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师叔魔性相吸》执破 ^第19章^ 最新更新:2019-05-03 09:00: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魔宗(3) ...

  •   
      李寂看到花渐落的手朝他伸来,身子往后一仰,而在他后仰的那一瞬间,花渐落的脸出现在了他眼睛的上方,朝着他邪魅地一笑,他感觉到花渐落的长发在他脸上甩了一道,凉凉的,微微有些发痛。
      
      李寂心道:“这人身形之快,只怕我也比不过他,看来还是不能和他硬拼。”
      
      花渐落将手向李寂的腰后伸去,两人身体刚一挨到,李寂便腾空跃起,花渐落的红衣一甩,身体也飞离地面。
      
      郁凌看到这一白一红两个身影向月亮下的那棵枯树飞去,飞上树顶后,时而缠斗,时而跳起,李寂的冰魄剑使出时,空中划出一道道蓝光,将花渐落的红衣照亮得格外艳丽。
      
      这画面让郁凌看得有些痴了,都忘了自己现在命悬一线,随时都可能落到花渐落的手中任他处置。
      
      “冰魄?你是神殿的人?”花渐落落到了地面,抬头看着正要落下的李寂。
      
      “不错。”李寂镇定地立到花渐落眼前,头发衣裳经过一番打斗却未乱丝毫,完全不显狼狈。
      
      花渐落看着月亮,露出了调侃的笑容:“神殿的人我向来不想伤,你走吧。”
      
      李寂也不想和花渐落多说,打算去拉着一边的郁凌就走,却被花渐落抢了先。
      
      郁凌根本来不及闪躲,被花渐落拉了后背上的衣裳提着飞了出去。
      
      李寂紧追过去。
      
      郁凌身体一腾空,两耳便是呼呼的风声,眼下的山峦忽闪而过,他转头去看李寂,只见茫茫一片,完全看不到什么人影。
      
      而花渐落却看着前方和李寂调笑着说起了话:“人我是不会给你的,要是你要追着我们一起去摩柯山,我可巴不得,哈哈。”
      
      郁凌看花渐落这样子和李寂说话,想必是听到李寂一直穷追不舍,便也学着花渐落的和李寂说起了话:“师叔,回去吧,我这条贱命不值得你花这么大力气来救。”
      
      花渐落看到郁凌闭上眼睛扯大嗓子在喊,朝他笑了笑,道:“别喊了,太难听。他要跟着就让他跟着,好久没看过这么养眼的男人了,哈哈。”
      
      郁凌朝花渐落皱皱眉,看着他脸上那浮浪的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好像有些害臊,又好像有些痴痴的,像是陷入到了某个憨甜的梦里。
      
      郁凌被花渐落带着飞了一阵,他偏过头去看到花渐落脸上的笑容还在,猜到李寂还在后面追着他们,心中暗道:“这花渐落不知道将师叔引到摩柯山去是想要怎样?”
      
      他一想到这里,心口莫名地突突跳得厉害。
      
      “瞎想啥,想要将我师叔怎样的是花渐落,又不是我,我紧张啥?”郁凌在心里不停地和自己说起了话。
      
      正当他陷入一片浮想时,突然花渐落将他往下一推,他的身子猛然向下坠落。
      
      “啊——”郁凌喊了出来,濒死的绝望又一次涌了上来。
      
      他扎进了一条河里,河水深得触不到底,他使劲伸出脑袋大喊:“我不会划水啊,救我上去。”
      
      这时,笑声从旁边的一棵树上传来,花渐落斜坐在那树枝上正看向他这边,压根没有要捞他上去的意思。
      
      郁凌在水中一顿乱扑腾,惊慌中,看到李寂也跳了进来。他朝李寂伸着手,李寂游过来,手伸到他腋下将他一把抱住。他的下巴触到了李寂的肩头,湿湿的,热热的,让他陷入了另一种慌乱。
      
      他看到李寂的黑发被彻底打湿粘在后背上,描出了那好看的轮廓。李寂的白衣被打湿后,紧贴在身上,在月光下微微泛着水光,郁凌突然之间感觉到他与李寂之间的距离在这水中被拉得很近。
      
      李寂拉着他游了一段后,他的脚终于能够触到河底了,他使劲喘着气,想要走到水更浅的地方去。
      
      花渐落坐在树上看着这水里的两人,又被逗得一阵笑:“在里面泡着吧,泡的时间够了,上了山小崽子们才不会缠着你们。”
      
      李寂听到花渐落这话,将郁凌按回到水里,轻声道:“你闻,这水里有香味。”
      
      郁凌缩了缩鼻子,果然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让他觉得这周围的水都不可怕了,反而开始变得软绵绵的,让他想闭上眼睛就地躺下去。
      
      “这什么味道,真好闻,闻得我都要醉了。”郁凌嘴里念着,感觉到眼皮直想往下坠。
      
      李寂往上游游了一段,又回到郁凌旁边,道:“上面流过来的水好像温温的,可能前面有暖泉吧,上游的花掉落水里,流经暖泉,花香味被蒸出来,又凝进水里头,所以有香味。”
      
      郁凌被这水泡得有些全身微微发热了,身上一暖和,而且这水这香味又让他心里软绵绵的,他实在扛不住上来的睡意了。
      
      他朝李寂走近了些,身子像是被水向李寂那边推着走一般,靠近李寂时更觉得水中暖暖的。
      
      “师叔,也不知道还要泡多久,我好晕啊,都要栽到水里去了,在你肩上靠靠吧。”郁凌说着,胳膊伸到李寂肩上,挨上了他那湿漉漉温热温热的脖子。
      
      李寂感觉到郁凌无力地往自己这边倒,有些担心这水里有鬼,看向花渐落,道:“这水里到底有什么,他是不是中毒了?”
      
      花渐落懒懒地靠在树上,看着郁凌昏昏欲睡的样子,戏谑地笑道:“他不是中毒,他只是动情了,有的花有催情的功效,看来……你很迷人啊!”
      
      郁凌一听到这话,立马一个激灵,猛地将脑袋从李寂肩上直起来,将他推远了些,向花渐落道:“胡说,我就是困了……”他本来想为自己辩白一番,可刚开口便没了底气。
      
      花渐落从树上飞了下来,将手伸到郁凌背上抓起他的衣裳轻松就将他提了起来,像鸟掠过水面时捕获一条鱼那般迅速和自然。
      
      李寂也从水中抽身而出,他的身子直立着冲向空中旋着圈,水花四溅在月光下形成一个银白色的圆环。
      
      郁凌被花渐落带着在丛林中飞快地穿梭,这下,他听到身后传来急促的嗖嗖声,他猜,李寂一直都在紧跟着他们。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