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师叔魔性相吸》执破 ^第25章^ 最新更新:2019-05-10 09: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仙姿 ...

  •   
      金禅和郁凌停在了一通往蛟州的古道口,他在一老树下盘腿坐下:“累死了,你小子笨得,我胳膊揣着你都酸死了,看来我得把我神殿的这门神行功法早些教你,不然每次要我带着你,我累得慌。”
      
      郁凌在金禅旁边蹲下,给他捏着胳膊,讨好道:“师父,你看这回神殿路途也遥远,你带着我一口气赶回去也太累了,反正我们都快到蛟州了,不如顺道过去看看,这次除魔大会东方天齐不仅是召集了中原几大派,就是一些平时不露脸的小门派有的也会过来,肯定很热闹,不如咱也去看看。”
      
      郁凌想着这次除魔大会汇集了大半个修真界的人,或许能够找到杀钟子奕的凶手,即使找不到也能够去打听些线索,总比满世界瞎找要强些。他又知道金禅这人平时最爱看热闹,看新鲜事儿,便怂恿起金禅来。
      
      金禅本就动了这个心思,如今郁凌再一提,他眼睛瞬间都亮了,马上又装作为人师表的正经来:“去看看,这个,本来应该早些带你回去正正经经入师门的,不过嘛,先带你见见世面也是可以的,那我们在这儿歇会儿,等你师叔上来,和他说一声。”
      
      郁凌笑着使劲朝金禅点头,师徒俩乐到了一块。
      
      两人正说话间,看到一队人正朝他们这边赶来。带头的一人身着华服,头戴高冠,骑在马上,远远看过去显得威风凛凛。一辆马车紧跟在他后面,马车上像是装了极重的货物,两匹马拉着,仍显得费力。那马车上的货物上裹着一层稻草,稻草上头又盖了一层布,让人看上去一眼就觉得是贵重的东西。
      
      金禅孩童心性,对这些带着神秘外表的东西经常都格外好奇,他在郁凌耳边小声道:“你猜,那车上运的是什么?”
      
      “银子?”郁凌见过的世面少,脑子里能想到的就没几样东西。
      
      金禅摇摇头,眼睛盯在那马车上:“这么多银子?亏你想得出来,我看,是石头。”
      
      那骑马的领头人慢慢靠近,郁凌看出,这人的打扮明显就是西部过来的人的打扮,难道还千里迢迢运了一车石头过来?
      
      他又朝那领头人的脸看去,这人年纪约在二十五六,身材高大,面容虽不是十分出众,但也有几分俊朗。
      
      郁凌突然间觉得这张脸像是在哪里见过,他稍一回想,脑子里又出现了这张脸更为年轻时的样子。
      
      “周耷?”郁凌看到这张脸时才想到这个名字,这些年他都差不多已经不记得这个人了。
      
      郁凌记得,从前周耷也是百炼门下的弟子,修行的天赋在无稽山算是比较突出的,后来突然间好像就与百炼起了冲突,最后被逐出师门,后来又听说他改投在长宿派门下。算起来,事情过去都七八年了,时间一久这件事也没人再提,要是这人不在这人出现,郁凌都不会再想起他来了。
      
      周耷拉住马,朝远处望了望,回头向后面两名骑马紧跟着他的人说道:“咱们就在这里歇一歇吧,等他们探路回来会合了再走。”
      
      郁凌看着他立于马上的样子,感觉这张脸与他年少时相比还是变得挺多,最明显没变得就是那种精明的表情。
      
      周耷和随行的几人下了马,停在离郁凌十来步远的另一棵树下,坐下来拿出皮袋仰着头喝水。
      
      郁凌感觉周耷也在向他们这边看过来,他朝金禅使了个眼色,小声道:“师父,难道他们认得你?”
      
      金禅摆出高傲的神情,抿起嘴角,道:“可能吧,我虽然很少来中原,但是在中原也算得上小有名气,不过我是能少搭理就少搭理这些人,认得的人多了反而不自在。别看他们,免得他们上来套近乎。”
      
      郁凌见金禅不想结识这帮人,便打算起身:“那我们就先走吧,师叔应该能找到我们。”
      
      这时,一个白影从郁凌一侧飘入郁凌眼帘,悄然着地。
      
      “师叔!”郁凌虽不是第一次看到李寂以这种方式出现,但还是感到有些意外。
      
      李寂一出现,周耷几人齐齐看向这边,相互间小声说着什么。
      
      周耷起了身,朝着郁凌这边走来,很明显,他摆出谦和又恭敬的笑容轮流看着三人,但眼光却很明显是在围着李寂转。
      
      “请恕在下冒昧打扰,眼前这位可是雪域神殿的李护卫?”周耷虽问的只有李寂一人,但又朝金禅和郁凌拱了拱手,他看得出金禅也是雪域神殿的人,眼珠一转,又道,“那这位一定就是金护卫了?”
      
      李寂缓缓转过头去看周耷,不待他开口,金禅率先道:“没错,还算有点眼力。”
      
      周耷又将李寂好好打量了一番,惊讶道:“在下曾有幸得见雪浪先生的‘浣雪仙子图’,画中人正是李护卫,如今见到真人,果然如同再次回到画中,不对,应该是如同画中人走了出来,再现画里的丰姿神韵啊!”
      
      雪浪是雪域神殿中有名的画师,五年前一幅“浣雪仙子图”被修真界赞为“神品”,传到坊间又被一些文人墨客争相描摹,李寂也因为这幅画得了个“浣雪仙子”的外号。
      
      李寂一脸冷淡,双唇紧闭,完全没有要和周耷讲话的意思。而周耷也像是将李寂当做了不会说话的玉像,即使李寂不回复他他也不觉得尴尬,仍旧一脸仰慕地看着李寂。
      
      金禅因周耷一开始没将他认出来,在郁凌面前觉得很是没面子,当即便对这人没有了好脸色。
      
      郁凌看到金禅和李寂都没理周耷,为了化解尴尬的气氛,他主动和周耷搭起了话:“这位大哥像是远道而来呀?”
      
      “不错,在下来自天铭山长宿派,小兄弟也是去参加天衍派主持的除魔大会?”周耷也看出郁凌在故意给他台阶下,便亲切地郁凌攀谈起来。
      
      郁凌想到此番去天衍派还是低调些较好,便道:“不,我们只是路过。”
      
      周耷看到远处有两人骑着马正快速朝他们赶来,便再次朝金禅和李寂拱了拱手:“两位,那我们就先赶路了,后会有期。”
      
      周耷一干人走后,郁凌心里还在想刚刚周耷说的“浣雪仙子图”,他默想着那幅画会画成什么样子,画里的李寂又会是怎样的绰约仙姿。
      
      他小声对金禅说:“咦,师父,那‘浣雪仙子图’你那儿有没有,给我看一眼!”
      
      “难道我做师兄的还整天揣着师弟的画像?”金禅嫌弃地看了郁凌一眼,随后又不怀好意地笑了,眨眨眼道,“你要真想看,应该去问那些街上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前几年,我听说很多中原的姑娘闺房里都挂一幅‘浣雪仙子图’呢。”
      
      李寂听到这里,有些不想让金禅和郁凌继续讨论下去的样子,轻咳了一声,催促道:“该走了。”
      
      郁凌越是看不到这图越是想看,一心想着要去哪里弄一幅来看个究竟才能甘心。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