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论文与比赛 ...

  •   池珺的发小姓张,全名张笑侯。
      
      两人的母亲是手帕交。后来长大嫁人,夫家分别在商政两界颇有建树。池家自不必说,张笑侯的父亲则在海城教育口多年,官运亨通。
      
      早在池珺与张笑侯还是小豆丁时,两位妈妈就时常把孩子抱到一起。他俩是从小打闹到大的交情,后来一同读书,中学都在海大附中国际部,身边一群各家太子爷,可能叫他俩外号的只有彼此。
      
      再往后,池珺顺利考上京大,张笑侯则走了自招,踩着降了40分的分数线进校。
      
      偏偏被调剂到工科。张笑侯整日叫苦不迭,等到大三,终于磨着父母同意自己出国交换——这才是他该有的人生轨迹啊,不然中学何必上国际部。
      
      之后,身在国外的张笑侯开始放飞自我、百般放纵。
      
      踩线的事是不会干的,但正经学习也是不可能的,高考什么的已经把全身都掏空了。
      
      池珺对发小十分无奈。但钟奕能看出来,在某些方面,池珺甚至有些羡慕张笑侯。池家破事儿太多,父亲池北杨压根没把池珺当儿子看,亲自下场扶私生子与池珺对着干。母亲也有情人,还有姑姑在一旁虎视眈眈。相比之下,张笑侯家庭关系和睦,虽然父母时常为儿子的不争气而叹气、动辄训斥,但至少一家人齐心。
      
      在课上被钟奕拜托之后,当晚,池珺与张笑侯一同打球,顺嘴提道:“你们实验室的钥匙一般在谁手里?”
      
      张笑侯颠着球,答:“不知道啊,周三才有实验课。”
      
      池珺侧头看他,夕阳照在他身上,为池珺发梢镀上一层鎏金光泽。
      
      他的语气有些漫不经心,说:“嗯,到时候知道了,给我讲一下。”
      
      张笑侯讶然,停下手上的动作,问:“怎么突然问这个?”
      
      池珺简短地说:“有个同学,说想借你们系实验室。”
      
      张笑侯“哦”了声,算是知道答案。
      
      蘑菇这人,向来不介意在这种小事上顺手帮别人一把,并不显得被帮的人有多特殊,没有细究的必要。
      
      张笑侯答应下来,又说:“对了蘑菇,昭昭之前问,什么时候聚一下。”
      
      池珺眉尖一拧,答:“再说吧。”
      
      张笑侯:“行——话说回来,你弟是不是好久没上线了?被叔叔阿姨拔了网线?”
      
      长辈交好的结果,就是张笑侯不仅与池珺相熟,和他表弟关系也不错。
      
      池珺终于笑了,说:“嗯,我前几天住我舅家,乐乐天天哭着喊着,说我舅不让他玩游戏。”他看了张笑侯一眼,提醒,“你也注意下,他今年念高三,别老缠他玩儿。”
      
      张笑侯“啧”了声:“谁缠谁啊。好,知道了。”
      
      等到周三,张笑侯果然给池珺发消息:钥匙挺多把的,不难搞。老师手里有,办公室里挂了一串,还要给班长发。
      
      池珺回:能配吗?
      
      张笑侯:好像说需要的话可以给每人配一把。
      
      池珺:……
      
      他抬头,看了眼身侧的钟奕。
      
      台上的老师在讲课,钟奕仍然在看他那堆化学论文。
      
      池珺含蓄地:实验用品没什么管制吗?
      
      他虽然知道这事儿不难,但也没想到会这么简单。
      
      张笑侯不以为意:没啊。我看了下,这边实验室里没什么危险物品,真危险的都在隔壁楼,那边难进。
      
      池珺:……
      
      原来原因在这里。
      
      张笑侯:而且还有监控,老师随时能打开看。哦,我问了句,说有没有其他院的人借实验室的情况。说也有,但不多,用仪器前走流程就行。
      
      在学生学习一事上,学校向来秉持鼓励态度。
      
      池珺想了想,回复:那你直接配两把吧。
      
      省的之后麻烦。
      
      等到周四,钟奕顺利从池珺手上拿到钥匙,也见到池珺的发小。
      
      正好是中午饭点,钟奕主动提出,为了感谢池珺与张笑侯,他想请两人吃顿饭。
      
      张笑侯看看他,上下打量一下,然后点点头,就当作招呼。池珺则笑了下,说:“好啊。待会儿猴子会把主管老师的联系方式给你,你去打个招呼,之后就能自由用实验室了。”既然材料系系情如此,钟奕当然还是过明路更方便。
      
      钟奕答应下来,心想:挺奇怪的,池珺之前对我笑好像不是这样。
      
      没那么多生疏意味。
      
      不过也难怪。在池珺看来,张笑侯是“自己人”,而钟奕是个有点奇怪、让他产生些许好奇心的陌生人。就好像已经划分好领地的野兽,这会儿正警惕地看着踩在领地边缘的来客。
      
      说是请客吃饭,但也只是吃食堂。
      
      下午没课,他们稍微绕了点路,去到据说最好吃的一间。
      
      餐桌上,钟奕主动解释:“之前高中的时候,我就对这方面挺有兴趣,化学老师也鼓励我做这些,”这话半真半假,高中时期,各科老师的确都很喜欢钟奕,而钟奕也曾是海城一高竞赛队伍中的一员,只是没到真正大佬的程度,还在“成绩比较好的普通人”层次打转,没拿过奖,“现在虽然学了金融,但不想放弃之前的爱好。”
      
      池珺笑一笑,说:“挺难得的,能坚持下去也好。”
      
      钟奕:“嗯,我想向期刊投稿。”这是钟奕深思熟虑之后,定下来的最稳妥的一条路,“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池珺答:“那先祝你得偿所愿啦。”
      
      钟奕望着他,“承你吉言。”
      
      有了借钥匙的交集,接下来的日子里,课上两人大多时候都坐同桌,和舍友反倒没这么熟悉。
      
      至于课余时间,钟奕十有□□都泡在实验室里。
      
      他果然找了主管老师,简单说明自己的来意。主管老师问了他几个问题,大多是学术上的,听钟奕一一答出,便点点头,算是放行。
      
      后来有一天,钟奕在实验室里待得太晚,监控下的话筒忽然发声,问:“还不走啊?”
      
      钟奕微惊,转头看摄像头,很快明白,这是老师在看监控。
      
      他定神笑道:“嗯,很快就要到测数据阶段了。”他已经排了仪器预约。
      
      兴许是觉得他进度太快,老师隐晦地和钟奕暗示,希望他不要急于求成。
      
      说实话,一个本科生,还是跨系过来蹭实验室的,主管老师原本也不指望钟奕真能做出什么成果。在他看来,没准过些日子,钟奕就该觉得无聊,又有自己原本专业的课业压力在,很快就要从实验室中消失。
      
      钟奕口上应了,行动间却还是按照自己的步调。
      
      老师暗暗摇头,但也说不上遗憾。
      
      老师不知道的是,钟奕已经有了一份标准答案,并不需要反复验证,这才节约了许多时间。
      
      他只要按部就班、把各样数据填入论文,再阐述成品性能即可。
      
      最终,在论文一事上,钟奕花了一个月时间。
      
      等到十月初,他定稿、发出邮件。接下来,就是等待期刊回应。钟奕有心理准备,知道这个过程可能会很漫长,他不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上面。
      
      眼下,他的目标是尽快赚够几十万本金,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然后进入股市,将这笔资金翻上几番。
      
      有“来自未来”的金手指在,炒股成了顺理成章的选择。
      
      过去一个月中,除去泡实验室外,钟奕拿两万块钱小试牛刀,验证这一世的股市走向。
      
      平心而论,前世此时,他正一心学习,对金融市场虽有关注、却不曾上心。可正是这年九月,一场现象级的电影上映,让电影出品方的股票一夜之间暴涨,最终落点于原本指数的两倍,随后又迅速下跌。这样的盛景,只要关注过,就不会忘记。
      
      十月初,钟奕账户下的积蓄达到五万。
      
      同时,导员发出一条通知:“模拟投资家”大赛海选报名要开始了,是个虚拟炒股的比赛,奖金挺丰厚的~大家有兴趣可以参加一下。就算没拿上奖,也是个不错的锻炼。*
      
      看到消息时,钟奕眼神一动。
      
      这天下午,课间,池珺:“……模拟投资家?参赛?”
      
      钟奕坐在他身边。除了他们两人,其他同学也或多或少讨论着群中看到的比赛通知。
      
      “是。这是团队赛,每个团队最少三人。”钟奕解释了自己找池珺的原因,“最后的成绩是看团队成员收益率的平均值。”
      
      池珺:“……”
      
      说实话,他兴致缺缺。
      
      池珺忍不住问:“你不是在搞化学吗?”
      
      钟奕笑了下:“论文已经写好了。我毕竟是学金融的,也不打算转院,化学就是个人爱好而已。我了解了下这次比赛,往年成绩好的队伍都会拿到几家大公司的实习offer,应届生甚至会被直接招进去。还有本身的奖金在,总之,参加一次还挺划算。”
      
      池珺撑着下巴看他。
      
      钟奕说着说着,眼神偏了下,落在池珺面颊上。
      
      他走神了一瞬,想:池珺的脸好像很软……很适合捏一捏。
      
      很快回神,说:“这个月我一直在实验室里,说起来最熟的人,就是你和笑侯,所以先来问问。如果你们真没兴趣,也不勉强。”
      
      池珺问:“那你是打算找其他人组队了?”
      
      钟奕:“或者你们报名,但之后的操作都交给我?”他一顿,忽然觉得这个方式也很可行。
      
      池珺忍不住笑了下。他笑起来的时候,唇角是勾起来的,眉眼都弯着,一副放松自如的样子,说:“你这么有自信啊?”
      
      钟奕淡淡道:“上个月,我的收益率是92%。”
      
      池珺微微张着嘴,一时之间,像是被这个数字震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也是运气好。”钟奕补充,“不过,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他开了个玩笑。
      
      池珺看着他,半晌,说:“好啊,一起报名吧。”
      
      他说的很果断,反倒是钟奕惊讶了。他其实已经做好去另找队友的心理准备,还有些头疼,如果队友之间不熟悉、不配合,该如何处理。至于池珺,钟奕很清楚,自己所说的那些“好处”,对池珺来说毫无吸引力。
      
      发实习offer的公司再大,也就是和盛源一个级别。
      
      至于奖金,池珺更是看不上眼。
      
      来找池珺,只是一个“我把你当做关系最好的同学”的讯号。
      
      ……
      ……
      
      这些都是事实。
      
      可池珺对offer与奖金没兴趣是真,对钟奕生出一丝兴趣,也是真。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比赛有现实原型。
    正常更新时间大概是下午五六点吧,挠头。
    其他时间就是花式修文啦_(:з」∠)_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