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师叔魔性相吸》执破 ^第35章^ 最新更新:2019-05-26 14:59:5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5、黄书 ...

  •   
      地板撬开后,郁凌朝里头探出手去摸,他整个手臂伸下去感觉到周围都是空空的。
      
      他又朝下面喊了两声,从声音能够判断出下面同样也是一间空旷的石室,他两只胳膊撑在地面上,腿和身子伸下去试探,脚尖触到了另一个平面。
      
      他又踩到了一个台子上,那台子和上面石室的台子差不多高,同样能够支撑起人将上面的地板合上,同样也有阶梯通向地面。
      
      郁凌走下来后,突然间觉得胸口没那么憋闷了,就像是从鬼压床中醒了过来,脑袋里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随后他感觉到这里有股阴寒之气,还隐隐有些泥土的腥味,他猜想,下面这间石室可能连接了哪里的出口。
      
      这时,他猛然意识到自己脚下不再是平坦的石板,而是起伏不平的石头。
      
      “水!”
      
      最先涌入他脑中的念头便是这儿可能找到水了,他趴在地上细细地摸索着,而四处都是干干的,连一点湿印子都没摸到。
      
      “这儿一点水都没有,是不是穿过这些石头才能够找到水?啊,对了,可以挖地道出去!”
      
      郁凌激动得站了起来,又开始看到了能出去的希望,可他发现他挖地道的工具就只有从上面那具尸骨身上拿到的一把匕首。
      
      他让自己静下心来,调整了气息,运起功来,他感觉他体内的真气行走已经变得比平时要弱,他试着朝地面一隆起的石头上打去。
      
      石头发出与地面裂开和晃动的声音,但随后又恢复了安静。
      
      他用尽全身气力朝那石头又是一击,石头发出“轰”的一声响,四周溅起了火星,微光中他看到石头从地面脱了出来,倒向了一边。
      
      他还没来得及高兴,马上就累得几近瘫倒在地。
      
      “看来只能等死了,打个石头都要了我半条命。”郁凌抬起头,自嘲地笑了一声,“人的命还真是贱,各种死法,自己都没法挑个体面的。”
      
      他感到越来越冷,这地方像是突然之间变成了冰窖一般,冷得他想缩成一团,后来觉得缩成一团也不顶用了。
      
      “看来是真要死了,全身都冷掉了。”
      
      这时,他听到一处墙角下发出隐隐约约的响声,那响声有些急促,像是利器打在石头上的响声。
      
      他仔细听了一阵,觉得这响声好像离他越来越近了。
      
      随后,这声音开始能够明显听得清楚,他听出这声音的方位好像不断有细微的变动,但又都是围绕在一个中心点上。
      
      “有人在挖地道?是师叔救我来了!”
      
      郁凌相信,这人一定是李寂,因为他进藏书阁之前听到了李寂的琴声,那就说明李寂也来了天衍派,另外,李寂能够听得到远处常人听不到的声音,很有可能听到他在这里求救的声音,而且他一把冰魄剑无坚不摧,从藏书阁打通一条地道并不需要多长的工夫。
      
      “师叔,我在这儿!”郁凌朝那发出响声的方向大喊道。
      
      他全身都涌出了一股劲,将刚刚脱离地面的大石头滚到墙角边,使劲朝墙角砸去。
      
      他听到传出来的这一声响不是实的闷的,还是有些发空,像是这堵墙后面还有另一间石室。
      
      “果然还另有出口。”
      
      他立在那堵墙前,上上下下到处拍打着,拍到一处时,突然传来一声低沉的“轰隆”声,一堵石门转动了,他身子往另一间石室里探了探,但没有马上进去,而是又回到那墙角等着李寂。
      
      响声已经离他很近了,像是随时都要冲破最后一道关口。
      
      “师叔,快了,你听到我说话了就回应我一声。”郁凌的声音里按捺不住喜悦和兴奋。
      
      他说完,趴在墙角听着那边是不是能够传来李寂的声音。
      
      “我听到了……”
      
      真的是李寂的声音!郁凌坐回到地上,大声笑了出来。
      
      “你站远一点!”李寂的声音再次传来。
      
      郁凌知道这最后一道关口马上就要被打烂了,他爬起来退到远处的墙角,大声道:“好了,我站远了。”
      
      随着一声巨响,火星蹦入石室,郁凌看到李寂的身影出现在了那被打开的洞口上。
      
      “师叔!”郁凌朝着李寂的方向跑过去。
      
      黑暗中他看到李寂身上散发着微弱的蓝光,他朝李寂走去,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突然间一把将李寂抱住了。
      
      这一刻,他看不到李寂冰冷的脸和那拒人千里之外的眼神,便可以打退心里的顾忌,冲上前去义无反顾地将他抱住。
      
      李寂的身体是温热的,他抱着李寂的时候有种重返人间的欣喜,只是这个时候他还是渴望着李寂能够给他一点回应。
      
      他感觉李寂的胳膊缓慢地绕在了他的背上,他的心口猛烈地跳动着,开始不自主地使劲往李寂身上靠,他想知道与他靠近的另一颗心是不是也跳得这么厉害。
      
      “喝水。”李寂将郁凌推开,将一竹筒塞到郁凌胸口。
      
      郁凌拔开塞子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他还没喝完,李寂就开始催促道:“赶紧走,我将上面那几人打晕了,赶在他们醒来之前我们得赶紧走。”
      
      郁凌喝了水,感觉身上气力恢复了很多。
      
      这片黑暗中终于有光了,这让他感到无比欣喜,仔细一看时,才发现这光是从李寂背后背着的琴上发出来的。
      
      那琴被一层布抱着,发出的蓝光只能够大略看出李寂的一个影子,他头发散乱着,不像平时那么安静怡然,但却有另一番神韵。
      
      郁凌拉着李寂走到刚刚石门打开的地方:“师叔你看,这儿还有一间石室,说不定这里面会另有出口。”
      
      两人从石门进了那石室,一阵木头和纸张陈旧的味道扑鼻而来。
      
      “难道天衍派那些机密的藏书全放在这儿了?”郁凌惊道。
      
      李寂取下背上的琴,那琴从布中脱出,发出的蓝光更亮,照亮了半间石室。
      
      这石室中果然有几排书柜,书柜整整齐齐摆着,柜门一律紧闭着,周围无其他杂物,这地方看上去像是很久没有人进来过了。
      
      郁凌随后打开一个离他最近的柜子,一股罕有的香味幽幽地飘了出来。
      
      “是灵犀石的味道,我们神殿用来防虫。”李寂说着,凑近书柜去看那里头的书。
      
      他随手一翻,发现里头藏的都是记录修真界几个大派发源,功法,和法宝修炼之法的书籍。
      
      “长宿派,洞庭钟家,无稽山……”郁凌也凑了过去,一一数道,“怎么没看到有关魔宗的东西。”
      
      他又开了另一个柜子,柜子里只放了五本同样大小同样厚度的书,推开五本书后,却发现靠近柜子一侧还有一本很薄的书。
      
      郁凌将那薄薄的一本书取了出来,幽暗的蓝光下能够看出这书的封面旧得黄中发褐,字迹也有些模糊。
      
      “青鸟传。”郁凌念道,猛然又想起他在摩柯山时看到的那石碑上写的也是“摩柯青鸟”。
      
      郁凌将书递给李寂:“师叔,你看,这本书好像与摩柯山的‘摩柯青鸟’有渊源,说来也奇怪,怎么天衍派也认为他们的祖先是鸟人,连藏书阁都供着那么大一只鸟。”
      
      李寂将书接过去,放在琴边粗略一翻看,念道:“岂止是这本书与摩柯青鸟有渊源,怕是整个天衍派都和这鸟有关系吧。”
      
      “啊?”郁凌惊叫一声,将那书在琴边,眼睛贴近去逐字逐句地看了起来。
      
      “青鸟生于上古西方,其翼壮阔,能调风雨,自青鸟出,西方诸山转碧。青鸟乃天地灵物,善吞吐天地灵气,吸纳日月精华,经年日久,为修真界所注目,西方圣教崇拜青鸟,汲取青鸟修炼之道,日渐壮大……”
      
      郁凌念了一阵,突然疑惑道:“西方圣教是什么?”
      
      “魔宗。”李寂答道。
      
      “天衍派的书里称魔宗为西方圣教?这不是打自己脸吗?”郁凌不解。
      
      “简单,这书就不是天衍派的人写的,要么干嘛藏得这么紧?”
      
      郁凌思忖道:“从这书里的意思看,魔宗的功法很多地方受到了青鸟的启发,而天衍派的祖先与这青鸟也大有渊源,这么说魔宗和天衍派从前是一家?”
      
      李寂将书夺了过去:“可以这么说,走吧,再不走咱们就走不成了。”
      
      郁凌为难道:“我书还没看完呢,这么将人家的东西偷走也不是我郁凌的作风,师叔不是记性好吗,能不能现在记下来,回去给我默写一份。”
      
      李寂拿着书放在手上翻着,好一会儿都没和郁凌说话。
      
      郁凌开始好奇李寂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来的,便问道:“师叔,你是不是除魔大会的时候也在天衍派?”
      
      李寂埋头答道:“嗯,是。”
      
      “那你是不是听到我在石室中求救了?”
      
      “对。”
      
      “那你是所有话都听到了?”郁凌想到他在以为自己将要死了的时候对李寂貌似说了一点表明心意的话,突然间有些紧张了,说话的声音也小了许多。
      
      “差不多。”李寂微微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郁凌,语气仍然很平淡。
      
      郁凌心里七上八下,心想:“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到底是听到了还是没听到?咦,我不是也没有明说什么嘛,他既然装作不知道,我也装作我没说过什么就是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标题。。。开个玩笑,谁让你们跳着看,哈哈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