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重生 ...

  •   钟奕又做梦了。
      
      他回到海城高速,手上握着方向盘,明白:池珺从京市回来,自己要去接机。
      
      此刻尚是凌晨,按说钟奕无需这样操劳,接机一类小事完全可以交给助理。
      
      但今日是个例外。天亮之后,盛源就要召开董事会,池珺去京市也是为这个。他要和分公司的董事们谈判,争取对方手中的票数。
      
      在京市分公司掌权的,多是在盛源干了二十年以上的老人。用池珺的话来说,那根本是一群贪婪的豺狼,总想从总部撕下一块肉来。前些年,有池珺的父亲压着,又有池珺母家在政界的关系在,多方制衡,是以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如今,池家一盘散沙,豺狼们便一拥而上。
      
      若无其余内忧,池珺不介意大动干戈、与分公司的董事撕破脸皮。
      
      可眼下不行。
      
      董事们大约也明白这点。故而豺狼重新披上人皮,从猎场回到谈判桌上,试图拿捏住池珺。
      
      池珺在微信里和钟奕含糊提起,说他被一群老东西用车轮战术对付。对方刻意打乱他的节奏,刚从这边出来,那边就打电话相邀,各样条件层出不穷。池珺不仅费尽口舌,连休息时间都挤不出。
      
      表面和和睦睦,可细究起来完全是审犯人的架势,誓要从池珺这里扒下一层利益。
      
      老东西们都知道,等池珺迈过如今的坎,便再遇不到对方这么好说话的时候。
      
      池珺一面防备,一面斟酌深浅、与董事们细谈,看似冷静,实则被搞得头痛欲裂。
      
      后来想想,这群人大约早被旁人许了什么好处。然则逐利才是商人本色,如果池珺与钟奕能拿出更好的筹码,他们当然愿意重新站队。
      
      和钟奕说起时,池珺很轻描淡写:“五个董事,三个说会考虑,一个明确表态改投咱们,最后一个没什么声,恐怕拿不下来。”
      
      钟奕与他相识十年,起先是池珺的下属,到现在,两人成了合伙人。池珺虽不提,但他能听出来,好友话语里暗藏的疲惫。
      
      可池珺没时间休息。
      
      副驾座上放着整理好的文件夹,电子版已在前天发给池珺。
      
      钟奕心知肚明,好友定然没功夫细看。他来接机的目的也在这里。从机场到盛源,有两个小时车程。池珺所乘的飞机六点降落,董事会将于九点半召开。这段时间,足够他和池珺把目前的形势再理一遍。如果一切顺利,池珺还能小憩片刻。
      
      钟奕很客观,想:他家里……还真是一团乱麻,太糟心了。
      
      一堆不在同个户口本上的兄弟姐妹,此前没几个冒头,如今池珺父亲一倒,却都争先恐后地跳到台面上。
      
      大部分不足为虑,偏偏还真有几个能成事。
      
      ……不过说到“家里”的麻烦,他这边的情况,恐怕和池珺半斤八两、甚至更胜一筹。
      
      此前,唐家人几次接触,都被钟奕不动声色地避了过去。
      
      如果落魄也还罢了,可钟奕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位置,能和唐家人同席商谈。他完全不觉得自己有必要“认祖归宗”,又不是缺爱的少年,唐家也显然舍不得自己亲自养大的儿子,几番惺惺作态是给谁看?
      
      偶遇唐怀瑾的那次,更是给钟奕敲响警钟。
      
      唐怀瑾在唐家近三十年,唐家正是在他成长过程中发的家。从小到大,唐怀瑾的吃穿用度都是同龄人中最好的。长大以后,还读了海外名校。
      
      看上去文质彬彬、温文尔雅,面对钟奕时一脸笑容。
      
      可钟奕却从这层表象之下看到了唐怀瑾暗藏的不甘。
      
      想到这里,钟奕有点头痛。他此前并非不曾树敌,可没有哪次像现在这样,根本说不清。
      
      大半夜的,高速上没什么人。除了钟奕,只有偶尔驶过的几辆货车。
      
      窗外一片夜色,还有一路绵延向远方的灯火。在黯淡夜幕之下,灯火如同一条身披璀璨的龙,在夜色中畅游,劈出一道瑰丽银河。
      
      开着开着,钟奕想:我好像忘了什么。
      
      他陷入苦思,没有留意从后方冲上来的车子。很快两车相撞,巨大的冲击力让钟奕胸腹内脏几乎移位,耳边一片嗡声,车子在高速路上滑行出数十米远,安全气囊猛然张开。钟奕喉间一甜,眼前昏暗,终于记起自己所忘记的事。
      
      他明明已经……了。
      
      钟奕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有人停在不远处,惊慌失措、嗓音颤抖,说:“撞上去了,还没有死。”
      
      然后是一个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的声音,带着细微的电流声,在寂静夜色中无比清晰,温和道:“那条路上的监控坏了。”
      
      钟奕嗅到自己的血味,还有汽油的刺鼻气息。惊慌失措的家伙又开口,但钟奕意识昏昏沉沉,完全听不清对方说了什么。记忆的最后,是一片火光,还有车子轰然爆炸的声响。
      
      他甚至闻到了皮肤上的焦糊味。
      
      再然后,在身体的剧痛中,意识猛然一黑。
      
      ……
      ……
      
      像是在无尽的深渊中下坠。
      
      或许只有短短一秒,可钟奕却在烈烈燃烧的火焰中,看到了许多过往。年少时被“父亲”打骂,有关切学生的老师见到他手臂上的伤痕,心生不忍,可报警也不能帮到他。到最后,老师无可奈何,对他说:“现在还是义务教育阶段,我们会给你出生活费和学杂费,但日子是你自己过。想离开这些,要靠你自己。”
      
      几个老师加起来,每人每月出200块,让钟奕安然读完了初中。
      
      他的成绩果然很好,顺利考上海城一高。由于分数实在优异,一高减免了他的学费。他离开那个酒气熏熏、毫无生气的家,搬入宿舍,想:还不够远。
      
      他惯爱独来独往,只是“学霸”两个字天然带有光环。即便钟奕性格冷淡,可班上同学仍爱与他搭话。
      
      他渐渐发觉,原来世上不止有一片灰暗。
      
      再长大些,钟奕考入京大,如愿离开海城。他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回去,可在大学里,他遇到池珺。
      
      池珺是他的伯乐,是真正带着钟奕从过往的一片泥沼中走出的人。如果没有池珺,钟奕兴许也会成功,但一切会困难许多,他的人生也将截然不同。
      
      池珺与钟奕同班,两人宿舍相邻。起先,钟奕只知道池珺家境不错。宿舍里有人讨论,说起池珺那件看起来普普通通的T恤,一件就要五位数。说话的人语气里带着难言的羡慕,可说不上妒忌。池珺性格很好,是那种和周围所有人都能打成一片的人,哪怕不喜欢他,也不会觉得他讨厌。
      
      钟奕已经不太记得自己和池珺是如何走近的。不管怎么说,两人成了谈得来的朋友。
      
      毕业时,池珺问他:“钟奕,我要回海城,你愿意来帮我吗?”
      
      钟奕想了想,回答:“我要考虑一段时间。”
      
      池珺笑了下,手边有酒,他举起一瓶,与钟奕碰杯,说:“好啊,想好之后告诉我——别有压力,不去也没关系,”他隐约知道,钟奕与家里的关系不太好,但不曾细问,“盛源在京市有分公司,不过我在这边不太能说上话。或者你自己单干,我来当你的投资人。”
      
      钟奕看着他,微微摇头,想:他不知道,钟文栋已经死了。
      
      死在家里,身畔是一堆酒瓶,像是一滩烂泥。
      
      一周后,钟奕回复:“好,我和你回去。”
      
      那之后,是两人携手并进、驰骋商场的六年。
      
      池珺不是做善事。最初,他只把钟奕看做能信任的同学、可以做事的助理。可到后面,他慢慢发觉,让钟奕做助理,完全是大材小用。
      
      从负责一个项目、到管理一个部门。五年后,钟奕成了盛源的二把手。真正与池珺平起平坐,则是在第六年。
      
      两人相识三千余天,足够钟奕知道许多事。譬如池珺家里的情况有多么糟心,让池少宁愿带一个同学回家上任,都不愿用父亲留下的老人。再譬如池珺的舅舅前些年在京市做到高位,于是人人都让池珺母亲三分。可在后面,池珺舅舅在政`斗中落败,一切洗牌——
      
      这之后,则是钟奕自己的事。
      
      从小到大,钟奕对“父亲”钟文栋的印象,只有:那个整日醉醺醺的、会打妻子,在妻子跑掉之后转而打儿子的男人。
      
      他对于钟文栋的记忆已经很模糊,脑海中唯一清晰的画面,还是对方拿着酒瓶子,面目狰狞,管自己叫“野种”的样子。
      
      钟奕曾觉得这就是实情。户口本上,钟文栋是AB型血,“母亲”是A型。两者结合,怎么也不可能生下一个0型血的儿子*。
      
      可在大学毕业六年后,有人找上门,告诉钟奕,当年产房中,有另一个孕妇。
      
      兴许是护士的失误,兴许是其他缘故。出院时,两家抱错了孩子。
      
      钟奕的确不是钟文栋的儿子。可钟文栋的妻子、那个钟奕叫了数年“妈妈”,如今已经对之毫无印象的女人,也没有出轨。
      
      初闻这个消息时,钟奕只觉得可笑。
      
      ……
      ……
      
      意识继续下坠。
      
      某一刻,钟奕福至心灵,记起那个说“监控坏了”的声音,自己在哪里听过。
      
      当时,对方自我介绍:“你好,我是唐怀瑾。”
      
      一片漆黑的宿舍中,钟奕蓦然睁眼。
      
      他坐起身,眼神慢慢有了焦距。在窗帘透进的薄薄月光里,分辨出屋内摆设的轮廓。
      
      梦里的爆裂声与交谈声犹在耳边,但那已经是过往。
      
      钟奕下了床,走到阳台上、洗手池边。
      
      身后是几张架子床,有舍友翻身的响动,时高时低的呼噜声,还有含糊不清的梦话。
      
      钟奕拧开水龙头,手放在水流中,接住一捧水。
      
      他微微弓着身体,将这一捧凉水,泼到自己脸上。
      
      冰冷的水温将钟奕彻底拉回现实。他喉结微微颤动,随意地抹了把脸,看向窗外。
      
      暖色的路灯下,是寂静无人的小道。等到明天天亮,这里就会聚集起一身迷彩服的学生。
      
      白天里,钟奕也是其中的一份子。
      
      这会儿是九月初,刚开学。作为大一新生,他正在军训。
      
      听起来很不可思议,可事实就在眼前。
      
      钟奕重生了。
      
      他不再是盛源的负责人“钟总”,而是京大中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学生。
      
      与上辈子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这一次军训期间,钟奕连着做了一礼拜关于自己死法的噩梦。

  • 作者有话要说:  *血型这块儿,其实有基因变异的概率。
    _(:з」∠)_会有人看嘛,紧张地搓手手。
    钟奕攻,池珺受,主攻,但写的过程中可能会穿插双视角。
    上辈子他们是纯粹的友情,谈恋爱是这辈子的事~
    文案上的主角性格之后大概会修改,还没想好怎么概括他俩的属性= =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