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师叔魔性相吸》执破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5-12 14:55: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重生 ...

  •   
      郁凌好像从一场梦中慢慢苏醒,开始感知周围的声音。
      
      鸟叫声,溪水哗啦啦的响声,树叶的嗖嗖声。
      
      冷风吹在他脸上,送来一股尘土夹杂着落叶的腥味。
      
      郁凌猛地睁开眼睛:“我怎么躺到山里来了?”
      
      他用手肘支撑着身体,想坐起来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手肘撑在地上时两条胳膊同时传来一阵稍有些麻麻的痛感。
      
      太阳光照得他眼睛发酸,他一低头,发现他躺着的地方全都铺了厚厚一层树叶。
      
      “这看上去像是谁刻意铺的,这会是谁呢?”郁凌正纳闷时,发现自己身上穿了一身黑衣,衣领和衣带上还绣着繁复又奇怪的纹样,他摸了摸这衣裳,觉得有些眼熟。这好像是他幼时和同门师兄弟玩烧坏人的游戏时,那擅长画画的一个小师叔给他们画的七焰堂的人就是穿身这样的衣裳。
      
      “这好像是七焰堂的打扮,这是谁给我穿上邪魔外道的衣服!”郁凌手指恨恨地抓向胸口,想将这身碍眼的衣服脱下来,向青天白日证明自己的清白,可衣服还没脱下他又觉得冷风嗖嗖地往这边刮,让他禁不住打起了冷颤,“还是穿着吧,只要行得正,一身衣服也毁不了我的清白。”
      
      他的身体一晃动时,听到几声轻微的“铃铃铃”的响声。
      
      “铃铛!”郁凌抬起左手手腕,将衣服褪到了手肘的位置,却不见那铃铛在手腕上。
      
      “奇怪了,那铃铛我向来是戴在左手上的,怎么不见了?再看看右手。”他又抬出右手手腕,也没找到那铃铛。
      
      他发现脑袋一晃动,那铃铛就会响几下,便往脖子里摸了摸,正好摸在了那铃铛上。
      
      那铃铛只有指尖大小,戴在手腕上时,发出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到。郁凌从小就戴着这样一个铃铛,他并不喜欢往身上戴这些东西,要不是这铃铛是他母亲临终前给他戴在手上的,他早取了扔了。
      
      郁凌用力扯了扯挂在脖子里的那铃铛,口里骂道:“这是谁给我戴脖子里呀?这么缺德,狗脖子上才挂铃铛呢,还扯都扯不下来!”
      
      “少主,你活过来啦?你没死,太好啦——”
      
      郁凌听到不远处传来陌生少年人的喊声,突然间吓得肩上一发冷,怔怔地循声望去。
      
      “他喊我少主?他这真是和我说话吗?”郁凌在心里念叨着,看到那少年正喜出望外地朝他跑过来。
      
      那少年也穿着一身他这样的黑衣,只是衣服上没有任何装饰,少年身量未足,身形修长,脚步迅速而灵活。
      
      郁凌看到少年这一身打扮便不自主地提防起他来,他虽未与七焰堂的人打过交道,但世人都说七焰堂坏事做尽,七焰堂的人个个都是穷凶极恶的坏蛋。
      
      郁凌想站起身来,但觉得左腿一动膝盖便痛得厉害,只好朝那少年晃着手掌,示意他不要往这边靠近。
      
      “少主,怎么啦?你怎么一醒来就不认得小的了?我是骆虎呀,刚到前面探路去啦,我还以为少主你活不过来了,打算找条隐蔽的小道把你的遗体……把你背回去,结果你竟活过来了,太好了……”
      
      那叫骆虎的少年冲到郁凌跟前,伸开双臂将郁凌紧紧抱住,又是笑又是哭。郁凌被骆虎抱着,眯着眼睛头使劲往后仰着,他开始有些晕乎乎,好像想起来自己的确是死过一次。
      
      他定了定神,用力将骆虎推开,一脸认真地看着这张陌生的脸,想让他为自己解开心里这重重迷雾。
      
      骆虎抬起袖子擦了擦眼泪,一双眼睛水汪汪的,鼻尖哭得发红,完全不像是个穷凶极恶的魔宗中人。
      
      郁凌看这少年比自己年纪还小,长相也秀气,眼里没有半点凶恶之相。他皱着眉小心地问道:“你是七焰堂的人?”
      
      骆虎连连点头:“少主怎么问这样的话,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那你的意思是我也是七焰堂的人?你……是不是弄错了,认错人了?”郁凌觉得发生的这一切简直就像是一场梦。
      
      “当然,你是咱们七焰堂的光明少主丁愿呀,我怎么会弄错,是我亲手从无稽山那帮人手里把你抢走的。”骆虎说话的声音开始有些激动,焦急地看着郁凌,似是还有很多话要向他说。
      
      “丁愿……我叫丁愿?”郁凌闭上眼睛,头往下埋着,朝骆虎伸了伸手掌,道,“等等,让我好好想想。”
      
      郁凌双手捂在自己耳朵上,让自己陷入一片寂静中,使劲回想着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了,自己怎么醒来就变成另一个人了。
      
      “难道是我真死了一次,魂魄附到了另一个人身上?”
      
      郁凌猛地睁开眼睛,直直地看向骆虎,抓着他的胳膊焦急地问道:“有没有镜子?快让我照照镜子?”
      
      骆虎摇摇头。
      
      郁凌看到前面有溪水,赶紧将手压在骆虎肩上,费力地支起身子,想要朝那溪边走去。他一着急,左腿着地时膝盖里又传来一阵钻心的痛感。他只好提起左腿,胳膊架在骆虎的肩上,用一条腿朝那溪边跳过去。
      
      郁凌趴在溪边,紧张得胸口憋闷,自己的喘息声都听得格外清晰。他小心地朝前探出脑袋,看着水里自己的影子。
      
      水底下那影子头发有些乱蓬蓬的,却掩不住秀气的下巴,高挺的鼻子,和清晰好看的眉眼。
      
      “可真俊哪!”郁凌笑着叹道,悬起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来了。他对着水面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把乱蓬蓬的头发捞到脑后,生怕这张脸哪个角落长残了。
      
      仔细看过之后,他终于将目光从水面移开了。
      
      “还好这张脸相比从前有过之而无不及啊,这下放心了。”郁凌心里暗喜。
      
      这时,骆虎正一脸迷惑地看着他,嘀咕道:“少主,你何时如此紧张起这张脸来了?”
      
      郁凌朝骆虎嘿嘿一笑,心里轻松了许多:“有吗,就是随意看看而已。”说着又朝骆虎伸出胳膊,让他架着自己回到那一摊落叶上去。
      
      骆虎赶紧走到郁凌跟前,小心地抬起他的胳膊放到自己的肩上。
      
      郁凌和骆虎靠得很近,他偏过头去看着这稚嫩的少年关切而认真的样子,心想:“看来这孩子对他的少主极为忠诚。”
      
      骆虎扶着郁凌坐好,又跪坐在郁凌的旁边,小心问道,“少主,我咋觉得你醒来之后和以前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说说。”郁凌也想知道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丁愿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个……少主好像比以前爱说话了,不是,是没以前那么冷冰冰的了……”骆虎话说得吞吞吐吐,不时地去看郁凌的脸色,一副生怕郁凌要生气的样子。
      
      郁凌也感觉到骆虎说话很是小心,便安慰道:“你只管说,我都不怪你。从前的事我全不记得了,你通通说给我听。”郁凌想着既然都到这个地步了,他也只能接受这具肉身,管他魔道正道,活着才是王道。
      
      骆虎脸色神色立马变得轻松了许多,既为自己的主子失去记忆感到担忧,也为从前冷漠严肃的主子变成了一个和颜悦色的人而感到窃喜。
      
      “那就从我是怎么死的开始说吧。”郁凌扶着骆虎的胳膊小心地躺了下去,又伸出一条腿搁到骆虎的腿上,示意骆虎给他捏捏。
      
      “呸呸呸,少主别再说死不死的了,有了这一遭我可是吓够了。”骆虎在郁凌小腿上轻轻地捏着,一听郁凌说到死,脸上有了些心有余悸的神色,“少主这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眼看着你被两人暗算了,鞭子栓了腿,又被一穿青衣的汉子一掌打飞,我上去把你抱起,探了你的鼻息,好像都没多少出气了。我知道你向来傲气,想来是……死了也不愿意落到那帮人手里的,所以拖着你往那山崖下跳了,好歹……还能有个全尸。”
      
      “这些要杀我的都有些什么人?”郁凌侧过头去,神情变得凝重。
      
      “好像有东边天衍派的人,洞庭钟家的人,无稽山的人也有。”骆虎皱眉回忆着,说完又朝郁凌肯定地点点头。
      
      骆虎所说的这几个门派都是当今修真界的几股大势力,东边天衍派历来活跃在海上的几座海岛之上,洞庭钟家以家族为传承,最不避烟火气。
      
      他长舒了一口气,回想起半个月前在无稽山听师父百炼所说的几大门派要一起围攻魔宗,原来这么快就真的发生了。
      
      郁凌从骆虎的谈话中了解到,丁愿在七焰堂被称为“少主”,并非因为他是七焰堂尊主的儿子,而是因为他自小资质好,行事稳重,得到尊主和各长老的认可,地位便越来越高。
      
      郁凌一边听骆虎说,一边在心里默念着:“丁愿资质好,这一点和我简直是太像了,至于行事稳重,和我马马虎虎像吧,虽说我在无稽山也是师父的首徒,但和他这待遇差太多了,不说我身边没人伺候,还要劈柴,采药,打理菜园子……”
      
      郁凌闭着眼睛晒着太阳,回想着从前的事情,觉得虽然掉到这山旮旯里来了,但躺在这软绵绵的地上,身边有人伺候着的感觉还挺不错。
      
      这时,骆虎突然停下来不再给郁凌捏腿了。郁凌半睁着眼懒洋洋地看着骆虎,小声道:“怎么了,继续啊,腿麻,动弹不得。”
      
      “少主,这地儿咱们不能久呆了,那帮人做事那么绝,肯定是死要见尸啊,咱们还是想办法逃回摩柯山去吧。”
      
      郁凌眼睛突然睁大,头使劲向上仰起,眉头紧皱,惊道:“你怎么不早说?我刚活过来,难道这么快又要死回去?”
      
      

  • 作者有话要说:  宝宝们喜欢就收藏吧,只要收藏上来了作者肯定日更到完结。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