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师叔魔性相吸》执破 ^第7章^ 最新更新:2019-04-21 21:00:1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叔叔 ...

  •   
      这两人讨论了好一阵,钟乐初才猛然转向郁凌:“小兄弟,你这伤是怎么来的?何人将你伤得这么重?而且李护卫昨晚是去了幽明山驱邪物,又怎么会在那里碰上你?幽明山过去可就到了摩柯山了,那可是魔宗的地盘呀!”
      
      钟乐初的这一连串问题让郁凌犯难了,还好他脑子转得快,装作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我本是无稽山的弟子,下山时不知道为何会碰上一伙人将我认作是七焰堂的人了,被他们胡乱打了一通,打得是晕头转向,结果灵力使不出来了,人也不知道到了哪里。”
      
      “哦?还有这样的事?真是太过分了。哎,我向来反对门派相争,这几年魔宗又不作乱,正魔两道也无争端,本来也都太平,这几大门派突然之间还要出来闹事,这不,难免伤及无辜呀。”钟乐初鄙夷地说着,看上去极为厌恶外面这些争斗。
      
      金禅也轻笑了声,道:“我也烦他们,拿出一副拯救天下苍生的姿态逼着我们神殿派人过来铲除魔宗,好,我们就配合一次,顺便来看看热闹,到了这里发现约定的期限还没到,他们早就迫不及待地开始抢功了,还不是拿着铲除魔宗作为借口,趁机扩张自己的势力。”
      
      钟乐初听了金禅这番话,哈哈笑了:“为了权势,闹得如同一帮孩童一样,真是笑话。”
      
      郁凌这才听出,这金禅和昨晚救他那人从遥远的雪域过来,也是过来围剿魔宗的。
      
      “小兄弟请先回去歇息吧,我和金兄弟去书房一边翻阅医书,一边讨论,等会儿犬子子奕会将早饭端到你房里来。”钟乐初一门心思都在和金禅讨论郁凌的伤势上,将郁凌晾在一边未免失礼,只好让他先回屋休息。
      
      钟乐初爱好庞杂,与金禅格外投缘,两人到一起时经常都是研究医理,切磋棋艺,搜集书画,视彼此为知己,只是相对金禅,钟乐初要稳重得多,不像金禅那样做事有些儿戏,一下一个想法,凡事以好玩为准则。
      
      这两人走后,郁凌在院里闲逛着,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舒服地睡过了,一觉醒来他虽身上到处酸痛,但精神已经好了很多。他又开始回忆起这几日发生的事情,这接二连三的事儿,像是老天爷在戏耍他一样。
      
      “咦,你起来了,父亲让厨房给你熬了肉粥,过来吃一点吧。”
      
      一个温柔又干净的声音传来,顿时打断了郁凌的思绪。
      
      郁凌朝那说话人看过去,这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个头和骆虎差不多,但比骆虎长得白净秀气。郁凌一眼就看出这少年应该是钟乐初的儿子钟子奕了,父子两都有着一样的温和神情。
      
      钟子奕手里端着食盘,盘里放了一碗粥,一碟菜。他朝郁凌说了一声后,便端着食盘进屋了。
      
      郁凌也跟了进去。
      
      钟子奕将粥和菜放到桌上,又将桌旁的凳子挪了挪,低头道:“听说你受了惊吓,这会儿可好了?”
      
      郁凌看到一陌生人如此细致入微,心里有些局促,突然间又想到了骆虎。与骆虎分开后他一直都觉得心里有愧,不知道骆虎后来有没有逃脱。当时他俩到那农家院,闻着粥的香味都想去讨碗来喝,如今他终于喝上热粥了,而骆虎不知道人在哪里。
      
      “好了,我没什么,多谢了。”郁凌朝那钟子奕客气地点点头,他看钟子奕人极为随和,便想从他口中打听昨晚救他的那人,“李护卫可还在府上?”
      
      “在呢,这会儿兴许还没起来。”钟子奕笑道。
      
      “没起来,他也睡觉?他也睡懒觉?”郁凌觉得那人仙人一般的人物,好像是不用吃饭睡觉的。
      
      “怎么不睡,李叔叔比你我都爱睡呢。”
      
      郁凌听到钟子奕称呼那人为叔叔,忍不住笑了:“你怎么喊他叔叔?”
      
      “我爹和金叔叔是好友,李叔叔是金叔叔的师弟,我当然喊他叔叔,而且他们修行的人通常看不出岁数,他虽看着长不了我几岁,可谁说得准他多大年纪呢?”钟子奕和郁凌年龄相仿,两人刚说几句话就觉得像相熟已久一样。
      
      郁凌一阵坏笑:“哈,说不定比你爹岁数还大!”
      
      钟子奕听郁凌这么一说,也逗得笑了,随后又觉得这么背后谈论别人的年纪有些失礼,收住了笑小声道:“不会吧,要真有那么老还怪吓人的,李叔叔那么俊美的人儿,怎么会是个……”
      
      “老大叔?哈哈……”郁凌把钟子奕没说出来的那半截补上,遂觉得这“李叔叔”的真实年纪成了他心里又一个想挖出来的好玩的宝藏。
      
      钟子奕家教严,讲究礼节,见郁凌要开始吃饭了,不好再站在旁边妨碍他,便道:“你吃吧,我等会儿过来拿碗,咱们晚点再说话。”
      
      钟子奕刚转身,还没走出房门,就对着外头叫了声“李叔叔”。
      
      郁凌回头,看着敞着的房门,心想:“坏了,这‘李叔叔’好像就坐在院里呢!不会听到我刚说的话了吧!管他的,我就装作没说过,他肯定也会装作没听到。”
      
      郁凌草草地将粥喝完,心想既然这人就在外头坐着,还是应该上去打个招呼,感谢他的搭救之恩,顺便也好好看看他,看他到底多大年纪。
      
      郁凌整了整衣裳,这身衣裳已经被他扯得很不像样了,他为了怕别人认出来这是七焰堂的装扮,便把上面所带的纹饰通通扯掉了。
      
      整理完后,他快步朝外头走去,看到那人背对着他坐在水边旁的石桌边,勾着身子手上正在摆弄着什么。他一袭白衣拖到了地上,黑发披到了腰间,初升的太阳照在他身上,好像他周身发出了一层微微的光。
      
      郁凌本来为了装出感激涕零的样子,步子迈得极快,可看到这人摆弄手里的东西好像摆弄得极为专注,都不好走太快惊扰到他了。
      
      “恩人……”郁凌走到他旁边,勾着腰朝他拱手行礼。
      
      那人头稍往郁凌偏了偏,抬起眼睛看着郁凌。
      
      郁凌惊得倒抽了一口气,这世间竟有美得如此惊心动魄的男子。他从小到大以来都喜欢听别人说自己长得俊,自认为他这张脸已经独受上天垂怜了,当他知道自己的肉身已换时,最担心的就是脸会不如从前,万幸的是丁愿的脸并没有输给他。
      
      而眼前这人却是美得让他没话说,让他自愧不如,让他叹为观止。这人眉毛微微隆起,稍向上挑,像是用剑挥出的神来之笔,力道之中极显英气。眉毛下的眸子藏得极深,眸子里发出的光柔柔的,懒懒的,郁凌与那眼睛一对视,顿时觉得自己的目光要被吸了进去。
      
      “别喊我恩人,我叫李寂。”这声音比起昨晚听到的要柔和些了,不再那么冷冷的。他嘴角微微一挑,似是带了几分笑意,但仍然显得不好亲近。
      
      “哦,李恩人,李大哥……多谢你昨晚将我带回来。”郁凌称呼他的时候总想起钟子奕刚喊的那声“李叔叔”,又开始琢磨着李寂的年纪了。
      
      他细看了下李寂的脸,觉得这人不似十多岁的少年那般稚嫩缺乏棱角,但又丝毫不显老态,好像是长到了最旺盛最好看的时候,估摸着最多也就二十多岁。
      
      他又看了李寂手上抓的东西,眼光立马又被李寂修长白皙的手指吸引了,那双手缓缓动着,动作柔和而慵懒。他想知道,这双手到底是对什么东西如此专注。
      
      原来,李寂手下捏了一个没编完的小篮子,那篮子是用柳条编成,只有巴掌大,纹理细密,极为精致。
      
      李寂目光回到了他手下那个小篮子上,淡淡地说了句“举手之劳”后,便不再和郁凌说话。
      
      郁凌本来觉得这人神神秘秘的,想和他多说几句,一和他真的面对面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好像突然之间觉得两个人悬殊大,说不到一块去。
      
      金禅急匆匆地往这边走来,钟乐初跟在金禅身后,看上去两人像是起了什么争论。
      
      金禅一脸不服气,将郁凌推到李寂旁边:“沉音,刚刚我和钟兄都给这位小兄弟把了脉,钟兄非说他脉象里头的迟涩轻微得可以不用考虑,你也给看看,看我俩到底谁说的对。”
      
      李寂无奈地看看金禅,一副冷笑又没笑出来的样子。
      
      金禅抓起郁凌的手腕伸向李寂面前,郁凌看着李寂那如玉般接近透明的手指,想着那手指放在自己手腕上肯定是凉凉的。
      
      结果,郁凌想多了。李寂转过脸去拿起石桌上的小篮子起了身,冷冷地说道:“不看,你俩之间的争执我从不参与,永无休止。”
      
      三人一齐看向李寂离去的背影,金禅有些不满,追出一步朝李寂“哎”了两声,然后又垂着头折回来抱怨道:“老是这么不给人面子,总有一天也有人让你难堪!”
      
      郁凌感觉自己还呆在这里貌似有些不合适,正好看到钟子奕过来收碗,便回房里去和钟子奕说话。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评论丫,嘤嘤嘤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