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师叔魔性相吸》执破 ^第18章^ 最新更新:2019-05-03 10:27:5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魔宗(2) ...

  •   
      郁凌转过头去,借着月光能模糊看到这张离他仅有两拳之隔的侧脸。这人的头发被风吹向背后,露出了清晰精巧的下颌,长眉微微上挑,妩媚中却还带有几分英气,一双丹凤眼随着眉毛一起也是上扬着的,眉眼间是一种外露而张扬的美。
      
      “一身红衣”“极其美艳”,郁凌想起钟乐初和他说到花渐落时用到的这些字眼,再加上刚刚这人竟叫了他一句“愿儿”,想必,他真的就是花渐落了。
      
      “你放我下来,我被你害惨了,我真不是丁愿。”郁凌在花渐落耳边大声喊着。
      
      花渐落朝郁凌转过脸来,这一瞬间,郁凌吓得呆住了,他好像看到了另一个自己,恍惚间他有种自己的灵魂飘了出去的感觉。
      
      “你不觉得咱俩长得有点像?”郁凌恍惚间嘟哝了一句。
      
      他又定了定神,使劲眨了眨眼睛,这才发现花渐落的确是与前世的他长得有几分相像,但细看时,两人只是神似,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花渐落似乎没听懂郁凌的话,转过头去,继续看向前方。
      
      “说正经的,快放我下去,你认错人了,我真不是丁愿!”郁凌有些急了。
      
      花渐落再次偏过头来看郁凌,因为他感觉到了郁凌说话的语气实在是不对,不像他所认识的丁愿。
      
      郁凌感觉花渐落抓在他背上的手加了些力度,随后,两人开始离地面越来越近。郁凌着地后,花渐落松开他,衣袖一甩,人转开了半个圈,一袭红衣在月光下果然美得惊为天人。郁凌从未想过这世间竟会有如此一种美会专属于男子,艳丽,张扬,甚至有些凌厉的味道,那种美艳的张力似乎已经超出了时间,让人不必担心它会有凋谢的一天。
      
      “难怪世人会说他是妖人,因为他身上这种美已经超出了人的想象,所以在世人看来,他就是个不正常的人。”郁凌痴痴地看着花渐落,心里嘀咕道。
      
      花渐落朝郁凌走近了一步,轻声道:“难怪骆虎回来,说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你果真像换了个人一样。”
      
      他的说话声却是出奇的柔软,让郁凌不解,能这么说话的人怎么会是个大魔头。
      
      郁凌看了看四周,他们停在了一片荒坡上,周围全是枯草地,而独独在他们附近长了一棵古树,树上的树叶全落了,透过光秃秃的树枝看月光照亮的天空,格外好看,突然间,他有种在一场梦里自己和自己对话的错觉。
      
      可现实就是,刚刚在钟家那两黑衣人很可能是钟家的谁派过来试探他的功力的,他拼死拼活,好不容易让对方相信他不是丁愿,这个时候花渐落却出来将他带走了,他就再也和魔宗撇不清干系了。
      
      而且这样一来,让钟乐初也会对他产生怀疑了,甚至会认为钟子奕是他蓄意杀害的。
      
      郁凌一想到花渐落出现得太不是时候了,真想将他狠狠骂一顿,可一看到他那安静的神情,听到他柔和的声音,这一腔怒火又无法发泄出来。
      
      “我问你,钟子奕是不是你杀的?”郁凌指着花渐落,语气开始变得狠厉。
      
      花渐落也并没被郁凌的语气惹怒,冷冷地答道:“什么钟子奕,不认得。”
      
      “吸人元气这种邪门功夫只有你会,不是你还能是谁?”郁凌想到钟子奕惨死,情绪更激动了。
      
      花渐落轻轻笑了两声:“呵,你和那帮老家伙一个强调,果然不像我愿儿,而且愿儿可不敢这么和我说话。不管你还是不是愿儿,跟我回摩柯山吧,在外头,人心恶,是非多。”
      
      郁凌与花渐落之间隔了好几步远,在月光下看不清他的笑脸,却可以感觉他笑着时候的媚态。
      
      “如果我不跟你回去呢?”郁凌开始变得无所畏惧。他从获得重生后,变得怕死,觉得多活一天都是从老天那里好不容易骗到手的,但经历了钟子奕的死后,他对于死又开始看淡,甚至是麻木。这一刻,他知道他落到这个大魔头手里,可能随时都可能一眨眼命就没了。
      
      花渐落听到郁凌这话也不生气,垂着袖子走了两步,神态极为自信:“不回去,不可能。”
      
      四周本来极为安静,突然间传来一阵呼呼的响声,郁凌和花渐落同时抬起头来去听这声音从何处传来。
      
      眼下,一个白影直飞入两人视野中,在月下形同鬼魅。
      
      “师叔!”郁凌喊出了声,他想不到这个时候李寂会追上来,他虽听金禅说过李寂能够听到很远处的声响,而且会神行之术,但是他能够这么快追上花渐落,还是让郁凌很是意外。
      
      李寂在花渐落面前站定,两人都是一样的傲慢姿态,相互盯着对方看了好一会儿。
      
      最终,李寂上前一步,朝花渐落点了点头,缓缓道:“有幸见到花前辈,不知道我师侄哪里得罪前辈了,还请前辈高抬贵手。”
      
      花渐落一双眼睛盯着李寂看了又看,朝李寂逼近,笑道:“哟,哪里来的美貌公子,竟叫我前辈,我有那么老么?你都做了人家师叔了,怕是比我也小不了多少吧?不如,你也跟我上摩柯山,咱们好好说话?”
      
      郁凌看到花渐落和李寂说话的样子有些轻薄之态,突然间有些难为情,转过脸去不看他俩,却又忍不住将花渐落说出的每个字听得清清楚楚。
      
      “早就听说过花渐落是个断袖,如今我师叔为了救我落到了花渐落手里,我又要做一回罪人了。”郁凌想到这里,心里又添了些无奈。
      
      李寂像一尊玉像一般立在月下,任凭花渐落以何种眼神看他,始终泰然自若,他也朝花渐落走近了些,道:“郁青今天我是一定要带回去的,想必花前辈也不会为了一个小辈非要和我动手。”
      
      “郁青?把名字改了也没用,是我摩柯山的人,就得跟我回去。”花渐落转头看了一眼郁凌,又再次向李寂逼近,伸手朝李寂肩头抓去,“你说错了,你怎么知道我不愿意和你动手呢?我今天还就想和你动手。”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花渐落:哇,大总攻,我的菜
    李寂:( ̄へ ̄)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