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是只貂》口木呆的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5-25 09: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当昭昭听到了那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声音后,在黑暗中开始奋力挣扎起来。她想冲破这黑暗,她要看到他,她好想他!
      
      “啊!”
      
      柔和的暖黄色光线,突然划破那大片的黑暗,涌进了昭昭的眼睛。她一下子挣脱所有的束缚,啊的一声坐了起来。
      
      懵懵地看着周遭的一切,昭昭有些回不过神来。这是哪儿啊?
      
      看样子这是一间人类住的屋子,可是这些家具摆设她都没有见过。
      
      刚刚说话那些人呢?现在屋子里怎么一个人都没有了?殿下呢?她明明就听见了他的声音啊?
      
      人?
      
      昭昭突然反应过来。难道这一世她真的轮回成人了?
      
      低头打量了一番,当看到自己的手脚和身体后,她确定了,她就是一个人。
      
      可是,轮回不是要从小婴儿做起吗?再看自己手脚的样子,这好像已经成年了啊?
      
      还没等她想明白,大量的记忆和画面开始争先恐后地从脑子里涌了出来。
      
      昭昭抱着脑袋,痛苦地开始接收这些记忆。
      
      当那些画面如放电影般,一帧一帧地在脑海中闪过,这个千年后的人类世界,便清晰而又立体地展现在昭昭的眼前。
      
      她很快就明白过来,自己并没有进入轮回,而是穿越了。她是穿越到了一个叫做韩昭昭的二十岁女孩儿身上。
      
      当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昭昭整个人都不好了。
      
      啊?自己居然占了别人的身体。那这个女孩原来的灵魂哪儿去了?
      
      昭昭虽然十分想轮回成人,但却从未想过要去占具别人的身体。因为她觉得这对被穿越者来说,太不公平了。
      
      在这世上,每个灵魂都有自己既定的命运。这些命运,都是由自己的前世,或者自己的祖辈们修来的福报和祸报所决定。这些福和祸,是谁的,就该由谁来承着。
      
      现在,她占了韩昭昭的身体,如果替她承了祸,也算是帮了她,可是如果替她承了福,那岂不是占了她的便宜。
      
      这怎么行?太子殿下教导过她,好女孩儿是不可以占别人便宜的,当然除了他的以外。所以现在要怎么办啊?
      
      对了!上一世她做妖时能识魂查魄来着,也不知道这个能耐有没有跟着穿过来?
      
      昭昭上一世净拿识魂查魄来算命玩了,但其实这个异能的根本作用是探查生命的灵魂,算命只不过是识魂查魄的一个结果而已。
      
      呃!如果这个能耐还在,那就好了。她就可以查查这个女孩儿的魂魄去哪儿了?然后找到她,再想办法把身体还给她。
      
      嗯!试试!
      
      昭昭闭上眼睛,开始凝神静思。
      
      半晌过后,当她把右手搭上自己左手手腕时,轻舒了一口气。
      
      还好,识魂查魄的能耐果然跟了过来,而且对这副身体还能起作用。这简直是太棒了!
      
      咦?魂魄呢?怎么没有魂魄?
      
      通过识魂查魄,昭昭发现在这副身体的前二十年岁月里,居然没有任何有魂魄存在过的迹象。
      
      难道,这女孩儿天生就没有魂魄?怎么可能呐?
      
      这个发现让昭昭惊奇不已。怕出错,她又重新识查了一遍,最后终于确认,这副身体在她穿过来之前,确实没有任何魂魄进驻过。也就是说原来的韩昭昭根本就是个没有灵魂的人。
      
      怪不得!怪不得在原身的记忆中,她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呆呆的,除非必要,基本不会跟任何人进行交流,只会像机器人一样机械地吃饭、睡觉和学习。
      
      唉!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在这世上,居然还会有无魂之人。既然如此,那自己穿进这具身体里,就无需负疚了。
      
      哈哈!太好了!这一世,自己终于是人了。太子殿下,你在哪儿?我来找你咯!
      
      高兴了一会儿,昭昭就开始研究起原身的记忆。这一世,她要以韩昭昭的身份存活于世间,那就必须要知道她的身世和背景。
      
      昭昭发现,原身虽然没有灵魂,但却有着极强的记忆力和超高的智商。用这个时代的话讲,就如同一部没有生命的计算机,虽不会与人交流,但却能高效地存储和计算自己所获取的各项数据。所以虽然她看起来呆呆的,但学习却超好。
      
      因此,今年刚刚二十岁的韩昭昭,就已经是宣市最好的大学——宣京大学,历史系大四的学生了。就在前一阵子,她还被保送了本学校、本专业的硕士研究生。
      
      在原身的记忆中,从小到大,她身边就只有一个父亲,并没有母亲。父亲也从未告诉过她,她的母亲是谁,在哪里。
      
      原身的父亲叫韩修远,是宣京大学历史系的教授,齐史专家,国内历史学界的泰斗级人物。
      
      在韩修远和很多人的眼里,原身就是一个患了自闭症的孩子,可是他却从未嫌弃过自己女儿,反倒对她异常的疼爱,总是尽一切可能把她护在自己的羽翼下,唯恐她受到伤害和委屈。
      
      爱女心切的韩爸爸,在原身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为她延请名医,想要治愈她的自闭症,但却一直收效甚微。
      
      韩爸爸一直笃信佛教,常年礼佛,后来还正式皈依佛门,做了一名在家修行的居士。从那时起他便不在为自己女儿四处求医,而是把除工作以外的时间都用在了苦修和行善上。似乎是想通过虔诚地礼佛,来为自己女儿积德祈福。
      
      昭昭心想,原身又不是真的自闭症患者,缺魂少魄的病,那些名医当然治不好了。
      
      难道她穿到韩昭昭身上,是韩爸爸替自己女儿祈福得来的机会?她的魂魄正好填了原身缺的魂魄?
      
      想到这,昭昭开始对韩修远感激起来。可惜,这位对女儿疼爱不已的韩爸爸,她却再也无缘得见。因为早在三年前,韩修远就已经不幸去世了。
      
      前世,从还是一只貂宝宝时起,昭昭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在貂的世界里,貂爸爸跟貂妈妈生了宝宝后,就会离开,所以她从来没得到过父爱。
      
      看到原身记忆中那些韩爸爸疼爱她的画面,昭昭觉得好羡慕哦!同时也被韩爸爸伟大的父爱深深感动着。因为哪怕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还在尽全力为自己女儿安排着未来。
      
      临终前,韩修远艰难地撑着最后一口气,从自己最信赖的朋友那里,索要了一个份量很重的承诺。就这样,他为自己的女儿找到了一个完美的终生庇护所,那就是荣家。
      
      说起荣家,那来头可就大了!
      
      荣氏家族,是这个时代全国最富有的几个家族之一,也是宣市的首富。荣氏家族控股的荣氏集团,是目前国内规模数一数二的大型综合性集团企业。
      
      该集团的现任总裁,同时也是荣氏家族的现任家主,荣敬堂,就是给了韩修远郑重承诺的那位挚友。他与韩修远之间的交情,可以说是过过命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
      
      这一切还要从五年前说起。
      
      五年前,韩修远出差到国外某城市去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与同样出差到该城市去谈商业项目的荣敬堂,刚好住在同一家酒店。
      
      那一天,那家酒店突然遭到一伙恐怖分子的袭击。在那次袭击事件中,韩修远冒着生命危险拽了荣敬堂一下,把他从恐怖分子的乱抢扫射中救了下来。
      
      事后,这两个共同经历过生死的人,就成了莫逆之交。但荣敬堂一直觉得自己欠了韩修远一条命。
      
      三年前,韩修远在开车外出时,遭遇了严重车祸,导致重伤昏迷。
      
      荣敬堂在知道此事后,以最快的速度调来国内顶级医学专家为他会诊,想要救回他。可惜,天不假命,韩修远最终还是没能挺过这一劫。
      
      在弥留之际,韩修远突然清醒过来,他强撑着一口气,恳求荣敬堂帮他照顾好自己唯一的女儿韩昭昭。
      
      荣敬堂在病床前痛快地答应了他,并承诺会让自己的儿子娶他女儿为妻,这样荣家就可以庇护他女儿一辈子了。
      
      得了这个承诺,韩修远又叫来自己女儿嘱咐了一番,才放心地咽下最后一口气,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韩修远去世后,荣敬堂本来想立即践行承诺,让自己儿子跟他女儿办理结婚手续,来报挚友的一命之恩。
      
      但那时才刚刚17岁的韩昭昭,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所以只能延后三年再办。
      
      昨天,刚好是原身20岁的生日,上午这两个人就去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不过,下午新郎官就拍拍屁股出差去了。
      
      再后来,今天一早,原身莫名地突然发烧晕倒,接着昭昭就穿了过来。
      
      *
      
      捋清了所有的事情,昭昭有些感慨。从今往后,她就不再是银松林里的那只九尾貂妖了,而是宣市宣京大学,历史系大四学生——韩昭昭。
      
      如今,她跟前世一样,已是无父无母,但却多了一个丈夫,荣祈湛。
      
      丈夫?昭昭有些头疼。她还要去找太子殿下呢,怎么可以多出来一个丈夫?
      
      老天啊!你是不是玩我?为什么不让我早穿过来一天呢!那样就可以不去办结婚手续,也就没什么丈夫了。
      
      不过,说到这个荣祈湛,昭昭心中却有些疑惑。
      
      荣祈湛是荣敬堂的独子,荣氏集团副总裁,今年二十八岁,荣家这一代唯一的一个继承人,大家都戏称他为荣家太子。
      
      虽说是副总裁,但现在荣氏集团的管理权基本都掌握在他手中,所以绝对是实权派。
      
      昭昭有些纳闷,这样一位炙手可热的钻石单身汉,怎么会认命地听从自己父亲的话,娶了原身这枚不通世事的小呆瓜呢?
      
      令昭昭更为不解的是,原身脑子里的各种记忆都很清晰,每个人的容貌、声音都记得清清楚楚。只有这位荣家太子,在原身脑子里的画面全是白板,而且没有声音。
      
      不应该啊?他们一天前才去结婚登记的,不应该记不住他的样子啊?

  • 作者有话要说:  荣先生,你媳妇儿穿过来了。接招吧!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