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妃又想抛弃我》朕贼萌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8-16 00:23:0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春宫图(抓虫) ...

  •   江国,太子府。
      
      清风徐来,月色溶溶。
      
      太子妃所居住的宜清苑设计高雅,花木错落有致。秋风吹落树梢的桂花,一庭芬芳缭绕。
      
      作为大婚两个月还是处子之身的失宠太子妃,秦乐安却丝毫不受影响,心情一如苑外的风景那般美丽。
      
      当然,最根本原因是这个身体已然换了个“芯”。
      
      数日前,秦乐安在父母殉职五周年的忌日见义勇为时意外身亡,阴差阳错地魂穿至和同名同姓且长得一模一样的江国太子妃身上。
      
      原主惧水,因失足坠河而溺亡。
      
      秦乐安没有继承她的记忆,却继承了她尊贵的身份:皇帝赐婚的太子妃兼名将遗孤。
      
      同为孤儿,秦乐安以为自此走上人生巅峰。
      
      她梦想成为霸道太后在后宫横着走,以后看谁不顺眼就罚她背诵道德经全文,让古人也感受一下被背诵全文支配的恐惧。
      
      殊不知,太子端木澈并不喜欢原主。
      
      大婚至今,他从未进过秦乐安的寝殿,还命人把她的住处安排到太子府最偏远的宜清苑,用意不言而喻。
      
      秦乐安的霸道太后梦碎,不过嘛,生活还得继续。
      
      华灯初上,秦乐安捧着一本《女德》假装认真学习,心思全在她白天从民间淘来的《春宫图册》上。
      
      掌柜推销那套春宫图给她的时候特别强调,此书少儿不宜,还需在夜静人深之时独自观摩方能领悟其中不可描述的奥妙。
      
      敢情这是重量级的小黄图呢。
      
      “娘娘……”
      
      “何事?”
      
      秦乐安兀自兴奋地神游,贴身侍女秋秋突然戳了戳她,指着书问:“娘娘,你的书拿倒了诶,能看懂?”
      
      “能,我在锻炼如何倒背如流。”
      
      秦乐安看了眼拿倒的书,脸不红心不跳地胡诌,顺势屏退侍女们:“你们都下去罢,莫要打扰我提升自我。”
      
      “是。”
      
      侍女们悉数退下。秦乐安关好窗户,艰难地挪开那厚重的红木柜子,折腾半天才能掏出被她压在柜底的春宫图,愣是热出一身汗来。
      
      啧,看个小黄图还真不容易。
      
      秦乐安抹了一把汗水,既紧张又期待地翻开春宫图,却发现里面的内容竟是名为《春宫》的宫殿设计图。
      
      秦乐安:“……”
      
      虽说《春宫》的设计图□□宫图没毛病,但这是哪门子“少儿不宜”和“不可描述”,奸商!
      
      想到自己为了买这套春宫图花了一百两,秦乐安顿时一口老血哽在喉咙里。
      
      太坑了,必须找那奸商理论!
      
      眼下时候还早,秦乐安准备再次溜出太子府,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端木澈竟破天荒地出现在宜清苑。
      
      “殿、殿下?”
      
      秦乐安心虚地把春宫图藏在身后,试探着唤了声——她穿越的时间不长,还不曾见过端木澈。
      
      来者年纪和她相仿,穿戴华丽,还能自如出入太子妃的寝殿,大概只有太子本尊。
      
      不过,她白天在书坊□□宫图时遇到过这名男子。
      
      她当时为了给一名瘸腿的书生让路,失误地踩了他一脚。但他只平静地看了她一眼,身边的小厮也没给她行礼,当真是端木澈?
      
      “嗯。”
      
      端木澈仿佛看透秦乐安的心思,应了声,淡然地坐实自己是她夫君的身份。
      
      秦乐安顿感忐忑。
      
      她从别的苑子的侍女们的话中旁推侧敲中得知,端木澈因原主曾和他最敬爱的皇兄,即楚王端木洵有过一段曾令无数人艳羡、却最终无疾而终的感情而迁怒于她。
      
      世人皆指责原主先辜负楚王,以致楚王心碎后一度深居简出,直到遇到如今的楚王妃才走出情伤。
      
      是以,端木澈可谓是打从心底厌恶秦乐安。
      
      秦家的陪嫁侍女们对原主和楚王的事情总是语焉不详,秦乐安只当她确实负了楚王,从不招惹端木澈。
      
      所以,哪怕她有溺水后失忆为由,她乔装偷溜出街,还当着端木澈的面无视他买小黄图,未免太……作死。
      
      端木澈今晚是秋后算账?
      
      秦乐安忐忑地偷瞄了端木澈一眼,只见他径直走到桌子前坐下,云淡风轻地问:“侍女们呢?”
      
      他神情寡淡,声音如高山流水,清澈又不失优雅,似乎并非过来问责的,秦乐安这才放心一些。
      
      她挪到案前,悄然地把图册压在几本话本小说下,一脸正直地回答,“臣妾想一个人静静地思考一下人生,所以屏退她们了。”
      
      端木澈挑了挑眉,看透没说透。
      
      他方至弱冠之年,只比秦乐安年长两岁,脸容俊美,身姿颀长,身着暗紫色的华服,气质儒雅而稳重。
      
      柔和的烛光下,端木澈白皙的皮肤泛着温润的光华,那双墨色的眼眸幽深而清亮,似有星辰一般。
      
      饶是如此,秦乐安却无意欣赏。
      
      端木澈今日突访宜清苑的用意是什么?端木澈和楚王兄弟情深,会放过她么?
      
      事出反常必要妖,秦乐安兀自防着端木澈。
      
      此时,端木澈的贴身侍卫徐野在门外轻轻地扣门提醒:“殿下,不可说之人到了。”
      
      “让他进来。”
      
      秦乐安:“……?”
      
      所谓不可说之人是名头戴斗笠并以白纱覆面的神秘男子。
      
      他背着药箱,一袭白衣胜雪,翩然若出尘的昙花,纯净得不带一丝杂质。
      
      徐野退下后,男子方才摘下斗笠,露出一张如冠玉般俊美的脸,是个不折不扣的美男。
      
      “拜见——”
      
      “免礼罢。”
      
      美男正要行礼,端木澈便止住他。
      
      秦乐安暗自揣度端木澈带大夫过来的用意,抬眸却见美男大夫已然两眼泪汪汪的。
      
      “娘娘,你果然失忆了。”
      
      美男大夫痛哭流涕,秦乐安懵了。
      
      “我失忆,你哭啥?”
      
      “娘娘从小恶霸变成小温柔,我这不感动嘛……”
      
      秦乐安:“……”
      
      原来男子是原主的青梅竹马、江国最年轻的神医容奕。他这些年被秦乐安给欺负出心理阴影,这回见面没被打,给感动哭了。
      
      至于他今晚打扮得如此神秘是京城有权臣之女觊觎他的美色,总想扛他回家当相公。
      
      “莫哭了,把脉。”
      
      “好。”
      
      端木澈提醒,容奕点点头,一秒收住眼泪,在药箱取出一个蜀绣暗纹号脉枕,“娘娘,请。”
      
      秦乐安将信将疑地伸出手,“做啥?”
      
      容奕一边搭上她的脉搏一边解释:“听说太医找不到娘娘失忆的原因,殿下——唔!”
      
      说到此处,容奕突然闷哼一声,捂住脚,硬是改口道:“我便回来给你瞧瞧。”
      
      秦乐安察觉端木澈的小动作,晓得容奕是他派人找回来的。但是,他不是很讨厌她么,怎会找原主的神医好友给她看病?
      
      秦乐安猜不透端木澈的心思,不过她这是换了个人并非真的失忆,又岂是医术能治的。
      
      把脉后,容奕沉吟一阵问:“娘娘,你最近可觉得身体哪里不舒服?”
      
      秦乐安摇摇头。
      
      容奕神色凝重地转向端木澈,“殿下,我也查不出娘娘失忆的原因,更别说诊治了。”
      
      秦乐安一听端木澈真打算治好她的“失忆症”,为了不喝苦涩的中药,她赶忙婉拒:“其实不用治,我觉得现在挺好的。”
      
      端木澈没有表态。
      
      倒是容奕,耿直地附和,“单从脉象判断,娘娘的身体着实比我还强健。”
      
      “是吧是吧。”
      
      秦乐安顺着杆子往上爬,“听说我以前太凶悍,老天爷大概看不下去了才抹掉我的记忆让我重来一次。所以啊,我得顺应天意当个温婉明媚的姑娘,你们别管我,让我放弃治疗。”
      
      “娘娘,你有这等觉悟就对了,女子就该有女子的模样,整天舞刀弄枪的成何体统。”
      
      容奕欣慰地舒了一口气,端木澈却淡定地抬杠:“你已嫁为人妇,不是姑娘了。”
      
      “那我当个贤妻良母。”
      
      秦乐安硬着头皮接话,端木澈听罢,低头抿了一口花茶,嘴角若有若无地挑起。
      
      母老虎化身贤妻良母……么。
      
      鉴于原主自幼练武,身体底子硬朗,容奕便只开了一张养生的药方给秦乐安调理。
      
      “你好生休息。”
      
      端木澈不咸不淡地搁下一句便带着容奕告辞,秦乐安依旧搞不明白端木澈为何态度忽变,便表面谦恭地谢过。
      
      待两人离开,秦乐安赶紧收好春宫设计图。这可是她打击奸商的有力证据。
      
      只是,她的话本小说似乎少了两本。
      
      秦乐安印象中有两本单看名字就知道忒可怕的恐怖故事。怎地都不见了?
      
      难不成端木澈趁容奕给她把脉时顺手牵羊拿走?可他一副儒雅大度的模样,似乎不太像偷小姑娘的小说的人。
      
      再说,端木澈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不可能放着春宫图不要而是顺走她的小说吧?
      
      难道掉地上?
      
      想到这里,秦乐安撸起袖子,接地气地趴在地毯上查找。
      
      此刻,宜清苑外。
      
      端木澈一边把那两本恐怖话本揣在宽大的衣袖中 ,一边泰然自若地开口:“容奕,路途辛苦了。”
      
      “殿下催得太紧,确实挺辛苦的,这回得要双倍诊费才行。”容奕捶了捶肩膀抱怨。
      
      “哦,确定么?”端木澈微微一笑,“要不本宫顺便传话你家徽音过来给你按摩?”
      
      “阴险!”
      
      “过奖。”
      
      真不要脸啊。容奕戴好斗笠顺口问:“殿下适才从娘娘那儿顺手拿走了什么?”
      
      “哦,不适合贤妻良母阅读的东西。”
      
      “啧。”
      
      容奕突然想起什么,稍稍正色,“殿下,你此前不是立誓老死不与娘娘往来么,怎地关心起她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个人申请过大幅度修文的原因,更新到43章章之前,我每次更新后app会显示【修改】状态而不是更新,请知悉哈
    然后,作者君更新到13万字前无法上推荐榜之类任何曝光本文的地方了,单机码字的节奏。
    所以啊,喜欢本文的话,可以帮忙收藏推荐个哦,读者的喜欢是作者更新的动力=v=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