真的是恐龙吗?
      
      对于这些质疑,庄禹一向嗤之以鼻,作为失落的古文明爱好者,考古系最年轻的博士,庄禹对这种无稽之谈从来都是抱着看笑话的态度。
      
      只是现在,他却对着手机上的一张照片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照片上,应该是一座山峰,只是山峰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发生了断层,露出了里面的岩石层。
      
      岩石层清晰可辨,整座山峰就是一个骨架巨大的生物活化石,体型远远超过了已知的最大的恐龙,它的外形也不是已知恐龙的形状。
      
      “大禹,看到了吗?这绝对是考古界迄今为止最伟大的发现,它将颠覆整个世界的认知,考古将进入新的纪元。”手机上不断有信息传来,哪怕透过屏幕,庄禹都能感受到对方的激动。
      
      给他发信息的,正是他的同班同学兼搭档赵磊,对于考古这门严谨的学科,这位搭档绝对不会开玩笑。
      
      庄禹也有些激动,要是这个发现是真的,恐怕全世界都要重新开始研究生命的起源。
      
      庄禹赶紧用手机回复道,“位置在哪里?”
      
      “中缅边境外三十公里,未开发的大山中。”
      
      ……
      
      几天后,庄禹风尘仆仆,终于站在了照片上那座山峰前,最后这三十公里,因为交通不便,他是拖着一个皮箱徒步走进来的,哪怕对于经常爬山涉水的考古人员,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此时的山峰,和照片上的又有些不一样,靠着山峰,搭建了不少架子,有专业人士在上面将多余的石料剔除,露出这具巨大的活化石的真面目。
      
      “大禹,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有种近距离接触上古巨兽的震撼感?我们将是最古老时代的见证者。”赵磊激动地说道。
      
      而庄禹却没有答话,而是充满了震惊和疑惑,因为在这巨兽化石的背上,居然依稀可见一些简单落后的生活建筑痕迹,但这怎么可能?什么智慧生物能够生活在一只巨兽背上,还搭建了简单的建筑?
      
      赵磊脸上也露出不解的表情,“或许是这只巨兽化成了山峰后,古人类将它当成了真正的山峰在上面生活吧,我们将这里的石头送去化验过了,绝对是白垩纪时代的化石,那时候人类都还不存在。”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一只巨兽背上为什么会出现智慧生物生活过的痕迹。
      
      但庄禹却皱着眉,“磊子,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些好像有一种熟悉感。”
      
      赵磊一愣,“大禹,你是不是赶路太累出现幻觉了?”
      
      庄禹也有些好笑的摇摇头,不再说什么,只是心里的确古怪得很,眼前的画面怎么有种在哪里见过的感觉?
      
      或许是真的赶路赶累了吧,庄禹揉了揉有些疲惫的身体,然后找了个帐篷休息了起来,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庄禹是被惊醒的,他终于知道他为什么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了。
      
      激动得迫不及待的打开了他的皮箱,一阵翻找,终于在箱子底部找到了一本泛黄的线装古籍。
      
      这是一本《道藏》,但又和现在流行的《道藏》不同,它非常的古老,这本书是他小时候在乡下老家生活的时候,山里一座道观的老观主临终前送给他的。
      
      之所以说它和现在的《道藏》不同,是因为它上面有很多插画,或许它只是刚好也叫《道藏》而已,两本完全不同的书,这些插画是庄禹小时候最具幻想的记忆。
      
      长大了之后,才知道这些图有多么的不切实际,有些好笑的将书搁在了皮箱最下面,也算是对老观主的一种怀念吧。
      
      但此时,庄禹拿着书就往帐篷外面跑。
      
      今晚的月光十分的明亮,因为夜深,一片寂静,营地的所有人都在熟睡中。
      
      庄禹看着眼前的巨兽化石,看着巨兽化石背上那些古老的生活建筑痕迹,双手都有些颤抖的翻开古书的一页。
      
      书页的插图上,那是一只背上生活着一个人类族群的巨兽,这只巨兽的骨架,无论怎么看都和眼前的巨兽化石一模一样。
      
      难怪庄禹一看到这巨兽化石,就有一种熟悉感,这玩意他小时候在书上看了无数遍。
      
      庄禹的心情无以复加,现在很想找人分享他此时激动的心情,但夜深人静,也不好打扰别人。
      
      半响之后,努力平复心情后,心中的疑惑却越来越多,如果这幅画是真实的,那么是不是说明,很早以前就有人知道并用绘画的形式记录了下来,在遥远的白垩纪时代有比恐龙更加巨大的巨兽,而那时候人类已经存在,就生活在巨兽背上。
      
      还有就是,如果这幅画是真实的,那么这本书的其他插画勒?
      
      庄禹翻到了下一页,那是一个骑着青牛的老者,老者很小,而他坐下的青牛却巨大无比。
      
      如果是以前,他会觉得,这插画的比例也太不符合实际了,但如果这青牛本身就是这么大……
      
      又翻向下一页,一只巨大无朋的海龟,上面一女子手举五彩的石头,面对苍天……
      
      庄禹越看越激动,一切都是如此的神秘,这绝对是一段失落的远古文明。
      
      夜深人静,万物死寂,只有庄禹的心情激荡得如同最汹涌的海浪,手不自觉的摸上了眼前山峰的石壁。
      
      只是他这一摸,手上泛黄的古籍突然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
      
      庄禹都懵了,因为眼前的山峰突然传出巨大的兽吼声,充满了凶戾,苍茫,不可一世,吼声响彻天地。
      
      庄禹都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听到了急迫的喊声,是磊子的声音,“大禹,小心。”
      
      什么?
      
      庄禹一愣,向上抬头一看,整座发出兽吼的山峰似乎正在低头看他,可是它只是一座活化石啊,这一低头的结果就是,整座山峰开始崩塌。
      
      庄禹心里一咯噔,完了,倒不是感叹他的生命即将完结,而是……如此重大的发现居然就这么给毁了,磊子他们还用什么证据来证明这个人类生活在巨兽背上的世纪的存在,这声兽吼恐怕也会被误以为是地震之类的嗡鸣吧。
      
      这是庄禹的最后想法,然后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
      
      ……
      
      黑暗,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等庄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是被外面照射进来的光线弄醒的。
      
      庄禹翻身爬了起来,不由得有些发愣,他不是被压在了倒塌的山峰之下了吗?以那时候的情况来看,生还的几率为零。
      
      借着照射进来的阳光,庄禹又发现了奇怪的地方,这里似乎是一个山洞,墙壁上都是人工凿击过的痕迹。
      
      山洞中还堆放着不少东西,是一些杂物,破旧的兽皮,半个贝壳做成的盛水的容器,不知道什么骨头磨成的骨刀,以及一些干燥的木头。
      
      所有的一切都表明,这里有人生活过的痕迹,但什么人会居住在这样简陋原始的山洞中,自己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里?
      
      带着疑惑,庄禹站了起来,向山洞外光线位置走去。
      
      或许是呆在黑暗的地方太久,一接触到阳光,庄禹不自觉的半眯起了眼睛。
      
      哪怕是这样,他还是惊恐得瞳孔都缩了起来。
      
      知道他看到了什么吗?
      
      一条巨大无比的巨蟒,扬着巨大的脑袋堵在洞口,正吐着猩红的信子,竖立的双眼充满了嗜血的冰冷,庄禹都能闻到巨蟒口中呼出来的腥臭,这还不是最惊讶的,惊讶的是,在巨蟒扁平的脑袋上,正站在一个提着石枪的粗犷大汉。
      
      震惊,不可置信占据了庄禹整个思维,这样如同神话中的画面,怎么可能
      
      但仔细一看,和神话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这个大汉赤着脚,腰间围着一条兽皮,怎么看都像落后又原始的野蛮人。
      
      大汉看上去凶神恶煞,说话的语气也十分的凶悍,“你怎么没去领取今日份的浆果,就算要饿死也死在你原来的部族中,少给我们添麻烦。”
      
      大汉说话的字节十分的简短有力,十分陌生,但奇怪的是庄禹居然……听懂了。
      
      大汉有些不耐烦,“连巨兽都没有的废物,长得又丑,还想赖上我们少族长,也亏得我们金蜈部与你们水泽部交好,要是其他部族,早将你这样没实力又事多的家伙打断腿扔出去了。”
      
      没有巨兽?长得又丑?
      
      庄禹一点都没有听懂,但他脑子中却浮现出了一些奇怪的记忆。
      
      巨兽,就是眼前大汉脚下的这种巨蟒,拥有自己的巨兽才是实力的象征,庄禹是没有的,所以大汉才说他是废物。
      
      至于长得丑,庄禹脑子中浮现出了一张小奶狗的脸。
      
      这也不丑吧?
      
      但马上脑子中的记忆就反驳了,这样子的确是丑的,因为好看应该是长得特别粗矿,最好脸上还能有几道疤就更完美了,在这里,小奶狗脸是不吃香的,连最弱的女人都看不上,十分奇特的审美观。
      
      难怪大汉说,长这么丑还纠缠他们少族长,事儿多。
      
      庄禹打了个冷颤,以他现在记忆中的审美观,大汉口中他不断纠缠的少族长,脸上得多少疤?
      
      大汉还说,他来自与他们交好的水泽部,水泽部又是哪里?
      
      满脑子都是疑惑,他现在到底是谁?
      
      他能肯定的是,他所处的地方,一定不是他原来的世界了,在他原来的世界里,可没有人能站在这么庞大的巨蟒脑袋上。
      
      庄禹现在的状况十分的奇怪,别人一旦说出一些话,他脑子中就被动的浮现一些记忆。
      
      也就是说,别人不提,他是怎么想也想不起其他东西的。
      
      大汉见庄禹居然被他的巨兽吓得懵了,心道,真没出息,好歹也是水泽部族长的儿子,要是自己是少族长,这样的人也是看不上眼的,关键还不自知,死不要脸的留在他们这里,大汉骂骂咧咧的道,“记得去领浆果,别饿死在我们这里。”
      
      然后巨蟒掉头,向远处游去。
      
      庄禹这才回过神,也就是说这里不是他原来的部族,这样也好,至少他表现出什么异常别人也看不出来什么,所以在没了解清楚情况之前,他暂时还得呆在这里,只是这个金蜈部好像十分厌恶他,他还这样赖着不走,肯定又会被误解成对他们少族长不要脸的苦苦纠缠吧。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庄禹心中苦笑,也许只要他不去纠缠那个什么可能满脸是疤的少族长了,低调做人,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还是能稳稳当当留在这里的。
      
      庄禹这么想着,山洞外面光线充足,低头一看,就看到他赤着脚,腰间围了一条旧兽皮,跟个原始人一样,其实在别人眼中他这十分单薄的身体,在庄禹原来那个世界,怎样也算得上一个身材不错的体育生。
      
      “咕咕。”这时,庄禹的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
      
      庄禹摸了摸肚子,他刚才从山洞里面苏醒,估计就是饿醒的。
      
      那大汉说,有什么浆果可以领,他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试图了解现在的情况吧。
      
      只是庄禹一抬头,整个人又懵了,刚才巨蟒挡在洞口,让他根本看不到外面的环境。
      
      刚才的那条巨蟒大吗?大,但和眼前看到的一幕相比,又什么都不是。
      
      只见眼前,天地苍茫,无尽的山脉连接在一起,蜿蜒起伏,一股气势磅礴的恢宏气息扑面而来,在山脉之间,一条巨大的金色蜈蚣盘踞其中,如同一条又大又长的列车,列车在阳光下散发着金属光泽,它的背上人影灼灼,上面生活着整整一个人类族群。
      
      如果从天上看,就如同一条散发着金光的绸带,点缀在野蛮苍凉的山脉之间。
      
      此时,巨大的金色蜈蚣,正悠闲地啃食着一座山峰上的矿石,隔得老远,都能听到咯嘣脆的声音。
      
      庄禹看着这辆上百节车厢的“列车”,终于知道,大汉口中,这里为什么叫金蜈部了,这就是一个生活在巨大蜈蚣背上的部族。

  • 作者有话要说:  重要公告:
    因为现在不能让历史人物搞基,扭曲历史,所以《大秦》改成了《基建狂潮》。
    看到很多读者在章评问为什么没有开《大秦》,可能是没有看到《大唐》里面的作者有话说和没有关注肥皂微博,所以在此特别公告。
    肥皂微博:@日万的肥皂
    感谢各位小天使的喜欢和收藏。
    肥皂求点营养液,希望能上栽培榜。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