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池珺 ...

  •   整个军训期间,钟奕都没见到池珺。
      
      对此,他有点遗憾,更多的是释然。
      
      原因无他,钟奕对池珺实在过于熟悉。这样的熟稔很难隐藏,贸然接触,池珺兴许会起疑。
      
      与其他同学的交流倒是无妨。上辈子,大学毕业以后,同学们各奔东西。往后六年,钟奕与老同学们都没什么联系。
      
      班长组织过几次同学聚会,可人总到不齐。
      
      其中一次恰巧赶上钟奕与池珺到京市出差,两人应邀前往。当时毕业日久,同学们之间的差距开始显现。在学校里,池珺于大多数人来说是那个性格开朗、与人友善的同班男生,可到聚会上,却成了众多老同学递名片的对象。
      
      原本不算熟悉的女同学也来搭话,面上画着精致的妆容,问池珺与钟奕:“你们是大忙人呀,之前在学校,钟奕就总和老师一起做项目,池珺就更忙了,大三大四根本见不到人……现在事业有成,个人问题解决了吗?”
      
      钟奕笑一笑,风度翩翩的样子,说:“还是事情太多,就不耽误别人了。”
      
      池珺比他更擅长应对这样的场面,弯一弯唇,一切尽在不言中。
      
      女同学遗憾地看着他们。下面,有人宣布自己即将结婚的消息,众人的焦点便被转移。
      
      而在那之后,池珺与钟奕再没参加过此类聚会。
      
      时间拉回现在。眼下,一伙儿学生看彼此时仍是半个陌生人。同窗情谊刚刚萌芽,与钟奕同宿的三个男生正在试探彼此的生活习惯、尝试彼此磨合。钟奕记得,大一下学期,袁文星与姚华辉闹过一场矛盾。那以后,姚华辉几乎整日住在图书馆里。也正因为这份刻苦,大学四年,姚华辉始终在奖学金名单里,光鲜好看的GPA成了他在申请季拿到名校offer的敲门砖。
      
      袁文星是京市本地人,父母有些关系,毕业那年国考,顺利进入体制。
      
      最后一个舍友、钟奕的临床尚俊杰此时刚刚参加完学生会面试。钟奕对他印象最浅,花了很长时间,才从记忆里翻出:尚俊杰在面试中落选,但他后来进了体育部,各种竞技比赛都有他的身影。等到毕业,尚俊杰回到家乡、结婚生子,喜欢在朋友圈晒女儿。
      
      钟奕没法欣赏尚俊杰的拍摄水平,于是屏蔽了他的朋友圈。
      
      ……
      ……
      
      在这种大家都不熟的时刻,他却知道池珺的各种喜爱偏好、乃至家中的大事小事。
      
      不管怎么说,这都很不应当。
      
      他需要一点时间来调整心态,仔细考虑自己应以怎样态度面对年轻版好友。
      
      如果没有把握好尺度,池珺与他,会不会成为陌生人?
      
      钟奕遗憾地想:是有这种可能。
      
      前世,池珺是钟奕回到海城的直接原因。如果没有池珺的邀请,四年以后,他会何去何从?
      
      于钟奕而言,唐怀瑾的存在,就是一颗定`时`炸`弹。钟奕不会抱有侥幸心理,觉得只要自己不回家乡,就能高枕无忧。说到底,他不知道上辈子唐家人是从何发现抱错真相,连防患于未然都做不到。
      
      薛定谔的盒子摆在那里,钟奕可以阻止唐家人打开盒子一次、两次,却不能时时紧盯。
      
      再说了,逃避不是钟奕的性格。
      
      不如主动出击,引蛇出洞。
      
      至于他和池珺的关系,钟奕想,还是顺其自然吧。
      
      无论这回池珺会不会成为他的好友、成为他的伯乐,他都始终记得上辈子池珺对自己的帮助。
      
      ……
      ……
      
      军训结束后,是一天休息时间。
      
      这一天里,钟奕抽空去了趟银行,开通网上业务。
      
      上一世,高考完的钟奕在老师的建议下申请了助学贷款。批下来的是最高额度,一年八千。这八千块,在付完学费、住宿费后尚有结余,但并不多。
      
      钟奕生活费的主要来源,是暑假里当家教攒下的三万余元。
      
      零头被他拿来买了必要的电子产品,剩下三万整,在账户上乖巧地排列出四个零。
      
      按照上辈子的轨迹,钟奕会在下学期拿到奖学金,积蓄再添一笔。此外,寒暑假中,钟奕都会去找相关公司实习。
      
      他获奖经历丰富、实习经历更是漂亮。到了高年级时期,还会在老师的带领下参与项目,多赚一份外快。
      
      对于一个出身普通的学生来说,钟奕几乎已经做到极致。等到大学毕业,他简历内容丰富、完美,足够吸引HR眼球。可惜的是,池珺直接把他捞走,钟奕做好的简历便在电脑中蒙尘,连被打印出来的机会都没有。
      
      这样的人生道路固然平稳优秀,但对重来一次的钟奕来说,又有些不够。
      
      从银行出来,他找了家咖啡厅,坐在其中,慢慢整理思路、写下一些零碎想法。
      
      法治社会,他不能在唐怀瑾对自己出手之前,就把对方怎么样。
      
      这种感觉很不妙。仿佛明知身畔有毒蛇,正嘶嘶吐舌头,偏偏碍于法理,不能妄动。
      
      但可以肯定的是,唐怀瑾的确对身世心怀不甘。只要两人对上,唐怀瑾定然要做些什么、排除钟奕这个“威胁”。
      
      从上辈子的短暂接触来看,唐母对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们十分溺爱,对钟奕却表现淡淡。钟奕甚至听见她轻轻感叹:“如果怀瑾真是我们的孩子……”
      
      而他的父亲唐德则揽住妻子的肩,安抚地看了眼钟奕。
      
      至此,钟奕觉得,只要唐怀瑾手段干净些,不留证据。那自己“意外身故”后,唐家人大约只会觉得庆幸:让家里气氛紧张的人不在了,从此以后,一家人又能好好相处。
      
      会真心为他难过的,还是池珺。尤其是,钟奕是在去接他的路上出事。
      
      咖啡厅里,钟奕揉揉眉心,放下手中的笔。
      
      他手边放着一杯黑咖。是很廉价的味道,已经被钟奕漫不经心地喝了一半。他侧头看窗外的人群,见到阳光下匆匆走过的上班族,也有无忧无虑欢呼笑闹的孩童。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像是很近,却又很远。
      
      重生至今,钟奕总有些不真实感。
      
      眼下,隔着玻璃看外间街道,那种不真实感又浮上心头。
      
      钟奕回过头,继续在纸上写字。
      
      他慢慢、慢慢,默出一个配方。
      
      上辈子,这个配方在十年后才被研制出来,很快就要投入大规模生产。用这个配方制作的玻璃,由于应用面广、性能好,市场前景很被看好。
      
      盛源做房地产发家,虽说后面开始慢慢进军虚拟行业,但根基仍在那里。作为执行总裁,钟奕每天都要看大量建筑生产行业的文件报表。他如今默下的配方,正是车祸前频繁出现在文件上的一例。虽然是学金融出身,但在相关行业浸染多了,钟奕也有了许多其他知识储备,不至于在看各样项目方案时一头雾水。
      
      等笔停,钟奕沉思片刻。
      
      如果没记错的话,池珺那个发小,被调剂到了材料系?
      
      ……
      ……
      
      等到正式上课的那天,钟奕终于见到池珺。
      
      正值夏末,日头仍烈。池珺上身套了件纯白色的T恤,腿上则是一条宽松短裤。这副打扮,似乎一下课,就要冲去操场打球。
      
      钟奕比他先到教室,正拿着PAD,看自己下好的论文——有配方是一回事,说服企业、让对方出钱买下,就是另一回事了。
      
      毕竟不是专业的,只好临时看看论文、抱抱佛脚的样子。
      
      他看得专注,直到旁边忽然坐下一个人。
      
      钟奕眼皮一跳,转头,看向自己的新同桌。
      
      是十八岁的池珺,看起来干净清爽,正拿着手机,在上面敲敲打打。
      
      注意到钟奕的视线,他在发完一条消息后,跟着转头看来,朝钟奕笑一下,说:“你好啊。”
      
      钟奕眨了下眼睛,说:“你好。”
      
      池珺又笑一下,说:“之前军训我没参加,还不太认识人,”面对初次见面的同学,他没细说自己未参加军训的原因,“你叫什么名字?”
      
      钟奕静静看着他,回答:“钟奕。”
      
      池珺微微偏了偏头,像是在脑内搜索,眼前同学的名字,究竟是那两个字。
      
      他像是想到什么,于是忽而促狭一笑:“是‘我中意你’的‘中意’吗?”
      
      钟奕低低笑了声,想:来了,又是这句话。
      
      他很难描述自己此刻的心情。
      
      可在池珺话音落下的瞬间,钟奕像是看到了一道桥梁,在他的前世今生之间缓缓搭起。
      
      这一刻,他找到了前所未有的的“真实感”。
      
      钟奕回答:“不是,”在PAD上打出自己的名字,“是这两个字。”
      
      “哦哦,”池珺凑过来,两人的肩挨得很近,却又像有刻意留意,没有真的贴在一起,“这两个字啊……咦,你在看论文吗?”
      
      钟奕大大方方,把PAD朝池珺那边推去,说:“是。”
      
      “化学的?”池珺分辨了会儿,“有点复杂啊,是个人爱好吗?”
      
      钟奕想了想,回答:“是。”他很快又说,“对了,如果你有认识的人在材料系,可以帮我介绍一下吗?我想借实验室。”
      
      池珺是真的惊讶了,很出乎意料地看着钟奕。
      
      半晌,才慢吞吞地弯了弯眼睛,说:“那倒是巧了,我还真有朋友在——回头,我帮你问问。”
      
      钟奕镇定自若,笑答:“那就先说声谢谢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阿江是个修文狂魔_(:з」∠)_
    上一章修了五六遍的样子。
    希望以后可以克制一下……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