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岑远把东西放回公寓,这是铭星艺人的标配,因为他签署的是b级合约,所以户型是50平米的公寓,轻装修,不小,甚至说比他挤一夜的出租屋大多了。
      
      以白色为基调,用隔板分出几个独立的小空间,洗浴,厨房,电器家具什么的一应俱全,还附带一个小客厅,就是因为没什么人住,感觉冷冰冰的,缺人气。
      
      等他住几天,买几盆植物就好了,最好还是塑料植物。
      
      因为,岑远是个连仙人掌都能养死的奇葩!(:з」∠)_
      
      不过看白天何斐的样子,应该是被他的演技吓到了。
      
      岑远早就料到会有这种情况,拿出从系统那里兑换出的书,一看之下,顿时惊为天人。
      
      他一口气不停歇的看完,合上书,那薄薄的书散逸成光点。
      
      “《初级版演技大全》使用完毕。”
      
      这并不是说他看完,就学会了,而是牢牢记在脑子里,需要时间融会贯通。
      
      接下来的日子,岑远不分昼夜的补习,白天老师教导,晚上演技大全补上,他那渣渣似的演技,终于起死回生,有了质的飞跃,尽管,在补课老师眼里还是那么废。
      
      这天,岑远又吃透一种表情,准备回家再练。
      
      沉寂多日的系统突然发布任务,“叮!支线任务发布,去城南酒吧找一个穿蓝格子上衣的男人。PS:你的金手指!奖励:大梦一场一次。”
      
      去啊!
      
      岑远伸手截住一辆出租车,“师傅,去城南酒吧。”
      
      他心里激动,没注意司机看他那古怪的眼神。
      
      城南酒吧不在城南,名字就叫城南酒吧,是燕京有名的gay吧,所以司机眼神才会那么古怪。
      
      这些岑远一概不知。
      
      他正为这次奖励而激动沸腾,这段时间,他摸索狗头系统的功能,惩罚是电击或者抹杀,奖励则是不唯一,什么稀奇古怪的都有,比如上一次的热搜,这次的黄粱一梦。
      
      黄粱一梦可是好东西,摸摸系统的狗头,终于靠谱了一回。
      
      顾名思义,做一场梦,但是对他现在薄弱的演技最是适用,即使他模仿得再像,融入不了情景,那也是照猫画虎。
      
      画皮难画骨,演技不好=拍不了戏=得不了奖=飞升!(尸骨无存)
      
      岑远都快急疯了。
      
      真是瞌睡来了送个枕头。
      
      他抿紧唇角,才没让自己绷出一丝笑容。
      
      车子停下,岑远付过钱,撒丫子跑了进去。
      
      司机坐在车里,直摇头,“嗨,现在的年轻人……”
      
      一进酒吧,岑远呼吸一窒,放眼整个酒吧,台下一片漆黑,搞什么鬼?!
      
      突然有一只手摸上来,岑远可不是只有一张脸,从小到大,他因为这张脸不知道打了多少架,一个闪身便躲过去。
      
      这才看清,那台上倒是亮着一束光,打在钢管上,扭臀摆胯的男舞者上台。
      
      岑远瞬时睁大一双眼,那人竟然穿着猫咪装?
      
      实打实的gay吧。
      
      岑远上辈子不敢去,这辈子倒是误打误撞,却碰上这么一出。
      
      台上的男生长相精致可爱,穿着一整套粉□□咪装,舞姿放-荡又惹火,配上劲爆的音乐,简直嗨翻全场。
      
      岑远在人-堆里艰难前行,耳边净是杂乱的尖叫和喘-息声,一只手突然摸-了他!
      
      妈的!要不是现在连转身都困难,他一个飞踢甩过去,保准那人脑袋开花,跪下叫他爸爸。
      
      不行了,得赶快离开这儿。
      
      什么蓝格子上衣,他现在简直是睁眼瞎啊。
      
      “系统,就没什么帮助吗?”
      
      “叮!系统地图开启。”
      
      顿时,岑远视线里多出一个小红点,应该就是任务目标。
      
      等到岑远从人群里挤出来的时候,他连皮带都差点被人扒下来,裤子也松松垮垮卡在胯上,岑远红着脸,在角落里把裤子扣紧。
      
      他的头发凌乱,衣服也挤出大片褶子,活脱脱一只饱受摧残的小可怜。
      
      陡然听见系统发出警告,岑远一激灵,再也顾不得那么多,拔腿就跑。
      
      二楼包间。
      
      卫昭躲在门后,胸膛剧烈起伏,神色紧绷,连呼吸声也几乎微不可闻。
      
      岑远站在门口,手刚放上去,心里正想着该找什么借口进去,指尖在门上轻轻一碰,门开了。
      
      那一刻,卫昭袖筒的东西已经漏出半截。
      
      岑远愣怔半秒,一步跨进去,嘴里说着:“有人吗?”
      
      卫昭一眼认出是他,袖子里的东西收回去,同时毫不留情地勒住他的脖子,沉声
      
      正在这时,门响了。
      
      “开门!快点儿!”粗犷的男声在门外叫嚣,声音高亢。
      
      连紧闭的门板都震颤着,因为外部原因,发出激烈的撞击声,搞得岑远感觉这可怜的门随时都能下岗。
      
      “嗯~”
      
      岑远赶紧行动,他毫不压抑自己的声音,又甜又魅,让弯男听了发抖,直男听了打颤。
      
      门外的壮汉手下一顿,这声音,怎么这么诡异,一时间竟有些退缩,“老五,还是你来吧。”
      
      “不不不,二哥你继续!”
      
      几人推搡间,门内断断续续传来淫靡的声音,岑远故意叫得这么放浪。
      
      哥几个硬着头皮敲下去,只是声音再也没有刚才的硬气,仔细听来,还带着些许短促。
      
      岑远打开门,仿若柔若无骨般倚着门框,双眼迷离,面若桃花,身上无一不散发的饥渴的骚的动,“几位大哥,来玩玩儿吧~我好饿啊~”
      
      他斜乜这些人,妖媚舔唇的样子像是传说中的狐狸精。
      
      壮汉忍不住倒退一步,忽然听见一阵翁响,望过去,见那妖人身后支起一个帐篷,脸色煞白,仿佛遭受了什么天大的打击。
      
      “呕~”
      
      什么玩意?!
      
      他被生生恶心吐了。
      
      岑远再加一把火,做势就要迈出去,那几人顿时惊得大步倒退,另一个人忍住吐意,朝大敞的门望进去,一览无余,哪里有什么人影。
      
      他心里松了一口气,连话都不想说,拽着吐得直冒酸水的同伴就跑。
      
      岑远又凸了会儿姿势,见那些人没回来。
      
      赶紧把门关上,锁紧。
      
      压下喉咙里不该发出的声音,叫卫昭出来,震动的东西终于完成了它的使命。
      
      被卫昭掕着扔进垃圾桶。
      
      岑远软倒在床上,一身皮肤白的发亮刺眼,偏生面色红绯。
      
      活色生香。
      
      卫昭脑子里只蹦出这么一个词,不禁皱眉,一个男人怎么能用活色生香来形容。
      
      岑远躺在床上,真想闭上眼,直接睡死过去。可是不成,他爬起来穿好衣服,不复刚才的大胆,这会儿倒有些小心翼翼,呐呐地说:“那个,我刚才……”
      
      卫昭清冷的眸子看着他,不置一词。
      
      “我吧,也算救你一回,”岑远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鼓起勇气:“我想让你教我演戏,成吗?”
      
      眼见卫昭笑了,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岑远再自恋也有个度,总不会以为是因为自己。
      
      卫昭竟然觉得岑远看自己的样子,很像家里养的一只猫,每次要猫饼干的时候都这样看着他,莫名觉得,有点儿萌。
      
      心里软塌塌的,目光却盯紧岑远,终于舍得张嘴:“嗯。”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