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临近傍晚,一场毫无征兆的暴雨降临在C市,为这座已经连续大半个月都置身蒸锅的城市带来久违的凉爽。窗外的雨下得欢快,似乎预示着将有好事发生。
      
      竹溪平躺在病床上,费力地转动眼珠观察着四周,一点点看过去,心中渐渐起了疑问。
      
      首先这肯定是一间病房,而且从里面全是□□成新的医疗设备来看,这应该还是C市最好的私人医院,跟临死前睡的那家医院应该是同一家。
      
      可是…为什么睡过去了还能醒过来?
      
      竹溪很想拿手推下眼镜框,这是她思考问题时的惯常行为,可是才刚一动弹,手背上就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竹溪只好微微侧了下脑袋,才看见左手背上插着一根留置针,自下而上连接着一根导管,正滴答滴答流/淌着不知是什么药物的液/体。
      
      为什么死了还要输液?
      
      竹溪很讨厌冰冷的针尖刺破皮肤再钻入身体的感觉,可是人一旦生病,就只能做个木偶乖乖听医生的话,就算被针扎也不绝对能反抗!
      
      竹溪有点生气,明明已经让医生拿掉这些针/头,为什么现在又偷偷插上了?就这样不尊重病人的临终遗言吗?
      
      竹溪忍了忍,决定先按呼叫器叫个护士进来问问清楚。
      
      可是应声进来的却不是护士,而是竹溪的妈妈赵浸芳。
      
      赵浸芳看见女儿醒过来,顿时喜笑颜开,都还没来得及放下手中的保温盒,就疾步跑过来抚/摸竹溪的脸蛋,温声询问,“哎哟我的宝贝儿,怎么样,哪里不舒服快告诉妈妈,妈妈在这里,不怕不怕…”
      
      竹溪被这一顿乱摸摸出了点头绪,她妈妈现在穿的是一件棉麻印花短袖长裙,说明现在是夏天,不是睡过去之前的冬天!而且…竹溪微微躲开她妈温暖的手掌,看清楚那张本该皱纹横生现在却只有几根鱼尾纹的脸,心底的疑问逐渐汇拢变成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答案,那就是,她可能…重生了!
      
      竹溪艰难地吞了吞口水,使出全身力气说出来的话却还是只有蚊子声音那么大,而且还是一只感冒了的蚊子,“妈,我头疼…疼的都出幻觉了…”
      
      赵浸芳一听女儿说头疼,连忙转身去叫护士,结果人还没到门口就正好有一个护士进来,她一边招呼护士赶紧过来一边替竹溪诉说她的病情,“护士快帮我看看,我女儿说头疼的厉害…”
      
      那名护士似乎见多了此类情景,微微一笑之后就开始例行公事,先调了调输液调节器,然后一边记录床头监测仪的数据一边问竹溪,“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比如恶心想吐之类的?”
      
      “腹痛厉害吗?”
      
      “想不想放屁?”
      
      ……
      
      那个护士还在问,竹溪却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一个。
      
      竹溪从小体弱,三天两头的总是要往医院跑,时间长了,她也就自诩久病成医可以当个良心医生了。这一连串问题问下来,竹溪听出自己大概是做了什么手术了,就幽幽地问了一句,“我这是刚从手术台上下来吗?”
      
      那个护士还没说话,她妈倒是被吓了一跳,急的眼泪都快下来了,抓着护士的手就问:“我女儿不会失忆成了个傻子吧…这可怎么办呐…呜…”
      
      竹溪无力翻了个白眼,正准备用她那蚊子声大小的嗓门安慰一下哭的情真意切的老母亲,就听那个护士轻轻笑了一下,安慰着她的老母亲,“阿姨,您不用担心,竹小姐没有失忆,也没有成傻子,她的指标一切都很正常。只是可能麻醉药的作用还没有完全消退,过一阵子就好了,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赵浸芳一听女儿没什么问题了才略微放下心,抹掉眼角的眼泪又问,“那这个,咱们现在需要注意点什么呢?什么时候能出院啊?”
      
      那个护士帮竹溪捏了捏被子角,声音暖的让人如沐春风,“阑尾炎手术一般需要留院观察一周左右,之后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了。在这期间呢,阿姨,您要多鼓励竹小姐多下床活动,这样可以促进肠蠕动,尽快恢复体质,还有…”
      
      竹溪半闭着眼睛听护士背书一样流利的嘱咐,终于抓到了最关键的信息:阑尾炎手术!虽然竹溪总是生病,却只进过两次手术室,一次是临死前,还有一次就是19岁那年的暑假。
      
      那会儿正好是大一暑假,有天早上竹溪正吃早饭,准备吃完就跟几个朋友逛商场的,结果饭还没吃几口,右下腹突然疼起来,疼的要死要活的!家里的保姆都知道她身体不好,就赶紧把她送去了本市最好的医院,没想到一查就查出是阑尾炎。幸好竹家在C市有点名望,竹父打了一通电话之后,医院立马就安排了手术。
      
      照这么说,难道我重生回了19岁?
      
      那…还可以跟她…重来吗?
      
      竹溪突然开始有点小兴奋,甚至有点小期待,很想问她妈妈一件事,可是良好的家教让她不至于打断别人的谈话。
      
      于是等啊等,终于等到她妈妈送走护士,门才刚关上,竹溪就迫不及待地问出了心中的期望,“妈,你给我朋友她们打电话了吗?她们什么时候回来看我?”
      
      赵浸芳会心一笑,坐到床边替竹溪理顺散乱的头发,“都打过了,阿佳还在国外,说她大伯留她多玩几天,所以要晚点回来。小柔在老家照顾她奶奶,估计也要开学了才能回来吧。”
      
      其实这个答案也在竹溪的意料之中,毕竟上辈子就是这么说的。可是重来一回,竹溪总还是抱着点希望,希望那个人把自己放在心上。可是现在看来,也跟上辈子没多大区别!
      
      竹溪刚才还期待的心顿时跌落在地蒙了一层灰,不禁想起上辈子的遗憾来。
      
      刚才赵母口中的小柔和阿佳是竹溪的发小兼死党,她们三个因为彼此父母都有生意上的往来,所以关系比亲密朋友还要更亲密一点。
      
      小柔全名刘尽柔,家里是做房地产生意的,家族产业大概占了C市的二分之一。阿佳全名钟佳世,她爸爸是搞旅游业的,家产虽然比不上竹刘两家,但在C市也算是有有头有脸的人物。
      
      上辈子,竹溪对钟佳世的司马昭之心是路人皆知,众人都以为凭着竹溪那没皮没脸的性格,拿下钟佳世只是时间的问题。可没曾想到,竹溪最后却不声不响地跟从来不在大家讨论范围之内的刘尽柔结了婚!
      
      众人都以为是竹溪在后面追的太累了所以才放弃,可竹溪心里知道,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是她妈妈以死相逼不准她跟阿佳再有来往!
      
      竹溪叹了口气,扭头看着还在帮她梳理头发的妈妈,心里突然有些几丝怨怼,就试探地问了一句,“妈,你爱我吗?”
      
      赵浸芳不禁顿了一下,看着病床上整个人都好像瘦了一圈的女儿,心里有些纳闷,她怎么突然这么问?难道是知道我明天就要丢下她去见客户的事情了?不能够吧,生一场病还能附赠读心术的?
      
      赵浸芳想了足足一分钟也没想出来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到底是怎么回事,只好轻轻笑了一声掩盖自己的心事,“妈妈当然爱你了,不爱你还能爱谁啊?只要能让我女儿高兴,妈愿意把妈所有的东西都给你…”
      
      竹溪微微勾了勾嘴角,虽然上辈子她妈那样逼她,但是此刻听了这一句话,竹溪还是觉得很窝心,也许重来一回,一切都还来得及吧!

  • 作者有话要说:  说明一下,本章关于阑尾炎的一些说法可能不符合事实,我不是医学生也没有亲身经历,只是根据网络的资料来加工的,所以写的不对的地方,还请大家指出来,我先谢罪啦。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