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师叔魔性相吸》执破 ^第28章^ 最新更新:2019-05-16 14:59:4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8、地图 ...

  •   
      “师叔……”郁凌在心里喊了一声,随后长吁了一口气,最近的这几天里,他想到李寂的时候总会想要叹气。
      
      做了这样的梦,他自己也感到很意外,虽然他对女子没有过亲近的欲望,与耽耽偶尔不经意地靠近时也没有觉得难为情,但是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对男子产生爱恋之情,在无稽山的时候,从同门师兄弟口中也听说过“龙阳之好”“断袖”之类的词眼,但他从没想过自己有天会和这些扯上联系。
      
      他想起刚刚店家说只有两间房的时候,他的确有过想和李寂住一间的想法,而且还在脑子里想象了一番李寂睡觉时的样子,但他接下去的就没有想了,难道他控制着没想下去的事情就会出现在梦里?
      
      他又想到他开口说要和李寂住一间的时候,看到李寂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便猜测起李寂那会儿究竟是想要说什么。
      
      金禅扯开郁凌身上的被子:“起来,去看我画的地图,让你开开眼。”
      
      郁凌胡乱披上外衣往桌子旁边走去,他看到金禅也换上了当地人的打扮,看着倒是精神,就是莫名地显得有些滑稽。
      
      李寂手里拿着一本像是志书在看着,郁凌看向他的时候他也全然不理会。
      
      桌上的地图一眼看过去有好多处水域和海岛,一一标了名称,郁凌看到“临仙湾”几个字时,特地让目光停下,好好看看这周围的地形。却见那标了临仙湾的水域上寥寥几笔画出了一只小兽,金禅的书画底子好,画得极为传神。
      
      郁凌将地图往李寂那边挪了挪,问道:“师叔,你看这是什么?”
      
      李寂稍眯着眼睛朝这边看了一眼,目光又回到手中的书上,淡然答道:“是狗。”
      
      “狗?那是龙,相传绛青似龙而非龙,所以我给它画了耳朵,要是画得太像龙,就反而不像绛青了。”金禅一脸正色,叉腰站到一边解释着。
      
      郁凌轻咳了一声,笑道:“师父,你这画的是地图,不一定非得将这东西画进去呀?”
      
      “我就是画到这里的时候兴致来了嘛。”金禅喃喃道,自己也觉得好不容易画的地图好像是被那只“狗”给毁了。
      
      郁凌心里默默感叹,他这师父果然是兴致来了会做出各种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但随后他又不得不佩服起金禅强大的记忆能力来,他这地图画得就像是临空俯瞰天衍派画下来的一般,天衍派的哪座山,哪座阁楼在哪里,让人看了一目了然,而且有的细小的地方都标了出来。
      
      金禅像是知道郁凌要夸他一样,脑袋凑在郁凌旁边等着他说话。
      
      “师父怎么记得下这么多地方?”郁凌故意吃惊道。
      
      金禅昂首挺胸,准备已久的回答终于可以说出来了:“你在无稽山待久了自然很多事情不知道,我在神殿待久了自然很多人不知道我,对我记性吃惊的人不止你一个,别说天衍派的位置我能够记得,只要是我到过的地方我都能这么画出来,你信不信?”
      
      “师父画画得好原来和记性也有关系,难怪了。”郁凌看到金禅这时急需奉承,便顺道夸起他来,说着说着他又想到李寂,便问道,“师父,师叔记性也不差,想必画画也是不差的?”
      
      金禅听到这里,突然间捧腹大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笑得像孩童一般简单而放肆,他拉着李寂的胳膊:“来,沉音,画一个给郁青看看,好多年没看到你的大作了!”
      
      李寂懒懒地白了金禅一眼,手指翻起一书页,没有要理金禅的意思。
      
      郁凌表面呆呆的,装出一副自己问错话了的样子,实则心里笑得比金禅还欢。
      
      李寂将手里的书放到桌上,递到金禅面前,手指指到一处,然后又看了看金禅。
      
      金禅皱眉看着书上的字,手抓了抓脑袋,口中念道:“好嘛,你记性好,果真是十五年前临仙湾涨过一次大水……咦,我算算,刚好和花渐落烧了天衍派藏书阁的时间合得上,难怪天衍派如此宝贝他们这个老祖,要不是绛青发怒激起水漫飘云山,藏书阁可能毁得灰都不剩了。”
      
      李寂出了房间后,金禅将房门关好,将郁凌拉到椅子上坐着,凑近他耳边小声说:“徒儿,要么今晚天黑了,咱们就去拜访这绛青?”
      
      “好!”郁凌满口答应道,想到就要夜探修真界第一大门派了,郁凌紧张又激动,但还是隐隐有些担心,因为他这师父做事的变数实在是有点大。
      
      “真像我徒儿,和我一样都是爽快人。”金禅满意地说着,将地图小心地折起。
      
      郁凌问道:“师父不是都记得天衍派的地形了么?难道还要带上地图?”
      
      金禅的神色变得讪讪的,有些耐烦地回答道:“这个……哎呀,我一遇上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就容易搞不清方向,还是带着妥当。”
      
      郁凌冲着金禅尴尬地笑了笑,一下不好说他什么。金禅将郁凌扯起来,道:“你下去买点肉,咱得给绛青老儿带点礼物,不然怕它不出来。”
      
      “肉?给点肉吃它就能出来,师父还真当它是狗了?”
      
      “威风的畜生不都是吃肉的嘛,你赶紧下去买。”金禅将郁凌朝门外推去。
      
      郁凌走了好远才找到一卖肉的小摊,摊主给他割了一块肉包好后,他提着在街上人群中慢悠悠地晃荡着。
      
      “回去早了我师父说不定还有什么新点子要来折腾我,还不如在外头多走一会儿。”郁凌觉得出来后人又清爽又自在。
      
      这时,他感觉脚边有个白色的毛毛球一直在跟着他,低下头一看,是只趴儿狗正眼巴巴地盯着他手里的肉。
      
      他蹲下身来,将肉凑到那趴儿狗的鼻前让它闻闻,又用手抬着它的前爪和它玩耍起来。
      
      “大白,你怎么又跟着人乱跑呀,快跟我回去。”
      
      郁凌觉得这清脆的喊声甚是耳熟,抬头一看,一绿衣少女朝他弯下腰来,正是耽耽!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