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入门测试(三) ...

  •   这些剑,有的宝光湛湛,光华流转;有的灵气内蕴,锋芒暗藏;还有的破破烂烂,看起来就是一把普通凡剑。
      它们都悬空在离地几丈远的天上,顺次排列,一直铺到了天边。
      
      飒飒仰头,这是要挑一把的意思?
      她小心翼翼地放出神识,接近其中一把看得比较顺眼的玄铁重剑。
      
      剑身轻颤。
      那重剑传来一股羞涩的情绪。
      羞涩?
      
      飒飒再次驱动神识,接近一把青光长剑。
      剑身又颤了颤,飒飒感觉到一阵亲切、欢喜,还隐隐有股催促之意。
      却见青光长剑调转了方向,剑尖从朝下变为顺着剑流方向。
      虽然不知道灵剑能不能听懂,飒飒还是笑着对青光长剑说了声:“谢谢。”
      
      长剑又颤一下,剑身飞快染上一抹粉红。
      飒飒顺着剑流的方向往前走。
      
      越往前,剑的排布就越稀疏,飒飒隐隐感觉,占据的空间越多,剑就更为强大。
      这大概就是拳头大的能抢更多地盘?
      
      一路走来,飒飒并没有遇到其他人。
      偌大的空间,满地的黄沙,漫天的剑,自然而然就有一股孤寂之意,但灵剑们偶尔传来的情绪,让飒飒感觉并不孤独,甚至有些热闹。
      
      不知走了多久,飒飒终于看到剑流的尽头。
      那是一座坟冢。
      这坟冢无字无碑,看起来只是一个小土堆。但就是能让人感觉到,这是一座坟冢。
      
      不用驱动神识接近,孤寂、哀伤、不甘的情绪也一一传来。
      飒飒渐渐走近。
      
      她能感觉到灵剑们的纯粹,既然让她来这里,就不会害她。
      
      等走到离坟冢五步远的地方。
      一只白玉般的手轻轻搭上她的肩膀。
      飒飒心里一突,下意识就想喊出来。
      
      却听到一声轻笑。
      “小朋友,不是鬼。”这声音过于好听,如同珠落玉盘,清脆悦耳。
      
      飒飒转身,看见一个白衣墨发的青年男子,他生得俊秀,眉目如画,周身却围绕一层几乎成形的凛冽杀气。
      “剑灵?”飒飒这么想很自然。这青年气息切金断玉,实在太像一把剑。
      这里又有那么多灵剑。
      
      “剑灵?”青年玩味地笑笑,没有回答,“你怎么出现在这里?”
      “是剑宗的入门测试。”飒飒很诚实,“所有要进入剑宗的剑修都进了一扇大门。我进门就被传送到了这个世界。顺着灵剑们的意思走到了这里。”
      
      她偷眼觑着这青年,想着以后自己的佩剑说不定也能生出剑灵,就感觉这世界实在太过奇妙。
      
      “真是稀奇。这些剑居然给你指路。”那青年沉吟片刻,眼角流露出丝丝诧异,“你是天生剑体?”
      飒飒点头。
      
      “怪不得。”男子又问,“你可拜了师?”
      飒飒:“我到剑宗,就是拜师学艺的。”
      
      “那你拜我为师罢。”青年眉毛弯了弯。
      
      “不要脸!”水镜之前,花白胡子的老者睁大眼睛,急急道。
      
      “有什么不要脸的,谁让你不去守剑冢,现在让人抢先一步。”红衣女修有些失落,“这么好的金灵根,还有麒麟一族的传承,怎么就是天生剑体呢,学炼器多好。”
      
      青衣修士摇着羽扇:“就算不是天生剑体,人家也是想要修剑的,对炼器不感兴趣。”
      
      几人斗嘴,其余坐着的修士面面相觑,心里发苦。自己之前怎么就不去守剑冢呢?
      
      像是感觉到什么,白衣青年朝一个方向勾起嘴唇,缓缓一笑。
      水镜之上闪过一道白光,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嗯?拜师?”飒飒愣了一瞬,委婉道,“剑宗允许吗?”
      剑宗能让弟子拜剑灵为师?飒飒有些困惑。转念一想,好像又是很自然的事。剑灵既然诞生,有了自我的意识,就是个独立的人。
      
      “我已经有六个徒弟了。你说剑宗允不允许?”那青年像卖菜一样,耐心罗列自己徒弟的情况,“我大徒弟已经化神,是剑宗掌门;二徒弟也是化神,云游一方;三、四、五徒弟都是元婴;六徒弟是金丹后期。”
      
      最后他做个总结:“你跟着我,迟早能飞升。”
      
      飒飒有些发怔,这剑灵,还挺厉害的呀。
      
      她脸上浮现叹服之色,看得青年心生欢喜,连周身剑气也柔和些许。
      
      “我出去就给师父磕头敬茶!”飒飒很干脆。
      “哪里用这么麻烦。”青年斩钉截铁,“在始祖之剑面前说了话,你就是我七徒弟。对了,我道号晴明,徒儿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飒飒,秋风飒飒的那个飒飒。”飒飒的目光移向坟冢,“始祖之剑?”
      “也不能算真正的始祖之剑。这是个投影世界。”晴明道人挑眉,“你现在的修为,还不能进入剑冢。在这里给他老人家磕个头,也算是心意。”
      
      “为师之前受罚,守剑冢二十年,感觉到投影世界里始祖之剑前有些异动,便过来看看。你见到的并非为师的真身,不过一抹意识罢了。”
      
      飒飒点点头,也不好问新出炉的师父为什么受罚。衣摆一撩,就朝着坟前跪下,磕了三个头。
      
      建派祖师爷的灵剑,是该跪的。
      “如此,甚好。”晴明道人满意地点点头,“为师守剑冢二十年期已满,这就回峰看看。你入剑宗后,来极是峰寻我便是。”
      飒飒:“好。”
      
      “若是有不要脸的想抢你当徒弟的,不要答应。”晴明道人嘱咐。
      飒飒:“……好。”
      
      “对了,为师不是剑灵。”晴明道人补充。
      “弟子知晓了。”飒飒有点羞愧。
      
      晴明道人满意地颔首:“如此,你就先回去罢。”
      晴明道人一拂手,飒飒眼前景色一转,就出现在进入大门的地方。
      
      此时门前已经多了不少人。正在交流之前的经历。
      
      “好多剑,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剑。”
      “而且它们好像都有灵性,有一把脾气特别暴躁,还追着我跑,给我背上来了好几下!”
      
      “是不是你太讨人厌了,它们大多数都没那么暴力,只是爱理不理的。”
      “不会吧?”
      
      飒飒凑了过去,两个少年齐齐望向她:“师妹也出来啦?”
      此时大家都并未入门,少年们年纪比较大,叫一声师妹也是理所当然。
      
      飒飒点点头,乖巧道:“我想问问,师兄们都是怎么出来的呀?”
      看起来,大家都进入了剑冢投影小世界,遭遇却各有不同。
      
      其中一个少年挠挠头:“我不是被灵剑追杀嘛,它抽了我几下,我就出来了。”
      另一个少年说:“我没被灵剑抽,只是顺着剑流方向走,走着走着,就出来了。师妹你呢?”
      
      飒飒:“我走到了剑流尽头,拜师之后才出来。”这也不能算什么秘密,迟早都是要被人知道的,她不怕说出来。
      “拜师?”被灵剑追杀的少年明显挺了解剑宗,很快反应过来,“是晴明道人?听说他被罚守剑冢了?”
      飒飒点点头,小声问:“你也知道他被罚啦?”
      
      少年语气羡慕:“听说是因为悔了梳月仙子的婚事。”
      “梳月仙子的作风实在太不好了,收了好多面首。晴明道人悔婚是应当的,况且这婚事又不是他自己定的。”另一个少年小声道,“道人不过是给花月夜面子,才自请去守剑冢。”
      “话不能这么说,梳月仙子可是天下第二美人。”
      
      “那天下第一是谁?”飒飒想到自己之前做的题目,好奇道。
      “当然是咱们的掌门!说来,他也是晴明道人的弟子。”被灵剑追杀的少年羡慕地看向飒飒,“现在你可是掌门师妹了。可惜这次收徒仪式掌门闭关,不得一见。”
      
      飒飒眨眨眼,她现在有些好奇自己掌门师兄的模样了。
      天下第一美人,得有多美呢?
      
      恍神之间,第二扇门之中,鬓发散乱的少女跌跌撞撞地跑出来。
      
      她鬓发散乱,一副灵气耗尽的样子,面上还沾上了一些烟灰,一出门就盘膝坐下,开始调息,连个净尘诀都顾不得用,着实狼狈。
      飒飒守在她周围,确保她调息不被后来出门的人打扰。
      
      之前和飒飒说话的两位少年对视一眼,也围了上去。
      几扇门中都接二连三有人出来。
      
      有的气定神闲,连头发丝儿都不乱一根;也有的格外狼狈。
      其中一个剑修,不知道遭遇了什么,出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泛着雷光,头发都焦糊了,人倒还精神。
      飒飒当即想起投影世界中一把泛着雷光的、紫黑色的巨剑。
      
      一刻钟之后,少女身上气息渐渐平稳,缓缓睁开眼睛,她对飒飒和两位少年笑笑,道:“多谢啦。”
      “不用谢。”两位少年摆摆手,“不是什么大事儿。”
      飒飒回了一个笑,投桃报李嘛。
      
      这时,之前的测试长老又出现在众人面前,道:“恭喜大家,都通过了剑宗的入门测试,现在我带大家去大殿,准备拜师。”
      “如何拜师?”一个胆大些的弟子问。
      
      “大家这几个关卡的表现,有意收徒长老们都有看着。”测试长老耐心道,“到时候会问中意的弟子是否愿意。若是愿意,就多了一对师徒;若不愿意,就让弟子说出自己中意的师父,看看那长老愿不愿意收下这个徒弟。”
      
      “若是那师父不愿意呢?”有弟子又问。
      长老像是被噎了一下:“一般来讲,不会有这种情况。”弟子拒绝长老的就很少见了,一般有底气拒绝的,都是和其他长老有一定默契的。
      
      众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没什么问题了吧?”测试长老问。
      诸人摇摇头,长老袖子一挥。诸人就出现在了大殿之上。
      
      诸位长老坐在殿前的座上,围成一个半圆。
      飒飒莫名觉得,这场景有些像前世某个相亲节目。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