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源之水》灰白长桥 ^第90章^ 最新更新:2019-11-08 01:24:3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0、缛节 ...

  •   “白玫瑰”迪米莉嘴角带笑,朝着夏与埃诺克微抬酒杯,而后便优雅地转身,摇曳着步伐款款离去。
      埃诺克忍住自己挠头的小动作,目光有些疑惑,少有地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望向夏,伪装成淡黄色束发的年轻人目光略有些深沉地看着“白玫瑰”的背影。
      “你不明白也是正常的。”夏没去看埃诺克,但也能知道他此时的状态:“在极南魔族的社会体系里,女人和男人有着相差不大的社会地位,你们生来有人类几倍的身体素质,男人能做到的事情女人同样可以,除了魔族王的传承必须是男性外其他阶级都有魔族女性的身影活跃。但人类社会不同,你接触到的都是平民,因此察觉不出,但要知道中层、上层贵族几乎都是男性,只有极少数女性被授予爵位的例子。如果一个女人想要在权势的纷争中开辟一席之地,只凭她自己无法做到。要么依附男人,要么控制男人。”
      而比起一位桀骜不驯、自高自大的次子,懦弱无能却深受喜爱的长子无疑要合适得多。只不过,这也得西海公爵给她那个机会才行。
      话止于此,埃诺克多少明白了一些。但他没有立即搭话,而是突兀地握住了夏的手。夏一愣,下意识要甩开,但又立即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周围的目光都若有若无地看向这边,方才长篇的窃窃私语在这种只有简短谈论的聚会中突兀无比,即便他们并听不到声音,也无法从刻意掩饰过的嘴唇动作中读出内容——实际上,刻意掩饰反而更为可疑了。他们需要一个“解释”。
      “今天的音乐的确美妙动人。”埃诺克如是说道。
      这听起来像是隐晦地回答前一句“羽管键琴的声音与某某舞蹈很是搭配”之类的话。按奥拉的文化,在聚会当中直白地谈论事情或是请求,都是粗俗而不得体的——在行动之前,两人曾经特意学习过最基础的贵族“礼仪”,而那已经够让他们头疼的了。
      夏心中一动,明白了埃诺克的意思。他动作轻巧地偕同埃诺克向着大厅中央走去,已经有不少贵族在音乐中优雅起舞了。不过只有在埃诺克的角度才能看见夏那阴沉气愤目光,毕竟他早说过绝不会和埃诺克跳一支舞。
      “顺流而下总是会比逆流而上更轻松。”埃诺克舒缓低沉地说道,只有最近的几位贵族才能听见。他那看上去温和而带有笑意的目光在夏这里立刻被破解出了调戏的真实意图,即是在说:“再在边上强要游荡实在太可疑了,还是和大多数人一样跳一支舞比较好。”
      夏并不懂得舞蹈,但对身体优秀的控制力还是让他不算困难地跟上了埃诺克刻意有指引的动作。不过他当然不可能为此感到感激。他扯了扯嘴角,眼中带着冰冷的笑意,声音柔和地说道:“河流奔涌到陡峭之处,激流骇浪能开山断石。即便顺水行舟,也要谨慎小心。”
      “你等着,把我逼急了有你好看的。”
      夏的步伐进步飞快,曲子过去一半,两人的舞蹈已经与周围的贵族并无二致。气质迥异的两个男子在舞池中缓缓起伏,反倒比起寻常的男女舞伴有些更引人注目了。
      当一个动作中两人侧头交错时,夏声音极轻且极快地嘲讽了一句:
      “你还真喜欢上贵族这一套了,是不是?”
      埃诺克在心里大笑了两声,而后温和得体地轻声回答:“舞蹈当然美妙,但比起此刻的你还是逊色数筹。”
      “看你窘迫的样子太爽了。”
      此时两人的距离又一次稍稍拉开,面对面彼此握着手按节奏踱步。
      “比起如何舞蹈,为何舞蹈更重要。”
      “要不是为了避免被发觉异常,鬼想和你跳舞。”
      埃诺克握住夏的手向上举起,让他能够以此为支点轻盈地旋转身体。曲子渐近尾声,所有女性贵族都在舞伴的帮助下回转身体,各色长裙绽放开,如同无数朵鲜艳的莲花,唯独夏是身披纯白男性礼服,在舞池当中格外醒目,反而被称托得修长矫健,周围的贵族皆微微侧目。
      “鲜花生来就要绽放,就如同你一样。”埃诺克适时“赞美”道。
      “跳得还挺好,在舞蹈上明明挺有天赋。”
      然而这句话却不为何突然触到了夏的禁区。他神色一变,并不回答埃诺克的话,些许显得失礼。音乐结束,舞池中的贵族皆微微一屈膝盖,示意舞蹈一段结束。而当这一动作完成,大多数人准备在新的音乐中继续起舞时,夏却突然放开了埃诺克的手,微一鞠躬,转身便径直走向了舞池之外。
      菲尼尔伯爵此时当然已经离开楼梯,也有贵族上下。夏走上阶梯,消失在二楼环形长廊的拐角,只留下埃诺克一个人在大厅中央。“白玫瑰”女士早就在大厅边缘以眼神示意埃诺克——“那个家伙是不是要出去我不在乎,但你得留在这栋建筑中。”
      怎么又生气了……埃诺克无奈,下一支乐曲马上就要开始,他却尴尬地独自一人站在大厅中央区域。不过这毕竟是上层阶级聚会,四周的贵族都极有修养地选择性无视了这一幕,连低声交谈也不曾有。
      暂时还是不要去打扰他比较好……估计又是和过去的什么事有关。这时候去找他,说不定反而会火上浇油。埃诺克迈着步伐回到了“白玫瑰”迪米莉夫人身边,也端起一杯酒,装模作样地欣赏舞蹈与音乐。
      “你的朋友似乎心情不怎么愉快。”“白玫瑰”动作不大地扫了埃诺克一眼,淡淡说道。
      “这不影响。”
      “看来你对此很有把握。”
      她指的是两人偷偷潜入菲尼尔宅邸这件事,但明面上容易被理解成“蒙特尼尔”与“尼克”之间的关系。
      “当然。没有把握的猎人不会射出他的箭。”
      “那么,你们得到猎物了么?”
      “这件事还是由猎人自己来担忧比较好。”埃诺克略微侧头看了“白玫瑰”夫人一眼,微笑说道。顿了顿,他望着正缓缓走近的几人,由向着迪米莉说道:“宅邸的主人看来也想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白玫瑰’殿下,‘金狮’殿下。”菲尼尔带着两名侍卫走到了埃诺克与迪米莉面前,微微鞠躬。
      “缤纷的宴会,令人印象深刻的庭院。”迪米莉笑着夸赞了两句。
      “两位与其他客人能感到愉快,这次宴会的目的也就达到了。”菲尼尔回应,而后才切入正题:“刚才我看到,与‘金狮’殿下共舞的‘银兔’先生似乎有些不悦。如果是因为乐队的曲子太过平淡,或是今天的甜点太过油腻,我会立刻派人重新安排。
      “不,音乐与食品都找不出瑕疵。”埃诺克回答道,“只是刚才的舞蹈似乎让他想起了曾经有过的忧伤回忆,因而想要去露台,稍作休息,呼吸夜晚的空气。”
      “原来如此。”菲尼尔伯爵点了点脑袋,“但夜晚的露台有些昏暗,曾经有过客人被雕塑边角擦伤。”
      他回头吩咐侍卫长:“你去露台,确保‘银兔’先生不会有些小伤口。”
      埃诺克眼神暗自一变,“白玫瑰”夫人想必也同样感受到了异常。菲尼尔这是在怀疑夏……难道说他发现了什么?还是说是因为菲尼尔身后的那位剑士——
      “伯爵殿下,这件事可以由我去做。”
      菲尼尔侧后方原本安静站立、存在感略有些薄弱的蓝灰色狼面具的侍卫突然开口。埃诺克与迪米莉同时微微蹙眉。迪米莉看来,菲尼尔的决定他身为侍卫不应该质疑。而在埃诺克看来,这名侍卫表现出的异常之处实在太多了。
      如果他已经确定了自己与夏的身份,这是要去先行解决其中一人,埃诺克与夏便陷入了绝对的被动。此时狼面具侍卫就在面前,还有一位同样不是庸碌之辈的侍卫长在此。原本只是无法正面对抗,此时或许连脱逃都有不小失败的可能。
      “白玫瑰”目光扫过埃诺克,也略微明白,笑着开口:“那么就多谢你了。我想‘银兔’对于这位‘金狮’算得上相当重要,这点他在你前来之前已经和我说过许多遍了。如果‘银兔’愿意,请将他带回这里吧。”
      “当然。”菲尼尔伯爵点了点头。
      狼面侍卫鞠了一躬,便转身向着阶梯走去,披着黑衣的高大身材与这聚会格格不入,如同舞会光芒无法照亮的漆黑幽灵。
      他的确是幽灵。不属于这场欢愉的盛宴,不属于披挂宝石、华衣彩裙的贵族,甚至不属于这座城市,也不属于这个国家。他一路走过成放在有着精致雕刻装饰的金属碟中的各色甜点,没去看一眼;在音乐中摇曳的贵族,他同样视若无睹,径自向前。贵族们似乎自然而然地忽略了他的存在,却在他走过后立即私语起来。多么无礼的侍卫,真不明白菲尼尔伯爵为什么会把这样的人放在自己身边。
      二楼走道的尽头,夜色下只有昏暗的几盏灯笼照耀着露台花园。昏暗无边的黑夜里,一道白色的身影背对着他站立。
      

  • 作者有话要说:  有点尬,不该写的……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