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师叔魔性相吸》执破 ^第56章^ 最新更新:2019-06-29 23:59:5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6、懦夫 ...

  •   
      百炼身子向后一仰,脚下像落空了一般,整个人飞了出去。他回过神来以后,觉得腹部的剧痛已经传到了胸口,心里像撕裂了一般的疼。
      
      “你竟然不运功抵挡?”花渐落看到百炼被他一掌打翻在地,也不过来查看百炼伤势,只是站在原地看着百炼。
      
      百炼极力直起身子装作镇定:“你就算知道我不会躲,也还是会要打我这一掌?”
      
      花渐落冷笑一声,道:“不错,你是死是活我早已经不关心。”
      
      百炼用剑抵在地上支撑着站起来,而眼睛始终始终是盯在花渐落身上:“阿落,你说的是假话对不对,要不然你干嘛还来这里?”
      
      “我花渐落什么时候说过假话?”花渐落看到百炼正朝他这边走来,别过头去打算离开。
      
      “花渐落!你别走!”
      
      百炼的声音像一头怒吼的野兽般失去了控制,往日里压抑得有多用力,这一刻爆发得就有多激烈,他将长剑拔出,一道剑光在花渐落身前划过。
      
      花渐落红色的身影立在这灰白的河滩上有些凄艳的味道,剑气划过他身前时带着他肩上的黑发扬了起来,一切静止下来后,他的脸上仍旧是冷冷的,看着往日冷静持重的百炼突然间失去了控制,他感到有些想笑。
      
      “你这是还想打架吗?我可不会手下留情。”花渐落淡淡地看了百炼一眼。
      
      “不,我只是还有话和你说。”百炼也意识到自己刚刚失态了,眼神和语气都变得柔和了许多,撑着剑缓缓朝花渐落这边走来。
      
      百炼由于被花渐落打了那一掌,刚刚又动了怒,身体受到了大创伤,嘴唇发白,喘息有些费力。他快靠近花渐落时,急着将心里放了很久的话讲出来,一时激动,喘得更加厉害。
      
      他看向花渐落的眼睛,这双眼睛细长,眼角上挑,让他感到迷恋,可他在这双眼睛里看到的都是冷漠,再无一点关心。
      
      “阿落,没有想到我们这么多年没见,再见面会成这个样子。”百炼的眼光又移到了花渐落的鼻尖,嘴角,下巴,想把他看得更清楚。
      
      花渐落的眼睛避开百炼的目光,看向了别处:“是啊,你肯定想不到,因为你想不到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
      
      “我以为你再不会见我……也是我自己没有勇气去找你,后来,偶然发现这世间竟有和你长得极为相像的一个孩子,我忍不住把他带在了身边,就好像我们没有分开一样……”
      
      “可你最后还是把他杀了,因为你心虚,你怕被世人看透你心里的秘密,说到底,你就是不像承认你和我之间的关系,你不说还好,你说出来,反而让我更恶心。”花渐落打断了百炼的话。
      
      花渐落一番话字字句句扎进了百炼心里,被花渐落拆穿后,他心里反而有一种与人痛打一场之后的酣畅,他的确就是花渐落说的这样,心虚,顾忌世人的眼光,他以前不承认,而现在脱去伪装,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安心。
      
      百炼脸上现出些哭笑:“可世上的事情真有这么巧啊,他现在竟然成了丁愿。”
      
      “你听着,愿儿是我这些年最亲的人,我不许你伤害他。”
      
      “丁愿早就死了。”
      
      “我不管,总之我不想他死。”花渐落紧盯着百炼,用眼神威胁着百炼。
      
      “……”
      
      百炼后退了一步,没有回答花渐落的话。
      
      花渐落接着说道:“你还是会要杀他,因为他活在这世上对你就是个威胁,随时可能披露你百炼伪君子的真面目!百炼,你这个懦夫!”
      
      百炼的脸由苍白突然涨红,连眼睛里都像有火要点着了一般开始发红,眉心锁成了一道沟微微颤动着,花渐落的这番话已经捅破了他心里最后一道线,让他再也无法控制下去。
      
      他手掌已经抬到了肩膀的高度,却没有朝花渐落打过去,只是在空中颤抖着。
      
      “怎么,又不打了,你要是不打了,我可就走了。”花渐落脸上依然是那么冷淡。
      
      “噗……”百炼一口鲜血吐了出去,眼前一阵模糊,满眼看到的都是花渐落离去时的背影。
      
      百炼刚回到留仙岛,远远地就看到武涉在前面等他,像是有事要找他商量。
      
      武涉走近后,百炼看到他小心地盯着自己看,像是已经猜到发生什么了,然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突然又来气,只是不好发作。
      
      “盟主回来了。今天本是约好了商量启程西行一事,盟主可能有要事外出,所以我刚让大家散了,定在明日再议,您看是不是妥当?”武涉低着头,不时又抬起眼睛来观察百炼的神情。
      
      百炼听武涉提到西行,又想到了花渐落,怒气立马涌了上来:“不急在这一会儿。”
      
      武涉看到百炼脸色苍白,说话的语气也有些不对,便道:“是我鲁莽了,盟主身子欠安的话,那就过上十天半个月再走吧?”
      
      百炼不耐烦地看着武涉:“我最恨的就是你这种自作聪明瞎猜测,哪里用得着休息那么久,我又不是快要死了!不过就是受了点伤,等会儿我写个药方,你让人给我弄点药来。”
      
      武涉以为百炼会隐瞒自己受伤的事情,没想到百炼竟然这么大大方方地让他去找药,而且还一改平时温文尔雅的气态发起脾气来,他有些反应不过来,不知百炼到底是不是又有其他意图,越发觉得百炼这人难以捉摸了。
      
      武涉刚走,耽耽便追了过来,耽耽从后面看到百炼走路的样子就已看出百炼受了伤。
      
      她几步走到百炼跟前,仰着头看向百炼的脸,担忧道:“师父,你受伤了?谁打的你?你这是去哪里了?”
      
      耽耽和郁凌在百炼的几个弟子中,是由百炼带大的,所以百炼对耽耽要关照得多一些,从不会对耽耽动怒。经耽耽这么一连串的追问,百炼心里有些烦躁和无奈,但仍是控制着自己,低声回答道:“没事,小伤。”
      
      “前几天被人抓了脖子,怎么今天又被打成这样?这到底是什么人?”耽耽扶着百炼的胳膊,坚持要将他送回住处。
      
      百炼听耽耽说起被花渐落抓伤脖子的事情,用力将她推开,大步朝前走,怒道:“这不是你该问的事情,你回去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是日更,或者至少也是隔天更的,前几天忙别的事去了,而且也不知道你们在没在看,所以断了两天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