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源之水》灰白长桥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9-13 12:03:1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于火旁 ...

  •   “我想知道,你做了什么,才被人这样设计;如今流放王都之外,又想要去到哪里?”
      名字叫夏罗尔乌伦奥克,或者夏的灰发男人问道。他似乎一点也不见外——不见外得过头了。冲进凯赛尔的帐篷,劈头盖脸地问出这一通怎样看都有些锋利的话来,却还似乎没半点觉得不对地盯着凯赛尔,浅灰色的眼瞳平静地出奇,等待他的回答。
      凯赛尔吸了一口气,压下隐隐约约的暴躁与愤怒,看着夏认真地回答道:“我没有必要回答你的这些问题。现在请你自己离开我的帐篷,或者由我送你出去。“
      “你的确是凯赛尔,我已经从你的眼里看到了答案。我猜你想要去南方的红之城。赤色领主的家族从来不与帝都有纷争瓜葛,如果你是因为没有立场而被汹涌的潮流赶出了帝都,你一定是想去那个地方重新开始生活。“
      似乎没听见凯赛尔的话,夏还在自顾自地说着。不过他的眼神清楚地指向凯赛尔,这些话都是对着他在说的。
      “请你出去。“凯赛尔声音低沉地说道,极像是野兽对侵入自己领地者威胁性的嘶吼。他知道自己的话语已经带有了足够的敌意,但直觉却让他觉得这个人并不是这样就能赶走的。
      他果然没有立即出去。夏张了张嘴,好像还想说什么。但他又突然不说了,只是盯着凯赛尔看了几秒。那之后,转身,走出了帐篷。
      实在是个怪人。凯赛尔在他没有立即离开时已经做好了自己动手把他丢出帐篷的准备,没想到他却又自己离开了。他的目光让凯赛尔有种不知是警惕还是紧张的怪异感受,但他也同样明白了,夏对他确实没有任何恶意。
      凯赛尔挠了挠炭色的头发,摇摇头,躺下休息。
      无论如何,的确是被夏罗尔乌伦奥克说对了,他准备去红之城。不过他去那里却是因为有一个熟识的人。这样远的路程,没有足够的、有效的休息是不行的。
      
      “跨过这道门,我们就算离开中央行省了。“
      乌鲁对着身边的仆人麦拉如此说道。
      已经是次日清晨了。
      凯赛尔沉默地走在队伍末,不让自己获得太多的注意。平民很少有人能独自支付马车的费用,像这样的远行往往是一队人共用一两架马车运送行李。人与车马缓慢地行进在林间道路上,行省边境的大门在背后渐渐远去。
      他瞥了一眼前面不远处那个灰发、深色斗篷的年轻男人,他本以为这家伙今天会来烦扰他的。
      两天前,他加入了这支自中央行省南方灰木领出发,向着西南行省前进的远行队伍。他在帝都的居所被清理,有价值的东西都被取走,陪伴了他数年的棕马也因为不愿搭载其他人而被送到城外杀了。现在他一无所有,靠自己去往南方也不是不可能,但终究还是和其他人一起来得轻松一些。
      
      “对,他是两天前加入我们一起往南方去的。“
      女佣兵回答道。
      “那他带着什么东西?我指的是加入队伍的时候。“
      夏问道。
      “这我记得清楚。“女佣兵抬头道,”他那时什么也没有,身上只带了一把长剑,现在的帐篷都是我们借给他的。“
      “就这样白白给他吗?“
      “当然不是。他说他能担任我们这一路上的保镖——但是乌鲁已经有一个保镖了,那就是我。“女佣兵瞥了一眼队伍最前方的金发男人,又指指自己。”我就亲自上阵,想表现一下,顺便把他赶走,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厉害,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想要的也就只有帐篷和食物,乌鲁觉得这是一笔划算生意,就这样让他和我们一起往南去了。“
      夏回头望了凯赛尔一眼,正好撞上凯赛尔也望向他。他看到凯赛尔充满敌意地皱起了眉头,只好无奈地转回了头。
      “你打听这些干什么?“女佣兵好奇地问道。
      “不是想做什么坏事。“夏无奈地眨了眨眼睛。
      他今天一直在和队伍里的人问询关于凯赛尔的事。凯赛尔也有所察觉,时不时用威胁的目光扫他一眼,不过夏像是完全不知觉似的。
      
      是夜,众人又支起了篝火。
      队伍中曾经是帝都没落吟游诗人的男人唱起了歌,不过并没有鲁特琴可以让他弹奏衬乐,歌声像是失去了水分的枝干,干枯而沙涩。
      火焰噼里啪啦地爆响着,盯着它看的人都觉得眼睛发干,但又舍不得这黑夜里燃烧的温度。
      凯赛尔认真听着吟游诗人的歌曲,他看到的是自己在王都的屋子,绵延的街道与屋顶,安静嚼食着草料的棕色马。
      那些东西他说不上喜爱,却又渐渐习惯了。要踏上前途未卜的远行,才突然有些不舍。
      身边一阵动静,夏罗尔乌伦奥克突然挤到了他边上坐下。
      凯赛尔眼神阴沉地扫向他,准备看看这家伙这次又要说些什么冒犯人的话。然而夏甚至没看向他,只是在缓缓地张望四方。
      他没有说话,凯赛尔也不会主动和这个家伙说什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定要到自己身边坐下,但只是坐在边上还不至于让他不悦到赶走夏,或者自己离开。
      昨天的红脸男人今天一如既往地喝了不少酒,面上潮红,让他本来就有些滑稽的脸更加引人发笑。他今天在和女佣兵聊着什么,女佣兵的雇主乌鲁也参与着他们的对话。
      他们的声音不大,夹杂在篝火一周人的交谈声中,基本听不清楚。凯赛尔有些许好奇,刚想聚集精神仔细聆听。
      “你带着的是自己惯用的剑吗?”
      夏的声音冷不丁地响起,让凯赛尔有些过激地一愣。
      “废话。好的剑士用的必然是自己称手的剑。”他没由来地有些恼怒,盯着夏回答道。
      灰发男人沉默了一会,盯着他手边狭长的包裹。那里面的确就是他一直使用的精钢长剑。
      “你要小心你的剑。“夏望着他,认真地说道。
      “你才应该小心我的剑。如果你惹烦了我,我是不介意用它来给你一些教训的。“凯赛尔哼了一声。
      夏摇摇头:“希望我没有让你感到那么厌烦。我就先走开吧。”
      他站起身子,离开篝火,向着自己的帐篷去了。
      凯赛尔看着自己手里的长剑,不由得有些困惑,“小心自己的剑”?这有何意呢?也许只是那个神神叨叨的夏罗尔乌伦奥克随口乱说的吧。这把剑是他当上王国卫队长后由军队铁匠特别打造的,又由法师公会附魔,在平凡武器中可以说的上顶尖了。离开王都时,他们允许他留下的也就只有这一把剑了。
      凯赛尔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群星,在一旁的火光与烟雾下,再明亮的星辰也显得黯淡。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