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师叔魔性相吸》执破 ^第23章^ 最新更新:2019-05-07 09: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魂魄 ...

  •   
      当郁凌再次清醒时,他已经站到了一间雅致的屋子里。
      
      他感觉浑身轻飘飘的,没有了踩在地面的感觉,也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像是在一场梦里,但又比梦更加真实。
      
      他可以清清楚楚看到这屋子里的一切,这屋里的装饰给他的感觉就是比无稽山要细致华丽一些,像是专为年轻的女子而布置的。
      
      好一会儿过去,他才反应过来,有一身着绿衣的年轻女子正趴在桌子边上,她肩头微微耸动着,像是在低低地抽泣着。
      
      他再仔细一看,那女子竟是耽耽。
      
      “耽耽!”他忍不住喊出了声。
      
      那女子忽地抬起头来,秀气的小脸上有了些惊慌神色,哭得发红的眼睛突然瞪大,四处寻找刚刚唤她名字的人。
      
      “凌凌,是你吗?”耽耽起身,犹豫着向郁凌走来,神情又是害怕又是激动,一只手扶在桌子上迟迟不敢放开,手上微微地发着抖。
      
      她小心地端详着郁凌,却又不敢靠近,小声问道:“凌凌,是你回来找我了吗?”
      
      郁凌看到耽耽害怕的样子,猜到她所看到的正是自己的魂魄,他安慰道:“别害怕,耽耽,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当他正说着话的时候,他看到耽耽朝他伸着的一只手上手上正戴着他的那只铃铛。他早就怀疑那铃铛里头有古怪,便问道:“耽耽,你这只铃铛是我的吗?”
      
      耽耽低着头,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铃铛:“对,这是你的铃铛,你走的时候我从你手上取下来的,我想放在身边留个念想,因为你说过的,这个铃铛可以将主人带到想念的人身边去。难道我能够再看到你,是这铃铛起的作用?”耽耽说着,又惊喜地看着郁凌。
      
      郁凌想到自己离开无稽山的这些日子里,经常都会梦到耽耽,而且梦里发生的事情都格外真实,像是亲见一般,难道也是耽耽戴了那个铃铛的缘故?
      
      在无稽山的十几年里,耽耽像是他唯一的亲人,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吃的玩的各种心事都能够一起分享,他一直都将耽耽当做是自己的妹妹。
      
      他的师父百炼将他养大,教他识字练功,按理来说,最有恩与他的应该是百炼,但师徒俩却一直都有些生疏。他在无稽山的时候是个乐呵的人,说话做事没心没肺,可是和百炼说话的时候总是犹犹豫豫,一句话要想了又想才能说出口。
      
      百炼是个对人对己都要求极为苛刻的人,动不动就要教训门下的弟子,很少以笑脸示人,但唯独对他,向来态度都很温和,不说打骂,就练大声训斥都很少有。郁凌小时候觉得自己这是受师父重视,心里还有些得意,可到大了以后反而因为百炼的特殊对待让他觉得师徒之间有了距离。
      
      他在外面和师兄弟们打打闹闹,有说有笑,可接下来只要碰上了百炼,他就会像变了个人一样,说话小心翼翼起来。日子一久,他便会有意无意地回避和百炼相处,越回避就越生疏。
      
      所以,他最为想念的,心里觉得最亲的还是耽耽。
      
      耽耽怔怔地看着郁凌,本来哭红的眼睛又开始流泪,哽咽道:“凌凌,你是不是有什么心愿未了,所以才……”
      
      “我就是想知道我当时为什么会死,当时我正在和师父一起练功,后来就无法动弹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师父说你是走火入魔了,他也没能救得了你。可怜你还这么年轻……”耽耽说到这里,泣不成声,抬起袖子擦着眼泪。
      
      “走火入魔?”郁凌此时回想起当时的感觉突然间又觉得已经有些模糊了,便也没去细想了,再加上看到耽耽哭,又只想着要去安慰她。
      
      郁凌问道:“我进来的时候就见你哭,你这是在哪里?你受了什么委屈?”
      
      “我跟着师父来蛟州了。”
      
      “那你哭什么呢?”郁凌从前最有耐心的事情便是哄耽耽,将她哄得破涕为笑他总会觉得很有成就感。
      
      耽耽别过头去,好似有不好向郁凌明说的心事。
      
      郁凌看耽耽的神情,立马也猜到了几分。原来近两年里,耽耽对师父百炼有了恋慕之情,她这个年纪容易陷入痴想,经常因为一点小事情黯然神伤。
      
      郁凌虽知道耽耽这一腔心事,但如果耽耽不主动和他说,他也是从不拿出来和她说的。他虽然很少接触外面的世界,也知道师徒间的暧昧是大忌讳。他只希望耽耽是一时陷在自己的痴想当中,总有一天能够自己想通,早些走出来。
      
      耽耽被郁凌这么一问,眼泪又扑簌簌地往下落。
      
      郁凌本打算不再提这件事,可看到耽耽这个样子,还是忍不住劝道:“师父的性情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一心修道,心里早断了儿女私情,他也不是觉得你不好,不不不,你压根就不要关心他怎么看你,这世间好男儿多着呢,且不说要找个我这么好的,无稽山对你好的那两个师弟就已经很不错了,你何必心里总挂念着一块木头呢?”
      
      “不许你这么说师父!师父才不是块木头呢,我看他其实还挺宠着我的,就是……”耽耽噘着嘴,说着说着又打住了。
      
      “就是对你不是那个意思是吧,哎,你就死了这个心吧,我拿这条命打赌,师父是不会对任何人动心的。”郁凌一和耽耽说话,又变回了从前心直口快的说话风格。
      
      “拿命打赌,你不是都已经……”耽耽欲言又止,眼神有些怯怯的。
      
      郁凌觉得好笑,心道:“这傻丫头还是像从前一样呆愣,心里想什么就问什么。”
      
      这时,传来几声敲门声,郁凌感觉眼前一黑,又变得迷迷糊糊起来。
      
      他感觉自己额头上像是有什么痒痒的,热热的,像是谁温软的手指在上面轻轻的划着,每划一下都让他心里很留恋,想留住那种触感。
      
      他又闻到一丝丝若有若无的香味,像是在摩柯山下那河里泡着的时候沾上的那种花香,隔了一会儿他发现这香味像是随着摸他额头的这人的动作而发出来的,所以这香味不是他自己身上的,而是旁边这个人身上的。
      
      “啊,师叔!”郁凌想到是李寂,直感觉心口突突突地跳动着,心里莫名一阵兴奋。
      
      他小心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正好看到了李寂的下巴和垂下来的长发,便更加留恋那手指抚在他额头上的触感了。
      
      “摸吧摸吧,最好摸得更暧昧一点,我突然把眼睛睁开,我看你会不会尴尬。”郁凌在心里念道,等待着睁开眼睛的好时机。
      
      他感觉李寂的手指在他鬓角长长地划了一道,他便想象起那动作的缠绵来,突然就睁开眼睛看着李寂。
      
      李寂的眼里也眨了一下,那一丝惊慌飞快闪过,让郁凌来不及抓住,便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郁凌嘴角挑起,眼中含笑,想用质问和得意掩盖住喜悦,直勾勾地看向李寂道:“师叔,你刚摸我。”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