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怦怦里》幼遇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7-10 09:37:1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矛盾 ...

  •   宋圆月洗漱后到餐桌前吃早餐,将将吃到一半,就听到宋妈妈的手机铃声响了,她往手机屏幕上看了一眼,是个国外号码,应该是宋爸爸打来的,宋妈妈起身到大卧室通电话。
      
      她戳着小盘子里的煎蛋,一时之间也没了吃早餐的胃口,正按着胃口把剩下的小半块面包吃了之后,宋妈妈握着手机出来,然后轻声对宋圆月说:“你爸爸要你接电话。”
      
      她拿纸巾擦了擦嘴巴,接过手机,“喂,爸爸。”
      
      “你这个白眼狼,谁是你爸!”
      
      宋圆月颤了颤手指,手机差点摔到地上。
      
      “我天天供你吃供你喝,你不孝顺!你不是白眼狼是什么!”
      
      “你去没去你奶奶家!多长时间没去了?你奶奶是我的妈妈,你去一趟又能怎么样,你真是不孝顺!”
      
      “太不孝了!”
      
      她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被人扣上了这么大一个帽子,脑袋里嗡嗡直响,他在电话的那一段竭力嘶吼,她意识飘离,不知道飞去哪里。
      
      话语污浊而不堪入耳,她直挺挺地站在餐桌前,一言不发,等着对方将电话挂断,她才好像回过魂来。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好像数都数不清楚,或者说是见怪不怪。
      
      她和奶奶家的关系一直不好,自懂事的那一天起,她的印象中只有妈妈和姥姥,就连对爸爸的记忆都少的可怜。
      
      但是到头来,每一个人每一次都埋怨她对奶奶不亲近,对爸爸不亲近,可从来都没有人想过,到底为什么会造成今天这个局面。
      
      把责任全部都推到一个半大的孩子身上,不过是成年人仗着自己年长且有经济实力而发起的一场货真价实的压迫罢了。
      
      宋圆月都知道,心里明镜似的,她不愿意说,但是不代表她并不知道。
      
      感情这种东西,不论是亲情友情又或者是爱情,都是相互的,是天下第一简单之事,也可能是困难之最。
      
      宋妈妈看宋圆月的情绪不大对劲,硬是在脸上挤出了个笑容来,“昨天隔壁李阿姨说早市的黄花鱼好新鲜的,妈妈领你去早市散散心好不好?”
      
      她转头看向宋妈妈,抿了抿唇,鹿眼中水润晶莹,她揉了揉鼻子,敲了敲自己僵硬的小腿,低下头的那一瞬间,眼眶再也承受不住眼泪的重量,滴在干净的白色地板上。
      
      再直起上身的时候,她眼睛有些红,张了张嘴巴,到底还是说:“妈妈,我不去了吧。”
      
      宋妈妈无法,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安慰好她,拎着小菜筐出去后,摸出了手机给何廷舒打了个电话,希望何廷舒能带她出去玩一玩。
      
      门铃响起时,床头柜上放置的闹钟显示9:38,宋圆月正趴在床上,一遍一遍戳开席清晏的头像来看,放大又缩小,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将自己完全放空。
      
      她昏沉着头脑开门来看,竟然是何廷舒,她抹了把脸,看着还气喘吁吁的何廷舒,哑声问她:“你怎么来了?”
      
      “今天我常去的吧周年庆!酒水半价打折!姐妹儿走啊!”她兴致高昂,也在暗中观察着宋圆月的神态,她怕宋圆月觉得酒吧不安全,又添了一句,“你别担心呀,我和阿姨说好了的,阿姨也答应了,而且清禾酒吧很安全的!我和那里的小老板都认识!”
      
      她久久没有回答,何廷舒犹豫来犹豫去,还是低声说:“月月,我不开心了,就去喝酒,喝醉了,梦里就会有你想要的东西。”
      
      “真的吗?”
      
      “真的”,何廷舒脱了鞋,拉着宋圆月往卧室走,她擅自做主打开了宋圆月的衣柜,“我一般去酒吧,只穿最简单的短袖和短裤,舒服才是最主要的,去了只管喝。”
      
      原来,这和宋圆月想象中的酒吧并不一样。
      
      她换好衣服下了楼,才发现何家的司机正在楼下等着,何廷舒笑了笑说:“太着急了,就直接叫司机叔叔送我过来了。”
      
      清禾酒吧,就算是在白天,人也很多,里面有震耳欲聋的音乐,也有男男女女混在一起的舞池,也有坐在吧台前闷着喝酒的过客。
      
      一楼的一间包厢内,只有两瓶mouton还有两只高脚杯,隔音效果很好,外面的一切狂乱都与他们无关,席清晏解开了袖扣与领口的前两颗扣子,他掀着眼皮子看着身边坐着的男人,问他:“找我来什么事?”
      
      男人长得有些女气,随性的穿着短袖和休闲长裤,眯着一双细长的眼睛,笑道:“叙叙旧,你这么严肃做什么?”
      
      席清晏看了他一眼,徐亦倒了两杯mouton,递给他一杯,席清晏手指搭在额上,摆了摆手,“不喝,调整时差有点烦躁。”
      
      徐亦扯了扯唇角,“想找个女人?”
      
      “滚。”
      
      徐亦放下手中端着的酒抱着肚子笑倒在沙发里,问他:“你在法国住了这么长时间,又刚刚从美国飞回来,人家一丁点儿的开放都没学会?也不知道你整天绷着什么劲。”
      
      席清晏挑起长眉,起身系好袖扣就要往外走,徐亦赶紧上前去拦,“别别别,都是我说的不对。”
      
      徐亦的嘴巴就是这样,什么玩笑都敢开,也还算的上是有趣,席清晏皱着眉看了他一眼,又重新在酒红色的沙发上坐好,包厢内的灯光昏黄而暧昧,笼罩在他的周身,徐亦在他身旁坐好,“咱们兄弟好长时间没见。”
      
      “这几年怎么样?”
      
      “不怎么样”,席清晏慢条斯理地从裤袋里摸出了一盒烟,眯着眼睛点燃,鲜红的薄唇吐出白色烟雾,怎么看怎么撩人。
      
      徐亦耸了耸肩,知道席清晏性格就是这样,也不介意反倒自顾自地开始说:“我爸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股份大半都转到了我的名下,虽然一点也不刺激。”
      
      “但也还好,前几年混的也有点够了,安定下来也有安定下来的好处。”
      
      “杨令白听说你回来了,本来想飞过来看你,但是他的宝贝疙瘩最近确认出怀孕了”,徐亦伸出手来,食指上带着黑色的指环,往席清晏面前一伸,比划出两根手指,“两个月了,正不稳定呢,脱不开身。”
      
      他直起身,往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掸了掸烟灰,笑了起来,“这么说,我现在就得准备满月酒的份子钱了?”
      
      “大爷您开什么玩笑”,徐亦笑着瞥了他一眼,一身西装高定,就连穿在里面的衬衫的价格都是个天文数字,更遑论攒份子钱这一说。
      
      老友相见,必不可少的要喝上几杯,但是席清晏半点酒都不碰,烟也是只抽了那么一支罢了,末了,一整瓶mouton都进了徐亦的肚里,席清晏联系了代驾,送他上了车,又折了回去。
      
      他去了一趟卫生间,洗干净双手后,隐隐约约听到有女孩子的哭声。
      
      压抑到了骨子里。
      
      酒吧里这种事情常有,但在清禾酒吧里并不常见,他本不想多管闲事,却在出了男卫生间后,发现有那么一小团正缩在女卫生间门口处,哭的昏天暗地,身边还站着个姑娘,忙着拉她起来,还要轻声哄着。
      
      是宋圆月和何廷舒。
      
      席清晏走近,他想他只是出于长辈的关心而已,毕竟两个小女孩在酒吧里怎么看都不安全,“怎么回事?”
      
      何廷舒拉着宋圆月手臂的手顿了一下,然后回头,瞪大了眼睛发现是席清晏,她有些苦恼,指着宋圆月说:“她家里有点事,不大痛快……”
      
      席清晏没理她,自顾自地蹲下身来,一只手臂自她的膝盖窝下绕过,一只手扶着她的后背,将整个人都抱在怀里,他回头,看着呆站在那儿的何廷舒,淡声说:“这里虽然算是安全,但是小孩子还是少来。”
      
      何廷舒连忙点头,觉得席叔叔比爸爸还吓人,暗自唏嘘。
      
      小姑娘身上的酒气不重,也许是第一次喝酒,没喝几口就醉到这个地步,兴许是刚刚哭的累了,现在竟是不哭不闹,软趴趴地窝在他的怀里,乖的不像话。
      
      纯黑色的保时捷奔驰在这街道之间,撕破表面上的平静,誓要探索每一件事的本质。
      
      因为顺路,他问何廷舒要了宋圆月家的地址,先送何廷舒回了家,临走前何廷舒小声说:“麻烦席叔叔了,请您把月月安全送到家去。”
      
      席清晏笑了笑,升上了车窗,黑色的西装外套放在副驾驶座上,袖扣解开,挽至小臂处。
      
      姑娘还在后座熟睡着,没有宿醉者的半点不良嗜好,顶多就是头痛不舒服的轻声呓语,可怜兮兮地。
      
      宋圆月家所住的小区是有些老旧,他按照导航将车子开到了小区北门岗前,可是半躺在后座上的小姑娘还在熟睡着,没有半点要醒来的痕迹。
      
      席清晏下了车,顺手关好车门,打开后车门,伸手碰了碰她的肩膀,看她睡得正熟,脸颊粉红盈盈,惹人怜爱,他声音不自知地放柔放缓,“醒醒,到家了。”
      
      可能是他手下力道没有控制好的缘故,他听见宋圆月轻哼了一声,然后缓缓睁开那双小鹿般的眼睛,雾蒙蒙又水灵灵的。
      
      他低垂眉眼,额前细碎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走,送你回家去。”
      
      她好像还没醒酒,一提到回家,鼻子一酸就要哭出来,两个人在小区门岗前僵持不下,一个在车门外,一个在车内死死的抠着身下的真皮座椅,呜咽着摇头。
      
      席清晏的耐心终是被耗尽,这姑娘明明清醒时那么听话,怎么醉了酒就这么犟?
      
      估计醒了酒才能好。
      
      路边指指点点朝他这边看的人越来越多,他皱着眉低声骂了一句,只好关好车门,又上了驾驶座,往酒店的方向去。

  • 作者有话要说:  7.10
    考试周第三天,存稿箱-1
    蠢遇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被思修抽干了……
    ——
    其实这就是一个讲纯情少女和纯情老男人之间谈恋爱的那点儿事儿的故事(扶眼镜)。
    谢谢“迷你曼”小仙女的营养液*1 (比心~)
    ——
    本文女主性格不属于欢脱那一挂,有点温柔有点小脾气很可爱,男主也不是阴冷的变态,对小月亮算是温柔……(到时候会在文案上挂一下)
    撒糖会很甜,也会有剧情线的。相信我!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