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师叔魔性相吸》执破 ^第61章^ 最新更新:2019-07-12 18:03:5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1、铃铛 ...

  •   
      金禅松开郁凌的衣服,站起身向李寂道:“你来,你来,你的手怕是和姑娘家一样轻。”说完坐到一边去了。
      
      李寂在床沿上坐着,身体稍微向前倾去解郁凌胸口的衣服。
      
      郁凌感觉李寂所触到的地方痒痒的,软软的,他目不转睛看着李寂白净精致的下巴,轻笑道:“师叔的手真像姑娘家一样轻呢!”
      
      李寂没有回应郁凌,眼睛紧盯在手指所到之处,顺利又轻柔地将郁凌胸口缠着的布条解开。
      
      布条解开后,郁凌胸口的伤全部露在外面,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结痂的伤口,觉得有点丑,但即使是这样袒露在李寂面前也仍然觉得心安。
      
      李寂给郁凌换了药之后,要重新将布条绕过背上系紧。郁凌伸开胳膊,让李寂的手从他腋下伸到背上去系布条,李寂胸前的衣服触到了他胸口,让他有种两个人已经抱在一起的错觉。
      
      他看向李寂的下颌和脖子,轻声问道:“师叔怎么脸红了?”
      
      “啊?哪有……”李寂对于郁凌的突然撩拨似是早有防备,很快地看了郁凌一眼,又转过脸去给他理垮下来的衣服。
      
      “这儿有。”郁凌手指微曲,在李寂下颌上刮了一道,看着李寂往下垂着的长睫毛,调皮地一笑。
      
      李寂脸往一边轻轻转过去,长睫毛忽地将深眸一掩,道:“别闹!”
      
      金禅站起在一边看着,完全不懂得郁凌的用意,笑道:“你师叔才不会脸红呢,就没见他脸红过,他就是说假话也说得一本正经,他这张脸最会骗人。”
      
      “是吗?师叔?”郁凌一听,把脸突然一下朝李寂凑近,嬉笑着问道。
      
      李寂不答,轻身站起,长发倏地垂落。
      
      李寂打算和金禅一起出去,让郁凌躺下来休息。郁凌看到,将李寂叫住:“师叔,再弹一遍刚刚的曲子吧。”
      
      李寂抱起琴,在临窗的椅子里坐着,很快,那轻柔的乐音又传了出来。
      
      房间里的一切都显得特别安静,夕阳从窗口照射进来,透着融融的暖意。
      
      只听得窗口啪的一声响,一个红色的身影像一团火焰一般蹿了进来。
      
      “花渐落!”郁凌猛地循声看去。
      
      花渐落的红衣在夕阳的照射下格外艳丽,而他的脸却显得十分苍白,眼窝很明显地陷了下去,比以往看上去都要显得羸弱。
      
      郁凌眼光锁在花渐落的脸上,他感觉花渐落好像遇到了什么困难,又像是生了什么病,急需有人来帮他。
      
      花渐落进来后,眼睛首先朝着李寂看去,他走到李寂身边,一手撑在李寂所坐的椅子的扶手上,身体向前倾向李寂,笑着欣赏着李寂的脸:“李护卫,你也在这里啊!摩柯山一别好不容易才再次看到你啊!”
      
      李寂站起,客套地向后退一步,朝着花渐落点了点头。
      
      花渐落将李寂上下打量了一番,对李寂明媚地一笑。
      
      花渐落走向郁凌,在郁凌脸上看了看,道:“小子气色好多了。我是来找你要一样东西的。”
      
      郁凌感到诧异,怎么花渐落会找自己要东西。
      
      “要东西?什么?”
      
      “把渡魂珠给我,愿儿的东西不能给别人。”
      
      郁凌极力仰起身子:“什么渡魂珠?我没有啊。”
      
      “你脖子上的铃铛。”
      
      郁凌一听,不自主地往脖子里摸了摸,又想起那铃铛被他塞到一件常穿的外衣里头了。
      
      他将那件衣服扯过来,将铃铛找了出来,递向花渐落:“你说的是这个?”
      
      他一时没敢相信这铃铛还能是什么稀罕玩意儿,所以很随意地将它给了花渐落。
      
      花渐落从郁凌手心里拿起铃铛,举起来对着窗外看了看,看到里面的珠子在便放心地抓在手里。
      
      李寂走了过来,皱眉问道:“这个就是渡魂珠?”
      
      “不错。”花渐落看向李寂时脸上又带着笑意,“难道你们竟然不知道?”
      
      李寂摇摇头,郁凌也跟着摇摇头。
      
      郁凌想起他在《青鸟传》中关于渡魂珠的记载,这东西世上有两颗,相传能够让拿了它的两个人魂灵相通,那么这另一颗渡魂珠就在耽耽手上那个铃铛里头?
      
      他又想起在天衍派的时候有次根据铃铛的声音找到了耽耽,而且自己多次梦到耽耽,梦里的一切还非常真实。
      
      郁凌叹道:“这铃铛要不是我从小带着,我早把它扔了,没想到它居然是渡魂珠。不,这个的确是丁愿的铃铛,我的不在这儿了。”
      
      “你竟然也有一个?”花渐落想了一会儿,明白郁凌所说的是他前世也带了一个和丁愿一样的铃铛,便问道:“你也是摩柯人?”
      
      “摩柯人?”郁凌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词,但一下想不起来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花渐落道:“摩柯人是魔宗的祖先,魔宗首领从前都是由摩柯人担任,后来摩柯人越来越少,这个规定便慢慢废除了。二十年前,摩柯人中发生了瘟疫,自此摩柯一族几乎灭族。
      
      “渡魂珠是摩柯人的圣物,愿儿的母亲是魔宗的圣女,所以你的母亲应该也是摩柯人中的首领。
      
      “哈哈,我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你会是第二个拥有渡魂珠的人,也想不到居然还能找到第二个摩柯人。”
      
      郁凌听花渐落牵出自己的身世,质疑道:“光凭一个铃铛也说明不了我就是摩柯人呀。”
      
      花渐落走近郁凌,拿起他的手腕,朝着他的腕口注入灵力,然后手指顺着他的胳膊往上轻轻摸去:“没错,你就是摩柯人,有着和愿儿一样的灵脉。”
      
      郁凌在无稽山修习功法时,百炼也曾提到过他的灵脉与其它师兄弟不一样,所以经常会单独指点郁凌。
      
      花渐落将郁凌胳膊放下,手心里抓着那铃铛朝郁凌递过去,冷峻地说道:“既然你是摩柯人,这渡魂珠我也不该拿走你的,还是还你吧。”
      
      “不,我不要了,我也不是什么摩柯人,和你们魔宗没有任何干系。”郁凌直觉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收场,不想在自己身份上过多纠缠。
      
      “混账,摩柯人就应该回去担任七焰堂的首领。”花渐落以长者的姿态看着郁凌,“我总算找到下一任尊主了,可以安心地走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