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校园惊魂(三) ...

  •   “每年都发生一次?”苏钰抓住了路人甲话中的重点。
      “对,每年都会因为这个死几名学生,但全都被学校压下去了。”路人甲无奈道:“如果不是因为家里实在拿不出钱去转学,我早就离开这学校了。”
      苏钰趁着路人甲不注意,悄悄塞给陆初楠一张纸条。
      等到回寝后,陆初楠爬到上铺,背着其他人打开了纸条。
      上面写的是第四个怪谈。
      看完这个故事,陆初楠背后升起一股凉意。
      第四个怪谈讲的是一个美术生放学后独自在学校的美术室里练习着画画,突然他感觉到有人在窥视他,当他回过头时却发现所有的石膏头像都在直勾勾的盯着他。
      纸条的最下面还有一行小字:晚上放学见。
      “查寝。”之前的长脖子老大爷拿着一个笔记本走了进来,原本还有些吵闹的寝室顿时安静了下来。
      陆初楠把纸条握在手心里,然后翻了个身看向老大爷。
      “少了一个人?”老大爷点完人数眯了眯眼睛问:“谁还没有回来。”
      “炮……炮灰甲。”路人甲战战兢兢的回答道。
      老大爷闻言从兜里拿出笔,在本子上记了一行字。
      “大爷手上的本子是干嘛用的?”陆初楠向路人甲打探消息,他有些在意那个本子,直觉告诉他这是个重要道具。
      “你不知道吗?那上面记录的全都是违纪行为。”路人甲躺在床上回答道。
      “我看那个本子蛮厚的。”也许会有关于那个跳楼的学长的一些信息。
      “对,大爷从好几年前就开始记录了。”路人甲说完后闭上了眼睛,显然他想休息了。
      之前路人甲说过那个学长被学生会会长和校长女儿联手陷害,在他死后怪谈出现,学校开始频频发生命案,那么为什么只有这些地方会出事?
      莫非和死去的学长有联系?
      陆初楠想的头发都快秃了,最终他决定把所有的线索都告诉苏钰,让对方分析,反正自己是武力输出又不是智力担当。
      对自己的定位十分准确的陆初楠在放弃思考之后成功的进入了梦乡。
      下午出寝时,陆初楠特别幸运的遇到了苏钰,他压低声音把自己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苏钰沉思片刻道:“我们需要拿到那个本子。”
      陆初楠:“那个本子有问题?”
      苏钰摇了摇头:“不是,但是上面有重要的线索。我猜测当初那个学长有违纪行为,或者说是那两个人让他有了违纪行为。”
      陆初楠“哦”了一声,尽管不知道苏钰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猜想,不过他相信对方不会故意坑自己。
      见陆初楠一副深信不疑的模样,苏钰问道:“你不怕我是骗你的?”
      陆初楠理直气壮的回道:“我只是个新手,没什么值得你骗的。”
      苏钰一噎:“你难道不怀疑我说的话?”
      陆初楠脸不红气不喘的说:“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一向信奉能动手就别哔哔,动脑子这事情不适合我,就算怀疑你我也拿不出证据。”
      苏钰被耿直的陆初楠逗笑了,他伸手拍了拍对方的头道:“哥哥带你通关。”
      陆初楠险些没控制住自己一拳打过去,还哥哥,等下让你变成妹妹!
      下午的课程平淡无奇又催眠,陆初楠心大的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窗外天色渐暗,转眼就到了晚上。
      放学之后陆初楠找了个借口同路人甲分开,然后转身进了男厕所。
      苏钰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见陆初楠过来,他把手里的钥匙递了过去。
      “这是美术室的?”陆初楠接过钥匙打量了两眼问道。
      “对。”苏钰并没有解释他是怎么拿到的,陆初楠也没有询问清楚的打算。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踏着昏暗的光线往美术室走去。
      美术室在二楼尽头的房间,陆初楠把钥匙插进去往右面一拧门就开了。
      自从美术室出了命案之后就很少有人来了,里面的摆设早已落满了灰尘,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说不明白的味道,总之并不好闻。
      苏钰摁下了门旁的开关,屋里的灯管“滋滋啦啦”半天才亮了起来。
      “开灯不会被发现吗?”陆初楠回过头问道。
      “第四个怪谈里那个学生是在放学后来画画的,他肯定开灯了,不然这里太黑什么都看不到。既然学生会按照怪谈里提到的死法死去,那么开灯也是正常的。”苏钰耐心解释道。
      陆初楠放下心来,他走到怪谈里提到的石膏头像旁认真的观察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发现这个头像好像在看自己。
      “它……它是不是在看我。”陆初楠退后了两步,头像的眼睛突然弯起了一点点弧度。
      陆初楠:!!!
      还没等苏钰说话,陆初楠一拳把石膏头像给打到了地上,他怕等下头像继续看自己,于是又补了两脚。
      苏钰看着四分五裂的石膏头像,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原本蠢蠢欲动的石膏头像全都默默回到了之前的位置装死。
      “吓死我了。”陆初楠一把抓住苏钰的胳膊长呼一口气:“我就怕这种东西,我一害怕就忍不住动手。”
      “你的手不疼吗?”苏钰果断转移了话题。
      “没事,哪怕再来十个我也能锤碎。”陆初楠自信道。
      石膏头像:这他妈谁扛得住啊!!!
      著名教育家鲁慢先生曾说过:“一个boss下去了,必定会有更多boss出现。”
      所以很快苏钰发现墙上挂着的人像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那些贪婪的眼神看着他心里瘆得慌。
      而之前画板上空荡荡的画纸开始凭空出现了一只又一只血红的眼睛特写素描。
      苏钰知道现在自己和陆初楠的处境非常危险,他必须找到脱身的办法才行。
      结果站在旁边的陆初楠开口了:“你们是不是怕火?”
      所有的眼睛都看向了陆初楠。
      陆初楠不紧不慢的掏出了一个打火机,笑眯眯的说:“咱们要不要来一场交易?”
      “你……”苏钰本来想说你这样会激怒鬼怪的,没想到他话还没说完陆初楠就被画中伸出来的惨白色手臂给拉入了画中。
      “操。”苏钰毫不犹豫的拿出了上个副本得到的A级道具:催眠曲。
      催眠曲:(一次性道具)可以催眠一切生物两分钟,呜呜啦啦叮叮当,乖乖的进入梦乡吧!
      但还没等他出手,之前那些手臂又一次出现了,它们像是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连忙把陆初楠放了出来。
      拿着道具的苏钰:发生了什么???
      “你……做了什么?”苏钰不可置信的看向了陆初楠。
      要知道,以前那些副本中凡是被鬼怪盯上的人几乎全都死了,除了有道具能逃出去的,而陆初楠只是个萌新,根本不可能得到由完美通关后进行抽奖才有几率获得的道具啊。
      “没什么,他们以为我是在开玩笑。”所以他被扯进去之后,直接把幕后鬼boss给手撕了。
      大概是当时的画面太过凶残,先前还强扯拖他进来的手臂们忙不迭的把他送了出去。
      “接下来咱们要做什么?”陆初楠皱着眉,嫌弃的擦拭着手上的血迹。
      “睡觉。”苏钰面无表情道。
      陆初楠动作一顿:“哈?”
      苏钰指了指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成原样的美术室道:“石膏被你打碎了,墙上的画被你撕了,你还想让谁来挨打?”
      陆初楠说不清心里究竟是失望还是庆幸:“我还以为会有一场恶战要打。”
      苏钰把道具放了回去,他当初也是这么想的,谁曾想这些鬼怪全都是脆皮,这么快就下场了。
      现在已经快要十二点了,寝室肯定是回不去的,他们只能找个地方将就一晚上。
      “回教室?”陆初楠提议道。
      “好。”苏钰也不是什么娇气的人,窝一个晚上总比丢了性命要强,再说了等他下游戏后想怎么在床上睡就怎么睡,也不差游戏里这一会儿了。
      对于陆初楠来说,在某种程度上课桌比床更容易让他产生困意。
      现在也是一样,苏钰看着分分钟睡着的陆初楠,心里有些羡慕对方的睡眠质量,他也闭上眼睛趴在桌子上准备睡觉,然而窗外突然传来了□□落到地面的巨响声。
      “砰!”
      苏钰猛地睁开眼睛,要不是这个声音他差点忘了第五个怪谈的内容了!
      第五个怪谈讲的是一个在教学楼值日的学生目睹了另一个学生从楼顶跳下来自杀的场景,他想要打电话报警,却发现尸体消失了。然后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刚才的那个学生又一次跳了下来,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学生跳楼的地点越来越接近这件教室的窗户……
      想到这,他急忙推醒了陆初楠。
      刚睁开眼睛的陆初楠眼神中带着刺骨的寒意和明显的杀意,被这种眼神看着的苏钰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掐住了喉咙,随时要窒息了。
      几秒后,陆初楠恢复了之前人畜无害的模样:“怎么了?”
      熬的眼睛有些发红的苏钰苦笑道:“第五个怪谈开始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制作组:睡觉是不可能让你们睡的,一定得让玩家熬夜熬到和我们头发一样多才行:-)
    这是一篇剧情沙雕不恐怖的文,至于文笔……那是什么,能吃吗?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