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钟佳世微微侧目,刚好对上竹溪看过来的目光,她按在拉杆上的手指不禁动了一下,随即淡笑了一声,“芳姨,是这样的,我们家金阿姨说她要回趟老家,所以我就提前回来看家了,顺便过来看看竹子怎么样了。”
      
      “你看家?”赵浸芳显然不相信,就算是普通小区也有门卫把关着,钟家怎么可能还需要人看房子!可是打量着钟佳世一本正经的脸怎么也不像在撒谎,只好笑呵呵地让她进来说话,自己一转身关上门忙去了。
      
      竹溪从刚才对上钟佳世的目光开始,脑子就一直就处于一种飞速运转的状态,乱七八糟的想法冒了一堆,就是没想出来第一句话到底该说什么。
      
      “你来了啊!”不行,这话太俗套,而且显得自己好像很期待她来似的。
      
      “死阿佳,给我带好吃的没有。”也不行,这样显不出自己对她的欢迎,反而倒像个逮人就啃的吃货。
      
      竹溪出神地思考着到底该说什么,完全没有注意到站在床边的人嘴角微微翘了一下,“竹子,你还好吗?”
      
      这一声彻底将竹溪飞出天际的思绪拉了回来,她望着床边半弯腰的钟佳世,突然觉得她那张脸既熟悉又陌生,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都是那么毫无差别地让自己禁不住想要拥有!
      
      只见她穿一件丝绸白衬衫,领口处解开了两颗纽扣,露出了细长的锁/骨。柔软的面料被风一吹就荡起了白波,左边衣角被扎进裤子。下边是一条八分黑色小脚裤,露出的光洁脚踝衬的她整个人越发高挑纤长了。
      
      竹溪抿了抿嘴唇,移开目光往上看去,记忆中她的脸就该是现在这样子,清澈明亮的眼眸似有若无地散发着淡漠,高挺的鼻梁下是饱满柔软的嘴唇,皮肤白皙而又光洁,整个人散发出一种不可言说的清冷。
      
      钟佳世被她直勾勾地看了半晌,见她不说话,于是就又凑近了些,问道:“竹子,你怎么了?”
      
      这突如其来的近距离问候让竹溪瞬间慌了神,她立即伸出一根手指戳在钟佳世的肩膀处将她推回原位,又深吸了两口气平复了下情绪才故作镇定地笑了笑,“好久不见”。
      
      钟佳世楞了楞,觉得眼前这个人好像不太对劲,明明分开才不到一个月,怎么就好久不见了呢?可她最终还是没有这么问出来,只是转身打开行李箱,从里面掏出两袋高级猫粮放到床头柜上,淡淡说道:“这是给小猪的。”
      
      小猪是竹溪从学校里捡回来的一只橘猫,因为特别能吃,不到两岁的它已经变成了橘猪,日常就是各种姿势讨食以及瘫沙发。
      
      竹溪歪着脑袋看了看猫粮,略带醋意地问道:“那我的呢?”
      
      钟佳世微微张口,仿佛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语气却还是淡淡的,“忘了”。
      
      竹溪很努力才控制住自己不翻白眼,心里却止不住地泛起阵阵失落,我果然在她心里连只猫都比不过!
      
      难道上辈子都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吗?是我误解了她的意思,是我自作多情吗?
      
      竹溪把目光重新放回钟佳世脸上,企图看到一星半点看玩笑的意思,可是…没有!竹溪轻不可闻地叹了一声,准备换个话题结束这个尴尬的场面,却突然看见钟佳世的右耳耳骨上带着一颗竹子形状的耳钉!
      
      钟佳世常年留着一头三七分的波波头,不烫不染自然黑,右边的头发被她别到耳朵后,露出小巧晶莹的耳朵。
      
      刚上高中那会儿,班里大半女孩都打了耳洞,竹溪不想自己跟不上潮流,可是她又怕疼,就硬拉着钟佳世陪她一起去。本来打耳洞都是打两边的耳垂,这样不论戴耳钉还是耳坠都可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钟佳世却偏偏选了右耳耳骨,靠一根钻石耳钉过到了现在。
      
      竹溪盯着那颗竹子形状的耳钉走神,她怎么会换了颗耳钉呢?我叫竹子,她又戴颗竹子耳钉,难道是想借物表白?啧…也不对啊,她要想表白,怎么可能会记得给小猪带礼物却偏偏忘了我呢?
      
      竹溪在心里冷静地分析了几个来回,再联系到上辈子的那些事情,觉得自己可能又自作多情想岔了,这话要是问出去估计得遭人笑一辈子,算了,不冒这个险!于是摆出一个得体的笑脸,“没事儿,等我好了你请我去鸣食三千吃一顿,我就原谅你了。”
      
      钟佳世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从门后取了把椅子放在床旁边,坐了上去,“少吃点烤肉,那个对你的身体不好。”
      
      竹溪呆呆地看着她久违的笑脸,只觉得那即便是世界上最危险的陷阱,自己也能毫不犹豫地跳下去。
      
      上辈子钟佳世很少露出笑脸,总是一副淡淡的样子,再加上她在陌生人面前又不怎么爱说话,所以很少有人与她亲近。一般来说这样的人基本是被排斥的,可奈何钟佳世长了张漂亮的脸蛋,出于对美人的尊重,于是大家送了她一个“冻豆腐”的称号。
      
      这一笑让竹溪觉得自己对她的疏远感少了一些,于是就故意摆出一副不屑的神态想再把她们之间的距离缩短一点,哼哼道:“诶我说冻豆腐,你不愿意就不请呗,干嘛要装好人,哼,我还不乐意吃了呢,就当减肥了。”说着把头一扬佯装生气,眼角的余光却还停留在原处。
      
      钟佳世知道竹溪是故意的,看她现在还有心情抬杠,说明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心里倒也松了一口气,只是脸上的表情却还是没什么变化,语气也是波澜不惊,“你现在的样子就挺好看的,不用减肥。”
      
      竹溪默默翻了个白眼,心说好什么好,都胖成猪了好嘛!正想吐槽她两句什么眼神,竹溪却突然想起一件顶重要顶重要的事情来,赶紧一拉被子捂住整个头,连头发丝都没露出来!
      
      奶奶个腿,素颜怎么见人啊啊啊啊啊啊!
      
      钟佳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只看得见床上微微拢起的白色被子,心想这要是捂坏了怎么办,于是就伸手去拉被子。没想到被子里面的人似乎拼了全力不想让人掀开,钟佳世又顾虑着她才刚手术完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也就没太使劲,拉了两下就停手了,问道:“竹子,你怎么了?”
      
      竹溪捂在里面看不见钟佳世的神色,心里一个劲儿地想自己刚才真是丑死了,她会不会嫌弃之类的,可是光想有什么用,竹溪索性憋了股气,略带不安地问道:“我…刚才是不是很丑啊?”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