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强文里的恶婆婆》岁岁杳杳 ^第6章^ 最新更新:2019-06-10 04:47:4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六章 ...

  •   寒冬腊月尾的红梅正在枝头怒放,赵仙仙心血来潮想去梅园瞧瞧,顺便也想效仿那些个文人雅士,亲自折一枝梅,插放在寝殿内的彩霞光琉璃瓶中。
      
      可外头飘着雪花,流云和清云怕她这时候出去会受寒,流云劝赵仙仙道:“贵妃娘娘,为了您腹中的胎儿着想,您可别跑去梅园淋雪冻着了,娘娘想赏梅便唤底下人折几枝过来就是了。”
      
      “旁人折来的,又有什么意思?”赵仙仙听了劝,自然知道利弊,但还是嘟起嘴,闷闷不乐地抱怨道。
      
      一直到太阳西下,皇帝过来露华宫,两人一起在坐在饭厅的花梨木圆桌上用晚膳。
      
      他见赵仙仙用完膳后还是扁着嘴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心里只觉得他的仙仙又可爱又好笑的紧,忍不住轻笑出了声,无奈道:“不就是没去梅园赏成花吗?明日若停了雪,朕带你去赏便是了。”
      
      “好,这可是陛下答应了臣妾的,要说话算数!明日定会停雪的!”赵仙仙自顾自的说着,又睨了皇帝一眼,一双眼睛熠熠生辉。
      
      赵仙仙长的芳菲妩媚,肤白似雪,面容精致无瑕,云鬓高高挽起,也没戴发饰,只在鬓边别了一朵淡粉色的山茶花,又因为年纪小,艳丽中添了几分纯真。
      
      皇帝忽然觉得,似乎不管与赵仙仙相处了多久,自己只要看她一眼,就会止不住的心神荡漾、无法自拔。这莫约就是诗文中所说的“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吧。
      
      尔后两人分别沐浴更衣过了,皇帝拉着赵仙仙的纤纤素手一起上了紫檀木拔步床,宫人们立马识趣地放下帷帐、低着头轻声细步地退下了。
      
      皇帝搂着赵仙仙,情难自禁地亲吻上她柔软的樱唇,赵仙仙忍不住吟哼出了声,整个人都酥软了。
      
      皇帝见她回应自己,整颗心都火热不已,意图更近一步,却被已经桃腮粉面的赵仙仙阻止了。
      
      “陛下,不可以,肚子里还有孩子呢。”她侧躺着,鬓云乱洒、眸含秋水、娇滴滴道。
      
      皇帝一边亲吻着她,一边呼吸粗重又哑着声温柔地哄道:“早就满三个月了,仙仙别怕!”
      
      可赵仙仙心里却想起了自己前世难产的险境,越想越是后怕不已,方才起的那几分旖旎早就跑的一干二净了,又迅速拉起身旁那轻薄的蚕丝被,捂住了自己的身子。
      
      皇帝看她十分抗拒,也不忍心强迫她,只好努力克制着燥热,在心里安慰自己:仙仙年纪小,又是头胎,害怕是正常的,朕得克制,要迁就她爱护她才行,不能让仙仙难受。
      
      赵仙仙见他难受的小麦色的脸庞都泛着红,剑眉紧蹙,额间沁满了汗水,有点心疼他,想着自己到底不是真的十六岁的少女了,也就放开了几分,红着脸羞答答的伸出了自己软绵细嫩的手。
      
      莫约过了两刻钟,便唤了宫人送水进来,两人都清理干净后,赵仙仙侧躺着依偎在他的宽厚结实的胸膛,到底还是惦记着沈岚,又想起了白天的想法,故意提了出来。
      
      “臣妾在宫里除了去长乐宫找皇后娘娘聊天,平日里都找不到人玩,闷得慌呢。”
      
      “待赵深与你爹娘搬到永兴坊,你便可以常召你阿娘入宫陪伴了,抑或让她长住宫中陪你也可以。”皇帝清了燥火整个人都神清气爽,所以极有耐心道。
      
      赵仙仙见他听不出自己的话外之音,有点不满,委屈道:“阿娘向来偏疼皇后娘娘,就算住在宫里也只会顾着皇后娘娘,哪里会搭理臣妾!”
      
      皇帝听了这话觉得如雷劈了般难以置信,天底下竟会有人忽视这般可爱招人疼的仙仙,而这人还是仙仙的生母,居然还偏心那个日日同自己抢仙仙的皇后。
      
      “臣妾想设小宴,请些外命妇入宫陪我聊聊天解解闷,也好交流一些生儿育女的话题。”赵仙仙见他愣怔半晌,只好开门见山道。
      
      “不过这点小事,仙仙想怎么样都可以,明日朕让张德全送份外命妇的花名册来,你选几个顺眼的,派人接进宫来就是了。”皇帝缱绻亲密地揽着她道。
      
      这倒是如了赵仙仙的意,本想着要设宴请一群外命妇入宫,还得听那些人自吹自擂,自己又不得不费心思虚与委蛇。如今可以只选几个顺眼的,那就只选吏部郎中沈大人一家的女眷好了。
      
      。
      
      西京外郭城,朱雀门街之西的光德坊里,一座一进的破旧不堪的小院子,竟是那个得皇帝重用的吏部郎中沈焕的府邸。
      
      沈焕原只是一个寒门学子,在皇帝登基以后办的第一届科举考试中,进士科笔试取得了一甲的名次,又在殿试中被皇帝亲点为一甲第三的探花郎。
      
      本应该进翰林院学习进修,但开国初期处处都是职缺,皇帝直接把人塞进了吏部了,而沈焕也是个能人,不到一年就晋升成了正五品的郎中,往后的前途更是无法丈量。
      
      “焕儿回来啦,快来看看,岑儿今日学会了翻身了。”
      
      说话的是沈焕的母亲孙氏,正在榻上逗着自己的孙女沈岑,岁月蹉跎在她脸上留下了痕迹,但仍然是能看出来,她曾经是个风姿绰约的佳人,穿着素色棉麻交领袄裙也挡不住她身上的贵气。
      
      这孙氏是前朝文帝时,位及权臣的孙太师的嫡幼女,她的姑母便是文帝那赫赫有名的淑懿皇后。
      
      传说淑懿皇后有倾世之貌、洛神之姿,年轻的文帝对她一见钟情,为了她空置后宫,一生只独宠她一人。只可惜天妒红颜,淑懿皇后先诞下了太子、也就是后来的怀帝,时隔十年后又生下了一个小公主、那个下嫁给镇国大将军的晋阳长公主,之后没多久就因一场风寒病逝了。
      
      文帝自她离世后,悲痛欲绝、废寝忘食,再也不理朝政,为了能够常在梦中见到淑懿皇后的音容,日日沉迷修道炼丹,同时也让皇室兴起了服用丹药以求长生不老的风行。
      
      怀帝因为母后之逝,郁结于心,也时常跟着父皇文帝一同服用丹药,结果损坏了身子有碍子嗣,好不容易盼到了个儿子,也就是末帝高彦,却又是个体弱多病的,没熬过十八岁就没了。
      
      前朝宗室本就子孙单薄,众人纷纷服用丹药后,大多毁坏了身子,皇室绝了嗣后也没了能过继的人选,所以群臣举荐晋阳长公主的丈夫、拥有兵权且战功显赫的镇国大将军登基称帝,也才会有了后面镇国大将军让位给女婿李大山的事。
      
      孙氏的父亲孙太师,也就是淑懿皇后的嫡亲长兄,虽然痛失亲妹,但仍然劝文帝回归朝政、让他放弃修道炼丹,文帝不仅不听劝,还认定了孙太师是冷漠无情、不顾念亲妹淑懿皇后,大怒,遂将孙家全族流放到南蛮之地。
      
      孙氏就是在孙家被流放前夕,急忙下嫁给了一个平民沈大郎,后来生下一子沈焕,如今的吏部郎中。
      
      若是孙氏有幸能面见到当朝的贵妃娘娘赵仙仙,定然会发现,贵妃娘娘与自己的姑母、也就是当年的淑懿皇后长得足足有七八分相像。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