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师叔魔性相吸》执破 ^第66章^ 最新更新:2019-08-06 23:09: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6、围堵 ...

  •   
      武涉带的人开始朝各个方向散开,一部分人将这块地方围起来,另一部分人开始到处找花渐落。
      
      郁凌看到他们走远后,才和耽耽一起出来。
      
      耽耽看郁凌神情,猜到他要去救花渐落,追上去道:“我和你一起去找花渐落,花渐落找到了,可能我师父也会出来。”
      
      “不,你不能去,你回客栈等着,有消息了我会回来找你,在外面太乱了,不知道会出什么事。”郁凌知道耽耽没见过混乱场面,他怕要是百炼和武涉的人打起来了会伤到耽耽,所以坚持不让耽耽跟着去。
      
      耽耽看郁凌态度坚决,只好暂时装作答应离开。
      
      郁凌避开天衍派的人,将耽耽送回到蛟州城里,自己又回到天衍派众人搜查花渐落的那一块地方。
      
      他施展起神行术,又选择有树木遮挡的地方走,即使是周围有天衍派的人,也没能够发现他。
      
      他从一座山上下来,看到山下有座倒了一半的房子,砖头塌了的地方都长出了及腰的杂草,不仔细看时,还以为这儿只是个土堆。
      
      他隐隐觉得花渐落可能就在这附近,他看四周没其他人,便朝那破房子走去。
      
      “你过来……”
      
      四周静悄悄的,突然传出这么一个声音,将郁凌吓得一怔。
      
      这声音听着软弱无力,但仔细一分辨,有些像是花渐落。他循着声音走去,走过一堵废旧的土墙,看到了花渐落红衣的一角。
      
      花渐落斜靠在墙角里,费力地抬起头来看郁凌。
      
      花渐落眼睛周围一圈有些发青,再加上突然变瘦,眼睛塌下去了许多,郁凌对花渐落看向自己的这副样子很是吃惊。
      
      郁凌在花渐落旁边蹲了下来,看着花渐落瘦弱成这样,都不忍心和他说话了,生怕他一说话又要耗费力气,更加受累。
      
      “花尊主,你怎么成这样了?天衍派的人在到处找你呢。”郁凌小声说道。
      
      花渐落用力喘了几声,那苍白的脸上反而因此添了几分活力,他伸出两只手的手掌,那手指瘦的骨节突出,又白得异常。
      
      他一手取下另一只手上所带的戒指,举在空中道:“来,这个给你,这是七焰堂掌门人的戒指,我说过了,你是摩柯人,应该回到摩柯山去,完成你的使命。接任掌门的事我已经去信交代过了,你不回去的话,七焰堂的人会出来找你。”
      
      郁凌犹豫着,不肯去接那戒指,他知道如果他接过来了,对一个将死之人的承诺他势必要去履行,可是他不接,花渐落又一直举着那戒指,不肯罢休。
      
      花渐落的手一直举在空中,等着郁凌来接那戒指:“拿去,你本来就是七焰堂的少主,你是我抚养长大,我教你一身功夫,你就该接替我的位子,莫说你还是摩柯人,这本就是你的命。”
      
      “这掌门人我不想当。”郁凌看到花渐落如此坚持,也有些于心不忍,但是他实在是不想和魔宗有什么牵扯。
      
      “那就当我求你。”花渐落直直地看向郁凌的眼睛,眉头微微皱着,“要是没人接这个位子,七焰堂会乱,摩柯山会乱,摩柯山的妖物不受管束的话,遭殃的是四周的百姓,只有你回去接任,大家才会服你,他们会把你当做丁愿。”
      
      郁凌这一刻才明白为何花渐落会如此坚持让他来接任掌门人的位子,原来他心里装的不只是他作为掌门人的职责,还有摩柯山以及周围的百姓。
      
      郁凌想,世人都说花渐落是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但是谁又会想到这个大魔头在生命的最后关头还在为他们着想呢?
      
      他接过花渐落手里的戒指,捏在手上看了好一会儿。这是一枚青玉戒指,因为经历的年岁久了,看上去格外温润。
      
      “好,我暂时替你保管,等你好些了我再还给你。”郁凌说着,又环顾四周,看天衍派的人有没有追上来。
      
      花渐落轻轻摇了摇头:“我好不了了,我还有多少日子我自己最清楚……”
      
      “那我带你冲出去。”郁凌弯下身子,打算去扶花渐落。
      
      “你不用管我了,你走吧。”花渐落别过脸去,开始想赶郁凌走。
      
      这时,不远处传来喊声。
      
      “还有这儿没找,来几个人跟我过去看看。”
      
      郁凌听这声音,像是有人要朝这边过来了。他立马将花渐落扛在肩上,起身离开。
      
      “这边有响动!”
      
      郁凌听出有喊声从身后传来,便带着花渐落朝一空旷的地方走去。
      
      他的前方是一大块空地,那地里草木丛生,像是因为旁边那屋子倒了,所以跟着废弃了。他本以为到了这里不容易被天衍派的人围堵,没想到天衍派的人早就事先联络好了,一有人吆喝,四面八方的人骑着马迅速朝这边赶了来。
      
      随着四周传来的喊声越来越大,郁凌可以清晰地看到天衍派的人越来越向他这边靠近,而且他们手上还拿着弓箭,就算他的神行术再快,只要这么多人齐齐朝他射箭,他很快也会成为箭靶子。
      
      花渐落趴在郁凌肩头,突然间变得烦躁不安,口中焦急地喊道:“放我下去,放我下去,我还有事交代!”
      
      郁凌一开始没理花渐落,但听花渐落喊得这么急好像是真有事情交代,只好站住脚,小心将花渐落放下来。
      
      花渐落脚落地后,朝一个方向大步跨了过去,身子从一丛杂草间消失,像是突然间掉落到了地底下,随后什么动静都没有了。
      
      郁凌赶紧追过去看,看到那杂草掩盖着的地方原来是一口枯井,他朝下一望,枯井底下漆黑一片,深不可见底。
      
      看来,花渐落趴在郁凌肩头,眼睛一直看向地上,早就发现了那口枯井,他是想自己往那井里一跳,天衍派的人见他已死,就不会再为难郁凌。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