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妃又想抛弃我》朕贼萌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7-29 20:16:4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金手指 ...

  •   自然是因为端木澈近日收到楚王的来信,知晓秦乐安并未辜负楚王的缘故。
      
      楚王在信中表明当初是他先移情别恋,但是为了保护楚王妃不遭受非议,他没有澄清百姓的谣言,任由秦乐安被诽谤。
      
      只是,他和秦乐安毕竟曾深爱一场。
      
      这两年来,楚王一直心存内疚。得知秦乐安险些溺水身亡,他更是良心不安,这便将内情告诉端木澈。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如今木已成舟,端木澈不想再置喙兄长的感情。他愧对秦乐安,便打算用行动补偿她。
      
      比如放任她自由出入太子府、治好她的失忆症。如今她不愿意恢复记忆,那他养着她便是。
      
      随便她搞幺蛾子,只要她不烦着他,他根本不在意太子府上是否有这么一号人物的存在。
      
      当然,端木澈和楚王兄弟情深,他不想世人鄙视楚王,便没有将真相告诉容奕。
      
      容奕深知好友的性情,也没再追问下去。
      
      不过,他一直把秦乐安视为家人,便操碎心地劝说:“殿下,你改天还是跟娘娘解释一下吧,我隐约觉得她防着你。”
      
      端木澈没有接话,双手交叉插在袖子中,一脸深邃地望向远方。
      
      容奕以为好友在认真地考虑如何向秦乐安解释,结果对方毫无预兆地放了一刀:“不错,你这回居然能察觉。”
      
      呵,不能愉快地做朋友了。
      
      ***
      
      端木澈“无事献殷勤”,秦乐安在心里提防着他。
      
      但相对他莫名其妙的“关怀”,秦乐安更在意被书坊的掌柜坑了一百两。
      
      按照江国的物价,一两能兑换一千文,一文约莫等于于现代的两毛钱,一百两则有两万元。
      
      在现代,两万元并不算多;但是在没有通货膨胀的古代,一百两的购买力足够一个数口之家在京城相当滋润地生活一年。
      
      所以,绝不能饶恕奸商。
      
      次日傍晚,秦乐安又支开侍女们,简单地束起长发,换上偏向中性的玄色劲装便独自偷溜出太子府。
      
      没办法,她怕端木澈追究起来会迁怒侍女们“助纣为虐”,便没有带上她们。
      
      秦乐安在马车上准备了一堆狠话,但她未及开口,书坊的小二见到她便热情地迎上来。
      
      “唉哟客官,终于等到您啦。这是咱们掌柜补偿给您的。”店小二说着塞了两张百两银票塞给秦乐安。
      
      “给我?”
      
      秦乐安懵了,她还没开始算账呢。
      
      “正是。”店小二笑呵呵道:“送货的二狗蛋拿错货给您,咱们掌柜知道此事后心里过意不去,说要把银票和那设计图都送给客官聊表歉意。”
      
      “哦。”
      
      秦乐安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她的春宫图只要一百两,对方竟退两百两给她?
      
      剧情的发展方向不对啊,这“奸商”真是有钱任性。
      
      “客官,咱们掌柜还说您眼光独到,甚是欣赏您,假如您还要这春宫图,可再按老规矩办事,这回免费哦。”
      
      所谓的老规矩是但凡购□□宫图的顾客都需要半个时辰后,蒙面前往一条偏僻的小巷子对口号,确认无误才能交易。
      
      秦乐安上次的春宫图就是这样购买的,便没有多虑。
      
      何况这书坊的分店遍布江国各地,大家都说书坊背后的主人顾先生是个才华与财富兼备的怪人,行事怪异。
      
      如今看来,传言诚不欺人。 
      
      时候尚早,秦乐安便到街上随意走走。
      
      江国处于架空历史,但风土人情与唐朝颇为相似。百姓思想开放,夜市热闹得堪比百日,处处透着繁华的气息。
      
      尤其是京城的中心大街朱雀街,街上云集各地商贾,车水马龙,万家灯火犹如坠落凡尘的珠宝,在夜色中熠熠生辉,美不胜收。
      
      秦乐安走马观花地欣赏,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和杂乱的喧闹声。
      
      周围的百姓纷纷急忙地退避到路边,秦乐安回头,只见远处有四名身形矫健的男子骑马驰骋而来。
      
      一辆豪华的马车随后而至,车后还有数十名骑马的护卫殿后,声势甚是浩荡。
      
      朱雀大街往来百姓的熙熙攘攘,来人竟这般肆无忌惮,想必非富则贵,秦乐安识趣地跟着退到路边。
      
      一对年幼的男女童在路边争夺糖葫芦,打闹中,男孩抢过女孩儿的糖葫芦就跑了出去。
      
      待他发现骏马近在眼前,已然被吓得挪不开步子。
      
      车夫和开路的护卫眼疾手快地勒住缰绳,怎奈速度太快,骏马和马车因惯性未能及时停下。
      
      一时间,马嘶声和百姓的尖叫声四起。
      
      眼瞧着骏马便踩踏到男童,秦乐安心中一凛,只觉体内有股强劲的内力流转,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冲出去抱开男童。
      
      她动作迅敏如闪电,倒是勉强地和马蹄擦身而过。
      
      侥幸无恙,秦乐安后怕之余更多的是兴奋——她似乎能使出原主深藏不露的武功!
      
      要知道原主年纪虽轻,却是一等一的武林高手,是名副其实的将门女子,拥有她的武功可谓有一技之长。
      
      这金手指不错呢!
      
      秦乐安根据适才的感觉运功,果真有股强劲的内力流动!此时,男童后知后觉地大哭起来。
      
      他的母亲从人群中挤出来抱住他,感激涕零地跪谢秦乐安。
      
      秦乐安兀自高兴获得“金手指”,爽快地摆摆手笑道:“不用在意,举手之劳而已。”
      
      救命之恩大于天,男童的母亲报恩心切,恨不得把所有的银子报答秦乐安。
      
      可惜,他们是贫穷人家,她全身上下只有半贯铜板值钱。
      
      “希望恩人莫要嫌弃才好……”妇人感激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把钱捧给秦乐安。
      
      他们穿戴破旧,秦乐安实在不忍心要她的钱,便一本正经地胡诌:“其实我是这马车主人的朋友,这钱收不得。”
      
      “这……”
      
      “吓到你家孩子是我们不对,要给钱也应该我们给不是。”秦乐安果断地矛盾转给马车的主人。
      
      马车停在不远处,但马车的主人并未露面。
      
      车夫低声地自家主人汇报情况,开路的护卫首领看清秦乐安的相貌,眼神顿时变了。
      
      他赶忙率领同伴下马行礼,“小人拜见——”
      
      原主是太子妃,又是著名大将的女儿,上层贵族的守卫认得她并不足为奇。
      
      只不过,偷溜出来的秦乐安不想暴露身份,便打断护卫长,“拜什么拜,有你们这般横行霸道?”
      
      “夫人教训得是。”
      
      护卫长心领神会,配合着秦乐安修改称呼,恭敬地行礼后解释:“我家夫人……”
      
      说到此处,护卫长顿了顿自然地改口道:“我家主人病情加重,亟需治疗,还望夫人通融。”
      
      夫人和主人都是称谓,在等级森严的古代,难免有贵族喜欢自诩高人一等以主人自居,秦乐安并未在意护卫长改口。
      
      所谓饶人处且饶人,不过嘛……
      
      “行,我可不计较。”
      
      秦乐安淡定地敲诈:“但是我被你们的马磕到,你们好歹出点汤药费吧?”
      
      护卫长微愣,明明没有一匹骏马碰到她。
      
      “哎哟,痛啊。”
      
      秦乐安戏精上身地捂住手肘,还装模作样地把手凑到护卫长面前,“你看,都流血了呢!”
      
      护卫长看着秦乐安那干净的袖子,内心震惊了,他们这是被当即太子妃光明正大地……讹钱?
      
      车主大概急着给自家媳妇找大夫,听到此处便主动给钱。
      
      只见马车的帘子稍微撩开一角,一只成年男子的手伸了出来。那手修长而白皙,骨节分明,很好看。
      
      更好看的是,它拎着一个沉甸甸的钱袋。
      
      啧,看来太子妃这头衔还是挺管用。“还是公子够爽快。”秦乐安窃喜地上前接过钱袋。
      
      只是,对方却不肯松手。
      
      秦乐安扯了扯钱袋,对方迟疑一阵才缓缓地松手。
      
      “谢啦。”秦乐安微笑地收好钱袋退回路边,“慢行,祝您的夫人早日康复哈。”
      
      “谢谢。”
      
      车内之人良久才轻轻地应了声,声音温润如玉石碰撞般,清澈而纯净。
      
      护卫们又向秦乐安行了一礼,这才重新给马车开路。
      
      这一回,他们倒是放慢了速度。
      
      秦乐安掂了掂银子,把钱转赠给妇人,“大姐且收好,这是我朋友给你们的惊吓费。”
      
      马车配备了四匹良驹,按照江国的礼仪,车主不是皇亲国戚也必定是王侯之属。
      
      车主竟任由秦乐安坑钱,她的身份也绝非常人。妇人受宠若惊,惶恐不敢收。
      
      秦乐安穿越前是理科生,古代常识薄弱,哪知自己坑了某个大佬,硬是把钱塞给妇人才去领春宫图。
      
      围观的百姓陆续散开,和秦乐安背道而离开的马车也渐渐地消失在人海中,朱雀大街恢复一贯的和谐热闹。
      
      路上,秦乐安再次尝试着运功,竟一跃凌空至附近的屋顶。
      
      秦乐安震惊又嘚瑟,如法炮制地引动内力,敏捷穿行在树梢和屋檐之间,成功地掌握原主的武功,也成功地离交易的小巷越来越远。
      
      “唔,好像走错方向了。”
      
      半晌,意识到走错路的秦乐安又屁颠屁颠地施展轻功回去。
      
      ***
      
      萧瑟的秋风卷起路边的枯叶,皎皎月色下,一道修长的人影倏忽溜进阴暗的小巷,两只流浪猫旋即惊呼着跑了出来。
      
      巷中有个男声响起:“天王盖地虎?”
      
      “人影”正是秦乐安。她认真地回想了想口号回答:“宝塔镇……宝塔镇人妖!”
      
      “……”
      
      一阵迷之沉默后,秦乐安忍不住拉下脸上的黑面纱问,“你是书坊送货的二狗蛋吧?”
      
      “在下正是狗蛋,但是客官您对错口号了,你是谁?”男子一脸警惕地护住春宫图,生怕秦乐安是抢春宫图的“淫贼”。
      
      “我是顾客啊,这不忘词儿了嘛。”
      
      秦乐安尴尬地清咳一声,顺势走到月光能照到的地方。二狗蛋这才认得秦乐安,笑呵呵地将春宫图给她。
      
      “原来是客官您呀!对啦,咱们书坊新进了一批灵异话本,您要不随我回去挑选?”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