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世子的炮灰原配重生》玉楼点翠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5-19 12:04:1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2 ...

  •   “香儿,给我准备两把伞。”李枢瑾吩咐道。
      
      “世子爷,您要出去?”香儿眨着眼问道。
      
      李枢瑾没回头,站在院子里轻轻颔首:“嗯。”
      
      香儿脸颊的砣红红晕还未消,她试探地靠近李枢瑾,大着胆子轻轻拽了拽李枢瑾的袖子,扬着笑脸娇声撒娇:“世子爷,您带我出去一趟吧。”
      
      李枢瑾不着痕迹地撤了一步,躲开了香儿的手:“改日吧。”
      
      他在站在院子里观察微风开始带了些凉意,天边水墨天青色的云朵渐暗,他微微蹙眉,他记得今儿唐媱只着了一件胭脂粉的襦裙和海棠红的下裙。
      
      香儿无声地撇了撇嘴,去旁边的厢房给李枢瑾拿来了两把油纸伞,她双手递给李枢瑾轻声嘱托道:“世子您出门小心,外边风有些大,可能还要下雨了。”
      
      “嗯。”李枢瑾抬手接了伞,跨步走了两步,突然转身问道:“香儿你刚刚见唐小姐从哪个门出去了?”
      
      香儿看到李枢瑾回头的欣喜和娇羞微顿,面部僵了下,眼眸划过一丝愤恨。
      
      倏尔,她绽开笑颜对着李枢瑾道:“世子爷,刚刚香儿看到唐小姐从正门出去了。”
      
      李枢瑾颔首,转身快步走上游廊,在路过侧角门的时候脚步顿了顿,思索片刻,向着侧角门走去。
      
      唐媱沿着幽深的巷子慢慢走,她现在心里乱糟糟的,近乡情怯,不敢回家。
      
      上世父母亲还是都不同意她的婚事,他们想给她寻一个一心一意对她好的好儿郎,而她色迷心窍,让父母亲陪着她让人看笑话。
      
      后来她们劝着他和离,她性子执拗,偏偏不……
      
      一行清泪滑下,唐媱局促地赶紧低下头,幸好这会儿路上行人不多,大家都匆匆忙忙的。
      
      唐媱还有些精神恍惚,六神无主,一时没太理解为什么行人都是步履匆匆,只闷头走路,突然听得天边一声“咔——咔喀”闷响。
      
      天空“淅沥沥”下起了小雨,路边有人兴奋地喊:“下雨了,下雨了!”
      
      正值清明前后,春雨贵如油,路边隐约听到有人在欢呼,在雨中奔跑和撒欢。
      
      唐媱一手默默拽了拽自己的中衣交领,一手提了提脚面的襦裙,身体因为寒风有些微微颤栗,肩膀缩了缩,她步子紧蹙,蹙眉张望眼左右观察,想找个屋檐歇歇脚。
      
      “唐小姐。”
      
      耳边传来清润的嗓音,唐媱侧头,看到一年轻少年举着一把油纸伞在喊她。
      
      看到她侧头,少年有些惊讶地舒开了眉眼,嘴角带笑,他眉目清隽,有种书卷气,快走两步将伞举到唐媱头上,语气有些轻快:“唐小姐,您没带伞,我送您回去吧。”
      
      唐媱向他点头,喊了声:“谢公子。”
      
      她本想拒绝,却实在下/体乃至整个身子都觉得有些不适,把在领口的手微微紧了紧,她嘴角扯开一个小小的弧度,轻声说道:“多谢谢公子呢。”
      
      “没事儿,正好我也顺路。”谢筠眉眼带笑,温顺端庄的清隽面容一下子鲜活起来,显然有些欢欣鼓舞。
      
      他抬眼注意到了唐媱一直放在领口的手,又看她襦裙单薄,胭脂色的襦裙被淅沥的春雨濡湿,紧贴着身体,勾勒出她纤细妖娆的身段,能看到她隐在水色胭脂中奶白色的肩膀,谢筠喉头微动,不自觉吞了吞口水。
      
      唐媱注意到他的目光,低头瞥了瞥自己的裙子,胭脂色遇水转深,紧紧拢着自己的身体,窈窕纤细的骨架立现。
      
      她眼眸微动,眼睫闪闪微微忽闪,放在颈前的手不安地动了动,向上提了提自己的裙子,想让它更蓬松些,面色窘迫地沾染上胭脂色。
      
      谢筠看到她的动作,发觉自己的冒犯,目光触电势转开,油纸伞向着唐媱更贴近了些。
      
      走了两句,谢筠停下步子来,看着唐媱。
      
      唐媱疑惑地看向他,听他轻声道:“唐小姐帮在下举一下伞,好吗?”
      
      “嗯。”唐媱提着裙摆的手赶紧接住了伞。
      
      谢筠将伞交给唐媱,站在原地,伸手脱下了自己身上的的天青色石竹暗纹的圆领宽袖褙子,转身弯腰前倾给唐媱披在了肩上,低声说了句:“冒昧了。”
      
      唐媱微微发怔,抬眼愣愣的看着谢筠,水润清透的杏眸呆呆的,樱桃色的娇唇微张。
      
      谢筠罕见地乐了,笑容溢满了嘴角和眉眼,他侧头不敢去看唐媱水润饱满的唇珠,亮晶晶娇嫩嫩让他喉头干涩。
      
      他接回油纸伞轻声催促道:“雨估计还要下一会儿,我们快些走吧。”
      
      “嗯。”唐媱低下头,轻咬贝齿,没有将褙子还回去,她轻轻拉了拉,紧了紧肩上的褙子,上面残留的体温让她背后发烫。
      
      李枢瑾一手举着油纸伞,一手拿着一把油纸伞,快步沿着青石路向前走,他眉心紧拧着,没想到自己紧赶慢赶这场雨还是下下来了。
      
      转过一个胡同,终于看到了前面胭脂粉色的纤细身影,他轻舒了一口气,嘴角勾起若有若无的弧度,大跨步向着那身影靠近。
      
      距那身影还有几十步,他看到有一清隽的少年举着油纸伞靠近了唐媱,那人将油纸伞举到了唐媱头上,褪下了自己的褙子披在了唐媱身上,轻揽着唐媱的肩头渐渐远去。
      
      李枢瑾站在原地许久没有动,半响他冷嗤了一声,转身回头。
      
      路边不时有一两个行人没有打伞,手举到头顶遮雨,快步奔跑。
      
      “姑娘留步。”
      
      两位手牵手在雨中狼狈疾走的姑娘停下脚步,不解地看向李枢瑾。
      
      李枢瑾将手中空置的油纸伞举到身前,笑道:“春雨微寒,两位姑娘不介意的话请用。”
      
      两位姑娘相互对视看了一眼,美眸轻闪,其中一个看着稍长得姑娘接过了伞,咬唇轻声谢道:“多谢公子,不过公子拿伞是不是要接人呀?。”
      
      李枢瑾轻笑,俊朗如玉的脸庞微微颤动,眨着眼睛俏皮道:“没有,日行一善,只是怕路上有美人无辜淋雨,多备了一把。 ”
      
      两位姑娘一下子红了脸颊,对面的少年太过俊美,姿容胜雪,说着俏皮地话她们不觉得冒犯,反而羞涩地低下了头。
      
      李枢瑾将伞递过去就转身走了。
      
      细雨缠绵,他着一席绛紫色圆领缎袍,赤纹云绣,长身玉立,撑着一把油纸伞不紧不慢散步,丝毫不知后面的两位姑娘芳心乱动。
      
      “今日多谢谢公子。”一路无话终于到了唐府门口,唐媱站在大门房檐下,轻声对着谢筠道谢。
      
      她抬眼看半空中淅沥的小雨这会儿还没有停歇的迹象,反而更将地起了风,她顿了顿,将肩上披着的褙子缓缓收起,轻轻折叠,双手托着递给谢筠,脸颊上不自然染了一些红晕。
      
      轻声道:“多谢谢公子的外衫,抱歉给您脏了。外面起风了,您一会儿不嫌弃的话披上吧。”
      
      谢筠接过外衫,托在手里,褙子上还有些温热,上面应是还残留着姑娘的体温和若有似无的女儿香,瞬间有些手脚无措,仿佛从指间到心口都被灼伤了。
      
      唐媱再次弯腰道谢,和谢筠挥手告别后转身去敲唐府的大门。
      
      “唐、唐小姐……”
      
      唐媱回身有些微楞,轻声应道:“谢公子,怎么了?”
      
      谢筠嘴角微微抿起,举着伞柄的手有些青筋鼓起,他好像鼓足了很大的勇气方才开口,声音轻盈地仿佛要随风而逝:“唐小姐,明天、明天小妹可以来找你玩吗?”
      
      唐媱的眼前闪过一个娇小内向的姑娘,怯生生的,莞尔笑了:“当然可以。”
      
      “谢谢唐小姐,唐小姐明天见。”谢筠嘴角绽开了弯弯的一个弧度,声音轻快。
      
      “嗯,明天见。”唐媱点头,正巧这时唐府的大门“吱呀呀”打开。
      
      开门的门房一见是唐媱,开心地叫到:“小姐您回来了,刚夫人还嘱托要不要给您送伞呢。”
      
      看到唐家的人开了门,谢筠轻声道别后离去了。
      
      唐媱跨进大门,大门关上的瞬间她透过门缝看到了身影渐行渐远的少年,嘴角微弯,心房划过一股暖流。
      
      “唐伯您一会儿帮我给母亲说下我到家了,我先梳洗下再去见母亲。”唐媱接过门房的雨伞,轻声向他吩咐。
      
      “是是是,不会忘的,小姐您赶紧泡泡热汤,喝点了姜茶,别寒气入体了。”门房的老伯看着唐媱有些濡湿的衣裳絮絮叨叨地嘱托。
      
      “嗯,知道了,谢谢唐伯。”唐媱眼睛微热,举着雨伞快步离开了,重生一世,好久不曾听过这些关怀。
      
      李枢瑾慢悠悠逛了一圈,等细雨渐消,天空一片澄净,微风柔和,他才慢慢踱着步子回到武王府。距离武王府还有些步子,边见到大门后有个少年,拎着一个包裹要敲门。
      
      “唐彬。”李枢瑾喊了句。
      
      门前的少年转身,眼里冒出惊喜地神色,迎步走来:“世子爷,这么巧你也刚回来呀。”
      
      李枢瑾轻轻点头,挑挑眉看着他手里的东西问道:“这是?”
      
      唐彬将手里的包裹举到他面前,笑道:“我姐给你缝制的衣服,整整花了一个多月。”
      
      李枢瑾眉梢微挑,轻轻歪了歪头,不动声色地转了转眼眸,他还记得下午唐媱用力甩他耳光,告诫自己不要招惹她的样子,他貌不经意地问:“你姐什么时候让你送来的?”
      
      唐彬转了转眼珠子,咧开嘴道:“就刚刚雨快歇的时候,我姐说春捂秋冻,今天刚下过小雨,最近天寒,让我赶紧给你送来。”
      
      李枢瑾矜持地接过包裹,透过包裹夹缝可以看到是上好的锦缎,他嘴角含笑,微微上挑的眼尾也带了些笑意,声音柔和:“替我谢谢你姐。”
      
      所以,果真是欲擒故纵。李枢瑾暗道。
      
      “一定。”唐彬眯着眼睛笑:“对了,世子爷您明天要不要来我家赏茶?”
      
      “不……好。”李枢瑾点头。
      
      “行,那我先走了,明天见。”唐彬向着李枢瑾摇了摇手,转身走了,脚步轻快。
      
      “等一下。”
      
      唐彬转身,目露疑惑:“怎么了?”
      
      “这个帮我带给你姐,算是谢礼。”李枢瑾将手里拎着的一盒糕点递过去。
      
      唐彬接过,瞥到了上面的标识“核糖酥”,眉眼带笑:“好巧!我姐特别爱吃他家的糕点。”
      
      

  • 作者有话要说:  唐彬:好巧!我姐特别爱吃他家的糕点呢。
    李枢瑾:嗯?……小天使们猜我知不知道。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