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怦怦里》幼遇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7-11 09: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透亮 ...

  •   等到宋圆月彻彻底底地睡醒了之后,她眯着酸涩的眼睛,头仿若炸裂般疼痛,而至于醉酒时她究竟做了什么,现在是一概不知,更不会知道现在自己身处于何处。
      
      她撑着手臂忍着头疼坐了起来。
      
      身下的大床柔软,铺着洁白的床单,不像是何廷舒的房间。她的耳边是空调发出的“嗡嗡”噪音,鼻息间是淡淡的香氛味道,无处不在向她透露出陌生与不安全感。
      
      她抬手看表,发现已经是晚上八点钟。
      
      宋圆月皱着眉掀开被子要下床去,却听到门外有声音传来。
      
      “木湘馆的房产什么时候才能装修完毕?”
      
      “越早越好……对,下个月的瑞典行程取消。”
      
      这声音好熟悉,好像是……是席清晏的声音。一思及此,她心脏的跳动就止不住地加速。而就在她站在床边愣神的时候,房间的门被人打开。
      
      席清晏是要取文件来的,他轻手慢脚恐打扰她睡眠,是为人最基本的礼貌与教养。
      
      却没想到宋圆月已经醒来。
      
      在酒店中的他,已经换下了一身商务黑色西装,他习惯性地套上了一件白色短袖,穿着一条黑色长裤,放松休闲的不得了,也因此添了不少少年感。
      
      他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睛,如此才能遮挡住那双桃花眼中的锐利锋芒,整个人都斯文了不少。
      
      这是宋圆月从来没有见过的他的模样,好像与高中毕业的男同学的扮相没什么区别,但明显比他们要更成熟而夺人眼目。
      
      她低下了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却听到男人开口,声音平淡,“我在酒吧遇见你和何廷舒,顺路要把你们送回家去。”
      
      宋圆月的心里还是难受着,再加上此时还有种做了错事被长辈捉住的羞愧感,令她无法将头抬起来。席清晏却并不在意,也根本不想要打探别人的私事,既然宋圆月已经醒来,他就充当一次好人,把小姑娘送回家去。
      
      至于没有向她解释为什么没有把她送回家去,仅仅是怕她尴尬罢了。
      
      “不早了,现在就送你回家”,席清晏往房间外走,宋圆月跟在他的身后,进了电梯。她神色还是黯淡,原本粉红的嘴唇这会儿失了血色,她舔了舔嘴唇,但也不知如何开口,直到下到了地下停车场B1层,她才停下了脚步,小声说:“席叔叔,麻烦您了。”
      
      停车场中空旷,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很清晰。
      
      席清晏连头都没有回,依旧走在她的前面,淡声说:“没事。”
      
      她坐在保时捷的后座上,冰凉的真皮贴在她的大腿上。宋圆月其实根本不想回家,但是又无处可去,就算她和何廷舒的关系很好,但是也不好这么晚去打扰人家。
      
      虽然是心中喜欢着的崇拜着的男人就坐在前面,她的内心其实也只是有一点悸动罢了,整个脑袋都在想着该怎么回去面对那令人作呕的一切,她抿了抿唇,无言地看着周遭的景色由陌生而变得熟悉。
      
      车停在小区的北门岗前,就在宋圆月要下车的时候,她听到席清晏冷不丁地低声叮嘱:“女孩子少去酒吧,不太安全。”
      
      宋圆月打开车门的手停顿了一下,内心的苦涩中渗入了半点的甜蜜,她声音有些沙哑,“席叔叔,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再去了。”
      
      他没答话,她慢吞吞地带上车门,看着保时捷没有半点留恋地从她面前驶过。
      
      好像,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她将耳边的碎发挽至耳后。
      
      她边往单元门前走,边整理心情,宋妈妈已经准备了丰盛的晚饭等她一起吃,明显比平常时要热切不少,她状若无事,又因为头痛只吃了几口饭,就同宋妈妈说:“妈妈,我有点累了,想要回房间休息。”
      
      “今天妈妈去早市买了些樱桃,等会儿洗一些给你送去。”
      
      她看着宋妈妈手脚麻利的把碗筷都收拾到了厨房去,抬手抹了抹眼角的眼泪。
      
      她还有妈妈,不是吗?
      
      母女两个都闭口不提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
      
      宋圆月洗了澡之后,换好舒适的睡衣趴在床上,看到有一条未读的微信消息。
      
      她一手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手点开手机屏幕,看到是何廷舒发来的爆笑小视频,一连串发了好几个,最后还有一个微信转账提醒。
      
      宋圆月笑的眯起了眼睛。
      
      廷舒小富婆:希望老婆每天都开开心心的!爱您!
      
      整颗雾蒙着的心,都变亮了。她拥有的也不算少,你看,还有爱她关心她的人,没有必要为了这么一件陈旧的事而过度伤神,她咬着下唇,这么想着。
      
      圆圆的小月亮:谢谢廷舒小可爱!转账我就不要啦!
      
      廷舒小富婆:虽然不知道今天到底怎么了,但是月月,有些事情多看开一些,不要想太多,也许会更开心一点。
      
      圆圆的小月亮:我都知道,但是廷舒,我不是很喜欢别人逼迫我做我不喜欢的事情。
      
      圆圆的小月亮:我要努力,离这里越远越好,带着妈妈一起,不受别人的压迫和束缚。
      
      何廷舒趴在柔软的大床上,看着这一条消息微微出神。
      
      她家里有钱,有很多钱,她见过许多人,应付过不同的成年人以及未成年人,在同龄人中,她是名副其实的早熟。
      
      她看起来很活泼很外向,但是却并不恣意。
      
      何廷舒扯了扯唇角,其实她有时候还挺羡慕宋圆月的。
      
      廷舒小富婆:今天本来想打电话叫我家司机来接咱们的,结果遇见了席叔叔!
      
      廷舒小富婆:你不知道,你当时蹲在地上痛哭装蘑菇,我可拿你没办法。席叔叔直接把你从地上抱起来了!
      
      廷舒小富婆:超帅的!
      
      宋圆月揉擦着头发的手一停,脸一红,顺着柔软的耳根一直蔓延到雪白的脖颈上,她胡乱回了几句,然后互道了晚安。
      
      她把长发梳顺,擦了护肤品,关了卧室的顶灯,打开了床头灯,昏黄的光线打出了一道圆圆的光环,她正盯着席清晏的微信对话框界面微微失神,食指和拇指慢慢揉搓着,还是敲起了手机键盘。
      
      圆圆的小月亮:席叔叔,今天谢谢您!
      
      思来想去,还是要道谢,但是她发过去后就有点后悔。
      
      她凉哇哇的小手搭在面颊上,有点害羞。
      
      她在床头柜里翻出了一本厚厚的日记本,趴在床上写日记,写到了一半,钢笔断了色,她再打开床头柜抽屉,发现墨囊已经告罄,明天该去明淮路买一批墨囊了。
      
      晚上九点半,RT酒店的服务人员替顶层的总统套房更换了床上用品,刚刚退出了房间。
      
      席清晏正躺在沙发上,半截袖的下摆蹭到了腹部,露处若隐若现的肌肉,鼻梁上的眼镜还未曾摘下,此时正认真地看着彭生集团的房地产投资案。
      
      六百万,对他来说,算不上什么,他正思考着要不要顺水送个人情过去,却听到手机铃声响起。
      是徐亦。
      
      “大爷!吕曼来D市了!”
      
      他挑眉,嗤笑了一声,“怎么,酒醒了?吕曼?吕曼是谁?”
      
      徐亦在手机那边正着急,被急笑了,“你的追求者之一,锲而不舍,这都第四年了。”
      
      你他妈跟我说你不认识她。
      
      手机那端的人连停顿都没停顿,淡声说:“那个女明星?我拒绝过她了。”
      
      言外之意,和我没有关系。
      
      “吕曼人美成熟,这几年在娱乐圈也很安分,没有什么绯闻。”
      
      徐亦抿了抿唇,身上的衣服皱皱巴巴的,显然是刚刚从床上爬起来,这会儿难得正经,“你不如试一试,反正你也没有喜欢的人,不是吗?”
      
      席清晏轻哼了一声,回了一句:“你喜欢,你娶。”
      
      说完就挂了电话,看到微信蹦出来的消息,是宋圆月的。
      
      席:没事。
      
      手机被扔到茶几上,再没人看,也不期待对方怎样回复他。
      
      宋圆月收到了消息,躲在被窝里笑了好一阵子,悄悄地将对话记录截了图,之后慢慢进入梦乡。
      
      第二天是个阴天,宋圆月一早上起来,穿着浅黄色短袖和牛仔短裙,同宋妈妈打了招呼之后,要去明淮路商圈的钢笔专卖店买专用的墨蓝色墨囊。
      
      隔着远远的两条街,她都能看见某特大商城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她绕着边边想要进去,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保安将人群往后引,她正低着头,没有注意人群的驱动方向,冷不丁叫人重重踩了一脚。
      
      就是停顿了这么一会儿,她就被人推搡在地,有人踩到了她细细的肩膀,有人踩到了她的小腿,她疼的站不起来,还是个眼神好的上班族小姐姐看到了她,拉着安保指了她的方向,才把她救了起来,重见天日。
      
      上一秒,她以为自己要死了来着。
      
      她直接被商场的负责人送到了市内医院做检查办理住院,并联系了宋妈妈。她小手臂骨裂,腿上有几处皮外伤,其他位置倒是都没什么问题。
      
      宋圆月半躺在病床上,宋妈妈正低头给她削梨子,口中念叨着:“明星架子就是大,这么多人……你说你这孩子,也不小心点儿,万一出了点什么状况,妈妈……妈妈也没法活了。”
      
      话音中带着些哽咽,宋圆月甚至看到宋妈妈擦了擦眼泪,她安慰道:“唉,妈妈,我这不是好好儿的?谁知道人群突然都往后退,要不然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隔壁床上躺着的是个中年女人,据她的家人说是出了严重车祸,这都已经住了好几天的医院,可还是高烧不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退烧。
      
      何廷舒听说宋圆月小手臂骨裂,赶紧要了医院地址,要来看她。
      
      下午两点钟,宋圆月扎完了消炎吊瓶,何廷舒拎着果篮进了病房,后面……后面跟着的是……
      
      宋圆月揉了揉眼睛。
      
      真的是他。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