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师叔魔性相吸》执破 ^第46章^ 最新更新:2019-06-09 22:01:2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6、晋/江 ...

  •   
      天衍派,留仙岛。
      
      耽耽在一处临海的大石头上坐着,看着茫茫大海出神。在天衍派的日子比在蛟州沈家院子还要让她觉得孤单。
      
      天衍派都是男弟子,而且层层管理得很严,根本没人能够和她说得上话。无稽山跟过来的师兄弟整天跟在百炼身边忙前忙后,她感觉与这里的人、与这个地方格格不入。
      
      来天衍派之前她盼着百炼可以带着她一起出来,可出来了之后她又只想回到无稽山过回从前的日子。
      
      和缓的风夹着丝丝凉意时不时吹过来,呼吸里都是那么凉凉的,让她有些想要落泪的冲动。
      
      她将手腕抬到膝盖上时,眼睛看向了戴在手腕上的那个铃铛。
      
      “人死果真如灯灭。”才十几岁的她竟有了这么沉重的叹息,在她的记忆中,郁凌就是第一个离去的亲人。
      
      “上次见到的不知道是不是真实凌凌的魂魄,还是只是我做的梦,他大概不会再出现了,希望他能够早些投胎做人,说不定我还能感觉他还在这世上。”
      
      人的心里总是绝望和希冀交替着,对于耽耽,后者好像会要更多一些。
      
      那铃铛外壳磨得光滑发亮,但还是能看清上面的花纹,铃铛的口子上有个小小的印子,耽耽猜到那是郁凌留下的。
      
      她痴痴地看着它,想象着它戴在郁凌手上时的样子,小时候圆乎粉嫩的手腕,少年时纤长有骨感的手腕,她好像都还记得。
      
      她感觉自己的手没晃动时铃铛里头的珠子也在发出着响声,响声急促,珠子跳动得厉害。
      
      “怎么会这样,从没有听凌凌说起过呀。”耽耽将手腕抬在眼前,好奇地看着。
      
      这时,她感觉旁边有人朝她走来。
      
      “郁公子!”
      
      这人正是郁凌。他手里也正拽着那只铃铛。
      
      耽耽站起身来笑着向郁凌走去:“郁公子,好巧啊,咱们又见到了,师父说你从前也在无稽山。”
      
      郁凌一愣,百炼竟然会对耽耽也说他是从无稽山出去的郁青,真让他有种百炼相信他不是郁凌的错觉。
      
      耽耽看到郁凌手里抓着的铃铛,将自己的手腕朝他伸过去:“它刚刚在响,难道这两个铃铛真的是一对?”
      
      “我是听着响声找到你的……”郁凌说到这里透露出了自己在刻意找耽耽,觉得有些冒昧,便突然间沉默了。
      
      耽耽的注意力还在那铃铛上,看着两个铃铛说道:“真是太巧了。”
      
      海风将耽耽额头的小碎发吹到眼角,她那含笑的眼睛干净得像一汪泉水,郁凌看到时,瞬间有些不忍心将她卷入到这些纷繁复杂的事情当中来。
      
      “是啊,每次见到姑娘都觉得咱们特别有缘,我在无稽山向来默默无闻,都不想提起自己是从无稽山出来的,哈哈。”郁凌自嘲地笑了两声,又接着说道,“姑娘是不是和走了的郁凌师兄相熟啊?”
      
      “嗯,我把他当哥哥,我们一起长大。”
      
      “听说他是因为走火入魔……”
      
      听郁凌这么一问,耽耽眼睛里的光瞬间黯淡了,转过头去避开了郁凌的目光:“嗯,我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师父将他抱出来时人都已经僵硬了,用布裹着,我看到他手垂着,从布里头露了出来,手腕上戴了个铃铛,就和师父说想摘下来留个念想,因为我看他从小就戴着这个。”
      
      耽耽越说越慢,说到后面有些哽咽了,突然间停了下来,背过脸擦了擦眼泪,故作镇定道:“瞧我,跟你说这么多干嘛?”
      
      “他就只露了只手出来吗?”郁凌一时激动,没顾上耽耽难受,忍不住接着问道。
      
      耽耽点点头,小声道:“对,就只看到手了,师父怕吓到我,没让我看,大概走的时候挺可怜的……”耽耽说到这里,已经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那手是什么样子的?”郁凌脖子上一阵发热,开始有些恍神了。
      
      “……挺可怜的,都发青呢。”耽耽调整着喘息,好一会儿才说出话来。
      
      “发青!”郁凌想到这两个字,不知怎么竟想到了钟子奕死时的情形,他呆呆地立在原地,当初看到钟子奕的尸身时他心里那种痛楚在这一刻又重新涌了出来。
      
      耽耽看到郁凌说到这里神色大变,又过来安慰起郁凌:“郁公子你怎么了?是我说得太吓人了吗?”
      
      “不,是我说起姑娘的伤心事了,抱歉,姑娘可不可以别向百炼真人提起我打听过郁凌师兄的事情,我现在投了别派,冒然打听无稽山的事情怕会让百炼真人产生什么误会。”
      
      “不是你冒然打听,是我刚刚说多了,我就这毛病,遇到投缘的人说起话来就收不住嘴。”
      
      郁凌听到耽耽将他说作是投缘的人,心里又是一阵欣喜,只可惜当下不是相认的时机。
      
      他看到不远处有几名天衍派弟子经过,虽然没往这边看,但他还是担心被别人看到他们在一起说话会要给耽耽惹麻烦,便劝道:“姑娘,外头风大,你又穿得这么单薄,还是早点进去吧。”
      
      耽耽点点头和郁凌告别,上了一条小路朝着留仙岛的上方走去。
      
      郁凌目送着耽耽离开,当看不见她时,他也准备离开留仙岛。
      
      这时,他目光所向之处,百炼正面向他走过来。百炼穿着一身青色长袍,所站之处地势较高,更显得他身形修长,姿态健朗。
      
      郁凌看着百炼,翻出了他幼时对百炼的记忆,高大,温和,不怒而威让人不敢违逆,神秘而让人不敢轻易靠近。郁凌对自己的父亲没有一点印象,但他从前偶尔会觉得做父兄的应该也会和他师父一样,让他信任,成为他的榜样。
      
      从他对百炼有印象开始,百炼就是他羡慕的对象,在他小的时候,他就期待着自己长大了能像师父一样高大威风,有一身好本领,能让众人信服。
      
      耽耽刚离开,百炼就马上出现,让郁凌觉得百炼好像等在附近,等着耽耽离开后要过来和他单独说话。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