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师叔魔性相吸》执破 ^第50章^ 最新更新:2019-06-15 20:59:3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画像 ...

  •   
      天衍派,留仙岛。
      
      天衍派议事厅前黑压压挤了几百人,如今,天衍派和无稽山的两拨人不再清清楚楚地分开站,而且两派弟子间也有说有笑,一眼看去相处得其乐融融。
      
      东方天齐死后,天衍派内没有威望、功力较为接近东方天齐的人,只有一个武涉,虽然向来受东方天齐器重,但是过于年轻,也缺少阅历,如果直接接过掌门的位子肯定难以服众。
      
      所以武涉选择拉拢百炼,趁着除魔大会几大门派要齐心配合的机会,将权力暂时交与百炼,待时机成熟后再名正言顺地接过掌门的位子。
      
      东方天齐在执掌天衍派大权的几十年里,过于想要突出他个人的威望,把大权全都握在自己的手里,没有考虑过培养接班人的事,如今,东方天齐一死,对于武涉和百炼都是一次很好的机会。
      
      百炼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议事厅门口,今日,是他登上议事厅首座的日子,此后,他便是众人认定的除魔大会的盟主了。
      
      人群快速分做两拨,中间让出一条道来,恰好连接了议事厅大门和百炼所站的位置。
      
      百炼穿了一身崭新的青色长袍,他身材本就高大,走在人群中很有一种鹤立鸡群之感。百炼在十多年前以面容俊美名闻修真界,随着他声望的提高,人们对他外貌反倒是没那么注意了,好像是已经习惯了修真界有这么一个人容貌远胜众人,就像是习惯了东方天齐一直那么霸道一样。
      
      此时的百炼面容肃穆,像是带有神像一般的光彩,理所当然地成为众人关注的中心。
      
      他昂首阔步走入议事厅。
      
      议事厅在平时不让任何人进入,而且里头又格外空旷,刚一走入,便觉一股寒气扑面而来。
      
      厅中心位置的石板已经磨得光滑,往上面一站,能将人影都映出来,让人觉得好像随时会掉入到无底的冰窖中去。
      
      从厅中心向前走是一排台阶,上了台阶后是两丈来宽的平台,正中间摆了一张纹饰繁复的大椅子,椅子的后面挂了两张发黄的兽皮,上面画着的图腾已经变淡,远远看过去只能隐约辨认出像是鸟的外形。
      
      “请百炼真人入首座!”武涉率先走上台阶朝台下众人朗声喊道。
      
      众人齐齐转过头去看向百炼,厅内的一切像是突然之间静止了下来。
      
      百炼直视前方,神色不卑不亢,稳稳地登上台阶坐在了中间的椅子上。他坐定后,脸上看不出有丝毫的不适应,像是已经将这里当做了他常来的地方一般。
      
      武涉在台前大声说道:“诸位,东方掌门遭人毒手,如今咱们天衍派群龙无首,无人主持大局,幸逢除魔大会之机,众门派齐心协力抛开门户之见,才请得百炼真人为咱们主持大局,完成东方掌门的遗志。
      
      “百炼真人是曾经的少年天才,修行天赋、德行威望在修真界都是有口皆碑的,如今主持大局也是众望所归。希望大家能够团结一心配合百炼真人的安排,铲除魔宗,为东方掌门报仇。”
      
      武涉话一说完,台下纷纷传出拥护百炼的呼声。
      
      百炼起身,双掌抬起,示意大家安静下来,面上开始露出和气的笑容,道:“感谢大家对鄙人的支持,魔宗未除,东方掌门便撒手西去,实在是让人痛心。但除魔一事咱们万万冲动不得,决不能因一时愤怒而做出无畏的牺牲。
      
      “花渐落行事诡异,咱们要想一把端了他的老巢是万万不可能的,咱们只能先摸清魔宗这些年的情况,在万无一失的情况下全力出击……”
      
      百炼话未说完,台下便开始传出议论声:
      
      “百炼这到底是想怎样,难道不想打了?”
      
      “百炼态度果真不痛快,看来真像东方掌门所说的那样,他和花渐落之间有勾结……”
      
      “……”
      
      因为东方天齐的死得蹊跷,虽然表面看上去好像是遭了周耷的毒手,但天衍派上下都觉得一个周耷杀不了东方天齐,肯定是花渐落在背后搞的鬼,所以对于围剿魔宗态度很极端,都想着早日与魔宗做最后的决战。
      
      在这种情况下,百炼刚刚这一番话便不对这帮人的胃口了,台下议论声越来越大,语气也越来越激烈。
      
      “大家快看墙上的画像!”
      
      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声喊了一声,随后厅里迅速恢复了安静,众人齐齐朝墙上看去。
      
      这墙上的画像原本画的是天衍派的祖师爷玉凌子,而现在在原来的位置挂上了一副新的画像。
      
      像这种挂在议事厅这类重要场合的画像,往往上面画的都是一个人,而这画像上却明显是两个人,人群刚进来时注意力都在百炼身上,没有人交头接耳,便没人发现墙上的画与平时有什么不一样,当人群中出现骚动时,才有人抬头发现那画被人换过了。
      
      画像上左边的人身形高大,气宇轩昂,眉眼中透着一股肃杀之气,手中握着一柄长剑。右边之人身着红衣,衣袂翩跹,姿态婀娜,有着男子的身形,而容貌却艳丽胜过女子,手中拈着一朵白色的蔷薇贴在左边之人的胸口。
      
      “红衣人,花渐落!”
      
      “谁把花渐落的画像挂在这里了?”
      
      “左边的人是谁?”
      
      “……像是百炼真人……两人还靠在一起?”
      
      “唔……”
      
      厅内顿时人声鼎沸,场面难以控制。
      
      百炼眉头紧锁,盯着墙上的画像看了好一会,抬起下巴觑着眼睛,像是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随后,果断朝那画像上隔空打出一掌,画像立马掉了下去。
      
      武涉从台上飞起,跃过人群,跳到墙角下拾起画像,几下就扯了个粉碎,转向众人怒道:“不准再议论,别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我知道,有的人对百炼真人出来主持大局不服气,但是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陷害人,如果被我武涉发现了,我绝容不下他。”
      
      百炼极力让自己保持镇定,以免被人看出他心里的不安,即使他努力控制,还是感觉脸上一阵发热,只好朝台下众人背过身去。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