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师叔魔性相吸》执破 ^第9章^ 最新更新:2019-04-24 08:34:5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历险(1) ...

  •   
      郁凌一觉醒来,急出了一头冷汗。
      
      他又梦到了他在无稽山的好友耽耽,她在他的坟前与他告别,说她最近不能陪他了,要离开无稽山去一个地方。
      
      他在梦里很着急,他想告诉耽耽,他还在这世上,想问她她要去哪里,想和她说话,可她就是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离开无稽山的这段日子里,郁凌在外面很有一种奔波感。前世,他从来没有离开过无稽山,他不懂的是师父百炼如此看重他,但是从不让他下山去和外面的世界接触,有时候他都很疑惑,不知道师父这是期待他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在外面命悬一线,几天吃不到一口热饭的时候,郁凌会特别想念无稽山,想念耽耽。耽耽和他一起长大,情同兄妹,是这个世上与他最亲密的人。可当他头脑清醒时,想到回无稽山,又会开始有各种顾虑,觉得老天爷既然夺走了他一世的生命,就不会让他轻易回到过去。
      
      这天,钟子奕想到要去挖螃蟹了,一早起来就格外开心,草草吃完了早饭就去准备挖螃蟹要带的东西。
      
      钟乐初平时虽对这个儿子管教得严,但家里难得这么热闹一下,钟子奕也难得能有什么朋友和他一起出去游玩,所以也是笑呵呵地看着钟子奕去做这些事情。
      
      不一会儿,钟子奕找来了布袋、铁夹子、锄头,身上的装束从头到脚也换了一遍,穿上了窄袖衣裳和深色皮靴,比平时更显得精神了。
      
      金禅将钟子奕这身打扮夸了一番,又看了看郁凌这身扯烂得不成样子的衣裳,道:“你就不用换了,要是滚了泥直接扔了,置身新的吧,你这张脸啊算是被你这身破衣裳给耽误了。”
      
      钟子奕扑哧笑出了声:“金叔叔说得是,凌哥哥要是不嫌弃,我的衣裳喜欢哪件拿去穿便是。”
      
      郁凌听到这话,心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虽自认为是个厚脸皮的人,但受人恩惠到底心里还是不踏实。
      
      在钟家也住了好几天了,白吃白住不说,还受了钟家父子俩许多照顾,而且钟子奕心性单纯善良,一直对他很坦诚,而他对钟子奕却不得不有所隐瞒。
      
      郁凌看钟子奕生得瘦弱,将钟子奕手里的铁夹子铁锹全都拿了过来,从厨房外面取了个背篓,将所有东西放进去,背在背上。
      
      金禅也兴致勃勃地跟了过来,打算和郁凌、钟子奕一起出门。
      
      “还有李叔叔没来,我去叫他!”钟子奕打算拐回去叫李寂。
      
      金禅摆摆手将他拦住:“不必了,咱们坐船去,沿途可以到处看看热闹,你李叔叔喜欢清静,不会和我们一起。而且他又懒,施展起神行术来,比我快多了,哪用得着坐船。”
      
      金禅嘴上说得漂亮,其实他心里是害怕向来不积嘴德的李寂跟在一起,会让他在两个小辈面前难堪。
      
      可过了一会儿,李寂还偏偏跟过来了。
      
      钟子奕生怕冷落了李寂,返回去和李寂说话:“李叔叔,咱坐船去棉古滩,这沿路有看不完的新鲜,大家都说不走一次这条水路,不知道安合镇的好。”
      
      李寂朝钟子奕点点头,“嗯”地应了一声。
      
      四人上了船后,艄公勾着身子开始摇桨,笑道:“今天这是什么日子,凑齐了这么多年轻貌美的公子。”
      
      金禅一听这话,顿时笑眯眯的,觉得艄公也将他算作了年轻貌美的公子。
      
      “可不是嘛,四位里就占了三位。”李寂离那艄公最近,随口应和着艄公的话。
      
      金禅脸上的笑突然就消失了,起身坐到船的另一头去。
      
      郁凌和钟子奕也觉得和李寂坐在一起不方便说话,便都起身坐到金禅旁边去了。
      
      艄公将他们送到一水浅的地方,船不好再向前开了,便靠了岸,嘱咐道:“几位公子也别走远了,提防妖物,妖物伤人的事这几年时常听人说起。”
      
      钟子奕很少外出,妖物伤人只是听人说起过,并不曾亲见,而且今日挖螃蟹的兴致又极高,所以也不把艄公的话放在心上。
      
      金禅和李寂更是不甚在意,尤其是金禅,恨不得今天把挖螃蟹改成逮妖物,好让自己在两个年轻人面前显显身手。
      
      唯有郁凌,对上次被树妖缠上之事仍旧心有余悸,他怕虽怕,但还是觉得自己要是恢复了从前的修为,战胜这些邪祟都不是难事。
      
      走到浅滩后,钟子奕迫不及待地拿出锄头开始挑着从石头周围下手。
      
      而李寂远远地站着,并不参与到三人中来,好像来这一趟他只是为了在河边吹吹风,顺便欣赏一番这大好河山。
      
      钟子奕好不容易挖出了一只螃蟹,却不敢上前捉,在原地又是高兴又是焦急,大声朝郁凌喊着:“快来这儿,用夹子把它夹起来。”
      
      郁凌这才想起铁夹子和布袋全在背篓里被他扔在路上没带到这滩上来,他看钟子奕急成那样,赶紧扔下手里的锄头,往钟子奕那边跑去。
      
      郁凌跑到钟子奕旁边,弯下腰将螃蟹抓了起来,又转身朝李寂站的地方走去,指着放背篓的地方向李寂喊道:“沉音兄,劳烦你将背篓里的袋子拿给我。”
      
      郁凌本以为李寂会不理睬他,没想到李寂很是配合地立马拿了袋子朝他这边走来。
      
      风将李寂的衣裳吹得鼓起,郁凌感觉眼前这人好像随时都要随风起舞一般,突然间,他很想看看这么飘逸的人会以一个什么样的姿势满地追螃蟹。
      
      待两人走近些时,他趁着李寂没注意,将螃蟹朝李寂身上一扔:“沉音兄,接着。”
      
      螃蟹飞出时,李寂手里的布袋也同时飞出,布袋在空中直接撞向螃蟹,稳稳地将螃蟹裹住,掉在了地上。
      
      “袋子和螃蟹都在这呢,拿走吧。”李寂脸上的神情仍旧是冷冷的,既没有得意,也没有不高兴。
      
      郁凌万万想不到李寂出手能这么快,他弯腰捡了地上的东西,心想:“我就不信他这一辈子没个狼狈的时候。”
      
      他回头又朝钟子奕走去,钟子奕正提着锄头往滩中间走去。
      
      钟子奕面对着的是一大片芦苇,越是往前走,地上的沙子越少,泥土含水越多。
      
      “子奕,别往前了,小心靴子陷泥巴里头拔不出来。”郁凌追上去提醒着钟子奕。
      
      钟子奕回头看向郁凌,笑道:“我会小心的,前面石头多,兴许那石头下藏了好多螃蟹呢。”
      
      郁凌看到钟子奕身后的泥地里涌出一股黑气,随后,远处大股大股的泥浆朝钟子奕迈来,他所站的地方像是浮在了泥浆上一般,他开始觉得站不住脚,整个人摇摇晃晃起来。
      
      郁凌知道此地肯定有古怪,他发出一声惊叫,赶紧朝钟子奕跑去,想将钟子奕拉过来。他刚跑出两步,却见一糊着泥浆的扁平的大尾巴以遮天蔽日之朝钟子奕甩来,钟子奕被那一击,猛地飞了出去,一头扎进了不远处被泥浆盖住了的芦苇丛中。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