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成仙,我坠魔》月不藏光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4-19 09:45:1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百里追风回想起当年听闻,一时怒火交加道:“当年昭阳殿宫变,二殿下墨夷宗宸归还天耀神剑,未曾想天耀神剑却被人暗中掉包,大皇子诬蔑墨夷宗宸图谋不轨想篡夺皇位,江疏缨等人无辜激怒二殿下,二殿下盛怒下犯了弥天大错,而最终背后真正得利者正是忠贤王,当年之事是不是他背后故意精心谋划的一盘棋呢。”
      月泽明微微闭目,用神识传音道:“十年前正义凛然、忠君爱国的忠贤王已不复存在,如今为了剪除异己不择手段。现在再回想,当年宫变,确实像是一盘谋划很久很深的棋局,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一箭双雕,一下子除去了两位皇子,自己再扶持一位少不更事的傀儡皇帝,随后搬出遗诏,数位大权在握的司长被罢黜,不服者一夜之间死于非命,最终自己独揽大权。”
      百里追风也用神识传音,怒目道:“多少人被忠贤王墨夷临渊那半张面具下慈善的脸给欺骗了,什么骁勇善战英明神武,什么爱民如子宽厚仁慈,全是虚伪的假面具,可惜二殿下墨夷宗宸本无意争夺皇位,却也惨遭劫难。”
      月泽明道:“不管当年事实如何,百姓只相信他们看见的听见的,天下人都相信墨夷临渊就是仁慈爱民的忠贤王,受万人敬仰,他的独子为天耀国英勇杀敌而战死疆场。如今他更是成了摄政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昭阳殿宫变之事过去多年,墨夷宗宸情绪失控昭阳殿上杀死大皇子和皇上,几十人在场亲眼目睹,二殿下弑父杀兄的罪名已被坐实,天下人尽皆知,想为二皇子洗脱冤情,恐怕比登天还难。”
      百里追风眉毛微扬,道:“可惜当年,你我二人皆不在场,不然也不会……我相信天道好轮回,善恶终有报。天耀神剑不仅是镇国神器,还是天耀国的传国法器,得天耀神剑者方可继承皇位,忠贤王能将天耀神剑给一个妖生子玩,这妖生子的身份不言而喻,一定和忠贤王墨夷临渊有血缘关系,早晚我会想办法查清此事。”
      月泽明沉思片刻,瞅了瞅正在扳手指头玩的叶小寺道:“这件事的确匪夷所思,但眼下最为重要的是这孩子,今天正是十五,天雷珠还在他体内,晚上恐怕又要发作。”顿了顿,又道“我在想另外一件事,或许更不可思议。”
      百里追风顿时震惊:“什么事?”
      月泽明蹙起眉宇,缓缓讲起:“墨夷家族统治天耀国已有七百多年,天耀神剑只认墨夷家的血脉,天雷珠是天耀神剑上有灵识的至宝,说天耀神剑认主不如说天雷珠认主,这孩子身上没有墨夷家的血脉,天雷珠不会与他身体融合。”
      百里追风立马明白,如同瞥见一缕曙光,蹲下握住叶小寺的两臂,浑身上下仔细打量了一遍,没错,激动大笑:“是啊,我怎么早没注意到。”说话间手指指着叶小寺的脸,“泽明,你看!这孩子的眉宇之间有五六分像雪萤姑娘,三四分像二殿下,难道他就是墨夷宗宸和雪萤姑娘的孩子,老天有眼,二殿下有传人了。”
      月泽明甚感欣慰,转身仰望窗外梧桐,思念故人,感慨道:“是啊,这是上天对二殿下的怜悯,给他留下一后。这孩子或许是姬南星冒死救出来的。”
      百里追风无不赞同,点头道:“姬南星是二殿下最忠实的侍卫,当年宫变后,府邸的人只有姬南星一人逃脱,后来朝堂颁布逮捕令,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找到他的下落,估计他是为了保护二殿下的血脉而遭人残害。”
      月泽明道:“二殿下与你我二人如同兄弟,三人曾携手在东海大战海妖族、平复千灯镇妖灾,一起饮酒作乐,一起出生入死,我决定要收叶小寺为义子,让他与寒羽同吃同住,相互为伴。”
      百里追风打了个响指,道:“好!这样再好不过,我将来收他为徒弟,传授他我的斩妖绝学,长大后查明真相,为父母伸冤。”
      月寒羽很顽皮,趁娘亲稍不注意,又悄悄地偷跑出来,站在门口,透过门缝往里瞧,却一句也听不到,父亲和百里叔叔竟然在用神识传音秘术。
      百里追风回头瞄了一眼门缝,瞧见月寒羽那张俊秀可爱的小脸蛋,眉毛一挑,故意逗他,嘿嘿一笑。
      月泽明发现后则斥责道:“阿羽,进来,为人君子光明磊落,岂可偷偷摸摸。”
      月寒羽不高兴的推开门,大摇大摆走进来,像大人一本正经,振振有词道:“他们姐弟是我救的,就是我的奴隶,我有权过问他们。”
      月泽明听完啼笑皆非,郑重道:“什么奴隶?胡闹,不准耍小孩子脾气,更不准你以后欺负叶小寺,他从今天起就是你弟弟,我和娘亲的义子,三日后便是华旭城一年一度的烟火大会,我会当众宣布这件事。”
      什么?弟弟?月寒羽听到这个消息,简直如同五雷轰顶,自幼被人众星捧月一般,让一个脏兮兮的小乞丐当自己的弟弟,这怎么可能,金焕那群伙伴不得笑话死自己。
      叶小寺更是万分吃惊瞅着这三人,刚才被百里追风攥着胳膊,古怪的眼神,激动的看了半天,怎么突然有人肯当自己的爹了,而且眼前这一身红衣黑袖黑衣领的男人很年轻英俊,最重要的是很有钱,起码以后不愁吃不愁穿。
      月寒羽非常抵触反抗,大吼道:“我才不要,让一个要饭的当我弟弟,不如让我去跳海。”
      百里追风哄着他劝道:“阿羽,小寺只是有点脏,稍后洗个澡换身新衣服,就不是要饭的了,相信百里叔叔。”
      百里叔叔的话也不能信,月寒羽转身要走,还没来得及跑,就被父亲月泽明一把拽了回来。
      在这件事上,月泽明的态度是不容改变。
      月泽明蹲下修长的身子,张开双臂搂着两个孩子的肩膀,满眼疼爱道:“你们两个以后要像亲兄弟一样,兄友弟恭,互爱互助,一起玩耍一起修行,甚至要把最好的东西给对方。”
      月寒羽露出一脸嫌弃,撇嘴扭头,态度强硬,心道:我才不会和这样一个浑身破衣烂衫、臭气熏鼻的要饭的做兄弟,一会就去告诉我娘亲。
      
      叶小寺满脸欢喜,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哪里去找,眼前这小哥哥太神气太英俊了,这样的好哥哥天下也没几个,捣蒜般点头“嗯”,眨了眨大眼睛,忽然间想到了自己还有烤鸡,脏兮兮的小手从怀里掏出一只烤得金黄的山鸡鸡翅,很大方地递给月寒羽,奶声奶气道:“哥哥,这是我姐姐昨天烤的山鸡,香喷喷的,非常好吃,我都舍不得吃,给你!”对他来说,这烤山鸡如同不可多得的美味。
      月寒羽吓得目瞪口呆,随手抽掉了他手里的烤山鸡,身子往后躲,气急败坏道:“谁稀罕!”月寒羽喜欢鸟类,从来不杀害禽鸟。
      前来寻找儿子的凤筱翎恰巧遇见刚才的一幕,站在门口瞥了一眼月泽明,冷笑一声后,怒气冲冲地拂袖而去。
      百里追风尴尬地笑了,看热闹不嫌事大,调侃道:“月兄,看来今晚,嫂子是不会让你进她的房间,恐怕你还得陪我睡客房。”
      叶小寺低垂着脸,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明明是好意,听“爹”的话,把最好吃的东西给了哥哥,竟然惹得他们不高兴,望着这位说是要当自己爹的“父亲”,眼中噙着委屈的泪水,一颗一颗的泪珠吧嗒吧嗒掉下来。
      月泽明抚摸他的头,温柔地安慰道:“小寺,你刚来秀竹川,这不怪你,你哥哥不吃肉。”
      叶小寺被侍从领到一房间,两名梧桐宫的男仆从头到脚搓洗了近一个时辰,沐浴桶里换了四五次水,才算把浑身脏兮兮的叶小寺彻底洗干净。
      洗完澡后的叶小寺不再蓬头垢面,身上终于露出了干净的皮肤,一张圆呼呼天真无邪的面孔。
      男仆又为叶小寺换上一身崭新白色的衣服,这是他有记忆来第一次穿上新衣,再走出来,整个人简直判若两人,小孩子一下子变得干净可爱,虎头虎脑,样子也很清秀,一双调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就是衣服略显宽大,只因他身子瘦了点,这都是因为过去常年乞讨,有上顿没下顿,吃不饱饿肚子也是时常有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