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莫伍航倒完咖啡,想到今天晚上将要发生的事情,眼底不禁露出几分冷笑和畅快,以防奇怪,他又将其他杯子倒满了咖啡。
      
      “五弟?”莫斯朗吊完嗓子下楼,见到莫伍航居然在大厅,惊讶地一笑:“怎么,今天难不成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居然起得这么早?”
      
      “四哥。”莫伍航面上闪过一丝不自在,虽然理直气壮,但他并不想让人知道他在这咖啡里做了手脚。
      “四哥,我上午在学校有个活动,得回屋好好弄个发型,先不和你聊了。”
      
      莫斯朗看着莫伍航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转身回去了楼上。
      
      刘嫂在厨房忙了半天,见早餐都做得差不多了,也快到了莫家的早餐固定时间,指挥厨房里的众人先把汤汤水水之类的饭食往餐桌上端。
      结果看到餐桌上两排已经盛好的咖啡,刘嫂气得不行,声音顿时拔高:“黄亚,黄亚!黄亚呢?!”
      
      “刘姐我,我在这儿,怎么了?”黄亚连忙从厨房里跑出来,战战兢兢地拿着一块抹布。
      
      “谁让你倒咖啡了?这咖啡都快凉了!”刘嫂拿起桌上的咖啡壶,“你才来几天就善做主张,你现在一切行为都要听我的知不知道?!”
      
      “对,对不起!刘姐,不是我倒的,是五少爷要喝咖啡,还把这套和少爷小姐们排行相应的杯子带过来,让我留下咖啡壶,我就......”
      “就什么就,你给我闭嘴!这咖啡都快凉了,现在磨咖啡豆肯定来不及了,你们把咖啡端进厨房。”
      刘嫂瞥了黄亚一下,压根不再理他,走过去把那杯五少爷可能喝过的咖啡拿去倒了,让佣人们赶紧把其他没动过的咖啡拿回厨房,倒进特制煮咖啡的小锅加热。
      
      ***
      
      莫第下楼的时候,除了不在国内的莫尔谦莫散知和一向最晚的莫伍航,其余人居然都到齐了。
      
      “你看你像什么样子!磨蹭什么?!”
      莫世鸿一看见这个从出生就让他无比嫌恶的儿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好了好了,世鸿别生气,你这一出声差点把咱女儿吓到了。”阮清丹嗔怪地看了他一眼,给莫琉瑰舀了一勺清淡的鳕鱼豆腐羹,“乖女儿,尝尝这个。”
      “谢谢妈妈。”莫琉瑰眼睛微弯,给阮清丹夹了一块鸡胸肉,又给莫世鸿夹了一筷子小银鱼儿,“爸爸,吃饭吧,不要说小第了。”
      “还是爸爸的宝贝女儿最贴心,不像有些没良心养不熟的玩意儿。”
      
      “行了。”坐在主座一直没说话的莫老爷子突然咳嗽了一声,扫了莫第一眼:“今天你回学校,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公开给小瑰道歉,知道么?”
      
      “知道。”莫第微微低下了头。
      
      “恩,不要耍别的花招,如果你不道歉,或者道歉得不好,就别回来了,我们莫家养不起狼心狗肺算计亲人的白眼狼。”
      
      莫第低着头,拘谨地坐在座位上,手边的咖啡正散着诱人的香气。
      
      莫伍航从大厅一角的楼梯上匆匆跑下,头发用发胶精心梳起,笑得灿烂:“我又来晚了,都吃上了?”
      “快过来,快过来。”二伯母骄傲地看着他英俊高大的儿子,见他有些黑眼圈,关切的说:“小航啊,是不是最近太累了,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没有,妈,我好着呢。”
      
      “五哥,你有黑眼圈了!”莫琉瑰在旁边娇俏地笑,“好像熊猫。”
      “连小瑰也取笑我,我没脸见人了!”莫伍航哀嚎。
      “哎呀,五哥别伤心,我这儿有之前出国多囤的专门去黑眼圈的眼霜,我一会儿给你拿一个,保证好用。”
      “哎哟那敢情好,谢谢小瑰,真不愧是五哥最疼的妹妹!五哥拿到手都不舍得用了。”
      
      “哈哈哈哈哈......”桌上人都笑了。
      
      莫第感受着莫家和谐温暖亲情浓厚的氛围,唇角微微一动,也微不可查地笑了一下。
      
      吃完早饭,有专门的车接送莫家孙辈上学,而莫第自然是不可能和莫琉瑰同在一车。
      
      司机见莫第不但带了书包,还带了一个大背包,皱眉:“小少爷你带那么多东西干什么?”
      “道歉用的。”莫第小声说。
      
      司机不说话了,踩下了油门,对于这个不受宠又讨人厌的小少爷,他半点不喜,尤其知道这个小少爷居然还敢埋怨善良聪慧的大小姐,更是从心底厌恶。
      不过现在这个小少爷还知道好好道歉,并且专门做了不少准备,看样还有点救,没有彻底变成黑心烂肝狼心狗肺。
      
      莫第要回学校的消息早就被莫伍航传给了朱文泽,这个时候,莫第所在班上的同学,也都得知了这个消息。
      
      “他居然还好意思回来上学?!”
      一个平头男生抬脚一踹,把某张被脏水油漆口香糖等东西弄得恶心不堪的课桌踹得晃了几晃,大骂:“可真不要脸!”
      “我给这个不要脸的玩意儿的课桌再加点东西。”旁边一个刘海微长的男生嗤笑一声,在那本来就脏得不行的桌子上又吐了口痰。
      
      “啊!”
      旁边一个女生连忙退后,柳眉一竖:“杜志,你小心点儿,差点吐我身上了!”
      “对不起对不起,美然你往旁边靠靠嘛。”
      
      王美然旁边的长马尾女生白了杜志一眼:“一会儿琉瑰就回来了,她那么大度,又关心那个莫第,看到你们弄的这些肯定会不高兴。”
      “这个没事儿,莫第的课桌在最后面,我们一挡她就看不见了,而且我们有办法让莫第不敢声张,你们女生就放心吧,不用操心。”
      
      “对,这个没关系。”朱文泽说着,走到教室最后面的学生柜前,找到莫第的柜子,把本就破破烂烂的锁一下子拽了下来,扔进垃圾桶,将一个黑色塑料袋塞了进去,里面是一只没了头的死猫。
      ......
      
      在朱文泽做完所有小动作的时候,莫第终于踏进了校门。
      不过一刹那,他就感到他仿佛被从四面八方射过来的视线扎成了筛子,除去极少部分的眼神是新奇,其他大多数都饱含厌恶、不耻、鄙夷、愤怒,浓烈的恶意压根无法忽视。
      
      莫第敛着视线一声不吭,背着包就往几条路的交叉口走,一只手插在兜里,似是握着自己的手机。
      路上有人看见了莫第,一部分飞快地把消息传递了出去,还有一部分直接与莫第杠上。
      
      “哟,这不是咱们学校最不要脸最有心机的莫第么,居然回学校了。”一个强壮高大的男生走过来,胳膊对着莫第猛地一撞,直把莫第撞得倒退三步。
      旁边还有几个人哈哈大笑,说:“赵国晨,你说的不对,莫第明明是最贱最白眼狼的好吧?!”
      “还有,还是最戏精最会道德绑架的!”一个做卫生的男生一甩拖把,拖把上的脏水顿时甩了莫第一脸一身,冷嘲热讽地笑道:“哎呀,对不起对不起,你对脏水应该不过敏吧,不会死吧。”
      
      周围顿时发出一阵怪笑。
      
      莫第站在原地,抹了一把脸上的脏水和泥点,被肮脏的泥水弄的一缕缕的头发稍一沉,又滴下来几滴脏水,糊在了脸上。
      他撩起眼皮,扫了这几人一眼,包括周围那些看笑话的幸灾乐祸的人。
      
      “怎么,看什么看!”
      赵国晨第一次见过眼前人居然还有那么木然冷漠的眼神,心里下意识一跳,随即却更恼怒了,直接一拳砸在莫第肩膀上,“怎么,想干架啊?!”
      
      莫第被砸了一个趔趄,沉重的背包坠得他歪了一下,结果不等他站稳,大腿被后面突然伸出的脚狠狠一踹,一下子栽倒在了地上,脑门与白色的花坛猛地相撞,一瞬间疼得仿佛有锤子在敲他的脑袋!
      
      “妈的,敢抹黑算计我女神?!你算个什么东西!”
      从后面踹莫第的人可不给莫第喘息的机会,又是一脚踹了过去,“你他妈居然还好意思回来,你这种垃圾怎么不去死!”
      
      “啊——”莫第痛呼,一抬手,摸到自己额头有些温热黏腻的液体。
      
      “种道康?”赵国晨看着那个上脚猛踹莫第的男生,愣了下连忙道:“你在这儿踹他干嘛,一会儿被女神看到怎么办?!”
      “女神已经回教室了好吧?你以为谁都像你那样消息不灵通?!”种道康蹲下来,抓住了莫第的头发,猛地一拽,露出莫第那张又脏又沾上点点血迹的脸,“你知道错了没?!”
      
      “我......”莫第疼得喘不动气,本来就很白的皮肤几乎苍白到透明,“我姐姐不会饶你的......”
      “你说什么?!”种道康没想到莫第居然敢威胁他,顿时勃然大怒,抓着莫第的头发把他脑袋往花坛上使劲一砸!
      
      “你再给我说一遍?!你个不要脸的居然还敢威胁我,想去琉瑰那儿告我状?!你他妈怎么这么不要脸!!!”
      
      “啊——!!!”莫第的头被猛地砸在花坛上,顿时眼前一黑,脑仁仿若被砸在地上的豆腐,疼得他几乎发抖,他死死攥住了拳,强忍下立刻把种道康赵国晨等人手脚废掉的冲动,睁着有些睁不开的眼看着种道康:“你......你这是犯法!”
      
      “嗤——我犯法?!我这是替天行道!”
      种道康冲着莫第的脑袋又是狠狠一脚。
      
      “行了行了,别揍出人命。”这时又有几个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个男生故作不小心地踩了莫第一下,几个女生则鄙夷地对着莫第呸了几口,“真恶心,又怂又坏,听说他还骂朱文泽学长来着。”
      
      种道康可不喜欢朱文泽,那是他强劲情敌之一,只愤恨地说,“可惜女神太善良了,被害成这样也可能不会怪他!”
      “那倒是。”旁边一个手里转着篮球的男生走过来,“你说他怎么不过敏死了?”说着他又呲牙一笑,想学着种道康的样子去踹莫第。
      
      可突然的,一声怒喝响起,打断了他的动作。
      “你们干嘛呢?!东边花坛那几人都干嘛呢?!!”
      
      “靠!来人了,快走快走!”
      种道康等人顿时一惊,立刻撒腿就跑,周围那些看热闹拍照片的十几个人也瞬间一哄而散。
      
      莫第攥紧的手一松,躺在地面上,仿若劫后余生地大喘着粗气。
      他努力动了下被脏水和血糊住的眼皮,掩下了眼底一闪而过的狠色和冷笑。
      
      他赌赢了。
      
      两个保安匆匆忙忙挂掉手机,急急忙忙地跑过来,要扶起莫第。
      “这位同学,你没事儿吧,要去医院吗?”
      
      “黄校长,我认为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问,不是吗?”学校监控室里,一个高大俊逸面色沉冷的男人看向旁边的中年男人。
      
      “是......是,的确应该直接叫救护车。”
      中年男人连忙尴尬地应声,心底却在恼怒那几个愣头青的学生居然在这个时候惹事,也恼怒这个所谓的高科技监控程序,居然出故障了,几百个画面居然有接近一半都切在了那处闹事的花坛,简直想忽视都不能!
      “牧董,这实在是一起意外,平日里我们学校绝对没有这种事情,我们夏佳的校风是非常好的,以前毕业的学生也几乎都成为了各行各业的精英,今天这事儿,肯定有原因,我们会......”
      
      “黄校长,我觉得这个时候还是先去看看那个男孩子比较好,至于这起校园暴力的原因,我现在不是特别想了解。”
      牧天衡眼色微寒,打断喋喋不休的黄校长,转身迈着大步走了出去,旁边的莱德斯连忙跟上。
      
      黄校长连连擦汗,想跟又差点没敢跟上去,这个牧天衡牧董事总是声音温和笑眯眯的,还毫无架子很幽默,让人如沐春风,怎么这一沉下脸,浑身寒冽恐怖的气势简直让人不敢靠近!
      他搓了下汗津津的手,觉得这起投资绝对不能因此被搅和了,小跑着跟了上去。
      
      莫第拖了保安几分钟,等他睁着实在快抬不起的眼皮,终于看见那逆着光大步走来的高大男人,心底最深处的弦微微一动。
      
      “这个小同学,你怎么样了?”牧天衡走到莫第面前,微微蹲了下来。
      
      “我......”莫第满眼都是牧天衡,声音干哑得说不成话,“我头疼......”
      
      “能站起来吗?”
      牧天衡看着眼前身上沾满脏水泥土、脸也被打得青青紫紫的少年,皱了皱眉,他已经认出这个小男孩就是之前在春京路惊鸿一瞥到的那个小家伙,那时宛如一副旖旎又淡逸的水墨画般的少年被欺负殴打得如此严重,浑身肮脏,着实让人不怎么舒服。
      
      莫第听到这话,就试着站起来,结果脑袋“嗡”地一疼,身体一歪。
      
      “算了,我送你上车吧。”牧天衡见此,干脆长臂一伸,将莫第抱了起来,扫了一眼身后匆匆跑来的黄校长:“先送这个孩子去医院。”
      
      

  • 作者有话要说:  发完这一章,银耳心里有点方,保证很快就虐回去,真的!
    小声说:其实这一遭比起上辈子莫第遭受的校园暴力和其他方面的虐待折磨来讲,已经很轻很轻了。【冷静!】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谷谷 2个;叶枫染染、墨竹修然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墨竹修然 14瓶;长慕寒时 3瓶;一只大柑、难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