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完 ...

  •   再次睁眼的时候,依然是男人站在我面前。
      
      我平静地看着他,刚想说什么,可是所有的话语仿佛堵在了喉咙处,哽咽着说不出来话,眼睛酸涩,眼前变得有些模糊了。
      
      “你想起来了吗?”男人问。
      
      我动了动嘴唇,努力挤出两个字:“是的。”
      
      我看着男人,想要流泪就没有眼泪流出。
      
      虽然无法哭出声来,但我依然哽咽着道:“……我怎么能够忘记,这里只有死人才能来……”
      
      没错啊,这里是迷津,只有死去的人才能够来到这里。
      
      我真是傻,怎么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忘记了呢。
      
      死去的人,不是学神,而是我啊。
      
      之前跟在我身后的东西,那其中映照出来的人影,正是早已死去的我。
      
      因为我忘记了,忘记我已经死去了,所以才会被用这种方式来提醒,我本来的模样该是什么。
      
      人死不能够复生……复生皆是逆天改命、有悖这世界规则的事情,所以不管许下怎么样的愿望,都不可能被实现。
      
      男人看着我,眼中似有怜悯。
      
      “迷津立于地狱之中,三途河之上,相当于在奈何桥上建成。心怀不甘、不能忘却前尘的人会走进迷津,他们执着的是什么,就会陷入那场景中,忘掉了自己原本的状态。”
      
      “于是也会忘记自己已经死掉了、本该去转世投胎,只是沉沦于迷津为他们创造出来的美好幻境中,然后逐渐在幻梦中,被迷津吞噬掉,再也无法离开。”
      
      和学神一起去看电影,那是我们第一次相爱的时候,在高中最后的一个初夏。
      
      我忘不掉和学神的爱恋,迷津便让我回到了过去,最初和他在一起的时候。
      
      我这个时候终于想起来了,那一天我们第一次一起出去玩,看了电影,学神给我买了冰激凌,他并没有被失控的车撞死,而是好好地走到了我面前。
      
      我们一起吃完了冰激凌,准备各自回家,并且约好了下午再相见。
      
      临走之前,我看着清秀的大男孩,我说出了自己的心意。
      
      让我惊喜的是,学神也回应了我的喜欢。
      
      于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在一起了。
      
      以后也一直在一起,我们结婚了。
      
      我们从同一所大学毕业,各自都有自己的工作,收入不菲。
      
      我们在一起过得很幸福,这样幸福的生活一直到了我和他三十岁的时候。
      
      可是,我死了,死在了三十岁的时候。
      
      我无法放心深爱的他,到了这个地方,被迷津吸引了进去。
      
      迷津为我编织了美好的幻境,让我沉陷在我和学神最初相爱的时候。
      
      如果不是男人为我编织了另一个幻境——那个幻境中,学神被飞驰过来的大车撞死,我可能会一直都无法醒过来。
      
      再一次将那曾经的人生经历走过一次,等到幻境中的时间点到了我和学神三十岁的时候,就是我被迷津吞噬的时候。
      
      我的眼泪涌出,但还是微笑着:“……谢谢你。”
      
      男人摇摇头,脸上的表情有些淡了。
      
      “现在,你终于知道了自己的愿望是什么了吧。”
      
      是的,当然,我知道我的愿望是什么了。
      
      ·
      客厅里白色的挂钟啪嗒一声,时针、分针、秒针在这一刻重合。
      
      吃剩了饭菜的碗还放在小桌上,三十岁的学神,我心爱的人,他躺在沙发上,睁着无神的双眼,望着天花板的吊灯。
      
      屋子里十分寂静,偶尔会有外面车辆驶过的声音远远传来,除此之外,大概只有他有些沉重的呼吸声。
      
      他的眼眶依然很红,眼泪已经干涸,在这个只有他一个人的“家”里。
      
      学神忽然站起身,推开一间卧室门,我连忙跟了上去。
      
      卧室里的梳妆台前,那些东西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只留下一张照片还挂在洁白的墙面上。
      
      他坐在床边,仰头和那张照片中笑意盈盈的人对视。
      
      这是我们生活的卧室,我环顾四周,摆置的很多东西其实没有变动,就好像曾经生活在这里的另外一位主人从不曾离开。
      
      这个家里还保留着我生活过的痕迹,仿佛这个样子,他就能等来爱人的归来。
      
      可我知道,这不可能了。
      
      我走到他面前,低头俯视他,发现他被额发遮盖的额角上,那处伤疤已经结了痂。
      
      心上的伤痕也会像这样,已经结痂了吗?
      
      他额头上的这处伤痕,是之前车祸发生时,破碎飞溅的玻璃划伤的。
      
      我想起了当时的场景,心里有些难过。
      
      不想再次去回想那一幕发生的痛苦,死亡之前的绝望和窒息,令人每每回想时,只会感觉到浑身颤抖。
      
      我站在他面前,轻抚他有些凌乱的头发。
      
      “我要走啦。”
      
      纵使知道他无法听见我的声音,但我还是说了出来。
      
      因为这正是我的愿望——
      
      再去见他一面,再看他一眼。
      
      “以后就只有你一个人……”
      
      我慢慢地说着,只觉得嘴唇开始哆嗦了起来,颤抖的口齿间说出来的话,是那么的脆弱无力。
      在生死面前,每一个人,都是既强大,又弱小的。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我说着没关系,不知道是在安慰他,还是在安慰我自己。
      
      没关系啊——我抬手摸了摸眼睛,本来以为会摸到眼泪,可是眼睛里空荡荡的。
      
      忽然想起来了,我已经死了,哪里还会有眼泪呢。
      
      “我走了之后,以后就剩下你一个人,你也要好好地过日子……对不起,没有办法再继续和你一起走下去啦,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按时吃饭按时睡觉,不要太伤心,不要太想我……”
      
      我还是忍不住那股想要痛哭的冲动,话语哽咽几乎不成声。
      
      “想我也可以啊,不要忘记我好不好……”
      
      他忽然抬起头来,看着我的方向。
      
      他轻声喃喃道:“你回来看我了吗……”
      
      我们隔着生死的距离,无声对视。
      
      “再见……”
      
      ·
      天蒙蒙亮,男人从睡梦中惊醒过来,起身四处寻找。
      
      空荡荡的卧室只有他的身影,梳妆台墙上挂着那张照片,里面的人对他微笑。
      
      他痛苦地捂住脸,无声抽泣。
      
      放在门外的报纸被无声的风吹了起来,展开铺在地上。
      
      报纸的一小块版面报道了前几日一起恶性车祸事件,高速路上一辆大货车司机疲劳驾驶,将旁边经过的一辆小轿车撞翻,冲出高速公路。
      
      小轿车上是一对夫妻,驾驶位上开车的是丈夫,副驾驶位坐的是妻子。
      
      车祸发生的一瞬间,妻子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丈夫,承受大部分伤害,当场死亡。
      
      阴阳两隔只用了一眨眼的时间。
      
      ·
      许多年前那个初夏的上午,人来人往的电影院门前,面容清俊的男孩伸出手,温柔地摸了摸女孩的头发。
      
      我从不曾忘记,谢谢你曾经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