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人》轻呼吸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3-29 01:19:5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2 ...

  •   “好小子!有胆啊,还敢在外面浪?”三人堆里个高的发话挑衅了。拿着玻璃片跟拿树叶似的,轻飘飘没点气势。
      学生打架果然都爱整虚的跟人数优势来壮胆。
      那校服小子倒是很酷,面对三个傻大个,丝毫不畏惧,双手插在校服兜里看着地上流淌着的啤酒。“靠,要干赶紧干,老子还挂着机呢。”
      对面的三个看了眼他后面的围观群众,觉得三个一起上也不太光彩。
      “那成,薛洲,你跟我单挑,输了给我跪下,再给老子整双新鞋,以前恩怨一笔勾销!”说话那高大个的鞋子确实刚受了场啤酒的洗礼。
      薛洲愣了愣,不明所以为何其中一个突然变得这么有底找他单挑。
      “成,你输了你们都给老子滚蛋!”薛洲冻得发红的手从袖子里伸出来,把校服拉链拉开。对面慌了,先冲了过去,想着先发制人。
      结果被薛洲一只手给反掰过去,一脚反踢在了他的裆部,反压制胜,那小子被薛洲弄的跪在了地上,手里玻璃碎片落在了一旁。
      一气呵成。很帅。
      周围看戏的人都想站起来鼓掌,也包括正抱着碗热腾腾的面看戏的杨棉。
      
      另外两个小子一看急了,高三2班的扛把子就这么被薛洲轻易的给干倒了?这么多人呢,开玩笑呢吧!以后高三2班还怎么混?
      两小子站在对面看着老大疼的扭曲的脸孔,对视一眼。“靠,上吧,他妈的。”
      一个小子直接冲了过去,另外个在后面突然刹住了脚,绕到薛洲后面去。人声又沸腾了起来,网咖面前端有小板凳的看戏群众,忽然屁股一凉,板凳被人抽了,看着直朝薛洲头部打过去。
      
      前后同时夹击,薛洲放开了他们的老大,朝后一退,小板凳磕了半点脑袋,脚一滑,摔了个额屁股蹲儿,手还被地面上的碎片给划了道口子。
      场面一下不受控了。
      杨棉本来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吧,但这种下三滥的偷袭招数,看的心里十分窝火。
      该出手时还是得出手。
      “嘿!”这声响彻整条街道。非常有气势,不知道的以为警察来了。
      扭一堆打架的那几个小子闻声正转头去,下秒就被突如其来沙包大的铁拳给撩翻,全打肚子啊背上了,杨棉心软,看是学生,没让他们脸上挂彩。
      网咖里的老板看这打架越打越不对了。招来警察那.....
      
      “嘿,干嘛呢?!”说曹操曹操到。警察还真就来了。
      警车无声息的停在了路边,两旁下了五六个民警,这空档子,那群叫嚣看热闹的小子们一溜烟都钻进了网咖里。
      “别动啊!就你。”民警挥着手里的手电筒,指着杨棉。
      
      沈新竹最后个下车,月亮当空照。
      每每隔壁的大黄狗听到了动静,又对着这边狂吠。
      沈新竹伴随着这随时都会出现似的狼狗声,加快了脚步拐弯出来,远远的就看见前头的麻将馆里走出些人,陈芳站门口送完客,两手一挥洒落下瓜子壳又叫了声:“英梅小妹啊~~待会儿扫下门口,把这些扫到沟里去!”
      “诶好,芳姨。”正在打扫着卫生的张英梅回复了声。收拾完,把椅子摆正,这才抬起了头。
      一个比自己高半截的,气质出众,相貌堂堂的男人从门口微笑着走了进来,不禁眼前一亮:“沈老师回来啦~嘿嘿~”
      沈新竹向她微笑礼貌点了点头。
      张英梅脸颊一下就红了。害羞的捋了下头发,前去给沈老师倒热水。
      陈芳自然是习惯了,叹了口气,直接拉着沈新竹的胳膊在一旁的麻烦桌边上坐下,心事重重的样子,声音有些微弱。
      “吃了吗?”
      “嗯,在学校吃过了。”
      陈芳点了点头,疲倦的看了眼沈新竹,眼皮又自然下垂,沉了一口气。“唉,...新竹啊,你爹啊,情况,很糟糕!!”最后几个字,鼻音加重。
      沈新竹心颤了下:“爹怎么了?医生怎么说?”
      “.....医生怎么说还好!今儿我那守的时候.....那么长的条管子,他说拔就给拔下来了,那么长啊!”陈芳的手开始颤抖,声音有些哽咽还是不停的说着,“你说他要在我面前咽气了,我咋办?我忍住了,我没打扰你上课啊,可,老娘心里真憋屈啊,那老头子还跟我急眼。”
      陈芳的眼睛一下红透了。
      沈新竹能感受到她的伤心,心里也很难受,就静静的听她发泄也好。他似乎清楚母亲的情绪为何突然爆发,又似乎不明白为何生活把一位知书达理善解人意的女人折磨成现在这般模样,憔悴不堪,身心疲惫。
      过了半晌,陈芳说着说着平静了不少,一手抹下鼻子。
      
      “明天上早课是吧?你下课后就回来把熬好的米糊拿上,去医院给他送去!我脑子里啊,直嗡嗡的,我得去眯一会儿。”陈芳站起,叫了声张英梅,交代麻将馆的事。
      沈新竹将杯子的温水一饮而尽,望了眼母亲的背影。
      “您早点休息,辛苦了。”
      
      这一声说的干脆,陈芳听在了耳里,暖到了心里,眼泪这才不争气的夺眶而出,没有回应就直直的往着楼上走去。
      沈新竹单手扶额,坐了好一会儿,张英梅又给他倒上了热水。
      。。
      
      “想看你笑~想和你闹~想拥你入...”沈新竹的手机铃声。
      是串陌生的号码。
      “你好!是沈新竹老师吗?你的学生打架斗殴,还有跟个可疑的外地人一块儿,最好你来认领一下,在市一派出所。”
      沈新竹的心比刚还跳的快了,连吓,二杀。
      
      “好,我马上过来,联系孩子家长了吗?”
      那边的人啧了声:“没呢,联系不上,那小子说只要你来。”
      沈新竹应了一声,把店里挂着的红围巾取下火急火燎的出门了。
      “英梅店里交你了——”
      
      ·
      派出所内,明堂堂的灯光直晃悠。
      三个挑事者,组团“恐吓”高二的学弟,反挨一顿揍。
      所谓的本以为是王者,没想到是青铜。
      父母来了,全怂了。有的被打着领回去,有的父母跟泼妇骂街一样,参与打架的都给骂了一遍,脏字不带重复的。还有对父母直接带着绷带来,三番五次问儿子的身体状况,极其夸张,就差给他们儿子叫救护车了。
      一直蹲靠在墙边角落上的杨棉盯着手上的那支老式打火机,已经抽完了第三支烟,薛洲被问了好几遍话,电话那头的沈老师才赶到。
      
      整完事后也就十点了。
      沈新竹用派出所借的创口贴给薛洲把手上的口子给仔细贴上,抬头观察薛洲的脸颊上有没有伤痕。来之前,不用问都知道是他出事了。
      “该怎么说你好?”沈新竹细声责备,“你下次看见他们,别冲动,先跟我打电话啊。”
      薛洲敷衍的应了一声,缩回了通红的手。“真烦,他们又打不过我,跟牛皮糖一样甩不掉。”
      沈新竹把脖子上的红围巾取下给薛洲围上。
      薛洲不耐烦的推搡了下又乖乖带上了。
      “两位,我能打断一下你们的师生情吗?”杨棉不是没礼貌,他是诚心想问这个问题,憋了好久。从这个沈老师一进来,他就认出来了,没好插上嘴,只是挺意外的,帮的小混混还是他的学生,这个县城也是够小的。
      
      “嗯。”外地人?沈新竹这才注意到,坐在楼梯阶上的穿着单薄的大男人。
      借着派出所点光,看身形,有点眼熟。
      “哦,对了,老师,他帮我打架。”薛洲平静说完,低下身凑到了杨棉的身旁坐下,冷冷的开口,“收我做徒弟吧。”
      杨棉被烟呛了一下。
      这高二的小混混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当着老师的面,想学打架?
      “管你的,我只想回面馆。我兄弟可能还在等我。”可能吧,当时走的时候,面馆老板说帮他看守,让他朋友到了后等他。虽然这听起来自己都不信,甚至觉得自己的行李箱很危险,手机也一样,但也没其他选择,这些警察也是一根筋。
      “哦。”薛洲拍了拍裤子站起。“老师,我们走吧。”
      “诶!别,等等。”杨棉一听条件反射的叫住了薛洲和老师,脸色嘴唇唰白,“我不知道路,这位...沈老师,能带我去坡西站吗?”
      语气,态度,良好。
      沈新竹笑了笑:“坡西站还有些距离,先跟我们走吧,待会儿你跟你朋友联系上了,再去吧。”
      说实话,杨棉被带进局子后还有点暖气蹭,出来后,单薄的卫衣根本扛不住,能张口说出一口流利的话,是尽了最大的本事。
      夜间最低气温2摄氏度。
      杨棉打了个冷颤,他感觉手脚也不是自己的了,搓了搓手。“那先跟我兄弟打个电话吧,麻烦借一下手机。”
      话在颤抖。沈新竹把手机递给了他。
      郝宇手机已关机。
      唉,糙,你妹。杨棉真的无处可去了。
      “你们,回哪去?”
      薛洲看了眼沈老师,犹豫了半秒。“反正我,不想回家。他肯定又得抄家伙,烦!”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