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白直男友》江涵秋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4-19 21: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伺机而动 ...

  •   陆南回到教室,看见杨智博正在陈彰身边敲打提点他。
      
      “兄弟,知道你头铁,但你可千万不能硬刚啊,一上来就送九十九朵玫瑰不是等着被扔嘛,你又没有南哥的脸和身材,听爸爸的,你慢慢来,一步一步循序渐进,先经常在姑娘眼前晃悠,让她注意到你这个人的存在,然后成为普通朋友,在此基础上,你们再进一步发展,早安午安晚安一条龙服务安排……”
      
      杨智博讲起怎么追女孩儿来简直是滔滔不绝,一套一套的,仿佛自己是情圣附身,听得陆南都想拜他为师了。
      
      陆南听得认真,他懒散站着,适时打断他:“现在你南哥貌似也没有那么受宠,女孩儿们最近都被姓邵的迷得失了心智。”
      
      杨智博环顾四周,低声说:“没办法,女人是善变的生物。”
      
      “如果我想和一个人交朋友,可他貌似看我不怎么顺眼怎么办?”陆南突然问道。
      
      “无论如何,先要到联系方式,然后把脸一丢。”杨智博回头看见陆南正勾着唇笑,不正经道:“南哥啊,你这条件,直接拿着九十九朵玫瑰上就行。”
      陈彰:“……”
      
      “哎南哥你有心上人了?!”杨智博后知后觉道。
      
      “没有。”陆南莫名有些心慌,坐回到座位上玩手机,表明自己两耳不闻儿女情。过了一会儿他猛地抬起头,从桌子上抄起一本书往杨智博后背上砸去,“我说的交朋友指的是普通朋友!你能不能纯情一点?”
      
      杨智博嘿嘿笑了两声,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问:“南哥你这么帅为什么没有女朋友?”
      陆南也被这个问题问住了,他想了想,答:“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多酷。”
      
      陆南想和邵炑交朋友,真的只是交个好朋友,以他没有一点弯弯绕绕的直男心思,制定不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报复计划,他要做的首先是和邵炑成为朋友,然后弄明白他的取向,邵炑如果是直的,那自己圆满完成任务,他如果是弯的,那自己努力把他掰直?听上去似乎不太厚道,但以陆南目前的想法来看,他实在想不明白怎么会有男生不喜欢女孩子。先走一步再走一步吧,毕竟船到桥头自然直。
      自此,他开始伺机而动。
      
      只要有想法,机会总是从天而降,陆勇的公司前几天资金链出了些问题,临时问邵国华借了几十万现金周转,邵国华二话不说帮了他,度过危机之后,陆勇想把自己珍藏的两瓶好酒送给邵家。
      
      吃早饭时,陆勇向陆明磊征求意见:“明磊,你和邵炑是一个班的,你今天帮爸爸把这两瓶酒给他吧,让他带回家,省的我再跑一趟。”
      
      陆明磊皱了皱眉头,虽然东西是送给邵炑的,但他并不缺和邵炑搭话的机会和理由,“往学校里带酒不好吧,你让司机跑一趟不就行了?”
      
      陆明磊这算是拒绝了,陆勇不吭声了。
      
      走到玄关穿好鞋子的陆南却突然怔住,他把鞋子脱掉,重新折回来,回到卧室背了个书包,走到茶几旁把酒装了进去,然后把书包斜挎在一边肩膀上,对陆勇说:“我拿给邵炑。”
      他的语气就像在说今天的天气很好一样稀疏平常,尽管他平时也不和他们说这样的话。
      
      满屋子的人震惊了,脸上扭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仿佛看见太阳打西边出来,在三双眼睛的注视下,陆南背着书包出了门。
      
      陆南在上学的路上盘算好了什么时候给邵炑酒,他打算中午的时候把邵炑约出来单独给他。这样既能增加两人的独处时间不被旁人打扰,又可以不让陆明磊和邵炑一起下学。
      
      活动时间陆南先让八班的一个人替他传话,让邵炑放了学去车棚后面的空地等他,邵炑也收到了邵国华给他的指示,告诉他酒在陆南手里。陆勇本着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理念,在陆南一走后即刻给邵国华发了条消息,让邵炑盯着点儿,生怕陆南把这两瓶酒给整没了。
      
      放学后,陆明磊像往常一样叫邵炑一起回家,邵炑其实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独来独往,但也经不住陆明磊热情似火,加上反正一出了校门他俩便分道扬镳,一个回家,一个去乘坐司机的车,于是近日他经常和陆明磊放学一起走。
      
      “你先走吧,今天我有事。”邵炑说。
      “什么事儿?”陆明磊问。
      
      “私事。”邵炑答得简洁,摆明了不想多说,陆明磊有时对他的一些私生活和隐私显示出强烈的兴趣,这让他感到不太舒服,陆明磊极懂得察言观色,知趣的不再问,先背着书包走了。
      
      邵炑去了陆南和他约定好的地方,等了半天,陆南才风尘仆仆地赶来了。
      他一见到邵炑立即道歉:“对不起,我来迟了。”
      
      邵炑飒飒而立,脸上没什么愠色,但也没有喜色,开口便是:“酒呢?”
      
      陆南先从身后掏出两根可爱多,拿在邵炑眼前晃了晃,“香草味儿的,请你吃,我刚刚下课买的。”
      邵炑神情冷淡:“我不吃,谢谢。”
      
      陆南不死心,把可爱多又递了上去,笑得跟花儿一样灿烂,“尝尝吧?”
      邵炑蹙起了眉头。
      
      陆南眼里的光瞬间暗了下去,他似乎没料到邵炑会是这个反应,于是把手里的一个可爱多往垃圾箱的箱口送,“我吃不了两根。”陆南解释着,神色如常,甚至故意把嘴角往上提了提掩盖脸上的尴尬。
      
      陆南很少主动去取悦别人,也不知道该怎么讨好,他以为让他欢喜的东西也一定能让别的人欢喜。
      
      邵炑捕捉到了他眼里一闪而过的委屈,见他似乎是真心诚意的,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他脸部刚硬的线条逐渐柔和下来,拦住陆南的手,接过陆南手里的那个可爱多,撕开了包装纸。
      
      陆南笑了笑,直接用牙齿咬掉了包装纸,舌齿接触到冰淇淋的时候,一股甜味儿刺激着味蕾。他从书包里掏出陆勇给邵国华准备的酒,交到邵炑手里。
      
      邵炑收好酒,似乎是想迈开步子就此走掉,但被陆南一嗓子叫住,“等我,一起出校门。”
      
      陆明磊也总邀请他一起下学,但语气从来都是询问式的,而陆南直接给了他一个肯定句。
      
      他偏头看了正津津有味舔可爱多的陆南一眼,陆南把自己舔的满嘴周围都是巧克力,似乎毫不在意形象。他仿佛八辈子没吃过冰淇淋,从可爱多后面露出半张脸,朝邵炑说:“快吃啊你,一会儿要化了。”
      
      阳光覆在他脸庞上,把每个毛孔都照的透亮,陆南黝黑的眼珠便有种别样的生动,勾人心魂,邵炑觉得他此刻乖的根本不像和一个大小伙子打架时,能把对方打的一身伤而自己毫发未损的人。
      
      邵炑背起书包往前走,没有刻意和陆南一起,也没有刻意甩他,他手里把着的这根可爱多,舔一口他得缓三步来消化那股甜腻劲儿,但陆南吃起来毫无压力。
      
      陆南见邵炑迈开步子,便和他并肩走着,两个人都身高腿长,步调出奇的一致。
      
      这个季节路上已经没什么人吃冰棍了,于是他俩在路上特别惹眼,身后倏然间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
      “邵炑。”
      
      邵炑和陆南齐齐站定,回头。
      陆明磊站在离他们五步远的地方,隔着空气和他们对望。他看见两人手里把着的一模一样的可爱多,心里不是滋味,脸上浮现菜色。
      
      “我有个东西忘拿了,要再回教室取一趟。”陆明磊和邵炑解释。
      “我们先走了。”邵炑并没有等陆明磊或是与他多说的意思,他率先转过了身子。
      
      陆南把陆明磊所有的反应尽收眼底,他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腹黑的小心思在心里一阵一阵地掀起波澜,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想要搞事儿。他也跟着转身,一支手臂自然而然地攀上了邵炑的脖子,亲昵的像平时经常勾肩搭背的兄弟一样。
      
      邵炑感受到脖颈突如其来的一阵温热,全身的血液连同他这个人都一起凝固住了,像根钉子一样被叮一下钉在脚下的土地里,动弹不得。
      
      自从他发现自己的性向和一般男生不一样之后,加上天生性格冷淡,习惯与人疏离,他已经很久没有和任何同性有过这样亲密的动作了,另一个鲜活生命的心跳声在与他近在咫尺的距离里有力的跳动时,他的心也扑通扑通跳的很快。
      
      “走吧。”陆南在他耳边低声说,他的手在邵炑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他偏头看着陆明磊,眼里露着森寒的杀意,嘴角却扬着一抹笑。
      
      陆明磊两手握成拳,他紧紧咬着牙,四指深深嵌进手掌心里。
      陆南他,凭什么。
      
      邵炑没有立即拒绝和陆南的肢体接触,他虽然天生就不懂得怎么和人热络,但面对对方的示好总不能用冷脸相迎,再说这个动作并不过分或是不妥,只能说陆南也太热情和自来熟了一些。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陆家两兄弟虽然不是同一个妈生出来的,但都有些过分热情,陆明磊好歹知趣,虽总有理由找自己,但都是正当理由,也从不和他有什么过分的肢体接触,往往他只要一皱眉或表现出不耐烦的神情,他便会看着他的脸色行事说话。可能正是因为陆明磊谨慎有度,邵炑丝毫没有察觉出陆明磊已经发现他的秘密这回事,陆南则是感觉送了个酒,两人就成了兄弟一样。
      
      和陆明磊隔了一段距离,陆南迅速把手从邵炑身上放下来,为两人之间拉开一个合乎情理的安全距离。陆南大口咬了一口可爱多,牙齿冻得直打颤,靠着这股寒意,他倒是清醒了不少。搂是搂了,都是两个男人,非要解释只会显得矫情,于是陆南装哑巴。他偷偷瞥着邵炑,邵炑脸上平静无波,保持着他一贯的严肃冷酷,看上去和平时无差。
      
      走到校门口,邵炑停下来,直直看着陆南的眼睛说:“再见。”
      陆南吃完最后一口可爱多,舔了舔唇角,眼睛盯着邵炑的肩膀,像是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
      
      陆南喊住他:“等等。”
      邵炑:“嗯?”
      “加个微信吧。”陆南说。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