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当日聂兴怀带着魔教众人离开时,修灵山上的人明显松了口气。不过这聂兴怀提亲的事情,让他们信了七八分,于是修真界都知道聂兴怀向修灵山掌门孟知提亲的事情了。
      这时在黎昌大陆大陆一时间兴起了一个话题————彩礼多少才合适?
      有人为了这个话题大打出手,甚至造成了门派之间的争斗。当然这是后话,那时孟知知道后直接一语道破真相:这些人明明是蓄谋已久罢了。
      回到现在,聂兴怀带人走后大长老和孟知去了昝乐殿,殿内大长老说道:“掌门,解释一下吧,过两天聂兴怀还是会登门的。”
      孟知道:“我去找他谈谈。”
      大长老:“就算你打的赢聂兴怀,但是你确定能打得赢魔教众人?”
      孟知道:“修灵山就靠你了。”
      大长老心一沉,说道:“事情不要想得那么糟糕,或许他真的只是想向你提亲呢?”
      孟知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大长老,看得大长老恼羞成怒。
      孟知说道:“聂兴怀目前不会动我,你去联系其他各个门派。如果我活着回来了,便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若是没有,护好修灵山。”
      孟知这话有些沉重,大长老心情有些不好了。孟知拍拍大长老肩膀,说道:“事情或许没有那么糟糕,聂兴怀既然没有直接挑起战乱,估计也有他的打算。”
      大长老心情复杂,说道:“放心吧,修灵山我会护住的。”
      ----------------分割线-----------------------------
      孟知找到了聂兴怀,于是有了二人和谐喝茶的情景。
      聂兴怀:“孟掌门这是亲自来谈聘礼?”
      孟知心情表示复杂,想象中的厮杀没有出现,只有被恭恭敬敬地请进来,然后端了茶上来?
      孟知道:“聂教主倒是好兴致。”
      聂兴怀:“夫人亲自来了,为夫兴致为何不高?”
      孟知一瞬间有想拔剑的冲动。“不过短短几十年罢了,聂教主忘了?”
      聂兴怀当然知道孟知说的是什么事情,当年他说百年之后必定会卷土重来,现在提前了。而且也是为了提醒他孟知当时回他的那句:就算百年之后他卷土重来,孟知他亦能打败他。
      不过显然孟知不了解聂兴怀厚脸皮的程度,只听他道:“败在夫人手下又如何?”
      孟知:“????”怎么回事,眼前这个脸皮比城墙还厚的人是聂兴怀?
      孟知:“别再胡说。拔剑吧,要么我平安无事地离开这里,要么我死在这里。”
      聂兴怀叹了口气,“我明明这么认真的跟你说话,为什么一定要打架呢?”
      孟知看着聂兴怀叹气,怎么感觉聂兴怀的口气有点委屈??孟知想掀桌走人,不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既然不是想与我动手的话那你究竟有何打算?”孟知最终还是觉得耐着性子陪聂兴怀在这里耗。
      聂兴怀看着孟知,认真地道:“提亲啊,我从一开始就说了。当初你放了我难道不是对我有意?”
      孟知:“????”他怎么不知道自己对聂兴怀有意了?看了看聂兴怀身后的左右护法,只见二人分外淡定,似乎聂兴怀说的事情他们早就知道。
      聂兴怀直接握住了孟知的手,刚刚孟知恍惚的一瞬间居然让聂兴怀得逞了。聂兴怀说道:“你看,若是你我二人结为道侣,这正派能耐我们何?”
      孟知将聂兴怀的手直接拍开,面无表情地说道:“就算不与你结成道侣,他们对我也不会怎么样。”
      聂兴怀歪着头笑道:“你确定吗?如果你安然无恙地从这里走出去,他们会想什么你比我还清楚吧。那时放我走的时候是为了牵制他们,但是已经引起他们怀疑。这次的话,会有什么反应呢?”
      孟知眼中闪过一丝杀意。这个人确实不蠢。
      聂兴怀凑近孟知耳边轻声说道:“别想着杀了我,只要你活着出去了,他们就不会放过你。就算你死在这里了,他们也不会放过蚕食修灵山,当年你树敌太多,没有你的保护,修灵山被他们毁了是迟早的事情,你甘心自己建的基业被毁?”
      聂兴怀微微转头便看到孟知白皙的侧脸,有点心痒,直接亲了一口。
      孟知一把推开聂兴怀,毫不犹豫地出剑指着聂兴怀,左右护法连忙要出手,却被聂兴怀拦住了,他道:“孟掌门是一个聪明人。只要我不死,他们便会留着修灵山。”
      孟知道:“我当初把你放走就要会想到你会反击。”
      聂兴怀道:“别这么说,你好歹算是我的救命恩人。”
      “呵!”孟知冷笑,“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修灵山都得不到好,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聂兴怀道:“怎么会,这可是个双赢。魔教快有大动作了,憋了这么久。”
      孟知:“魔教?”
      聂兴怀:“不是我们,这不是为了入乡随俗嘛,跟着你们一块喊,反正就是那帮子人。你难道没有发现黎昌大陆的灵气越来越稀薄了吗?在你们那边都是如此,更别谈还是在蜗居在一角的他们,这场地盘争夺势在必行。”
      孟知:“我没有理由相信你会全部的告诉我。”
      聂兴怀:“事实上我说的事情过不了多久就会应验,要不然我为什么这么急着跑去找你?他们已经找上我了,我可是不愿意趟这趟浑水,半点好处不一定捞得到,还又得折人进去。”
      聂兴怀身后的左护法陷入沉思,看来教主并没有被美色冲昏头脑,他对当初那么看教主有些心虚。不过看了看旁边一脸震惊的表情的右护法,左护法表示当初并没有看错。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