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师叔魔性相吸》执破 ^第10章^ 最新更新:2019-04-24 12:20:3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历险(2) ...

  •   
      那怪物只露出了一条尾巴,身子藏在泥地里,郁凌没法看清它的全貌,但就刚刚对钟子奕的那一击,郁凌便感觉这东西力量之大,超出他原来对一切妖物的估计。
      
      钟子奕被这妖物拍向芦苇丛中后,连挣扎一下的动静都没有,像是直接完全吞没在了污泥中。
      
      一股强烈的恐惧感向郁凌袭来。
      
      在不远处一心挖螃蟹的金禅听到动静,飞身跃了过来。
      
      “金大哥,快去救子奕,我看到子奕被扔向那个凹洞里。”郁凌给金禅指着方向。
      
      金禅跳起,在芦苇丛上空轻踮了几步,便来到郁凌所指的凹洞。他祭出长剑,身子立在剑上,俯身望去,却不见钟子奕的踪迹。
      
      “坏了,莫不是被污泥吞下去了。”金禅叫苦道。
      
      这时,李寂早已经拔出仙剑冰魄,凌空向这泥里的妖物划出了几道剑气。
      
      妖物被李寂划出的剑气震到,被激得开始恼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吼声,那吼声听之让人作呕,像是有泥水呛入到了它的喉咙中,夹杂着恼怒又痛苦的情绪。
      
      随着妖物的这一声吼叫,漫天的污泥被掀起,一阵泥水的腥臭扑面而来。冰魄的剑气在空中排成四散的网状,像一道道闪电织在一起,向泥里的妖物发动猛烈的进攻。
      
      金禅在被搅动的泥浆里看到了钟子奕的衣物,他伸出胳膊,朝着钟子奕所在的地方身子往里头一扎,瞬间抱住钟子奕的腰身,将他从泥浆里拔了出来。
      
      郁凌看到金禅将钟子奕救了出来,赶紧上去将钟子奕扶住放在腿上躺了下来。
      
      钟子奕全身糊满泥浆,已看不清面目,郁凌脱下自己的外衣擦去他脸上的污泥,掰开他的嘴,清理他口鼻中的污物。
      
      金禅在钟子奕鼻前探了探,翻起他的眼皮看了看,又抓起他的手腕把了下脉搏,脸上神色仍旧十分紧张。
      
      这时李寂一个纵身,跨到了钟子奕旁边。
      
      他看金禅紧张的样子,知道钟子奕受伤不轻,便道:“师兄赶紧带子奕去找个大夫看看,人命关天,师兄还是找个正经的大夫来给他看吧。”
      
      金禅平时对于自己的医术还挺有信心,这下手里的是娇弱的钟子奕,他便不敢草草给他医治了,二话没说,立马抱起钟子奕御剑而去。
      
      送走了金禅和钟子奕,李寂立马又开始了与这妖物的缠斗。
      
      郁凌总算将这妖物的全貌看出个大概,这东西的腰身足足有八尺宽,身长估摸着有三丈多长。和鱼一样有着扁平有力的尾巴,身上却无鳞片和毛发,全身光溜溜的,在泥地里甩动得极为灵活。
      
      郁凌看到这东西的眼睛长得很是古怪,鸡蛋大的眼珠从脑袋里凸了出来,还可以灵活地转动着,对周围的情势做出快速的反应。
      
      李寂的剑气几次伤到了这妖物的身躯,它已经被彻底激怒,不时发出狂吼,掀起一阵阵漫天的污泥。
      
      李寂看到妖物身下开始有暗红色的血流出,估计它挺不了多久了,便极力将它朝岸上逼去,让它无法在污泥中藏身。
      
      郁凌看到这庞然大物突然间一甩身,身子弹到了岸上。郁凌抓起旁边的锄头,想趁机能给这东西致命的一击。
      
      他发现,这妖物伤人主要是来自尾巴上的力量,如果他站在靠近它头的一方,不仅不会被它所伤,而且还能趁机袭击它的头部。
      
      李寂在空中变换着方位,对着这妖物又发动了一番猛攻,一道道白光哗哗地打向这乌黑肮脏的躯体。
      
      郁凌看到这东西像是受了重击一样,身子在地上一下下不受控制地弹起。他拿起锄头冲到它的前头,对准它的眼珠,使出全力往下砸去。
      
      暗红色的血水顿时混着泥浆从妖物的头上流了下来,它发出几声痛苦的嘶吼,身子在原地翻滚着。
      
      “走开!”李寂对郁凌大喊一声,开始拉近自己与妖物的距离,向着另一边那凸出来的眼睛发出一道剑气,那剑气所到之处,眼睛被削了下去,成了一个血红的窟窿。
      
      李寂又朝那血红的窟窿里划出了几道剑气,妖物慢慢停止了挣扎,成了泥滩上一堆静止的黑物。
      
      “死了?”郁凌朝着执剑迎风而立的李寂走了过去。
      
      李寂朝着郁凌一笑,答道:“应该是死了。”
      
      郁凌第一次看到李寂这么自然的笑容,他这一笑,郁凌立马觉得两人间的距离在这一刻好像被神奇地拉近了,让他感受到了这人在这个过程中和平常人一样也有紧张,兴奋和开心。
      
      李寂朝那妖物走近了些,朝着它的头看了几眼,随后皱了皱眉,有些恶心这个场面。
      
      “呵,你胆子还挺大,光凭一点蛮力也敢去砸这东西的眼珠。不过要不是你这一砸,我都忘了它脆弱的地方在眼睛上了,只知道一个劲地打它身子,这家伙已经练出了一身铜皮铁骨,不好打。”李寂说话间,神情又恢复到了往日的悠然。
      
      郁凌万万想不到平时只会对人冷言冷语的李寂,这会儿竟夸起他来了,他一时都有些不自在起来。
      
      郁凌想到钟子奕受伤生死未卜,应该尽早赶回去看看情况怎么样了。
      
      “咱们一起走。”李寂看出了郁凌的担忧,祭出冰魄,轻轻跃了上去,留出前面一截,等着郁凌上来。
      
      郁凌在无稽山时也常御剑飞行,只是他还从没见过像冰魄这般晶莹剔透,散发着蓝光的剑。
      
      李寂看到郁凌迟迟没站上来,眼睛一直盯在那剑上,以为郁凌是因为没有尝试过御剑飞行,不敢站上来,便向郁凌伸出手去:“快点,磨蹭啥?”
      
      郁凌看到李寂纤长白皙的手指,不自主地就握了上去,手心里一阵冰凉感立时传到了心口。
      
      两人凌空飞起,河岸和群山很快消失在身后,嗖嗖风声不绝于耳。
      
      李寂抽了抽被郁凌握得紧紧的手指,因风声太大怕郁凌听不到,便靠在他耳边道:“手,松开,我没打算和你一直牵着。”
      
      郁凌被李寂这么突然附在耳边发出的声音吓得一抖,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紧张得一直紧紧握着李寂的手指这么久都没松开。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