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此时正值午时,没有一丝风穿过,山上的树看起来恹恹的,无精打采,而围在旁边的人群似乎丝毫不为所动,皆是聚精会神地盯着山峰看去,呼吸都小心翼翼,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事实上他们确实是在等待,等待着山上斗法的两人结束,等待着结果出来。每个人都严阵以待着,不放过山峰上发生的任何事情。
      最糟糕的结果是那个大魔头聂兴怀出来,最好的结果就是修灵山掌门孟知出来。众人当然是不希望第一个事情发生,毕竟如果这黎昌大陆第一人都解决不了的人物,他们确实没有把握能除去聂兴怀,就算是受伤了的聂兴怀也不能。
      每个人都紧绷着神经,死死盯着眼前的山峰,盼着出一个结果,但是心里面又暗暗抗拒出一个他们无法接受的结果。
      山里面不断传出声响,听起来战况十分激烈,而且声音时远时近,说明有人在逃,不敌一方,随即便没有声音传出来。众修士不自觉地屏住呼吸,结果马上就要揭晓了。
      山中。
      孟知的一袭白衣染上了不少鲜血,但是他此时手执长剑,指着那个半躺在地上的人。
      聂兴怀身着一身黑色的锦袍,宽大的袖子上沾到了不少鲜血,而脸上看起来更是狼狈,本来长着一张俊脸,此时却看不出来分毫,只是那双眸子分外的亮,似乎察觉不到他此时的处境。
      他态度从容地道:“到底是我轻敌了,后生可畏。”
      孟知冷着一张脸,他一直是这样,脸上的表情很少,似乎不为任何事情所搅心境。就像这场斗法,明明已经持续两天了,现在他胜利了,但是也不能窥测他此时的内心。
      孟知从容地收回手中的剑,挽了一个剑花,便负手立在身后。
      聂兴怀被孟知这一个动作弄得一愣,很快恢复表情,取笑道:“孟掌门打算放了我不成?”
      孟知微点了点头,不言语,眼神一直淡漠着。
      聂兴怀倒是被孟知弄懵了,真的打算放了自己?那这个疯子纠缠了他两天是做什么?切磋功法?神经病。
      孟知看出了聂兴怀的不解,想了想还是解释道:“百年前你曾救过于我,这次便是还你人情了。”
      百年前?这么久远的事情聂兴怀当然不可能记得住。虽然说他是魔教中人,但是心情好也会做两件好事,不过次数是屈指可数,他怎么对孟知毫无印象?记忆中孟知好像是近几年传出来的非常有天赋的小子。
      聂兴怀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十恶不赦,但是也不是良善辈,而且他分外憎恶这些所谓的正派,所以一旦碰上了,下场自然不言而喻。
      同时也是因为他的态度,导致魔教其他的人对正派的人下手后,都推给了他,聂兴怀也无所谓,所以他的恶名越来越大,导致正派容不下他了,开始集合起来,围剿聂兴怀之众。
      修灵山自然不可能独善其身,要不然会惹得怨言,再加上孟知名声在外,皆传孟知是黎昌大陆第一人,更加不可能不参与。
      孟知与聂兴怀虽然只交手了两天,但是正派围剿魔教却是在一个月之前就开始行动,到现在双方皆损失惨重。
      孟知与聂兴怀这边的结束,意味着这场混战也会结束。
      聂兴怀此时可不管他什么时候救了孟知,他现在身上皆是伤,没有心情想这些。站起身来,说道:“你不怕百年后我卷土重来?”
      “现在我能将你打败,百年之后亦能,”孟知神情淡然地说道。他的语气轻飘飘得,似乎轻而易举,如果不是聂兴怀知道他也伤过孟知几处要害,差点就信了。
      不过孟知的态度让聂兴怀有点反感,他说道:“好大的口气,孟知,你会后悔现在的决定的。”说完毫不客气地走了。现在不走,难道等孟知后悔?他可没有那么蠢。不过百年后,他会回来的。
      孟知见聂兴怀走了,当下也不等待,直接下了山。
      山下众人见孟知出来了,皆松了一口气,连忙围上去,问情况如何。然后不时看一眼孟知身后的山,没有见到聂兴怀的人影,难道死在了山上?还是说逃了?
      孟知将众人的神情尽收眼底,说道:“逃了。”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逃了?那是不是意味着聂兴怀以后会卷土重来,甚至比以前更过分?
      众人开始以审视的眼光看着孟知。他现在安然无事的出来,又怎会让聂兴怀逃走?这到底是有意为之还是说真的是聂兴怀实力强悍?如果是后者,那么孟知为什么能活着出来。明明已经有一方处于下乘,难道斗法的声音消失之后不是因为一方败落,而是聂兴怀逃了?
      这个认知让他们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现在如果没有杀了聂兴怀,以后必定后患无穷。如果趁现在聂兴怀受伤之后追上,到还有几分胜算,若是让他逃了,后果不堪设想。但是此时却没有人提出来,本来一下子喧闹的环境因为孟知的一句“逃了”而诡异的安静下来。
      在场的众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却没有人提出来。一方面是他们不确定找到聂兴怀后能除掉他;另一方面是经过一个月的混战,他们的损失已经远超过开始的设想,不愿再出人了。说白了就是想坐享其成,等着其他人先提出来,看着他们和聂兴怀斗。
      但是本来与魔教交战都没有非常交心,现在却格外默契,没有一个人提出去追聂兴怀。
      本来聂兴怀走的时候还非常担心会被正派捉住,一直到他到达安全的地方,也没有碰到正派人的追杀。
      孟知这边的气氛有些奇怪,他心知肚明,但是修灵山是不会主动揽烂摊子的,以这次混战来说,本来是不愿意参加的,但是架不住外面的流言蜚语,只好参加。本来以为再不济他就走个过场,他们这般声势浩大的举行围剿,怎么说也会有秘法的。
      但是事实上是他太天真了,这帮人人心不齐就算了,在背后还偷偷算计,谋取利益。最后还是让他来收拾摊子。
      孟知给自家长老使了一个颜色,便晕过去了。顿时本来安静的人群一下子热闹起来,修灵山大长老连忙扶起孟知,表示自家掌门为了与那魔头较量,身负重伤,得先带着他回去。
      众人表示谅解,说了几句场面话,表示此次多亏孟掌门出手,下次众人必当登门拜谢。
      于是大长老带着修灵山众人浩浩荡荡地回去了。众人见修灵山人走了后,各大门派也各自带人回去了,至此,这场正邪两派战争落下帷幕。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