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师叔魔性相吸》执破 ^第30章^ 最新更新:2019-05-18 18: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嫌弃 ...

  •   第三十章
      
      天空突然变亮了。
      
      几处海岛上迅速亮起了火光,随后传来此起彼伏的呼喊声。
      
      “老祖发怒啦!有妖邪侵入!”
      
      “老祖出来了……”
      
      “……”
      
      郁凌被金禅带到旁边的岛上,看着水面上打过来的一个又一个的浪头,死抱着一棵大树不松手:“师父,他们怎么在喊有妖邪侵入?哪里有妖邪?难道是咱们?”
      
      “按说绛青不会因为咱们闯进来就闹出这么大动静的,一定是它感受到了哪里的煞气。”金禅也百思不得其解,边说边将打湿的外衣脱了扔到一边。
      
      这时,亮起的火光连成了一条又一条的线,看样子是天衍派的人集合在一起要朝这边赶来。
      
      随后,水面被火光映得越来越亮,已经有人打着火把驾着船朝临仙湾而来,但因临仙湾上的风浪还未平息,那些船只能够远远地停着,并不敢靠近。
      
      那水底传来的呜呜声越来越近,水浪不断拍打着岛上的巨石,掀起的浪花越来越高,火光照亮了滔天白浪,吓得郁凌抱着树就想往上爬。
      
      金禅望着天空,跺脚骂道:“这下又不能御剑,水面的浪又高,用神行术也走不了多远啊!绛青老儿怎么乱发脾气,这里哪里有妖邪哪里有煞气了,它怕是老糊涂了。”
      
      郁凌听到那绛青发出的呜呜声慢慢变小了,风浪也似乎下去了一些,他脸上刚露喜色,随后又想到风浪停了,那么接下来天衍派的人也要靠近了,便催促道:“师父,他们要过来了,咱们赶紧走。”
      
      金禅拉起郁凌就要走,郁凌想起金禅说过,他脑子里被周围的事物干扰时就容易分不清方向,这么紧急的关头要是把方向弄错了,两人就相当于是自投罗网了。
      
      “师父,地图呢,先看看地图!”郁凌想到那地图是羊皮制的,可能里面还没打湿,打算去金禅扔到一边的外衣里翻找。
      
      金禅抓起郁凌的肩头:“快走,他们要追上来了。”
      
      两人翻过了岛上的山头,选了一个火光较少的方向飞了下去。
      
      人群的呼声离得越来越近,火光映在水里,波光晃动,水下的世界像是突然间被点亮了,变得格外热闹。
      
      金禅带着郁凌在另一处岛上停了下来,借着远处的火光可以看到岛上的繁复高大的亭台楼阁。
      
      “不对呀,这到了留仙岛了,是天衍派的心腹所在,怎么越走越远了。”金禅焦急地念道。
      
      这时,郁凌看到不远处的水里有微弱的火光,他猜到是有人正在朝这边走,小声向金禅道:“不好,有人过来了。”
      
      金禅抬起头一看,赶紧拉着郁凌跳到了旁边的小树丛背后。
      
      郁凌偷过小树丛的缝隙看到两名年轻男子手里举着火把正往这边走来,待走到近些了,才可看清他们的打扮。
      
      他们都穿着一样的蓝色衣裳,其中一人身形修长,气宇轩昂,走路时都带着傲气。两人一路上像是在讨论着什么要紧的事。
      
      他们靠近后,突然间停了下来,那较矮的男子转过身去,说话的样子有些焦急:“大师兄,刚刚我都看到师父了,你又把我拉走,你这是何意?”
      
      那被称作大师兄的男子冷笑了一声,道:“蠢货,这种事情你告诉师父只会让他老人家为难,你差点打死人了,你和他说,他为了正门风,肯定是要责罚你,然后让你去给人家赔礼道歉。照我说,你还不如趁那人还没醒过来,不能将真相说出来之前把他给……”他说着朝那较矮的男子使了个眼色。
      
      “啊!杀了他?那要是事情闹大了怎么办?”
      
      “事情闹大?能闹大吗?那人不过就是个小小的长宿派的普通弟子,他死了也不会有人追究到咱们头上,你想想,那周耷为了讨好师父,大老远的运了一车石头过来,就是受了什么冤屈他也不会吭声。”
      
      那较矮的男子听了这番话,垂下头去低声道:“那我就听大师兄的,赶紧去把事情先结果了。”
      
      待那两人走远后,郁凌才把身子伸直看周围的动静,感叹道:“天衍派做事的嚣张狠毒我今天还真算见识到了。”
      
      “你才知道呀,这就叫做上行下效,东方天齐在修真界那是出了名的霸道,你看看谁敢和他做对?百炼何等样的人物,功力没几人能匹敌,才三十多岁人在修真界就是响当当的人物,为人处世样样让人佩服,可东方天齐就不把他放在眼里,这些年百炼都是安安分分地留在西部大山里,不与东方天齐的势力产生冲突。
      
      “再说说钟尧初,钟家富甲一方,在中部势力大得也仅此一家了,可他还是跟在东方天齐后面装孙子。”
      
      金禅一边说,一边抬着头四处张望,思索着走哪个方向才能离开天衍派。
      
      百炼对东方天齐忍了多年,这点郁凌也是知道的,百炼虽然表面不会表现出对东方天齐恨得咬牙切齿,但是心里的痛恨压抑在心里,旁边人多多少少总是能感觉得到的。
      
      “那难道这世上就没有人不怕东方天齐的?”郁凌好奇地问道。
      
      金禅白了郁凌一眼:“咱们神殿的人不参与这些是是非非,自然也就不怕他。不过说起来,我还挺服一个人,他就不怕东方天齐。”
      
      “师父指的是花渐落?”
      
      金禅点头笑了:“正是,花渐落就爱惹东方天齐,烧了他们天衍派的藏书阁,气得东方天齐发誓杀不了花渐落要用自己脑袋祭祖宗,哈哈,天衍派的祖业都败在了东方天齐手里。其实,修真界人人恨花渐落,但是他烧了天衍派的藏书阁,不知有多少人暗地里拍手叫好呢。”
      
      郁凌想到刚刚那被称作大师兄的那人的嚣张劲,再想想东方天齐被花渐落气到的样子,突然间觉得这花渐落还有几分可亲可爱。
      
      两人说话间,金禅终于确定了两人能够出天衍派的方向。
      
      “徒儿,走。”
      
      “师父,你别又弄反方向了,再反了,都没得地方停,咱们只能死在这片海里了。”
      
      ————————————————
      
      第二日,蛟州城的大街小巷里都在传:有魔宗中人闯进了临仙湾,惹怒了绛青,而且还留下了侮辱天衍派的图画,将他们的神兽画成了狗的模样。
      
      金禅从外面听到传言后,回来便忧心忡忡,他在郁凌旁边坐下,低头念道:“坏了坏了,我的字迹世间独一无二,现在落到天衍派手上,肯定会被他们查出来昨晚去作乱的人是我了。”
      
      “那又如何?咱俩这是慕名去拜访他们的老祖,又没干什么坏事。”郁凌漫不经心的说道,“再说了,师父您的行事风格东方天齐也是知道的,你和他开个玩笑,他还能拿你怎样?”
      
      “说的也是,不过……按说这绛青都一把年纪了,性格很稳定,没有什么事不会轻易发脾气的啊!哪里来的煞气?难道是你上次去摩柯山吃了什么,偷了什么物件?”金禅怀疑地看着郁凌,鼻子凑在郁凌肩头闻了闻。
      
      郁凌又想起自己在下摩柯山时碰到的那块刻在“摩柯青鸟”的石碑,这些天他时不时地想到,都觉得那东西古怪得很,他直想再有机会能回摩柯山再去那石碑那儿看看,看到底是藏了什么古怪,能让他的魂魄在那瞬间离开躯体。
      
      金禅起身,在郁凌面前来来回回走了几遭,信誓旦旦地念道:“绛青没见着,还惹得一身骚,不行,我还非得要见见才罢休。天衍派放出消息,后天的除魔大会上他们会请出绛青示下,咱们后天再去!”
      
      金禅往门口看了一眼,又接着说道:“咱们悄悄去,你师叔在旁边的时候别提起这个事,这次他肯定在心里笑话我了,要是后天去了再出点什么岔子,我在他面前更没脸。”
      
      “师叔不是能听到很远的响动么,难道咱们说话都会听不到?”
      
      “他清高着呢,才不会偷听咱们说话。”金禅说着,拉着郁凌一起到楼下吃饭。
      
      两人下了楼,看到李寂正坐在一张方桌边,店小二端了一碗面放到李寂面前,那面里清清淡淡,连片菜叶子都没有。
      
      金禅在李寂对面坐下,大声朝店小二喊道:“再切两斤牛肉,上一只烧鸡,弄两个大肘子。”
      
      “还要一条鲈鱼,一斤酒。”郁凌补充道。
      
      李寂安安静静地吃着面,好像旁边这两个喊着要吃一堆菜的人不是和他一伙的。
      
      郁凌坐在金禅和李寂中间,但身子朝金禅这边偏着:“师父,你在神殿也经常这么开大荤的么?”
      
      “那还是不敢,所以只要一出来,看到地上跑的鸡都忍不住吞口水。”
      
      金禅和郁凌嬉笑着,也不把旁边的李寂放在眼里。
      
      店小二在桌上放了三个茶碗,一一掺上茶各递到三人面前。
      
      一桌子菜上来后,郁凌为了挪出空地方,将桌上的茶碗都挪动了,估摸着哪个碗是自己的,便端起来喝了一口。
      
      “那是我的。”金禅推了推郁凌的胳膊。
      
      郁凌一口水含在口里,怎么着都觉得吞不下去,当场吐出来又觉得太不雅,只能鼓着腮帮子苦着脸看着金禅。
      
      金禅发现自己的那碗茶在旁边,便道:“哦,我的在这儿呢,那是你师叔的。”
      
      郁凌一听,瞬间就把那口水吞下去了。
      
      金禅鼓起眼睛就骂:“吃里扒外的东西,刚刚吞不下去,说是你师叔的就能吞下去了?他是你亲爹?”
      
      李寂吃完了碗里剩的面,将筷子稳稳地摆到碗上,轻身站起来,一声不吭就走了。
      
      郁凌看了看李寂的背影,想着自己刚刚为什么会将李寂与其他人区别开呢?
      
      “我刚刚是不是做得很明显,他会不会觉得我对他有那个意思?”郁凌一细想,立马没了刚刚的欢腾劲儿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