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怦怦里》幼遇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7-12 09: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恻隐 ...

  •   席清晏穿着整齐的黑色西装,宝石蓝色的袖扣更显贵气,他把手中的营养品放在了病床床头的柜子上。高大的身形,在这逼仄的病房中,怎么看怎么都是格格不入,甚至引得隔壁床的陪护多看了几眼。
      
      席清晏搁下了营养品,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皮带手表,声音冷淡,“我接下来还有事,就先走了。”
      
      宋圆月呆愣愣地点了点头,他今天收拾的比往常的哪一次都要正式,短发都往后梳,无懈可击的侧脸展现在她的面前,只是可惜她还没来得及多欣赏几眼。她鹿眼中划过一瞬的黯然,恰好被他看见,他抿了抿唇,不知怎么软了心肠,到底还是又添了一句,“你好好养病。”
      
      席清晏扔下了这句话就头也不回的出了病房,一丁点的留恋都没有,可在宋圆月看来,却是又冷又酷。
      
      这边何廷舒拉来了个小凳子,在宋圆月面前坐好,把水果篮子放在地上,往门外看了一眼,看着男人离开,然后才压低了声音,又带着埋怨对宋圆月说:“你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能摔倒了?”
      
      宋圆月笑了笑,手背上针孔的血迹沾染在医用胶布上,氤氲着一片红色,她缩了缩小脑袋,然后小声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人群都往后退,我没反应过来。”
      
      何廷舒抿了抿唇,也不知该说她什么好,毕竟躺在病床上的为大。宋圆月心思细腻,被说的多了怕是会上火,也不利于伤口愈合。何廷舒索性就闭上了嘴,从果篮里挑了个大的橙子,开始慢慢的剥。
      
      “阿姨呢?”
      
      “她和单位的阿姨换了班,下午上班去了。”
      
      何廷舒点了点头,“什么时候出院?我叫我家司机送你们回家去。”
      
      宋圆月摇了摇头,答道:“不用麻烦司机叔叔,我们打车回去就好,我这伤也不重,估计明天医生开了药就可以办理出院了。”
      
      何廷舒也不强迫她接受,她点了点头,将剥好了的橙子递给了宋圆月,从柜子上扯了一张湿纸巾擦干净手指,“今天吕曼来明淮路来着,不知道为什么行程被暴露,才导致粉丝都聚集在明淮路的。”
      
      她点了点头,一瓣一瓣的吃着橙子,心中却想着为什么何廷舒会和席清晏一起来呢?但是总是不敢问出口,怕被何廷舒看出什么端倪。
      
      “今天席叔叔来我家和爸爸谈生意的,我本来想要司机叔叔送我来,恰巧席叔叔要走,就把我送过来了。”
      
      宋圆月状似不在乎,又咬了一瓣橙子,还是没忍住含糊道:“席叔叔,看来人很好呀。”
      
      何廷舒耸了耸肩,扬着唇角神秘兮兮地说:“小姑娘,混这行的,有几个好人。”
      
      她抿了抿唇,低下头没有答话。
      
      虽然她只见过席清晏几次,只和他说过几句话,但是她还是觉得席清晏就是个行事低调且很好很好的人。
      
      何廷舒又陪了宋圆月一会儿,后来何廷舒要去上瑜伽课,这才离开。
      
      宋圆月撑着左手下了床,送何廷舒上了电梯,才回了病房。
      
      晚上七点钟,宋妈妈拎着饭盒走进病房,打开饭盒来看,是热气腾腾的黑鱼汤,“妈妈给你做了黑鱼汤,快来喝点。”
      
      “对了月月,你不要告诉姥姥出了这事,不然她又该担心了。”
      
      宋圆月点了点头。
      
      直到天完全黑了下来,宋圆月正睡得迷迷糊糊,听到病房外面有人在说话,好像是宋妈妈的声音。
      
      她睁开迷蒙的眼睛,隔壁床还开着床头灯,陪同的家人还没睡。
      
      “你总是说我们月月不孝顺!月月今天出了事,他们怎么一个电话也不打?”
      
      “老人没个老人的样子,如果不是他们有错在先,月月又怎么会对他们这么生疏?”
      
      声音越来越小,被压得越来越低,宋圆月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
      
      其实他们家人对她怎么样,她早都已经不在乎了。
      
      第二天,本来都已经收拾好准备出院了,可是主治医生却语气强硬的要求宋圆月住满一个星期才可以出院。
      
      真是令人匪夷所思,明明医院的床位这么紧张,竟然还留着她多住几天。
      
      主治医生看着母女两的背影,然后摸出手机,给一个姓席的男人发了短信:席先生,请您放心,事情已经办妥。
      
      对方没有回复。
      
      一个星期有七天,这时间太长,宋圆月的姥姥和姥爷都觉察出了端倪,到底是弄明白了出了什么事,老人都已经七十多岁,整天陪在医院里,宋圆月不让,毕竟两位老人身体都不怎么太好,实在是怕给老人折腾坏了。
      
      可这几天姥姥家但凡做了好饭,都要来医院送。
      
      第七天的时候,医生批准可以出院。
      
      她身上的皮外伤都好全,只是骨裂还要回家养着,总之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这天晚上何廷舒与宋圆月通过了电话之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何家已经陷入了一片寂静,何廷舒摸着黑到厅里倒水喝,可是却听到了何望良压低了的声音。
      
      好像……好像是在与下属说话,何廷舒不大清楚。
      
      声音很小很低,带着些沙哑,她听不清,只知道好像提到了她的爷爷何易生。
      
      爷爷已经逝世很久了,为什么爸爸要再次提起爷爷呢?何廷舒皱着眉拿着玻璃杯轻手慢脚的进了卧室。
      
      她把玻璃杯放在了梳妆台上,关了床头灯,带着三分混杂着的疑惑进入梦乡。
      
      RT酒店的顶层总统套房今天退房,木湘馆的宅院已经排了一个月的气,装修后的气体大概已经散尽,对人体也不会产生什么太大的影响。
      
      整个别墅内都是冷色调,处处整洁没有一丝灰尘,此时正在客厅中,有两个男人正盘腿坐在地上,中间摆着一个矮矮的黑色小茶几,上面是冒着热气的火锅。
      
      席清晏往锅里下着羊肉,徐亦只知道喝啤酒,这会儿脸都已经上了色,就在此时搁在席清晏大腿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席清晏皱着眉将最后一片羊肉放到锅里,然后接了电话。
      
      “席先生,今天宋圆月小姐出院,主任告知宋小姐的外伤已经愈合,再等一个星期要去复查骨裂。”
      
      对于特助先生来说,他也分不清这到底算是公事还是私事了,但是犹豫了一会儿,他就觉得这应该算是私事,所以在早上汇报工作时并没有提及,反倒在私人时间给席清晏通了电话。
      
      至于为什么席先生会关心一位十八岁的少女,他无从得知,也猜不到猜不透,索性还是不去想为什么席先生会这么做。
      
      一分钟值上千万的人,也会刻意抽出时间买补品去医院,甚至还去找关系帮助一个没有背景的普通姑娘,实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客厅中安静且没人说话,对方说了什么徐亦也能听的一清二楚。
      
      “我知道了,还有别的事吗?”
      
      他不动声色,神色一点变化都没有,还是冷冰冰的,仿佛叫人多照顾照顾那个小姑娘的人不是他似的。
      
      “没有别的事情了,祝席先生晚上愉快。”
      
      席清晏直接挂断了电话,徐亦却一脸八卦,“唉,谁呀?宋圆月?宋圆月是谁?”
      
      他夹了片嫩嫩的羊肉,慢条斯理地放到嘴里咀嚼,抬眼看了徐亦一眼,颇有深意。如果这是别的事,徐亦早就闭嘴了,但是现在连死都不怕,就想要知道这个宋圆月到底是谁。
      
      “我侄女辈的一小姑娘。”
      
      席清晏思来想去,还是这么解释比较妥帖。
      
      “哇,不是兄弟说你,你居然这么禽兽!”
      
      徐亦喝了一大口的啤酒,想要压压惊。
      
      席清晏笑了,“徐亦,需要我通知我的助理中止一下我们的通信项目吗?”
      
      徐亦赶紧摇头,替席清晏夹了几片羊肉,“大佬饶命,大佬饶命。”
      
      “最近吕曼找你了吗?”
      
      “她不好好拍戏,来找我做什么?”
      
      席清晏认真的涮着羊肉,在他看来,所谈论的女人根本比不上一片羊肉重要。
      
      徐亦耸了耸肩,“没打扰你就好,我就是问问而已。”
      
      又过了一个星期,宋妈妈陪同宋圆月到医院检查手臂,主治医生笑着告诉她们手臂恢复的不错,但是还是要注意不能提重物,再过两个星期来复查,同时开了几盒药。
      
      这些费用都已经由酒店方尽数报销。
      
      赶上宋妈妈今天休息,她们俩打算到奶奶家例行一下公事。
      
      宋圆月的奶奶家在一所小学的附近,独门独院,院子里自己盖了几间屋子,出租用,生活十分富足。
      
      可惜门口的大黄狗还是不认识她,朝她大声的吠着,从骨子里就不承认她是这间房子主人的血脉。
      
      她拉着宋妈妈的手,在大黄狗的叫声中进了所谓的奶奶家。
      
      这个地方,是比厕所还要恶心的地方,因为这里有好多恶心的人。
      
      宋圆月象征性的说了一句:“我来了。”
      
      家里几口人都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没人管她们。
      
      宋圆月朝宋妈妈轻松地笑了笑,耸了耸肩。
      
      这已经是一种常态,不足为奇,还是从二楼下来的姑姑家的堂姐先跟她们打了招呼:“舅妈和月月来啦!”
      
      许宁朝她们笑了笑,从冰箱中拿出了两瓶冰镇矿泉水递给她们,这就算是她们家的待客之道。
      
      终于捱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姑姑出来做饭,宋妈妈到厨房中问姑姑:“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姑姑抬头,笑了笑,声音都是阴阳怪气儿的,“唉,哪儿敢劳动您大驾,您说是吧?”
      
      宋妈妈从来都不愿意同她们在这样的事情上计较,她接过姑姑手中端着的盘子,显然一愣。
      盘子里剩下的是几颗已经烧到烂掉的青菜,绿色之间又泛着令人反胃的黄色。
      
      宋妈妈变了脸色,把盘子放到了灶台上,勉强笑道:“家里还有别的菜吗?我来炒几个菜。”
      
      “没有,爱吃不吃。”
      
      宋圆月站在厨房门口,嘴唇抿的紧紧的,明明即将痊愈的手臂又开始隐隐作痛,她皱着眉,几步上前去,用没有受伤的手拉住了宋妈妈的手,低声说:“妈妈,我手臂有一点疼,胃口还有点不舒服。”
      
      宋圆月宁愿自己受委屈,也不愿意看到宋妈妈受到一丁点的委屈。
      
      妈妈已经为她付出许多许多了。

  • 作者有话要说:  7.12
    蠢遇的暑假到啦~开心心!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