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怦怦里》幼遇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9-13 23:19: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再遇 ...

  •   八月份,夏天,无时无刻不透着燥热,就算是清晨携着的风也不见一丝凉意。
      
      小区里的大黄狗正张着嘴巴吐着舌头无精打采地趴在一位老人脚边。老人手中摇着蒲扇弓着腰坐在小马扎上,他扶了扶眼镜眯着眼睛装模作样看着今天早上的报纸。
      
      报纸上的头版头条用了特大的加粗字体,就算他视力不好也能看得清清楚楚:彭生集团房地产项目即将启动。
      
      他念出了声,动动嘴皮子都觉得口干舌燥,也不知道这恼人的夏天什么时候才能过去。在楼道口坐了这么一小会儿,老人的身上已经浸满了汗液,他兜着身上泛黄的衬衫,鼻梁上的镜架也支持不住,直往下滑,他索性摘下了眼镜,折叠好放进了胸前的口袋里。
      
      他叹了口气,合上报纸,发出“哗啦啦”的声音,然后牵着大黄狗往楼道里走,口中嘟哝着:“都是有钱人,有钱人,咱这样儿的,还是回家吃点豆腐脑吧。”
      
      报纸中所提到的彭生集团始创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创始人何易生先生把握先机,赶上潮流,大胆发展电子通信这一行业,实在赚了不少钱,自此发家。
      
      眼下的掌舵人是其长子何望良先生,在其将父辈的事业发展壮大之后,欲往房地产方面拓展版图,但是其中必定要有一定的支持力。
      
      而就因为启动项目缺少的这整整六百万,何望良先生放下身段,正携着夫人及其爱女何廷舒等在机场大厅当中,也不知究竟是哪一位能叫何望良如此重视。
      
      机场内的凉气开的很足,但是就这么坐在这儿还要等上两个小时甚至更久,这对于何廷舒而言实在是无聊至极,她捏着自己浅蓝色的裙角避开了人群,到卫生间去,从深蓝色牛皮小挎包中翻出手机,给一个备注是圆圆的小月亮的人发了微信。
      
      宋圆月收到微信的时候,正穿着睡裙趴在桌子上,一遍一遍的翻看着自己的录取通知书,没什么精神,粉粉嫩嫩的唇抿的紧紧的。
      
      在她听到提示音后,她慢吞吞地拿起手机,点开微信界面。
      
      廷舒小富婆:月月!我现在在华西路机场里,好无聊。
      
      她将长长的黑发拨到了一边儿去,露出小半张嫩白的脸来,她笑了笑,懒得打字,直接发语音过去,“和何叔叔一起去的吗?”
      
      廷舒小富婆:是啊,我爸超级重视这件事,硬拉着我来的。
      
      廷舒小富婆:但是也难怪,要接的人是席叔叔。
      
      宋圆月要发语音哄她的时候,恰好看到了这条紧跟着的消息。
      
      她手心冒出了些冷汗,细白的手指扣在手机的外壳上,用了十二分的力气,指尖都泛白,心脏跟着跳,比她跑了八百米后的心跳还要剧烈。
      
      他,回来了?
      
      他,回来了。
      
      她颤着手指不知该如何是好,回忆也不受控制,翻飞回高二那一年的五月。
      
      宋圆月清楚的记得,那天是五月十七日,天气很好,一丝云彩都没有。
      
      几日前的数学小考,她又考的不是很好,老师把她单独拎出来谈话,她耷拉着脑袋站在走廊里,白净的小脸上红的不像话。
      
      她脸皮薄,禁不住人说。老师的话在她耳边嗡嗡作响,听不清楚,明明只有短短的十分钟,但被人挂在外面,就仿佛有十年那么长。
      
      最后老师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抬起头来,细声向老师保证:“老师,下周的小测我一定会考好。”
      
      她眼神里透露出真诚,认真的神色令老师动容。老师教了宋圆月两年,也知道这个学生的具体情况。
      
      明明很努力,但是考试成绩就是不理想,如果不是这几次成绩下滑的厉害,她也不会把宋圆月叫出来。
      
      老师叹了口气,又怕她压力太大想不开,轻声说:“数学很重要,再加把劲,不要让这一科影响到你高考。”
      
      宋圆月点了点头,就要离开的时候,却听到走廊的那一端有脚步声传来,她下意识往声源处望去。
      
      走廊的拐角,永远藏着数不尽的秘密与惊喜。
      
      四中的校长走在前面替一位年轻男人引路,年轻男人大约二十四五岁,穿着正式的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装,没有系领带,但扣子扣到了最上面的一粒,短发干净利落,薄唇桃花眼,皮肤冷白,给人一种无法接近的错觉。
      
      她的纯白色的运动鞋鞋底就像是抹了胶水粘在大理石砖上一样,令她动弹不得。同样惊愕的还有身边站着的老师,校长看到她俩,连忙快走了几步,胖胖的脸上堆着笑容向席清晏介绍:“这位是咱们学校最优秀的数学老师,十分敬业,休息时间都要为同学答疑解惑。”
      
      席清晏朝老师礼貌地笑了笑,带着不可言说的冷漠与疏离,可又并不给人留下目中无人的坏印象。
      
      她看呆了眼睛,男人感受到了她的视线,转头去看她。
      
      四目相对时,宋圆月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漏跳了一拍,沉寂了多年的心,就在这一刻,好像活了。
      
      后来的后来,她去何廷舒家玩,遇见在何家作客的席清晏时,这才知道原来席清晏是何望良的远房亲戚,远到血缘已经淡漠,只谈生意场上的事。
      
      意识慢慢回了笼,她放下了手机,抓来书桌上摆着的湿巾狠狠地擦了擦手心,可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何廷舒才好,到最后还是何廷舒发来消息。
      
      廷舒小富婆:你也来吧,陪陪我,接完机就让司机开车带我们看电影去,你看好不好?
      
      何廷舒在卫生间里等着消息,并不知道宋圆月心里头对席清晏的那些小猫腻,只知道宋圆月不爱热闹喜欢安静,让她出一次门比登天还难。就算拿看电影来约她,她心里还是敲着鼓,就怕被宋圆月拒绝。
      
      哪里知道那边很快发来语音,她连忙放到耳边去听:我去我去,也有两个礼拜没见了。
      
      宋圆月的心脏都跳到嗓子眼儿,发完了语音就把手机扔到了一边,打开衣柜,一件一件的翻着。
      红色的太艳,粉色的好像有点俗气,这件绿色的连衣裙好像有点老气,她翻来翻去,惹了不小的声响,宋妈妈在外头敲门说:“月月你在里面做什么?这么大声?”
      
      宋圆月放下手中的纯白色短袖替宋妈妈开门,挠了挠小脑袋,小鹿眼中泛着水光与惊喜,双颊泛红,她边让妈妈进屋,边说:“廷舒约我出去玩,我……我在挑衣服。”
      
      宋妈妈坐在她的床上,笑眯眯说:“这么兴奋,不是有男生出去约会?”
      
      宋圆月立即摇了摇头,示意不是,软软的耳根有点红,但是并不明显,宋妈妈上前去挑了一件咖啡色圆领及膝裙递给她,“你皮肤白,穿这个更好看,出门记得打伞,今天好热的。”
      
      她只顾着打量着裙子,嗯了几声,明显带着敷衍,目光都聚集在这条A字裙上,宋妈妈叮嘱她:“出去玩注意安全,妈妈给你发了几百块的微信红包,不要用朋友的钱。”
      
      宋圆月点了点头,应答道:“妈妈你放心好了,等到了机场,给你发微信。”
      
      宋妈妈又嘱咐了她几句,她总是觉得孩子一个人出去不安全太危险,生怕出了什么意外。这对于她们这些把孩子捧在手心里视为珍宝的家长们来说,实在是稀疏平常。
      
      她踩着轻快的步子,几步走到床前拉上了窗帘,抬起手臂的瞬间,露出笔直而又纤细的大腿,脱下睡裙后,少女窈窕的身子暴露在空气当中,就连那纤细的灰尘都不舍得落在她的皮肤上,只怕惹脏了这块美玉。
      
      她快速地换上裙子,脸上只涂了防晒霜,匆匆穿好摆在门口的米白色拉带小皮鞋,打上遮阳伞就出门去了。
      
      自出了这扇门之后,她脸上的笑意就没有淡下来过,似乎怎么也笑不够,雪白的肌肤在阳光下能够发光,她打了出租车,不用二十分钟就到了华西路机场。
      
      何廷舒在机场北大门口等她,两个人遇见了就亲亲热热地开始聊了起来,都是现在小姑娘们爱聊的东西,无非是娱乐圈的事又或者是学校同学们之间的八卦。
      
      她们挽着手臂进了机场大厅,宋圆月见到了何望良与何妈妈,赶紧问好:“叔叔阿姨好。”
      
      他俩都朝宋圆月笑,知道她同何廷舒之间的关系,还是何妈妈先来问她:“圆月怎么来了?天气这么热?”
      
      这种富贵人家的出来的人,个个儿都跟人精儿似的,会说话的很,还没等宋圆月反应过来,又听何妈妈说:“一定又是廷舒这个臭丫头嫌无聊把你叫来了吧,这孩子,这么热的天……”
      
      何妈妈掀着眼皮子剜了何廷舒一眼,何廷舒吐了吐舌头,往宋圆月身后移,宋圆月的脸红了一片,翕动着嘴唇有些害羞,“不是的阿姨,等会儿和廷舒约好了要去看电影的。”
      
      何妈妈满意地点了点头。
      
      但是她并不知道小孩子们之间的友谊,向来都是单纯而又热烈,不像是大人的世界里,充斥着的都是满满的利益与虚与委蛇。
      
      何廷舒怕宋圆月尴尬,连忙拉着她到长椅上坐好,身边坐着的是几名商业精英打扮的男人,手中拿着几本财经杂志,好像很高大上地样子。
      
      何廷舒打开了购票软件,和宋圆月挑选影片,可翻来覆去都只有那么几部片子。不是全程尬笑的所谓喜剧,就是狗血到不行的爱情片子,宋圆月从何廷舒手里接过手机,又往下翻了翻,而就在她指尖滑动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叫何廷舒。
      
      宋圆月循着声源下意识地抬头看去,熟悉而又有点陌生的面孔闯入了她的视线,扰乱了她方才安静下来的心。
      
      她站起身,跟在何廷舒身后往席清晏面前走,小腿肚子都发软,比高考那天还要紧张。
      
      她看见席清晏同何望良握手,听见他略有些沙哑的嗓音,“好久不见。”
      
      宋圆月舔了舔嘴唇,在心里默默地想:是啊,好久不见。

  • 作者有话要说:  7.8
    新文撒花~
    ——
    考试周的第一天,存稿箱-1
    某遇又要开启偷偷窥屏状态,请亲爱的们多留言评论吧!
    *9.13
    祝大家中秋快乐~
    以下是蜜罐小姐的新文案~感兴趣多多收藏吧~
    ——
    应意是个名副其实的胆小鬼,不小心把人睡了却不敢负责,
    她只好怀着愧疚之情十分阔气地留下一张空白支票,一走了之。
    风平浪静后,她没设防备时,却在自家甜品店后门被男人捉了个正着,
    男人中指和无名指间夹着那张支票,弯下腰看着她圆溜溜的眼睛,笑地邪气,“小姑娘,谁教你的?嗯?”
    她揪着宽松的卫衣下摆,咬了咬下唇,“请问……您是不知道怎么填写吗?”
    “真不好意思,您开个价,我帮您填!”
    ——
    刚回国的容氏集团掌舵人容谨是应意的第一个相亲对象。
    相亲饭桌上,那个熟悉的男人穿着整齐的白色衬衫,笑眯着那双狭长的眸子,似笑非笑间问她:“这回,应小姐想要砸给我多少钱?”
    (没……没钱QAQ)
    (砸不起,砸不起……)
    *腹黑宠妻总裁x佛系可爱甜心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