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手事件事务所》微醉客 ^第11章^ 最新更新:2019-04-29 21:17:3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十一章无脸男(一) ...

  •   
      第一次看见无脸男的时候是在诺泰公司顶层的会客室。姜鸿说有个私人电话要打,我只好去隔壁的会客室等她。对面写字楼的窗户边上站着一个人,像我这边看。我的视力很好,能看清他的服装,灰色运动服,果然是烂大街那种,南三条街上摆摊卖菜的人人一套。事务所附近的广场舞大妈们也买来当队服。
      我可以确定他头侧向的是财务经理的办公室,可能是发现我也在看他,转身退出了他所在的房间。我向张娜打听对面写字楼出现无脸男的楼层是哪家公司。她说那边是一座鬼楼,以前曾经租给过一个研究所,后来出了一起事故,之后就一直空置到现在。
      第二次见到无脸男是在姜鸿家。那时我正对室内进行排查,走到阳台的时候,特意向对面巷子看了一眼,那身灰色运动服的人真的站在那里。他发现我推开窗户,竟然扭头便跑。这是八楼,一般人不会想到我会跳窗追出来吧。
      我刚一落地,就听到一阵掌声。一个八九岁的女孩站在楼下看着我欢喜的拍着手。
      我是仔细观察附近没人才跳的,还选了监控的死角。这孩子哪儿跑出来的?
      “姐姐好厉害!可以从那么高的地方飞下来!”那个女孩兴奋地喊道。、
      我把手指竖在嘴唇上,做了个嘘声的动作,她见我神秘兮兮,也收起笑容认真的看着我。
      “这是个秘密,不可以让别人知道哦!姐姐啊,刚才身上有一根钢丝来的。所以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也不会有事,但是,你不能模仿哦。”我一字一句地叮嘱她。
      没想到那女孩认真的点了点头,“小轩最会保守秘密了!”
      我摸了摸小轩的头,转身去追无脸男。结果无脸男已经没了踪影。他之前站着的地方正好是监控的死角,很难被发现,又这么快就消失了,说明他对这里的地形很熟悉。很可能就生活在附近。
      大白天的,我不能爬窗户,转回向姜鸿的住宅走去,看到一个穿着黑西服的中年男人抱着小轩,小轩笑嘻嘻的讲着说刚才看到一个很厉害的姐姐,那男人问她是怎样的厉害姐姐?她说那是她和厉害姐姐之间的秘密。
      好姑娘!
      姜鸿最近取消了夜跑改成了室内瑜伽,让我跟着做,我说那些柔韧的动作我做不来,其实我怕伤她的自尊心,论柔韧,我还是很有自信的。从客厅、卧室、书房、客房多个窗户向外观察,我没发现无脸男再出现过。
      姜总减肥不吃晚饭,可是我得吃饭啊。喊了一份外卖,她又嫌弃味道太大,让我去门外吃。早知道这个难伺候,没想到事儿这么多,我只好站在楼道里草草吃了晚饭。
      第三次见到无脸男,是在发现姜鸿死后的下午。
      我吃完晚饭后,姜总让我检查了一遍屋子,确认了门窗后,告诉我在楼道守好门口就可以。我是个保镖,但我也是人,我需要休息,也需要尊重。当然了我还是接受了委托人的要求。
      姜鸿入睡前让我检查了各个房间的门窗确认没有任何人可以闯入后,她通知我晚上守在门外。说实话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转身就走,这委托我不干了。最后,我压下了怒火,站在楼道里守大门。守到后半夜,有点冷了,我担心自己犯病,绕到楼下看到三楼一家窗子上;晾着一条毯子,我借用了一下。毯子上有太阳褪去的味道,还有点……小尿片儿的味道。
      倦意袭上,我侧着身子,右侧紧贴着姜家的房门,站着入睡。
      突然一声跌倒的闷响从室内传来。我敲了敲门,没有回应。我拿起手机拨出电话,耳朵紧贴着防盗门能听到里面有细微的嗡嗡声,直到电话自动挂断。我得进去,姜家的防盗门是指纹锁,我撬不开,窗子上也有报警装置,要是强行进入就会自动报警,只好打电话给百里芙。
      过了一刻钟的功夫,百里芙拎着一个小箱子出现在我面前。箱子里面是她自己设计的万能解密工具。她打开箱子,扯出一根USB借口插入指纹锁,另一头启动箱子里的机器。不到半分钟,只听咔哒一声,门锁开了。
      我拉开门蹑手蹑脚地往里走,百里芙跟在我身后,手里捏了一瓶防狼喷雾。我循着记忆打开点灯开关,屋内瞬间亮如白昼,却安静的可怕,空气中有淡淡的腥味。
      “姜总?”我试探地喊道,果然没人回答。
      我从客厅的桌上纸抽里抽出一张纸,垫在姜鸿卧室的门把手上。卧室门刚推开,里面的景象没吓到我,反而是身后百里芙的尖叫声吓了一跳。百里芙可能第一次见到真实的杀人现场,在嗅觉和视觉的冲击下,她还没来得及冲出屋子就吐了出来。
      姜鸿张着腿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两腿之间插着一件成人用品,嘴里也塞了东西,她睁大眼睛惊恐地注视着前方,但是眼神已经涣散,脖子上汩汩地冒着血,地上、墙上、天碰上都是喷溅的血迹。我惦着脚避开地上的血迹,探了她的鼻息,没有。我退出卧室冲百里芙摇摇头。随后,我把所有房间的门都打开,挨个检查了一遍,确认屋里除了我跟百里芙之外没有活人。
      “人已经死了。报警吧。”
      “怎么死的?你不是守在外面了么?”百里芙不解。我也很不解。
      我有些不甘心,又回到姜鸿的卧室查看。按理说,抹脖子这事儿,大动脉破裂,血液喷溅是肯定的,如果我站在床边上切了死者的脖子,那么我也肯定溅一身的血,而我身后的墙上肯定没有血迹。但是,看喷溅到墙上、地上的弧线很均匀没有遮挡的地方。说明当时没有人站在这里,难道,是她自己抹脖子的?但是凶器呢?自杀,凶器应该在附近才对吧。
      我低头陷入沉思,血沿着粉色的床单滴答滴答在床边汇成一滩……我又抬头看了看天棚,身后的墙壁,血液的喷溅是有一定方向、规律的。床边上是流下来的,没有喷溅血迹,那么,那一滩血边上有三四滴很小的血滴是哪儿来的呢?我连忙取出手机拍照,然后低头仔细看,那些血液都带着小尾巴,尾巴的方向指向床底。就好像有个人趴在床底下喷出来的一样。
      我下意识地敲了敲床板,里面发出空空声,空的。之前检查的时候还是实木的,里面应该是实心的。稍微一用力,我便把床板掀开了。床底下有个圆洞,看大小刚好够一个成年人爬进去。洞口有擦蹭的血迹,我拍了照片,对屋外的百里芙喊了一声我下去了。等百里芙跑进来要拦我的时候,只看到床底下的洞。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