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青随难得有一次没有听月秀的劝阻,义无反顾地去见那些猎人,他昔日的同伴。
      
      冷清的深夜里,猎人们围坐在屋里的火堆前,几乎每个人的手中都捧了一杯粗粮酿制的烈酒,酒香弥漫在有些拥挤的空间里,混杂着人的体温,生出了一种与外面完全不同的暖意。
      
      青随推门走进去,斜斜地依靠在门口处,眼神漠然地将屋里扫视了一遍。
      
      猎人们都还认得他,有几个人注意到他站在门口不过来,于是远远地招呼道:“瞧瞧是谁来啦!青随,快过来一起喝酒啊!”
      
      “不必了,”青随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还是没有动,“我今天来不是喝酒的。”
      
      有人哄笑了一声:“青随现在都居然不和我们一块喝酒,看来是被媳妇儿管得太严格了。”
      
      青随的脸色微微沉了下去:“这种话真是没有意义!”
      
      几个人相互使了个眼色,一个人站起来,向青随走了几步,脸上笑着:“青随啊,我们许久未见,也不知道你的情况如何。今天你倒是突然来这里,又不是来同我们这些兄弟一起喝酒的……那是为了什么呢?”
      
      “噢,也不是什么大事,我看最近森林里兽夹多了起来……”
      
      他话还未说完,一个猎人大笑着打断他:“这不是临近冬天了嘛,动物也都不怎么活动了,但我们还要回家过年去,捉不到猎物怎么能行呢。”
      
      他这番随意的语气惹起了青随莫名的怒火:“就算这样,你们怎么能够肆意捕杀动物?你们难道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
      
      小屋里突然安静了片刻,刚才温暖得令人有些昏昏沉沉的气氛变得凝固起来。半晌后有猎人站了出来,语气十分不满:“青随你是怎么回事啊?故意来给我们找不痛快吗?”
      
      一个人说了话,其他人纷纷嚷嚷起来:“就是啊,亏我们还一直将你当做好兄弟,你今天来居然就是为了这种事!”
      
      “以前你和我们一起打猎,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什么后果的?”
      
      “你是听了什么话吗?为什么现在来指责我们?”
      
      “我……”面对着几乎所有猎人的质问,青随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一步,有些招架不住。
      
      一直坐在角落里喝酒的老猎人重重咳了两声,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诸位,还是先冷静一下吧。”
      
      青随的视线越过层层叠叠的人影,看见角落里的老猎人。这位老猎人在他们这些人中年纪最长,稳重老成,也颇有些见识,青随年少时还跟着他学过一些打猎的技术。
      
      老猎人的话还是有几分分量,闹闹攘攘的小屋安静了许多,还是有人愤愤不平:“您来评评理吧,分明是青随不记旧情,现在居然来与我们特意作对!”
      
      老猎人没有理会那个人,略有些浑浊的双眼盯着青随,问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青随,我听说你娶亲了?”
      
      青随不解为何突然谈到了这个问题上去,一愣之后还是老老实实地答道:“是的,她是一个很好的人,我在森林中遇到了她。”
      
      老猎人冷冷笑了一下:“你就这样与她在一起了?你可曾有过问,这个女子的身世?她的家人?她从哪里来?”
      
      这下不只是青随不明所以,其他猎人也面面相觑,不知道老猎人问这话是何意。
      
      “我……”和月秀在一起的日子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温存缱绻,以至于他从来没有关心过月秀的这些事情,“我……不是很清楚,我没有问过这些问题。”
      
      不知道是因为光线,还是他真实的感觉,老猎人盯着他的目光一瞬间变得十分锐利:“青随!你许久没有出现在我们面前,这次一来就是为了让我们减少捕猎……真叫人怀疑你曾经还同我们一起相处。”
      
      “就是!就是!”猎人们也跟着大喊道。
      
      老猎人将手掌向下压,示意众人安静,待到人声小一点后,他才继续开口道:“青随,依我之见,你是受到了狐魅的蛊惑。”
      
      此话一出,青随心头猛地一跳,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一步,人群中响起此起彼伏的抽气声,充满着震惊与质疑。
      
      “你在胡说什么?!”青随只是头脑中空白了一瞬间,反应过来之后一股莫名的愤怒顺着倒流的血液涌上头顶,让他的脸色涨得发红。
      
      周围的猎人也十分惊讶,一个猎人结结巴巴地说:“这事、这……可不能乱说啊……”
      
      面对着所有人的疑问,老猎人面不改色,从容不迫道:“如果没有一定的把握,我怎么敢将这种怪力乱神说给大家?”
      
      虽然这里的大部分人都不相信有什么妖魔鬼怪、林间狐魅的说法,但所有在这里的人都一致认同老猎人的说辞。
      
      包括青随。
      
      他找不出反驳的话,只能听着老猎人继续说。
      
      “我年轻的时候,就听我的爷爷说过一些传闻,是有关于森林间狐魅的说法。”老猎人低头咂了一口酒,润了润嗓子,“他告诉我,一片森林如果足够大,其中的动物就会庞杂,当动物的数目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随之生出一些精怪。”
      
      “不,与其说是因为动物的数量多到形成了精怪,倒不如说是因为人们相继到森林里去打猎,不堪受到捕杀的动物们有了自己的反抗,从而为了对付人类而生出这种狐魅。”
      
      “据说这些狐魅原来都是狐狸,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人形,因此而被称作狐魅。它们一般游走在森林中,以年轻女子的形态,我们这些人看到,也看不出来丝毫不妥,不会觉得它们和外面那些姑娘有什么不同之处。但是它们可不像我们平时见到的小女孩大姑娘那样简单无害,它们可以迷惑人的心,它们愤怒的时候,甚至可以伸出尖利的爪子——”
      
      老猎人在自己的胸口处比划一下,手指朝心脏处戳了戳:“一下,就可以挖出你的心。”
      
      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分明是被挤得很温暖的小屋,不知道为何突然间让众人感觉一股寒气来袭,背后都是冷汗淋漓。
      
      “所以啊,青随,你说不出那个女人的来历,”老猎人依然紧紧盯着青随,“她是林中的狐魅,她知道你是一个猎人,为了它们的生存,于是蛊惑了你,让你不再打猎。”
      
      “你胡说八道!”青随咬紧一口牙,怒吼道,“她才不是什么狐魅,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那种东西!”
      
      老猎人叹了口气:“青随,你在动摇。”
      
      青随一愣,眼前闪过月秀为小狐狸包扎的情景。一口怒气堵在了胸腔,全然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说下去。
      
      他在动摇?虽然心里大部分是难以置信和因为月秀被污蔑的愤怒,但不知道为何……为何会有一点莫名由来的恐慌。
      
      如果那个和他朝夕相处的人,真的是狐魅……那会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她随时都可以杀了自己!
      
      那些温情款款、依存眷恋,都不过是为了某一个目的,所谓的感情,也只是一个骗局吧!
      如果老猎人说的是真的。
      
      “青随,我知道你可能一时无法接受,但我也只是为了你好。”老猎人说,“那个女人,如果不是狐魅的话,那么就应该说得出自己的身世,像正常的姑娘一样,而不是在森林中,有和常人不一样的举止!”
      
      和常人不一样的举止……青随觉得心口处有什么被哽住了,让他喘不过气来,压抑得十分难受。
      
      他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月秀,就是在森林中,仿佛凭空出现的,不说自己从何而来,也不说自己在这里做什么。
      
      还有后来……她救下一只只被猎人的兽夹困住的动物,精心照顾它们,让他一起,他就不再打猎,和她一起做这些事。
      
      之前的那些记忆仿佛有些模糊起来,现在站在这里的景象也有些恍恍惚惚,青随只觉得头昏脑涨,他一边向着门外退去,一边喃喃道:“我……我不信……”
      
      不知道是在反驳,坚持自己最后的一点信任,还是在试图安慰自己。
      
      老猎人猛地将酒碗砸在地上,大喊道:“青随!如果你还是不相信,你就自己去亲口问问她!看她……”
      
      后面的话青随没有听到,他跌跌撞撞地离开了这里,跑向他的家,他和月秀一起住的那个地方。
      
      老猎人转过身,拿起自己的弓箭,对众人道:“各位,我们必须去看看青随。那个女人是狐魅的话,青随这样贸然回去会十分危险,我们要去帮他,不能将曾经的兄弟置于危险之中!”
      
      满屋的猎人一直应和,纷纷拿起自己的武器,浩浩荡荡地冲出小屋。
      
      老猎人举着火把走在最前方,有些阴沉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