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的白月光》冰岛燕鸥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4-17 16:38:2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

  •   Chapter 3
      
      金瑞汐迷迷糊糊睁开眼来,突然有个丫环过来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
      
      “退烧了,人也清醒了,看样子命捡回来了!”
      
      金瑞汐环顾四周,是在一间陈设简约的房间里。门外进来一个衣着华丽气质端庄的男人。那不正是在渡头与自己抢位子的那个年轻人嘛。
      
      上次天色较暗看不太清,现在瞧着,这男人长得很耐看,和楚迪对比起来,楚迪的英俊带着几分读书人的斯文气质,而他就是剑眉星目,带着练武人的江湖气息。
      
      “醒了就好,不然本王还得背上推人下河致死的罪名。”
      
      “本王?”金瑞汐满脸疑惑的盯着他。
      
      “这位是砾王。”丫环向金瑞汐介绍道。
      
      砾王玉坤就是书里的大反派!他是个腹黑狡猾的王爷,智商和武力都在线。男主女主多次与大反派较量都没讨到好处,幸好男主有主角光环,女主又是当今公主背景强大,男女主合力最终还是将大反派打败,让他在岩城采矿的时候遇到矿洞坍塌掩埋致死!
      
      “玉坤?”金瑞汐大概脑子还没清醒,就这么不加思索直呼砾王的本名。
      
      丫环听到之后倒吸一口凉气,不敢出声,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胆子不小,敢直呼王爷名讳!昏睡了两天,脑子还不清醒吗?”丫环在一边好心提醒金瑞汐,不要以下犯上。
      
      金瑞汐这才反应过来,低着头,不敢看玉坤。
      
      “砾王,对不起,小女子刚才泛糊涂了,这才冒犯了砾王。”
      
      “的确胆子不小。身上有伤敢一个人去郊外,还敢跟人抢位子,又还能拖人下水。”
      
      “王爷请恕罪!小女子其实是有不得以的苦衷……”
      
      “行了,本王不想知道什么原因,那是你自己的事!还有,你手上的伤口缠着绷带,看样子之前就处理过,应该是在遇到本王之前就有的,这个可别赖在本王身上。”
      
      “多谢王爷相救!王爷宽容大度,不计前嫌!王爷救命之恩,小女子会永远铭记……”
      
      “本王不要你报答,所以你别说什么以身相许之类的话。本王只想把你这个麻烦的女人送走,以后你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跟本王扯上什么关系,明白吗?”
      
      金瑞汐点点头,示意明白。其实她心里一点不明白玉坤为啥救了自己之后连自己的身份背景以及事出原由都不问清,这么急于跟自己撇清关系。带着试探性的语气问道:“敢问王爷,我晕倒之后发生什么事了吗?”
      
      “你还敢提这事!因为你受伤晕倒,老子差点成杀人犯了!”
      
      玉坤一听金瑞汐提起就来气,不顾自己王爷的身份,暴粗口,说了些脏话。
      
      “王爷请息恕……我……”金瑞彻底不敢再问了。
      
      “本王不想再跟你废话了,你叫什么,家住哪里,现在本王只想快点把你送走,一刻都不想留你多待。”
      
      “我叫金瑞汐,工部尚书府小姐。”
      
      惨了,这次好像跟砾王结下梁子了,他可是书中的大反派。要早知道他是砾王玉坤,就不该招惹他。书中描述的反派是个睚眦必报的人,自己不但与他抢位子,还碰瓷他。现在他没追究也没有要求回报,不代表以后不会讨回来,看来以后的日子没法安稳过了。
      
      算了,还是先回家吧,自己两天没回家了,父母肯定急坏了。
      
      金瑞汐换上砾王为自己准备的衣服,坐着砾王府的华丽厢车,刚到家,就看见楚迪带着十几个护卫围在门口,他身边站着一位宫装美人,看她那不可一世的架势,应该就是骄阳公主。
      
      “你们今天要是不把金瑞汐交出来,本宫就要带人进去搜了。”
      
      “公主有所不知,不是老臣不交人,而是小女瑞汐已经失踪两天,我们到处都找遍了,也没见着人。”
      
      “少废话!金瑞汐打人了就逃跑,你们是她父母,自然是坦护她的。我看就是你们把她藏起来了。”
      
      什么?我打人了?怎么这事我自己都不知道?
      
      “爹娘,女儿回来了。”
      
      金瑞汐打开了厢车车门,一声轻唤,将众人目光全部吸引到自己身上了。楚迪转过身来,金瑞汐这才看清了,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明显是被人打了,而且还伤得不轻,这让金瑞汐倒吸一口凉气。
      
      金昌达夫妇上前来到金瑞汐身边小心扶着她下马车了,刘氏拉着女儿的手关切问道:“女儿,你可回来了,这两天去哪里了?爹娘都快急死了,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
      
      “瑞汐,你身上有伤还到处乱跑,也不带个丫环,这要有事好歹还能回来通知一声。”
      
      “爹娘教训的是,是女儿不对。下次女儿出门一定好好交待去向,身边还会带着丫环的。”
      
      金瑞汐心里很感激原主父母对自己的关爱,虽然自己穿越到原主的身体里,也不知道能不能回到自己原来的世界,但只要自己还在这儿一天,就一定好好善待原主的父母。
      
      “金瑞汐,你回来得正好。来人,带走吧!”骄阳公主二话不说,就下令拿人。十几个护卫就上前来围住马车。
      
      金昌达立刻就挡在护卫们面前:“公主要抓人,是不是得有衙门的抓捕批文?”
      
      “本宫抓个人还需要上报衙门么。”
      
      看他们个个来势汹汹,金瑞汐要是被带走了,肯定折磨得生不如死,一定不能让骄阳公主带走。
      
      “公主要抓我,是不是得给个理由啊?我犯了什么事?”
      
      “你勾引驸马,骗他与你私奔至西郊,驸马爷不从,你就派人将驸马暴打一顿,好逼他就范,幸好本宫路过西郊,将驸马救下,不然驸马恐怕是凶多吉少了,你趁机逃跑了。难道本宫不该来向你父母要人吗?”
      
      “瑞汐,我知道我成亲的事对你的打击很大,让你受了很大的刺激,所以才会做下傻事,但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狠毒要打死我。”
      
      搞半天骄阳公主打了楚迪,不敢告诉他,就嫁祸给金瑞汐。这对男女主倒很会歪曲事实。明明是楚迪私自约金瑞汐去西郊偷情,到骄阳公主面前就成了自己被勾引去的。明明是骄阳公主打错了人,误伤了楚迪,现在又嫁祸给金瑞汐。
      
      “等等!我什么时候勾引驸马了?虽然我曾经喜欢过楚相,但自从知道他与公主大婚之后,为了避嫌就没见过驸马了,何来私奔一说?”
      
      “就在两天前,你苦求楚琳,让她偷偷把自己哥哥骗出来,好让你们私下见面。此事楚琳可以作证,你还想抵赖?”
      
      “楚琳是我的妹妹,我当时真的没想到你会嗦使她来约我见面。”
      
      骄阳公主提到楚琳,看来真的是楚琳去告密的。幸亏自己知道剧情,及时溜走。不然下场肯定比楚迪还要惨烈,□□加上暴打,小命不保。
      
      金瑞汐看了看砾王府的马车,顿时有了主意。
      
      “公主有所不知,两天前楚琳约我出去玩,途中我因为身体抱恙,两人就分手打算各自回家。后来我遇到了砾王,因为生病,就在砾王府住了两天,直到今天才回来,至始至终都未曾见过驸马。此事砾王可以做证,公主要是不信可以去问砾王。”
      
      反正那晚骄阳公主没抓到自己现形,金瑞汐现在自然是咬死了说没见过楚迪!这会再搬出砾王来镇压他们,就不信他们会不给砾王面子。
      
      “砾王?”骄阳公主先是一愣,随后又反应过来,“你胡说!翡翠城谁不知道我六叔从不留客过夜,就连本宫都没在他家留宿过,他会留你在家里住两天,谁信啊?”
      
      “公主不信我说的话,也该相信自己的眼睛啊,这是砾王府的马车,公主不会不认识吧?”金瑞汐指了指砾王府的马车,众人看过去,脸色大变。看来事情有转机了,于是金瑞汐又接着说,“驸马爷为何要捏造事实,欺骗公主?”
      
      “金瑞汐,你少在那儿挑拨离间!我都被打成这样了,难道还能有假?”
      
      “驸马爷身上的伤的确不假,至于是不是我造成的,那就不得而知了。驸马如今又急于抓捕我,会不会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因此心虚了?”
      
      金瑞汐把矛头指向了楚迪,他毕竟是驸马,就算他做了对不起骄阳公主的事,骄阳公主最后也不会真的把他怎样的,可如果骄阳公主矛头指向金瑞汐,那估计不会对金瑞汐心慈手软。
      
      骄阳公主似乎明白了什么,转身审问楚迪:“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难怪那晚找到你的时候你身上穿着女人衣服。”骄阳公主眼里揉不得沙子,要是知道楚迪背地里还跟其他女人有染,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公主,事情不是这样的,你别中了金瑞汐的离间计!我穿女人的衣服都是金瑞汐叫我穿的,说是为了私奔,掩人耳目!”
      
      金瑞汐趁机又补一刀:“驸马这么听我的话?叫你穿你就穿?我都没见过驸马,驸马就急于把所有事情推到我身上,看来驸马当真背着公主做了些不可告人的事。”
      
      “金瑞汐!你再敢诬陷我试试……”楚迪咬牙切齿的瞪着金瑞汐。
      
      “够了!”骄阳公主打断楚迪与金瑞汐之间的争执声,“金瑞汐!你与驸马二人各执一词,本宫今日先暂且放过你,待本宫向砾王求证之后再来!”
      
      骄阳公主带着护卫们匆匆离去,楚迪临走时警告金瑞汐道:“你够狠的!咱们走着瞧!”
      
      等人都走光了,金瑞汐瞬间脚软了,刚才为了应付公主和驸马,都是硬撑着站稳脚根的。幸好刘氏扶着她,不然就直接摔倒在地。
      
      “女儿,你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是不是病了?”
      
      金瑞汐有气无力道:“娘,先别问了,我想回家好好休息,之后再向您解释。”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